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老冰和女流氓  

2008-11-16 08:30: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这属于纯粹的标题党了。

老冰何许人?在日本写《军国幕僚》的那个冰冷雨天也。其实我们知道冰冷雨天只是笔名,大名俞天任(其实也是假的)是也。有女明星影视双栖,就已经自豪的不得了。而老冰属于商文双栖的,事业做得好,文章也写得好,跟玩儿似的,却也不见他怎么自豪。

女流氓何许人也?民初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准备奇袭北京的沈佩贞是也。想想吧,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这可比那啥奥萨马他X的拉风太多了。萨上中学的时候,历史老师李晓峰先生好发奇言,讲着袁大总统称帝,忽然冒出一句来 – “当时有个女流氓沈佩贞,组织了好几百妓女也跟着起哄,游行劝进。”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正值夏天,学生们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正摇摇欲困的时候,听见历史课讲出了“女流氓”,顿时个个精神大振。可惜,李先生只讲了一句,看看大家都醒了,接着又谈起了洪宪复辟。
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八十年代前期的中学历史课,能讲到这个样子,李先生也算是了不起。

发动妓女劝进确实让人觉得有点儿不正常,不过沈佩贞其实不能算女流氓,她应该算是袁世凯的一个铁杆粉丝。这从她的名片可以看出来,上面写的是“大总统门生沈佩贞”,袁世凯看了也居然认可,这快可以和薛大可那句“臣记者”相提并论了。真实的沈佩贞是民初的女权主义运动者,也可算是革命家,只是性格豪放了一点。沈佩贞喜欢出风头,动辄使用武力,似乎在男女关系上也不太在意,用现在话或许可以叫做三八革命家。

这俩人风马牛不相及,怎么能写一块儿呢?

盖因为昨天遇到《北京周末》一位编辑,谈起与老冰约稿。约稿,自然要说话。话题不久转到盗版上面来。老冰对盗版的家伙们义愤填膺。那意思是这帮小子敢盗老子的版,见面看我收拾他。

听到这儿老萨不禁面露诡异微笑,而且一笑再笑。

看老萨一副中了三笑逍遥散的模样,那哥们儿莫名其妙,问老萨怎么回事儿。
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怎么回事儿?想起了老冰是江西人而已,捎带着想起了沈佩贞。

在我的印象中,江西老表都有一点理想主义的,这现在盗版的到处都是,难道老冰要从南京打到北京?那老冰就该改商,文,体三栖了 – 可以直接进国家拳击队也。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江西老表大体如此,在沈佩贞的时代也是这样的。
贞。 在我的印象中,江西老表都有一点理想主义的,这现在盗版的到处都是,难道老冰要从南京打到北京?那老冰就该改商,文,体三栖了 – 可以直接进国家拳击队也。 江西老表大体如此,在沈佩贞的时代也是这样的。 沈佩贞和新闻界关系一直不太好 – 这可能也是她被传成“女流氓”的原因之一,毕竟舆论的力量太大了。沈佩贞搞劝进是有的,但妓女劝进团是不是她组织的,一直没看到史料,或许我们李先生也是读研时候看民国小报得来的印象。 虽然关系不大好,一般报纸对这个敢随时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的沈大姐还是敬而远之。这时偏偏有个不识相的出来了,《神州日报》的老板汪彭年,汪寿年兄弟和沈政见不同,在报纸上嬉笑怒骂,大揭沈佩贞的香艳老底。这些事儿真假不论,但别忘了惹的可是沈佩贞阿!沈立刻带了几十名步兵(里面还有一个少将),若干娘子军直捣龙门。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猜到了,这汪氏兄弟都是江西人。 江西人理想主义,但是江西人还有一个特点,自己讲理所以对别人不讲理没有思想准备。 汪氏兄弟虽然和沈政见不和,但在报纸上骂沈佩贞合法,所以做梦也没想到沈老大会带兵来! 俩人全吓跑了,沈佩贞在汪家咆哮一番,若没人不长眼上来捣蛋,大约也就要收兵回府了。 不料,又一个理想主义者出来了,出来指责沈佩贞这样做不合道理。 又是江西人? 猜对了,加十分。 这个人就是住在汪家的江西籍众议员郭同,平生最有名的事儿是给大总统黎元洪当特使,中了张勋的忽悠计,把辫子兵招进北京来。 这时候黎元洪还是副总统,郭先生尚未作那件大事业,但资格也是议员,开国会敢骂总统猪猡的,自以为教训教训一个小女子算什么? 结果,当时就让找不着撒气筒的沈佩贞给打趴下了,娘子军一齐动手,郭议员寡不敌众,连裤子都被扒了。 打你新鲜么?沈佩贞连宋教仁都打过,不见得你郭同比宋教仁还厉害。 看,又是一
沈佩贞和新闻界关系一直不太好 – 这可能也是她被传成“女流氓”的原因之一,毕竟舆论的力量太大了。沈佩贞搞劝进是有的,但妓女劝进团是不是她组织的,一直没看到史料,或许我们李先生也是读研时候看民国小报得来的印象。

