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师四小名捕之打了大师 上  

2008-08-28 19:4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进中举这个词几乎可以当成语用了,而这段小故事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范进听说中了举人发疯,被他岳父一巴掌打过来.而他那位平素凶横的岳父大人,却因为打了文曲星,巴掌都弯不过来. 要这么说,老尹也有过类似的时候,不过,倒是比这位文曲星的岳父大人心理素质好些. 侯宝林讲话了 -- 这解放以后不准随便打人了阿. 尽管侯宝林先生这样说了,但是我们知道警察因为打人引起纠纷这类事情今天也并不少见,这属于警风问题,也分地界,有的地方警风好,这种事儿就少,有的地方警风差,这种事儿就多.什么事儿都没有个绝对.老尹所在的北京站派出所算是个管得比较严的地方,因为这里属于京师门户,说白了,南来北往,京城六扇门的门面,这地方丢不起人. 可是,也有一种动手的情况不受限制,那就是有人袭警,这种事儿说破大天去,也没人能说警察不对. 北京站派出所有警察讲老尹因为袭警打过一个大师,过程好似行为艺术。 我怎么这么多废话? 有事儿说事儿对不对? 事情很简单,在北京站前"范进中举"这个词几乎可以当成语用了,而这段小故事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范进听说中了举人发疯,被他岳父一巴掌打过来.而他那位平素凶横的岳父大人,却因为打了文曲星,巴掌都弯不过来.
后来老尹跟这几个警察说 -- 要知道他是谁,我还真不敢打他。 不是怕别的,是这人太有名了。 知道他是谁以后,老尹说自己也嘀咕,这位不是刀枪不入么?怎么一下就趴下了? 凑近再看,这位一边呕酸水一边还叨唠呢 -- 你敢打我阿?你知道我是谁么。。。一抽一抽的,眼神可还挺狠。 这时候旁边警察把一块儿过来那位也“请”到地下道来了 -- 所长,他打电话叫人呢。 这位比较老实,直哆嗦 -- 你们别乱来阿。。。 老尹比较好奇,指着那个呕酸水的问一句 -- 这谁啊?这么狂? 这位哆哆嗦嗦说 -- 他就是张X宝阿。 谁? 张X宝,那什么,气功大师阿。。。 [待续]
要这么说,老尹也有过类似的时候,不过,倒是比这位文曲星的岳父大人心理素质好些.

侯宝林讲话了 -- 这解放以后不准随便打人了阿.

尽管侯宝林先生这样说了,但是我们知道警察因为打人引起纠纷这类事情今天也并不少见,这属于警风问题,也分地界,有的地方警风好,这种事儿就少,有的地方警风差,这种事儿就多.什么事儿都没有个绝对.老尹所在的北京站派出所算是个管得比较严的地方,因为这里属于京师门户,说白了,南来北往,京城六扇门的门面,这地方丢不起人.
中央大道上有辆车停在那儿了,警察去管,被人家骂回来了,好像很牛,只好请所长过去。 老尹过去一看,车里的人已经进站了(可能是去接人),这地方肯定不能停车,当即下令拖走。 刚说完,有人从后边过来了 -- “谁敢拖我的车?” 来的是俩人,跟我说这事儿的警察形容老尹回头也就说了一句话,可能是“这儿不许停车”之类的,有一个看着特壮的一边儿骂一边就抡过来了 -- “你他X敢动我的车?你知道我是谁吗?” 狂阿,真狂! 问题是在北京这地方,最好别这样儿,你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在北京藏龙卧虎,扔一块砖头就不定砸着谁,收敛点儿好。这不,一抡就抡一公安部二级英模。 你要不抡,光骂,那老尹还真没辙,他顶着个二级英模的牌子,当众乱来太显眼了。 你打,那就对不起了,这叫袭警,我管你是谁呢?到公安部也是我有理! 周围警察只见人影一晃,咣,那小子就撂进地下道里去了,顺楼梯轱辘下去的。 追进去一看,这位趴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里的东西可全出来了,吐了一地。
可是,也有一种动手的情况不受限制,那就是有人袭警,这种事儿说破大天去,也没人能说警察不对.

