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师四小名捕之打了大师 下  

2008-08-30 21:5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师隔空取物了么?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说也不肯献演一下。 为什么不肯呢? 听不懂,好像是这种动作得天地人什么什么都配合好了才能成,时辰,方位不对可是做不出来。再说了,大师说了这是真本事,跟跑步破世界纪录似的,又不是文艺节目,哪儿能“表演”呢? 最后大师是拿出身份证来才确定身份的 车,老尹还是给扣了。最后是XXX办公室的人来办了手续,该怎么办怎么办,才把车领回去。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问过讲这件事儿的哥们儿,老尹当时真不明白打的那是谁啊? 人家说了,怎么不明白?头天晚上我们还聊张大师,听说有一省公安厅把他请去破案呢。 据我所知请张大师破案这事儿不假,不过那案子可没破了。气功还管破案,所谓病急乱投医,大体如此。 萨问了,知道是大师还下那么黑的手? 那哥们儿想了想 -- 大概。。。大概老尹想让大师火了发功,玩一个“张大师北京站冲冠一怒,派出所某所长当场暴毙”,那肯定上北京晚报头条。这也算千古奇闻,可以留名后世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一看就不实在。 我琢磨,老尹打的不是这个算盘。 按说挨了打,大师应该很愤怒才是。可是第二次挨打以后大师客气的不得了,跟老尹又是鞠躬又是抱拳,还说老尹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练的那是内家拳,比大师还大师。 想起来看《回明》,张天师给撞到水里去,捞上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掐指一算,说 – 早就算到近日将有一劫,原来却应在这里。。。 人家说了 – 他也得敢耍横阿!说他是骗子别人不信,可这事儿要传出去那人家怎么看他? 过了两年,有XXX办公室的人写文章说,XXX病危的时候,曾想过请“著名的气功师”来进行诊疗大师隔空取物了么?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说也不肯献演一下。

为什么不肯呢?

听不懂,好像是这种动作得天地人什么什么都配合好了才能成,时辰,方位不对可是做不出来。再说了,大师说了这是真本事,跟跑步破世界纪录似的,又不是文艺节目,哪儿能“表演”呢?

最后大师是拿出身份证来才确定身份的

车,老尹还是给扣了。最后是XXX办公室的人来办了手续,该怎么办怎么办,才把车领回去。大师隔空取物了么?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说也不肯献演一下。 为什么不肯呢? 听不懂,好像是这种动作得天地人什么什么都配合好了才能成,时辰,方位不对可是做不出来。再说了,大师说了这是真本事,跟跑步破世界纪录似的,又不是文艺节目,哪儿能“表演”呢? 最后大师是拿出身份证来才确定身份的 车,老尹还是给扣了。最后是XXX办公室的人来办了手续,该怎么办怎么办,才把车领回去。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问过讲这件事儿的哥们儿,老尹当时真不明白打的那是谁啊? 人家说了,怎么不明白?头天晚上我们还聊张大师,听说有一省公安厅把他请去破案呢。 据我所知请张大师破案这事儿不假,不过那案子可没破了。气功还管破案,所谓病急乱投医,大体如此。 萨问了,知道是大师还下那么黑的手? 那哥们儿想了想 -- 大概。。。大概老尹想让大师火了发功,玩一个“张大师北京站冲冠一怒,派出所某所长当场暴毙”,那肯定上北京晚报头条。这也算千古奇闻,可以留名后世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一看就不实在。 我琢磨,老尹打的不是这个算盘。 按说挨了打,大师应该很愤怒才是。可是第二次挨打以后大师客气的不得了,跟老尹又是鞠躬又是抱拳,还说老尹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练的那是内家拳,比大师还大师。 想起来看《回明》,张天师给撞到水里去,捞上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掐指一算,说 – 早就算到近日将有一劫,原来却应在这里。。。 人家说了 – 他也得敢耍横阿!说他是骗子别人不信,可这事儿要传出去那人家怎么看他? 过了两年,有XXX办公室的人写文章说,XXX病危的时候,曾想过请“著名的气功师”来进行诊疗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问过讲这件事儿的哥们儿,老尹当时真不明白打的那是谁啊?

人家说了,怎么不明白?头天晚上我们还聊张大师,听说有一省公安厅把他请去破案呢。

据我所知请张大师破案这事儿不假,不过那案子可没破了。气功还管破案,所谓病急乱投医,大体如此。
,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萨问了,知道是大师还下那么黑的手?

