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梦的解析中国版  

2008-09-04 08:03: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且老是找不到,着急。 萨娘是当老师的。 我问她:您去上课,有过找不着教室的时候吗? 老太太想想,说找不着倒没有,走错过一次。那次她进了门,走到讲台上,也不抬眼(脑子里还在神游),放下教案教鞭,然后就习惯性地开始把讲台上准备好的粉笔一一掰断。萨娘特别反感粉笔中杂质在黑板上划出的吱吱声,所以每次上课,都先把粉笔掰断,从中段用起,杂质会少一些。这一切作完之后才抬眼看去,却见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鸦雀无声,还有一个教授模样的老头,看样子本来正利用课间在和学生们瞎扯,这时眼神怪异地看着台上的萨娘,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萨娘先开口了 – 您走错教室了吧? 教授:%¥##···#¥%%……%…… 看来,那一回丢人丢得比较大发。。。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边就写过自己做梦,每天没有不杀几个人的,这老哥一辈子先是编程序,后来码字儿,怎么会做这么不着调的梦,我是至今没想明白。 萨爹的同事们会不会每天做梦解公式不知道,反正走在路上看来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人很怀疑。 幸好他们的太太们都是目光凌厉,眼观八方的人物,通常在某人撞到树或者掉进坑之前或拉或吼,把他们弄出危险境地。这么多年,大家还都平安。前些天,萨爹去医院复查,给他看病的杨大夫是个科主任,一个做事干净利落的老太太。因为上一次开的药有一定醒神的作用,杨大夫问:怎么样,吃这个药睡得着觉吗?
所里的太太们贤惠,而且勤奋是叔叔们公认的,萨也从小佩服,从拉大白菜到修自行车,她们几乎能够胜任一切工作。然而她们也有一个几乎共同的特点,大多不修边幅,估计是仔细修饰了,身边的那个家伙也不会细看的缘故,有需求才有研发生产的动力不是? 然而,也有一位叔叔的太太有些不同,从小印象深刻,盖因为这位阿姨每到周末都要去看京剧,有时候走在路上还带着身段儿,会不由自主地做个水袖之类的动作。这样,她在一群目光炯炯注视大白菜的同侪中显得颇为另类。 后来偶然听来,才知道这位太太的工作原来是设计绢人的,这是个挺费脑子的活儿,您想啊,谁知道林黛玉一转身儿是什么样儿啊?走路抻了筋又什么样儿啊?她有招,她去看京剧.结果,她设计的产品总是最生动,最受好评。。。 嗯,这个,好容易有一位不是做梦的了,却是魔症。 [完]
萨爹摘了眼镜,点头慢慢道:嗯,躺下就能睡着。

老太太一愣 – 没想到,很多病人吃了这个药都睡不好觉,你倒是没有反应,好奇怪!,而且老是找不到,着急。 萨娘是当老师的。 我问她:您去上课,有过找不着教室的时候吗? 老太太想想,说找不着倒没有,走错过一次。那次她进了门,走到讲台上,也不抬眼(脑子里还在神游),放下教案教鞭,然后就习惯性地开始把讲台上准备好的粉笔一一掰断。萨娘特别反感粉笔中杂质在黑板上划出的吱吱声,所以每次上课,都先把粉笔掰断,从中段用起,杂质会少一些。这一切作完之后才抬眼看去,却见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鸦雀无声,还有一个教授模样的老头,看样子本来正利用课间在和学生们瞎扯,这时眼神怪异地看着台上的萨娘,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萨娘先开口了 – 您走错教室了吧? 教授:%¥##···#¥%%……%…… 看来,那一回丢人丢得比较大发。。。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边就写过自己做梦,每天没有不杀几个人的,这老哥一辈子先是编程序,后来码字儿,怎么会做这么不着调的梦,我是至今没想明白。 萨爹的同事们会不会每天做梦解公式不知道,反正走在路上看来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人很怀疑。 幸好他们的太太们都是目光凌厉,眼观八方的人物,通常在某人撞到树或者掉进坑之前或拉或吼,把他们弄出危险境地。这么多年,大家还都平安。

萨爹把眼镜戴上,接着慢慢说道:就是睡着了不踏实,总是做梦,很累。

哦,这才正常嘛。说完,老太太好奇地问道,你做什么梦这样累?