北京站派出所有警察讲老尹因为袭警打过一个大师,过程好似行为艺术。后来老尹跟这几个警察说 -- 要知道他是谁,我还真不敢打他。 不是怕别的,是这人太有名了。 知道他是谁以后,老尹说自己也嘀咕,这位不是刀枪不入么?怎么一下就趴下了? 凑近再看,这位一边呕酸水一边还叨唠呢 -- 你敢打我阿?你知道我是谁么。。。一抽一抽的,眼神可还挺狠。 这时候旁边警察把一块儿过来那位也“请”到地下道来了 -- 所长,他打电话叫人呢。 这位比较老实,直哆嗦 -- 你们别乱来阿。。。 老尹比较好奇,指着那个呕酸水的问一句 -- 这谁啊?这么狂? 这位哆哆嗦嗦说 -- 他就是张X宝阿。 谁? 张X宝,那什么,气功大师阿。。。 [待续]

我怎么这么多废话? 有事儿说事儿对不对?
后来老尹跟这几个警察说 -- 要知道他是谁,我还真不敢打他。 不是怕别的,是这人太有名了。 知道他是谁以后,老尹说自己也嘀咕,这位不是刀枪不入么?怎么一下就趴下了? 凑近再看,这位一边呕酸水一边还叨唠呢 -- 你敢打我阿?你知道我是谁么。。。一抽一抽的,眼神可还挺狠。 这时候旁边警察把一块儿过来那位也“请”到地下道来了 -- 所长,他打电话叫人呢。 这位比较老实,直哆嗦 -- 你们别乱来阿。。。 老尹比较好奇,指着那个呕酸水的问一句 -- 这谁啊?这么狂? 这位哆哆嗦嗦说 -- 他就是张X宝阿。 谁? 张X宝,那什么,气功大师阿。。。 [待续]
事情很简单,在北京站前中央大道上有辆车停在那儿了,警察去管,被人家骂回来了,好像很牛,只好请所长过去。

老尹过去一看,车里的人已经进站了(可能是去接人),这地方肯定不能停车,当即下令拖走。后来老尹跟这几个警察说 -- 要知道他是谁,我还真不敢打他。 不是怕别的,是这人太有名了。 知道他是谁以后,老尹说自己也嘀咕,这位不是刀枪不入么?怎么一下就趴下了? 凑近再看,这位一边呕酸水一边还叨唠呢 -- 你敢打我阿?你知道我是谁么。。。一抽一抽的,眼神可还挺狠。 这时候旁边警察把一块儿过来那位也“请”到地下道来了 -- 所长,他打电话叫人呢。 这位比较老实,直哆嗦 -- 你们别乱来阿。。。 老尹比较好奇,指着那个呕酸水的问一句 -- 这谁啊?这么狂? 这位哆哆嗦嗦说 -- 他就是张X宝阿。 谁? 张X宝,那什么,气功大师阿。。。 [待续]

刚说完,有人从后边过来了 -- “谁敢拖我的车?”
中央大道上有辆车停在那儿了,警察去管,被人家骂回来了,好像很牛,只好请所长过去。 老尹过去一看,车里的人已经进站了(可能是去接人),这地方肯定不能停车,当即下令拖走。 刚说完,有人从后边过来了 -- “谁敢拖我的车?” 来的是俩人,跟我说这事儿的警察形容老尹回头也就说了一句话,可能是“这儿不许停车”之类的,有一个看着特壮的一边儿骂一边就抡过来了 -- “你他X敢动我的车?你知道我是谁吗?” 狂阿,真狂! 问题是在北京这地方,最好别这样儿,你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在北京藏龙卧虎,扔一块砖头就不定砸着谁,收敛点儿好。这不,一抡就抡一公安部二级英模。 你要不抡,光骂,那老尹还真没辙,他顶着个二级英模的牌子,当众乱来太显眼了。 你打,那就对不起了,这叫袭警,我管你是谁呢?到公安部也是我有理! 周围警察只见人影一晃,咣,那小子就撂进地下道里去了,顺楼梯轱辘下去的。 追进去一看,这位趴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里的东西可全出来了,吐了一地。
来的是俩人,跟我说这事儿的警察形容老尹回头也就说了一句话,可能是“这儿不许停车”之类的,有一个看着特壮的一边儿骂一边就抡过来了 -- “你他X敢动我的车?你知道我是谁吗?”