那哥们儿想了想 -- 大概。。。大概老尹想让大师火了发功,玩一个“张大师北京站冲冠一怒,派出所某所长当场暴毙”,那肯定上北京晚报头条。这也算千古奇闻,可以留名后世了吧?把揪住,这才发现那边的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了,正那儿缩头缩脑地看呢。 别动!手抱着头,蹲到马路牙子上去!老尹一边喊,揪着那个要跑的小子扑上去,把那司机也控制了。 到此为止,无意中破了北京站八十年代为止最大一起走私毒品案,稳稳一个三等功到手,老尹的运气那不是吹的。 老尹说这时候我有点儿紧张 – 那弄粉的主儿,都是亡命徒,我一个对俩,手里还就一对讲机,不紧张那是假的。 把两个人都推到马路牙子那儿蹲下,老尹赶紧用对讲机叫人,就在这时候,那司机忽然一边喊着“撤利油爆儿”一边蹭就蹿起来了。 要跑?老尹不及多想,抡起来照这小子耳门上就是一下子。 当时就给打趴下了。 问题是 --- “撤利油爆儿”? 嘛叫“撤利油爆儿”啊?老尹忽然想起这好像是一天津来的出租车。。。 事后查明,这司机和贩毒的并非一路,被扣纯属被连累。 可是,把人家耳膜打穿孔了,老尹只好给人家道歉,还得赔偿,这一赔,可就赔了八百块。 八十年代的八百块啊。 老尹感叹 – 车里有包你也犯不着这么急吧? [完]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一看就不实在。

我琢磨,老尹打的不是这个算盘。

按说挨了打,大师应该很愤怒才是。可是第二次挨打以后大师客气的不得了,跟老尹又是鞠躬又是抱拳,还说老尹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练的那是内家拳,比大师还大师。,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想起来看《回明》,张天师给撞到水里去,捞上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掐指一算,说 – 早就算到近日将有一劫,原来却应在这里。。。
,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人家说了 – 他也得敢耍横阿!说他是骗子别人不信,可这事儿要传出去那人家怎么看他?

过了两年,有XXX办公室的人写文章说,XXX病危的时候,曾想过请“著名的气功师”来进行诊疗,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把揪住,这才发现那边的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了,正那儿缩头缩脑地看呢。 别动!手抱着头,蹲到马路牙子上去!老尹一边喊,揪着那个要跑的小子扑上去,把那司机也控制了。 到此为止,无意中破了北京站八十年代为止最大一起走私毒品案,稳稳一个三等功到手,老尹的运气那不是吹的。 老尹说这时候我有点儿紧张 – 那弄粉的主儿,都是亡命徒,我一个对俩,手里还就一对讲机,不紧张那是假的。 把两个人都推到马路牙子那儿蹲下,老尹赶紧用对讲机叫人,就在这时候,那司机忽然一边喊着“撤利油爆儿”一边蹭就蹿起来了。 要跑?老尹不及多想,抡起来照这小子耳门上就是一下子。 当时就给打趴下了。 问题是 --- “撤利油爆儿”? 嘛叫“撤利油爆儿”啊?老尹忽然想起这好像是一天津来的出租车。。。 事后查明,这司机和贩毒的并非一路,被扣纯属被连累。 可是,把人家耳膜打穿孔了,老尹只好给人家道歉,还得赔偿,这一赔,可就赔了八百块。 八十年代的八百块啊。 老尹感叹 – 车里有包你也犯不着这么急吧? [完]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大师隔空取物了么?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说也不肯献演一下。 为什么不肯呢? 听不懂,好像是这种动作得天地人什么什么都配合好了才能成,时辰,方位不对可是做不出来。再说了,大师说了这是真本事,跟跑步破世界纪录似的,又不是文艺节目,哪儿能“表演”呢? 最后大师是拿出身份证来才确定身份的 车,老尹还是给扣了。最后是XXX办公室的人来办了手续,该怎么办怎么办,才把车领回去。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问过讲这件事儿的哥们儿,老尹当时真不明白打的那是谁啊? 人家说了,怎么不明白?头天晚上我们还聊张大师,听说有一省公安厅把他请去破案呢。 据我所知请张大师破案这事儿不假,不过那案子可没破了。气功还管破案,所谓病急乱投医,大体如此。 萨问了,知道是大师还下那么黑的手? 那哥们儿想了想 -- 大概。。。大概老尹想让大师火了发功,玩一个“张大师北京站冲冠一怒,派出所某所长当场暴毙”,那肯定上北京晚报头条。这也算千古奇闻,可以留名后世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一看就不实在。 我琢磨,老尹打的不是这个算盘。 按说挨了打,大师应该很愤怒才是。可是第二次挨打以后大师客气的不得了,跟老尹又是鞠躬又是抱拳,还说老尹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练的那是内家拳,比大师还大师。 想起来看《回明》,张天师给撞到水里去,捞上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掐指一算,说 – 早就算到近日将有一劫,原来却应在这里。。。 人家说了 – 他也得敢耍横阿!说他是骗子别人不信,可这事儿要传出去那人家怎么看他? 过了两年,有XXX办公室的人写文章说,XXX病危的时候,曾想过请“著名的气功师”来进行诊疗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把揪住,这才发现那边的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了,正那儿缩头缩脑地看呢。

