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砸汽车打人的大学校长 上  

2008-11-15 00:01: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砸汽车打人的大学校长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傅斯年

做学问做到大学校长,都是斯文人,总应该有些和光同尘的意思了吧?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

不幸得很,在中国这地方,什么事儿都邪行。和尚要练武术,大学校长,也未必这样文气的,砸汽车打人的大有人在。

砸汽车和打人可都不是开玩笑。真有其人的。

砸汽车的,是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

傅斯年何许人也?胡适在北大教书的时候说,现在学生里面有人比老师学问还大,说的就是傅斯年。

台湾大学校长怎么会去砸汽车呢?这里面实际有点儿不太准确,确切地说需要作两点纠正,第一点是傅先生并不是自己去砸汽车,而是号召别人去砸汽车;第二点傅先生号召大家去砸汽车的时候,自己还不是大学校长。

那是五四时期,傅斯年还是北大的一个学生,一个有学问的小FQ。

五四时期是怎么一个时期呢?大学生闹事敢烧外交部长家房子的时代。钱玄同说人过四十就该死的时代。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
能和钱玄同“人过四十就该死”相提并论的振聋发聩之言就是傅斯年的“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据说傅斯年作此言,是因为走路被旁边过的汽车溅了泥水,于是发出这样的抗议。

换了老萨,大约也会这样说,不过,就是一句气话,几分钟以后就忘了。然而,傅先生说完之后,一边走一边想,越琢磨越觉得自己有道理 -- 是啊,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是好人啊!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
于是,傅先生就把这句话发表在杂志上了,而且赢得了大众的一致赞扬。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伪北大”。傅斯年知道胡适这个人性格温和,恐怕不能下决心惩戒他们。于是傅斯年代理北大校长,把这些人全部开除,无论多大的名气,多高的学问一律不客气,铁面无私。 傅先生说,自己是帮胡适清理门户。 后来傅先生去了台湾办台大,只办了不到两年就病死了,办得如何呢?他的学生刘绍鸣借用小说说起了傅先生 – “傅校长,虽然我在大洋这边的美国也拿了个什么博士,但我最骄傲的,还是杜鹃花城的那个学位。” 杜鹃花城,也只有那时候,我才知道台大的地址还是很浪漫的。 要说傅先生砸汽车,未免有点儿牵强,因为他的校长是后来当上的。然而,就在真正的校长中间,也不乏这样的二杆子 – 比如,要打学生。。。 此人,就是北大校长蔡元培。 [待续] 砸汽车打人的大学校长下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伪北大”。傅斯年知道胡适这个人性格温和,恐怕不能下决心惩戒他们。于是傅斯年代理北大校长,把这些人全部开除,无论多大的名气,多高的学问一律不客气,铁面无私。

傅先生说,自己是帮胡适清理门户。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
后来傅先生去了台湾办台大,只办了不到两年就病死了,办得如何呢?他的学生刘绍鸣借用小说说起了傅先生 – “傅校长,虽然我在大洋这边的美国也拿了个什么博士,但我最骄傲的,还是杜鹃花城的那个学位。”

杜鹃花城,也只有那时候,我才知道台大的地址还是很浪漫的。 是,大伙儿都同意,这年头,坐汽车的有几个好人啊? 到五四运动兴起,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游行到珠市口,正演讲呢,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看到人多拥挤嘀了一声喇叭。 在美国嘀喇叭基本等同于骂“我X你麻” 中国倒没这个习惯,但是大家想起傅先生这句话来了 – 坐汽车的就该枪毙! 于是,人人喊打,上去就给掀翻砸了,坐车的自然也不会平安。这场面让也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个清华学生大摇其头,从此一生反对激烈行为。 这个人就是粱实秋。粱先生一生绵软,甚至过于绵软,但是他评价这种砸汽车行为的话,倒也值得收录下来 – “我当时感觉到大家只是一股愤怒不知向谁发泄,恨政府无能,恨官吏卖国,这种恨只能在街上如醉如狂地发泄了。在这种洪流中没有人能保持冷静,此之谓群众心理。 已经过去了大约九十年,梁先生这句话今天还是有入木三分的感觉呢。 说起来,学生们砸汽车,傅先生不免教唆之罪。 人家都说傅先生学问好,不知道这种砸汽车的性格贯穿先生的始终,到晚年不变。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先生作北大校长,傅先生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 这个看似莫名其妙的主张其实自有道理。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

要说傅先生砸汽车,未免有点儿牵强,因为他的校长是后来当上的。然而,就在真正的校长中间,也不乏这样的二杆子 –

比如,要打学生。。。

此人,就是北大校长蔡元培。伪北大”。傅斯年知道胡适这个人性格温和,恐怕不能下决心惩戒他们。于是傅斯年代理北大校长,把这些人全部开除,无论多大的名气,多高的学问一律不客气,铁面无私。 傅先生说,自己是帮胡适清理门户。 后来傅先生去了台湾办台大,只办了不到两年就病死了,办得如何呢?他的学生刘绍鸣借用小说说起了傅先生 – “傅校长,虽然我在大洋这边的美国也拿了个什么博士,但我最骄傲的,还是杜鹃花城的那个学位。” 杜鹃花城,也只有那时候,我才知道台大的地址还是很浪漫的。 要说傅先生砸汽车,未免有点儿牵强,因为他的校长是后来当上的。然而,就在真正的校长中间,也不乏这样的二杆子 – 比如,要打学生。。。 此人,就是北大校长蔡元培。 [待续] 砸汽车打人的大学校长下

[待续]
砸汽车打人的大学校长 下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