狂阿,真狂!后来老尹跟这几个警察说 -- 要知道他是谁,我还真不敢打他。 不是怕别的,是这人太有名了。 知道他是谁以后,老尹说自己也嘀咕,这位不是刀枪不入么?怎么一下就趴下了? 凑近再看,这位一边呕酸水一边还叨唠呢 -- 你敢打我阿?你知道我是谁么。。。一抽一抽的,眼神可还挺狠。 这时候旁边警察把一块儿过来那位也“请”到地下道来了 -- 所长,他打电话叫人呢。 这位比较老实,直哆嗦 -- 你们别乱来阿。。。 老尹比较好奇,指着那个呕酸水的问一句 -- 这谁啊?这么狂? 这位哆哆嗦嗦说 -- 他就是张X宝阿。 谁? 张X宝,那什么,气功大师阿。。。 [待续]

问题是在北京这地方,最好别这样儿,你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在北京藏龙卧虎,扔一块砖头就不定砸着谁,收敛点儿好。这不,一抡就抡一公安部二级英模。

你要不抡,光骂,那老尹还真没辙,他顶着个二级英模的牌子,当众乱来太显眼了。

你打,那就对不起了,这叫袭警,我管你是谁呢?到公安部也是我有理!范进中举这个词几乎可以当成语用了,而这段小故事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范进听说中了举人发疯,被他岳父一巴掌打过来.而他那位平素凶横的岳父大人,却因为打了文曲星,巴掌都弯不过来. 要这么说,老尹也有过类似的时候,不过,倒是比这位文曲星的岳父大人心理素质好些. 侯宝林讲话了 -- 这解放以后不准随便打人了阿. 尽管侯宝林先生这样说了,但是我们知道警察因为打人引起纠纷这类事情今天也并不少见,这属于警风问题,也分地界,有的地方警风好,这种事儿就少,有的地方警风差,这种事儿就多.什么事儿都没有个绝对.老尹所在的北京站派出所算是个管得比较严的地方,因为这里属于京师门户,说白了,南来北往,京城六扇门的门面,这地方丢不起人. 可是,也有一种动手的情况不受限制,那就是有人袭警,这种事儿说破大天去,也没人能说警察不对. 北京站派出所有警察讲老尹因为袭警打过一个大师,过程好似行为艺术。 我怎么这么多废话? 有事儿说事儿对不对? 事情很简单,在北京站前

周围警察只见人影一晃,咣,那小子就撂进地下道里去了,顺楼梯轱辘下去的。
中央大道上有辆车停在那儿了,警察去管,被人家骂回来了,好像很牛,只好请所长过去。 老尹过去一看,车里的人已经进站了(可能是去接人),这地方肯定不能停车,当即下令拖走。 刚说完,有人从后边过来了 -- “谁敢拖我的车?” 来的是俩人,跟我说这事儿的警察形容老尹回头也就说了一句话,可能是“这儿不许停车”之类的,有一个看着特壮的一边儿骂一边就抡过来了 -- “你他X敢动我的车?你知道我是谁吗?” 狂阿,真狂! 问题是在北京这地方,最好别这样儿,你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在北京藏龙卧虎,扔一块砖头就不定砸着谁,收敛点儿好。这不,一抡就抡一公安部二级英模。 你要不抡,光骂,那老尹还真没辙,他顶着个二级英模的牌子,当众乱来太显眼了。 你打,那就对不起了,这叫袭警,我管你是谁呢?到公安部也是我有理! 周围警察只见人影一晃,咣,那小子就撂进地下道里去了,顺楼梯轱辘下去的。 追进去一看,这位趴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里的东西可全出来了,吐了一地。
追进去一看,这位趴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里的东西可全出来了,吐了一地。

后来老尹跟这几个警察说 -- 要知道他是谁,我还真不敢打他。范进中举这个词几乎可以当成语用了,而这段小故事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范进听说中了举人发疯,被他岳父一巴掌打过来.而他那位平素凶横的岳父大人,却因为打了文曲星,巴掌都弯不过来. 要这么说,老尹也有过类似的时候,不过,倒是比这位文曲星的岳父大人心理素质好些. 侯宝林讲话了 -- 这解放以后不准随便打人了阿. 尽管侯宝林先生这样说了,但是我们知道警察因为打人引起纠纷这类事情今天也并不少见,这属于警风问题,也分地界,有的地方警风好,这种事儿就少,有的地方警风差,这种事儿就多.什么事儿都没有个绝对.老尹所在的北京站派出所算是个管得比较严的地方,因为这里属于京师门户,说白了,南来北往,京城六扇门的门面,这地方丢不起人. 可是,也有一种动手的情况不受限制,那就是有人袭警,这种事儿说破大天去,也没人能说警察不对. 北京站派出所有警察讲老尹因为袭警打过一个大师,过程好似行为艺术。 我怎么这么多废话? 有事儿说事儿对不对? 事情很简单,在北京站前

不是怕别的,是这人太有名了。

知道他是谁以后,老尹说自己也嘀咕,这位不是刀枪不入么?怎么一下就趴下了?