别动!手抱着头,蹲到马路牙子上去!老尹一边喊,揪着那个要跑的小子扑上去,把那司机也控制了。大师隔空取物了么?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说也不肯献演一下。 为什么不肯呢? 听不懂,好像是这种动作得天地人什么什么都配合好了才能成,时辰,方位不对可是做不出来。再说了,大师说了这是真本事,跟跑步破世界纪录似的,又不是文艺节目,哪儿能“表演”呢? 最后大师是拿出身份证来才确定身份的 车,老尹还是给扣了。最后是XXX办公室的人来办了手续,该怎么办怎么办,才把车领回去。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问过讲这件事儿的哥们儿,老尹当时真不明白打的那是谁啊? 人家说了,怎么不明白?头天晚上我们还聊张大师,听说有一省公安厅把他请去破案呢。 据我所知请张大师破案这事儿不假,不过那案子可没破了。气功还管破案,所谓病急乱投医,大体如此。 萨问了,知道是大师还下那么黑的手? 那哥们儿想了想 -- 大概。。。大概老尹想让大师火了发功,玩一个“张大师北京站冲冠一怒,派出所某所长当场暴毙”,那肯定上北京晚报头条。这也算千古奇闻,可以留名后世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一看就不实在。 我琢磨,老尹打的不是这个算盘。 按说挨了打,大师应该很愤怒才是。可是第二次挨打以后大师客气的不得了,跟老尹又是鞠躬又是抱拳,还说老尹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练的那是内家拳,比大师还大师。 想起来看《回明》,张天师给撞到水里去,捞上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掐指一算,说 – 早就算到近日将有一劫,原来却应在这里。。。 人家说了 – 他也得敢耍横阿!说他是骗子别人不信,可这事儿要传出去那人家怎么看他? 过了两年,有XXX办公室的人写文章说,XXX病危的时候,曾想过请“著名的气功师”来进行诊疗

到此为止,无意中破了北京站八十年代为止最大一起走私毒品案,稳稳一个三等功到手,老尹的运气那不是吹的。
大师隔空取物了么?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说也不肯献演一下。 为什么不肯呢? 听不懂,好像是这种动作得天地人什么什么都配合好了才能成,时辰,方位不对可是做不出来。再说了,大师说了这是真本事,跟跑步破世界纪录似的,又不是文艺节目,哪儿能“表演”呢? 最后大师是拿出身份证来才确定身份的 车,老尹还是给扣了。最后是XXX办公室的人来办了手续,该怎么办怎么办,才把车领回去。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问过讲这件事儿的哥们儿,老尹当时真不明白打的那是谁啊? 人家说了,怎么不明白?头天晚上我们还聊张大师,听说有一省公安厅把他请去破案呢。 据我所知请张大师破案这事儿不假,不过那案子可没破了。气功还管破案,所谓病急乱投医,大体如此。 萨问了,知道是大师还下那么黑的手? 那哥们儿想了想 -- 大概。。。大概老尹想让大师火了发功,玩一个“张大师北京站冲冠一怒,派出所某所长当场暴毙”,那肯定上北京晚报头条。这也算千古奇闻,可以留名后世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一看就不实在。 我琢磨,老尹打的不是这个算盘。 按说挨了打,大师应该很愤怒才是。可是第二次挨打以后大师客气的不得了,跟老尹又是鞠躬又是抱拳,还说老尹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练的那是内家拳,比大师还大师。 想起来看《回明》,张天师给撞到水里去,捞上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掐指一算,说 – 早就算到近日将有一劫,原来却应在这里。。。 人家说了 – 他也得敢耍横阿!说他是骗子别人不信,可这事儿要传出去那人家怎么看他? 过了两年,有XXX办公室的人写文章说,XXX病危的时候,曾想过请“著名的气功师”来进行诊疗
老尹说这时候我有点儿紧张 – 那弄粉的主儿,都是亡命徒,我一个对俩,手里还就一对讲机,不紧张那是假的。

把两个人都推到马路牙子那儿蹲下,老尹赶紧用对讲机叫人,就在这时候,那司机忽然一边喊着“撤利油爆儿”一边蹭就蹿起来了。

要跑?老尹不及多想,抡起来照这小子耳门上就是一下子。
,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当时就给打趴下了。

