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什么叫做二九零  

2008-12-19 10:42: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 [完]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 [完]

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什么叫做二九零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 [完]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 [完]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 [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 [完]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不但不拉.而且鼓励. 看来这小子这回是真知道疼了.再批评什么都接受了,承认错误.咱想那就算了.回去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第二天见到我老远就跑过来了,非拉俺手摸他头顶.俺这一摸啊.靠!没起包啊.是整个头顶都起来啦.厚厚的一层.俺心说;你哪是人呀,整个一个牲口! 从那以后二逼确实打人少多了,但不是没有.彻底根治他的不是俺,是铁路警察.站里铁路警察来了几个火车头体协下来的摔交运动员.听说这一带有个二 逼猖狂,就来找他过过招.二逼是谁啊.来者不惧.结果后来二逼说只记得几个凌空飞跃,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见到他已经是歪歪的不能动了.说腰完了.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要问二逼怎么不告状啊,人家二比是谁啊--冻死迎风站的主... 后来二比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糊口,再没听说他打过谁...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诸位有觉得俺忽悠的,可以到北京朝阳双桥地区的东柳西柳村打听打听,二比多年一直在那一带租房住.没准现在还活着.[萨评:估摸着,是一直找双桥老太太正骨呢] [完] 说老实话,我开始看到老尹放二逼撞门,心里还一颤悠 -- 大哥,这小子要真撞死了,可也不是玩儿的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看到后来,原来如此阿。 于是忍不住一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那么,第二次笑是怎么回事儿呢? 因为这两天遇见一位老编辑,跟我抱怨,说现在中文词汇的变化太大,经常出现一些新词儿,看了都不懂什么意思。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您举个例子好不好,我说。 什么雷人,山寨,咱就不说了,比如,二九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不明白。萨发条指令,搜索了一下脑袋里头的数据库,没这条记录,二百五倒是有的。 我开始也是不明白。老编说。不过挺合逻辑的。老头弯起指头,跟我比划,开始卖官子 --说人不着调,二百五这个说法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人比较三八,你知道吧?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 [完]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知道,我说。

那,还有一种说法是说这人比较二。。。,你知道吗?
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当然知道,一般的说法是这人比较二逼。我说。
前两天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儿是老尹开始写文章回忆自己过去的案子。您知道,这警界的事儿,经手人自己来写,与别人旁观了来写,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谈当时的感受,观察的视角,那不是旁人能够代替的。所以,老尹的文章虽然不挖坑,却更加扣人心弦,也更引人深思。 读老尹的一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两次。 这篇文章是 – 讲我交过手的一个二。。。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北京老引 二逼是东北话对250人的一种称呼.<东北朋友请多原谅啊>.俺所说的二逼是个盲流,大名孙横,内蒙人.这小子个子不高,瘦了吧唧 的,留撮小胡子.脏兮兮.这小子平时什么活不干<火车站盲流当年有卖小商品,提包拉客,倒腾火车票的...>可天天小酒喝着,身边还不乏女 人<一次有个来体验生活的记者开玩笑说这大概是人类与动物接近的地方之一---强者总有母的送上门来>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每天端个大号的破搪瓷缸子,不管遇到多横的盲流角色,一定说;过来!给姐夫到站里打点开水去还别说,就是没人敢不去.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这小子是个标准的亡命徒.打起架来有两招,一,个是身后草丛里永远藏跟木头棍子,一打架回手就抄.二,是善使羊头,而且使起来没完没了.非把对 方撞迷糊了不可.<说起羊头大概年青人听的不多.所谓羊头就是打斗中抓住对手的双肩用前额拼命往对方脸上撞.据说动物的额头都硬,野狗要拖棺材 里的尸首吃都是先排队用头猛撞棺材板,能把棺材撞开,俗称狗碰头...> [萨评:老尹啊,羊头?这样儿的? 北京小吃,正宗的白水羊头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玩笑了,其实过去的羊并不是我们看的这么温顺,斗起来也是很凶的。楚怀王使宋义,项羽救赵,宋义不愿意项羽出击建功,于是宣布满营将士纵然“凶狠如羊”,也不可以出去挑战。可见当时把羊视为凶猛的动物。 老尹:老萨,羊凶猛?这好像不太靠谱吧。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老尹,这是有可能的,您看,日本人至今说起勇猛来,还是用猪来形容的,叫“猪突猛进”,您看,那个猪既然可以被认为凶猛,羊,为什么不行呢?古代撞城 杵的前端都雕成羊头的形状,就是借用它冲撞起来无所畏惧的架势。这个主要是在欧洲,话说当年罗马大将安东尼打到弗拉伦沙。。。 老尹:停,老萨,别跑题,再侃我觉得你快侃到天桥去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萨:OK,咱们不跑题不说安东尼。您看老尹咱快侃到天桥了,那是客气的,天桥那是卖大力丸的地方,要是说快侃到菜市口了,那就麻烦了。菜市口,那是砍脑袋的地方。说到砍脑袋,话说北京有四大凶宅,中国书店对面那儿就是一个。。。 老尹:打住,这都到哪儿了?那谁,打辆车,把老萨送回去。]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二逼横啊,别说盲流们都怕他.连联防警察都懒的惹他,小子宣称;谁敢收容我,我就一头把警车玻璃撞了.那时侯俺年轻,刚分配到这个地界.琢磨着怎么 先把这小
哦,老编说,你把这仨数儿加一块儿,是多少?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250+38+2= ?