虽然关系不大好,一般报纸对这个敢随时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的沈大姐还是敬而远之。这时偏偏有个不识相的出来了,《神州日报》的老板汪彭年,汪寿年兄弟和沈政见不同,在报纸上嬉笑怒骂,大揭沈佩贞的香艳老底。这些事儿真假不论,但别忘了惹的可是沈佩贞阿!沈立刻带了几十名步兵(里面还有一个少将),若干娘子军直捣龙门。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猜到了,这汪氏兄弟都是江西人。
这属于纯粹的标题党了。 老冰何许人?在日本写《军国幕僚》的那个冰冷雨天也。其实我们知道冰冷雨天只是笔名,大名俞天任(其实也是假的)是也。有女明星影视双栖,就已经自豪的不得了。而老冰属于商文双栖的,事业做得好,文章也写得好,跟玩儿似的,却也不见他怎么自豪。 女流氓何许人也?民初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准备奇袭北京的沈佩贞是也。想想吧,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这可比那啥奥萨马他X的拉风太多了。萨上中学的时候,历史老师李晓峰先生好发奇言,讲着袁大总统称帝,忽然冒出一句来 – “当时有个女流氓沈佩贞,组织了好几百妓女也跟着起哄,游行劝进。” 正值夏天,学生们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正摇摇欲困的时候,听见历史课讲出了“女流氓”,顿时个个精神大振。可惜,李先生只讲了一句,看看大家都醒了,接着又谈起了洪宪复辟。 八十年代前期的中学历史课,能讲到这个样子,李先生也算是了不起。 发动妓女劝进确实让人觉得有点儿不正常,不过沈佩贞其实不能算女流氓,她应该算是袁世凯的一个铁杆粉丝。这从她的名片可以看出来,上面写的是“大总统门生沈佩贞”,袁世凯看了也居然认可,这快可以和薛大可那句“臣记者”相提并论了。真实的沈佩贞是民初的女权主义运动者,也可算是革命家,只是性格豪放了一点。沈佩贞喜欢出风头,动辄使用武力,似乎在男女关系上也不太在意,用现在话或许可以叫做三八革命家。 这俩人风马牛不相及,怎么能写一块儿呢? 盖因为昨天遇到《北京周末》一位编辑,谈起与老冰约稿。约稿,自然要说话。话题不久转到盗版上面来。老冰对盗版的家伙们义愤填膺。那意思是这帮小子敢盗老子的版,见面看我收拾他。 听到这儿老萨不禁面露诡异微笑,而且一笑再笑。 看老萨一副中了三笑逍遥散的模样,那哥们儿莫名其妙,问老萨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想起了老冰是江西人而已,捎带着想起了沈佩
江西人理想主义,但是江西人还有一个特点,自己讲理所以对别人不讲理没有思想准备。

汪氏兄弟虽然和沈政见不和,但在报纸上骂沈佩贞合法,所以做梦也没想到沈老大会带兵来!

俩人全吓跑了,沈佩贞在汪家咆哮一番,若没人不长眼上来捣蛋,大约也就要收兵回府了。
这属于纯粹的标题党了。 老冰何许人?在日本写《军国幕僚》的那个冰冷雨天也。其实我们知道冰冷雨天只是笔名,大名俞天任(其实也是假的)是也。有女明星影视双栖,就已经自豪的不得了。而老冰属于商文双栖的,事业做得好,文章也写得好,跟玩儿似的,却也不见他怎么自豪。 女流氓何许人也?民初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准备奇袭北京的沈佩贞是也。想想吧,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这可比那啥奥萨马他X的拉风太多了。萨上中学的时候,历史老师李晓峰先生好发奇言,讲着袁大总统称帝,忽然冒出一句来 – “当时有个女流氓沈佩贞,组织了好几百妓女也跟着起哄,游行劝进。” 正值夏天,学生们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正摇摇欲困的时候,听见历史课讲出了“女流氓”,顿时个个精神大振。可惜,李先生只讲了一句,看看大家都醒了,接着又谈起了洪宪复辟。 八十年代前期的中学历史课,能讲到这个样子,李先生也算是了不起。 发动妓女劝进确实让人觉得有点儿不正常,不过沈佩贞其实不能算女流氓,她应该算是袁世凯的一个铁杆粉丝。这从她的名片可以看出来,上面写的是“大总统门生沈佩贞”,袁世凯看了也居然认可,这快可以和薛大可那句“臣记者”相提并论了。真实的沈佩贞是民初的女权主义运动者,也可算是革命家,只是性格豪放了一点。沈佩贞喜欢出风头,动辄使用武力,似乎在男女关系上也不太在意,用现在话或许可以叫做三八革命家。 这俩人风马牛不相及,怎么能写一块儿呢? 盖因为昨天遇到《北京周末》一位编辑,谈起与老冰约稿。约稿,自然要说话。话题不久转到盗版上面来。老冰对盗版的家伙们义愤填膺。那意思是这帮小子敢盗老子的版,见面看我收拾他。 听到这儿老萨不禁面露诡异微笑,而且一笑再笑。 看老萨一副中了三笑逍遥散的模样,那哥们儿莫名其妙,问老萨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想起了老冰是江西人而已,捎带着想起了沈佩
不料,又一个理想主义者出来了,出来指责沈佩贞这样做不合道理。

