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出差途中  

2008-08-01 09:1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走呢?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64f4d02zikbzj.jpeg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走呢? 万一有人带着可怕的东西,那里很危险。。。 兄弟想起来有一次坐飞机出了点儿问题,落地的时候后面一片欢呼嚎叫,一看,一帮日本人。 看来,今天的日本人跟动不动就切腹自杀的武士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惜命得很。 因为出差,也就没法更新博客了,不过手里写了的东西总还是想着放上去。这样,只好再托一位朋友帮忙 – 上一次我出差,也是托他帮忙,实在是偏劳这位兄弟。 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那时候奥运会大约也该开了,我和丁军门约好了合伙看比赛,他在体育上比我明白多了,还可以从他那儿套点儿内行内幕什么的 – 丁军门是在日华人中属得上的足球好手。 不过也不一定,刚才和他通电话,这老哥又在运动的时候把自己弄伤了,据说半个膀子不能动弹。 影响咱一块儿看比赛么?萨问。 不会,我又不用上场。丁军门很自信。 嗯,您不上场还伤成这样呢,要让您上场,那我们就得准备担架了。 也和大家暂时道个别,奥运见,看咱们的西红柿怎么炒鸡蛋去。 [完] http:image.space.rakuten.co.jplg0117000010921798imgb


64f4d02zikbzj.jpeg 日本游客拍摄的三号航站楼 回顾一下 http:img.goulong.compic2p_0867757m_867757_1.jpg 邮票上的北京机场老候机楼,早已经不再使用,离雷达站不远,我在机场工作的时候,经常在那里散步,灰色的水泥楼,还是很有威严感的。不过,更像一个办公楼,今天它已经和跑道不沾边了。 http:www.cpi.com.cnyoupiaomulupostagestamp_images1980106198008011061980080100l.jpg 1979年的一号航站楼,因为有个卫星厅,那时候骄傲的不得了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3/30/Bcia_overview.JPG/800px-Bcia_overview.JPG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

二号航站楼,总以为能用几十年不用换了。。。


和北京的家人挂了电话,不禁有点儿悻悻然。又是出差,但公司干吗不把我派回北京出差呢?却要在日本转来转去。前两天我的同事丁军门回北京去一次,比我幸运多了,回来大为惊讶 – 居然从机场能看见西山! 这种事儿太邪门儿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经历。丁军门末了感叹一声 – 这共产党啊,他要真想干成什么事儿,还真是能干成啊。 当然代价肯定也是很大的。 丁军门进京的时候碰上三号候机楼安检系统开始使用,因为第一次,安检人员也有点儿没谱,结果大家在候机厅好久出不去。最后上头某位老大下令加速,才算没让大家在机场过夜。 据说第二天就增加了多个检查口,看来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当时也有几个日本游客在,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就是躲得离检查口有点儿远。其中一个是《朝日新闻》的记者,该记者成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对象,有个西方记者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对安检速度怎么看,按说《朝日新闻》对华态度有点儿不太友好,没想到这个记者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很坚决地表示 – 嗯,严格一点比较好,我们不希望在看比赛的时候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不向前面走一因为在机场工作过,总是对空港有一点特殊的偏爱,就忍不住记录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