问题是 --- “撤利油爆儿”?大师隔空取物了么?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说也不肯献演一下。 为什么不肯呢? 听不懂,好像是这种动作得天地人什么什么都配合好了才能成,时辰,方位不对可是做不出来。再说了,大师说了这是真本事,跟跑步破世界纪录似的,又不是文艺节目,哪儿能“表演”呢? 最后大师是拿出身份证来才确定身份的 车,老尹还是给扣了。最后是XXX办公室的人来办了手续,该怎么办怎么办,才把车领回去。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问过讲这件事儿的哥们儿,老尹当时真不明白打的那是谁啊? 人家说了,怎么不明白?头天晚上我们还聊张大师,听说有一省公安厅把他请去破案呢。 据我所知请张大师破案这事儿不假,不过那案子可没破了。气功还管破案,所谓病急乱投医,大体如此。 萨问了,知道是大师还下那么黑的手? 那哥们儿想了想 -- 大概。。。大概老尹想让大师火了发功,玩一个“张大师北京站冲冠一怒,派出所某所长当场暴毙”,那肯定上北京晚报头条。这也算千古奇闻,可以留名后世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一看就不实在。 我琢磨,老尹打的不是这个算盘。 按说挨了打,大师应该很愤怒才是。可是第二次挨打以后大师客气的不得了,跟老尹又是鞠躬又是抱拳,还说老尹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练的那是内家拳,比大师还大师。 想起来看《回明》,张天师给撞到水里去,捞上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掐指一算,说 – 早就算到近日将有一劫,原来却应在这里。。。 人家说了 – 他也得敢耍横阿!说他是骗子别人不信,可这事儿要传出去那人家怎么看他? 过了两年,有XXX办公室的人写文章说,XXX病危的时候,曾想过请“著名的气功师”来进行诊疗

嘛叫“撤利油爆儿”啊?老尹忽然想起这好像是一天津来的出租车。。。
把揪住,这才发现那边的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了,正那儿缩头缩脑地看呢。 别动!手抱着头,蹲到马路牙子上去!老尹一边喊,揪着那个要跑的小子扑上去,把那司机也控制了。 到此为止,无意中破了北京站八十年代为止最大一起走私毒品案,稳稳一个三等功到手,老尹的运气那不是吹的。 老尹说这时候我有点儿紧张 – 那弄粉的主儿,都是亡命徒,我一个对俩,手里还就一对讲机,不紧张那是假的。 把两个人都推到马路牙子那儿蹲下,老尹赶紧用对讲机叫人,就在这时候,那司机忽然一边喊着“撤利油爆儿”一边蹭就蹿起来了。 要跑?老尹不及多想,抡起来照这小子耳门上就是一下子。 当时就给打趴下了。 问题是 --- “撤利油爆儿”? 嘛叫“撤利油爆儿”啊?老尹忽然想起这好像是一天津来的出租车。。。 事后查明,这司机和贩毒的并非一路,被扣纯属被连累。 可是,把人家耳膜打穿孔了,老尹只好给人家道歉,还得赔偿,这一赔,可就赔了八百块。 八十年代的八百块啊。 老尹感叹 – 车里有包你也犯不着这么急吧? [完]
事后查明,这司机和贩毒的并非一路,被扣纯属被连累。

可是,把人家耳膜打穿孔了,老尹只好给人家道歉,还得赔偿,这一赔,可就赔了八百块。,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八十年代的八百块啊。
,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老尹感叹 – 车里有包你也犯不着这么急吧?

[完],但是因为怀疑这个人是骗子,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别的评价了,一句话 – 人家是老警察啊。 和老尹谈起此事,只是确认了这件事的基本事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老尹说他第一拳打出去就知道那“大师”也就是一庄稼把式(奇怪的是怎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他?)多余的这老哥他不说了,只是说到到底把车给扣了,有点儿扬眉吐气的意思。他不认为自己打错了人,局里也坚决支持 – 谁叫他袭警么! 那,你有没有真打错的时候? 老尹咧了咧嘴,看来承认这种事儿有点儿丢人。不过他这人比较讲究骨气,不愿意对着自己人说谎,最后还是点点头 – 是有一次,打错了,还赔了八百块钱呢,可不能怪我,还立了一三等功。。。 怎么回事儿?打错了人还立功。 听老尹一说,这次打错人真有点儿啼笑皆非的意思,老尹这运气阿,真是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可。。。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天老尹单独在站前广场查车,发现一辆外地出租车就上前盘查,结果一查就是一个三等功 – 那前排副座上的一看警察来了,脸上就变化得吹皱一池春水一样。 难道他那车跑电了?这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心中有鬼。 证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那人答得颠三倒四,汗顺着鬓角淌,两眼老往脚下看。老尹见状一拉车门,两人同时都盯住了车里那人踩的脚垫。 那人盯着这个地方是下意识,老尹是推测此处一定有鬼。 两人同时动手,那人慢了一点,老尹一把就将那擦脚垫子掀了起来 – 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色塑料口袋露了出来。 粉! 老尹当时有点儿愣 – 查过粉儿案可没见过这么多粉阿! 那人猛地一推车门要跑,老尹一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