又是江西人?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猜对了,加十分。

这个人就是住在汪家的江西籍众议员郭同,平生最有名的事儿是给大总统黎元洪当特使,中了张勋的忽悠计,把辫子兵招进北京来。

这时候黎元洪还是副总统,郭先生尚未作那件大事业,但资格也是议员,开国会敢骂总统猪猡的,自以为教训教训一个小女子算什么?

结果,当时就让找不着撒气筒的沈佩贞给打趴下了,娘子军一齐动手,郭议员寡不敌众,连裤子都被扒了。
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打你新鲜么?沈佩贞连宋教仁都打过,不见得你郭同比宋教仁还厉害。

看,又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贞。 在我的印象中,江西老表都有一点理想主义的,这现在盗版的到处都是,难道老冰要从南京打到北京?那老冰就该改商,文,体三栖了 – 可以直接进国家拳击队也。 江西老表大体如此,在沈佩贞的时代也是这样的。 沈佩贞和新闻界关系一直不太好 – 这可能也是她被传成“女流氓”的原因之一,毕竟舆论的力量太大了。沈佩贞搞劝进是有的,但妓女劝进团是不是她组织的,一直没看到史料,或许我们李先生也是读研时候看民国小报得来的印象。 虽然关系不大好,一般报纸对这个敢随时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的沈大姐还是敬而远之。这时偏偏有个不识相的出来了,《神州日报》的老板汪彭年,汪寿年兄弟和沈政见不同,在报纸上嬉笑怒骂,大揭沈佩贞的香艳老底。这些事儿真假不论,但别忘了惹的可是沈佩贞阿!沈立刻带了几十名步兵(里面还有一个少将),若干娘子军直捣龙门。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猜到了,这汪氏兄弟都是江西人。 江西人理想主义,但是江西人还有一个特点,自己讲理所以对别人不讲理没有思想准备。 汪氏兄弟虽然和沈政见不和,但在报纸上骂沈佩贞合法,所以做梦也没想到沈老大会带兵来! 俩人全吓跑了,沈佩贞在汪家咆哮一番,若没人不长眼上来捣蛋,大约也就要收兵回府了。 不料,又一个理想主义者出来了,出来指责沈佩贞这样做不合道理。 又是江西人? 猜对了,加十分。 这个人就是住在汪家的江西籍众议员郭同,平生最有名的事儿是给大总统黎元洪当特使,中了张勋的忽悠计,把辫子兵招进北京来。 这时候黎元洪还是副总统,郭先生尚未作那件大事业,但资格也是议员,开国会敢骂总统猪猡的,自以为教训教训一个小女子算什么? 结果,当时就让找不着撒气筒的沈佩贞给打趴下了,娘子军一齐动手,郭议员寡不敌众,连裤子都被扒了。 打你新鲜么?沈佩贞连宋教仁都打过,不见得你郭同比宋教仁还厉害。 看,又是一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贞。 在我的印象中,江西老表都有一点理想主义的,这现在盗版的到处都是,难道老冰要从南京打到北京?那老冰就该改商,文,体三栖了 – 可以直接进国家拳击队也。 江西老表大体如此,在沈佩贞的时代也是这样的。 沈佩贞和新闻界关系一直不太好 – 这可能也是她被传成“女流氓”的原因之一,毕竟舆论的力量太大了。沈佩贞搞劝进是有的,但妓女劝进团是不是她组织的,一直没看到史料,或许我们李先生也是读研时候看民国小报得来的印象。 虽然关系不大好,一般报纸对这个敢随时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的沈大姐还是敬而远之。这时偏偏有个不识相的出来了,《神州日报》的老板汪彭年,汪寿年兄弟和沈政见不同,在报纸上嬉笑怒骂,大揭沈佩贞的香艳老底。这些事儿真假不论,但别忘了惹的可是沈佩贞阿!沈立刻带了几十名步兵(里面还有一个少将),若干娘子军直捣龙门。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猜到了,这汪氏兄弟都是江西人。 江西人理想主义,但是江西人还有一个特点,自己讲理所以对别人不讲理没有思想准备。 汪氏兄弟虽然和沈政见不和,但在报纸上骂沈佩贞合法,所以做梦也没想到沈老大会带兵来! 俩人全吓跑了,沈佩贞在汪家咆哮一番,若没人不长眼上来捣蛋,大约也就要收兵回府了。 不料,又一个理想主义者出来了,出来指责沈佩贞这样做不合道理。 又是江西人? 猜对了,加十分。 这个人就是住在汪家的江西籍众议员郭同,平生最有名的事儿是给大总统黎元洪当特使,中了张勋的忽悠计,把辫子兵招进北京来。 这时候黎元洪还是副总统,郭先生尚未作那件大事业,但资格也是议员,开国会敢骂总统猪猡的,自以为教训教训一个小女子算什么? 结果,当时就让找不着撒气筒的沈佩贞给打趴下了,娘子军一齐动手,郭议员寡不敌众,连裤子都被扒了。 打你新鲜么?沈佩贞连宋教仁都打过,不见得你郭同比宋教仁还厉害。 看,又是一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 江西人实诚,但拗劲儿上来也厉害得很。郭同被打后知道对方是沈老大,不怯反怒,一纸讼状把沈佩贞告上了高等法院。人证物证俱全,郭议员又死活咬住不松口,舆论大哗,最后袁大总统也不得不判了自己门生半年监禁(当然很快就找个借口放了)。 看老冰也是一个对别人不讲理缺乏心理准备的,不过,看他的拗劲儿,未必不能从南京打到北京。 然而我笑,更主要的是想到了一个情节 – 郭同告了沈佩贞,法庭上自然要说细节的。某个有说书潜质的证人讲到郭同被抽走了裤带,提着裤腰和女将们对骂,场面描写精彩纷呈,法官大摇其头,一向沉闷的旁听席上,记者和听审的大员们却精神大振,纷纷高呼 – 讲下去!不犯法。。。 据后来看报的百姓说,这案子比杀人强奸套白狼的新闻还好看。 想起了中学时候那帮同样精神大振的同学们,不禁莞尔。 汉文帝曰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如何如何。 据说听到这句话的武将无不慨叹,热血沸腾。 咱也套用一句 – 使老冰兄遇沈佩贞,又当如何? 不禁再笑。 [完]