凑近再看,这位一边呕酸水一边还叨唠呢 -- 你敢打我阿?你知道我是谁么。。。一抽一抽的,眼神可还挺狠。中央大道上有辆车停在那儿了,警察去管,被人家骂回来了,好像很牛,只好请所长过去。 老尹过去一看,车里的人已经进站了(可能是去接人),这地方肯定不能停车,当即下令拖走。 刚说完,有人从后边过来了 -- “谁敢拖我的车?” 来的是俩人,跟我说这事儿的警察形容老尹回头也就说了一句话,可能是“这儿不许停车”之类的,有一个看着特壮的一边儿骂一边就抡过来了 -- “你他X敢动我的车?你知道我是谁吗?” 狂阿,真狂! 问题是在北京这地方,最好别这样儿,你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在北京藏龙卧虎,扔一块砖头就不定砸着谁,收敛点儿好。这不,一抡就抡一公安部二级英模。 你要不抡,光骂,那老尹还真没辙,他顶着个二级英模的牌子,当众乱来太显眼了。 你打,那就对不起了,这叫袭警,我管你是谁呢?到公安部也是我有理! 周围警察只见人影一晃,咣,那小子就撂进地下道里去了,顺楼梯轱辘下去的。 追进去一看,这位趴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里的东西可全出来了,吐了一地。

这时候旁边警察把一块儿过来那位也“请”到地下道来了 -- 所长,他打电话叫人呢。
范进中举这个词几乎可以当成语用了,而这段小故事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范进听说中了举人发疯,被他岳父一巴掌打过来.而他那位平素凶横的岳父大人,却因为打了文曲星,巴掌都弯不过来. 要这么说,老尹也有过类似的时候,不过,倒是比这位文曲星的岳父大人心理素质好些. 侯宝林讲话了 -- 这解放以后不准随便打人了阿. 尽管侯宝林先生这样说了,但是我们知道警察因为打人引起纠纷这类事情今天也并不少见,这属于警风问题,也分地界,有的地方警风好,这种事儿就少,有的地方警风差,这种事儿就多.什么事儿都没有个绝对.老尹所在的北京站派出所算是个管得比较严的地方,因为这里属于京师门户,说白了,南来北往,京城六扇门的门面,这地方丢不起人. 可是,也有一种动手的情况不受限制,那就是有人袭警,这种事儿说破大天去,也没人能说警察不对. 北京站派出所有警察讲老尹因为袭警打过一个大师,过程好似行为艺术。 我怎么这么多废话? 有事儿说事儿对不对? 事情很简单,在北京站前
这位比较老实,直哆嗦 -- 你们别乱来阿。。。

老尹比较好奇,指着那个呕酸水的问一句 -- 这谁啊?这么狂?中央大道上有辆车停在那儿了,警察去管,被人家骂回来了,好像很牛,只好请所长过去。 老尹过去一看,车里的人已经进站了(可能是去接人),这地方肯定不能停车,当即下令拖走。 刚说完,有人从后边过来了 -- “谁敢拖我的车?” 来的是俩人,跟我说这事儿的警察形容老尹回头也就说了一句话,可能是“这儿不许停车”之类的,有一个看着特壮的一边儿骂一边就抡过来了 -- “你他X敢动我的车?你知道我是谁吗?” 狂阿,真狂! 问题是在北京这地方,最好别这样儿,你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在北京藏龙卧虎,扔一块砖头就不定砸着谁,收敛点儿好。这不,一抡就抡一公安部二级英模。 你要不抡,光骂,那老尹还真没辙,他顶着个二级英模的牌子,当众乱来太显眼了。 你打,那就对不起了,这叫袭警,我管你是谁呢?到公安部也是我有理! 周围警察只见人影一晃,咣,那小子就撂进地下道里去了,顺楼梯轱辘下去的。 追进去一看,这位趴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里的东西可全出来了,吐了一地。

这位哆哆嗦嗦说 -- 他就是张X宝阿。

谁?

张X宝,那什么,气功大师阿。。。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