原来如此啊!得,又学一新词儿。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现在,您知道我看见老尹这篇为啥第二次乐了吧?子收拾了.否则咱怎么混啊...二逼也觉得俺要收拾他了,也憋着跟俺干一场呢...正琢磨着呢,这机会就来了. 那天万里晴空,俺刚走到街上就见远远的旗杆下面围群人,人群中间二逼正挥舞着棍子打人呢...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二逼正抡着棍子打人呢.俺进去说;别打了.这小子理都不理.靠,俺近前一抹腕子就把小子俩手铐上了.心说带上铐子你小子该老实了吧,没想到这小子 反到更疯狂了.两手腕高举着铐子喊;我三下就给你砸开信不信?!俺心说信你NN个求啊.咱铐子是那么好砸的啊.当着那么多人别丢了面子啊.说;你砸! 就看他高举双腕在旗杆的底座上拼命几下,哐!哐!哐!哗啦真TM给砸开了一头.周围是一片惊呼声.都拿他当疯子了...俺哪个臊啊.只好按着小子又把铐 子捏上,再没敢松手.一直提溜到所里.进门向所长一汇报,所长说;进炮楼! 这里有两个地方要解释;一个是那把铐子.那把铐子是一个老同志临退休给俺的.据说是GMD时期留下来的.俺看独特,所以一直带着.没想到这手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啊.别的工具是越用越好用.这玩意是越用越容易出危险啊.[萨评:也许是一开始质量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大革命时代共党越狱跟出去吃回油条似的?]就这把铐子以后再没敢实战用过.只是骑自行车出门,把车要是搁在觉得不安全的地方就除车锁外再加把铐子,哈... [萨评:谁再敢偷您老的车肯定是脑袋让驴踢过]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再有是炮楼,炮楼是我们老所长的创意,在所院子中间盖的小号.老所长是刑警出身知道江洋大盗的厉害.所以小号设计特别高,大约有5米高的红砖水泥,门 是两寸左右厚包了层铁皮大门.<懂行的朋友一定要问;那有派出所设小号的.当时是我们特殊啊.地方乱.抓人多,是上面特批的> 话说所长说了,俺就提溜二逼往小号走,心里想用什么法子整治小子呢?那时侯要求一定要守纪律,讲政策啊...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话说这小号为什么要高啊,一个是窗户问题,再有灯泡,电门... 二逼和俺进了小号就开始疯狂你放不放我出去?!不放我碰死这!.我说;不放,你碰吧.那小号进深大约有个三米多四米的样子.就见小子一个助跑飞身跃起就往大木门上撞去.在撞上的一瞬间俺后面揪了他裤裆一把[萨评:您瞧揪这部位,真有效,可是。。。要搁现在老尹没准儿让二比给投诉了 – 性骚扰阿!].但力量依然很大.大门哐荡一声就给撞开来.俺伸手哐荡再关上,再来!小子说;你别拉我!我说; 不拉,来吧.结果;撞开了关,关完了撞.连续有6,7下.小子开始迷糊打晃了.我说不撞啦?他不吱声,不撞好.来外面休息一下. http:www.ccthere.comthread1946678 说到撞头我在给大家多聊几句;那个时代在公安机关经常有撞头的大都是判刑教养回来的,目的无非是威胁,想闹出去而已.俺进派出所第一天就来了个撞头的,俺 还用手给垫着,结果把手都给撞青了.后来老同志告诉俺,撞头关键是第一下,即使真是想寻死的.第一下没撞坏后面就不用管他了.因为人都是肉长的啊.哪个能 不知道疼呢...所以,二逼第一下俺拉了.后面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