[完]
贞。 在我的印象中,江西老表都有一点理想主义的,这现在盗版的到处都是,难道老冰要从南京打到北京?那老冰就该改商,文,体三栖了 – 可以直接进国家拳击队也。 江西老表大体如此,在沈佩贞的时代也是这样的。 沈佩贞和新闻界关系一直不太好 – 这可能也是她被传成“女流氓”的原因之一,毕竟舆论的力量太大了。沈佩贞搞劝进是有的,但妓女劝进团是不是她组织的,一直没看到史料,或许我们李先生也是读研时候看民国小报得来的印象。 虽然关系不大好,一般报纸对这个敢随时组织五百女子炸弹敢死队的沈大姐还是敬而远之。这时偏偏有个不识相的出来了,《神州日报》的老板汪彭年,汪寿年兄弟和沈政见不同,在报纸上嬉笑怒骂,大揭沈佩贞的香艳老底。这些事儿真假不论,但别忘了惹的可是沈佩贞阿!沈立刻带了几十名步兵(里面还有一个少将),若干娘子军直捣龙门。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猜到了,这汪氏兄弟都是江西人。 江西人理想主义,但是江西人还有一个特点,自己讲理所以对别人不讲理没有思想准备。 汪氏兄弟虽然和沈政见不和,但在报纸上骂沈佩贞合法,所以做梦也没想到沈老大会带兵来! 俩人全吓跑了,沈佩贞在汪家咆哮一番,若没人不长眼上来捣蛋,大约也就要收兵回府了。 不料,又一个理想主义者出来了,出来指责沈佩贞这样做不合道理。 又是江西人? 猜对了,加十分。 这个人就是住在汪家的江西籍众议员郭同,平生最有名的事儿是给大总统黎元洪当特使,中了张勋的忽悠计,把辫子兵招进北京来。 这时候黎元洪还是副总统,郭先生尚未作那件大事业,但资格也是议员,开国会敢骂总统猪猡的,自以为教训教训一个小女子算什么? 结果,当时就让找不着撒气筒的沈佩贞给打趴下了,娘子军一齐动手,郭议员寡不敌众,连裤子都被扒了。 打你新鲜么?沈佩贞连宋教仁都打过,不见得你郭同比宋教仁还厉害。 看,又是一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