萨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做梦就是解公式,翻来覆去地算,还特别复杂,所以累。

忽然展颜一笑 – 早晨起来我重新想一遍,解得还都对。
前些天,萨爹去医院复查,给他看病的杨大夫是个科主任,一个做事干净利落的老太太。因为上一次开的药有一定醒神的作用,杨大夫问:怎么样,吃这个药睡得着觉吗? 萨爹摘了眼镜,点头慢慢道:嗯,躺下就能睡着。 老太太一愣 – 没想到,很多病人吃了这个药都睡不好觉,你倒是没有反应,好奇怪! 萨爹把眼镜戴上,接着慢慢说道:就是睡着了不踏实,总是做梦,很累。 哦,这才正常嘛。说完,老太太好奇地问道,你做什么梦这样累? 萨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做梦就是解公式,翻来覆去地算,还特别复杂,所以累。 忽然展颜一笑 – 早晨起来我重新想一遍,解得还都对。 老太太哭笑不得,忽然想起来看这患者的职业,恍然大悟 – 搞了一辈子数学的主儿阿。 结果,把老太太的感慨勾起来了 – 哎呀,我也是睡眠不好,老做梦 – 老做梦去考试,题还特难! 对面老太太的研究生怯生生地说话了 – 杨主任,今儿病人多,外边已经挂到三十多号了。。。 可以想象,小研究生心里说话 – 老太太您整天考我们的主儿,您去考试?这哪儿挨哪儿啊?! 看着老太太回味无穷地给萨爹开药,心里忽有感触,真是什么人做什么梦啊。萨娘有一次说起来,说她做梦就是找教室
老太太哭笑不得,忽然想起来看这患者的职业,恍然大悟 – 搞了一辈子数学的主儿阿。

结果,把老太太的感慨勾起来了 – 哎呀,我也是睡眠不好,老做梦 – 老做梦去考试,题还特难!前些天,萨爹去医院复查,给他看病的杨大夫是个科主任,一个做事干净利落的老太太。因为上一次开的药有一定醒神的作用,杨大夫问:怎么样,吃这个药睡得着觉吗? 萨爹摘了眼镜,点头慢慢道:嗯,躺下就能睡着。 老太太一愣 – 没想到,很多病人吃了这个药都睡不好觉,你倒是没有反应,好奇怪! 萨爹把眼镜戴上,接着慢慢说道:就是睡着了不踏实,总是做梦,很累。 哦,这才正常嘛。说完,老太太好奇地问道,你做什么梦这样累? 萨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做梦就是解公式,翻来覆去地算,还特别复杂,所以累。 忽然展颜一笑 – 早晨起来我重新想一遍,解得还都对。 老太太哭笑不得,忽然想起来看这患者的职业,恍然大悟 – 搞了一辈子数学的主儿阿。 结果,把老太太的感慨勾起来了 – 哎呀,我也是睡眠不好,老做梦 – 老做梦去考试,题还特难! 对面老太太的研究生怯生生地说话了 – 杨主任,今儿病人多,外边已经挂到三十多号了。。。 可以想象,小研究生心里说话 – 老太太您整天考我们的主儿,您去考试?这哪儿挨哪儿啊?! 看着老太太回味无穷地给萨爹开药,心里忽有感触,真是什么人做什么梦啊。萨娘有一次说起来,说她做梦就是找教室

对面老太太的研究生怯生生地说话了 – 杨主任,今儿病人多,外边已经挂到三十多号了。。。

可以想象,小研究生心里说话 – 老太太您整天考我们的主儿,您去考试?这哪儿挨哪儿啊?!

看着老太太回味无穷地给萨爹开药,心里忽有感触,真是什么人做什么梦啊。萨娘有一次说起来,说她做梦就是找教室,而且老是找不到,着急。前些天,萨爹去医院复查,给他看病的杨大夫是个科主任,一个做事干净利落的老太太。因为上一次开的药有一定醒神的作用,杨大夫问:怎么样,吃这个药睡得着觉吗? 萨爹摘了眼镜,点头慢慢道:嗯,躺下就能睡着。 老太太一愣 – 没想到,很多病人吃了这个药都睡不好觉,你倒是没有反应,好奇怪! 萨爹把眼镜戴上,接着慢慢说道:就是睡着了不踏实,总是做梦,很累。 哦,这才正常嘛。说完,老太太好奇地问道,你做什么梦这样累? 萨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做梦就是解公式,翻来覆去地算,还特别复杂,所以累。 忽然展颜一笑 – 早晨起来我重新想一遍,解得还都对。 老太太哭笑不得,忽然想起来看这患者的职业,恍然大悟 – 搞了一辈子数学的主儿阿。 结果,把老太太的感慨勾起来了 – 哎呀,我也是睡眠不好,老做梦 – 老做梦去考试,题还特难! 对面老太太的研究生怯生生地说话了 – 杨主任,今儿病人多,外边已经挂到三十多号了。。。 可以想象,小研究生心里说话 – 老太太您整天考我们的主儿,您去考试?这哪儿挨哪儿啊?! 看着老太太回味无穷地给萨爹开药,心里忽有感触,真是什么人做什么梦啊。萨娘有一次说起来,说她做梦就是找教室

萨娘是当老师的。
,而且老是找不到,着急。 萨娘是当老师的。 我问她:您去上课,有过找不着教室的时候吗? 老太太想想,说找不着倒没有,走错过一次。那次她进了门,走到讲台上,也不抬眼(脑子里还在神游),放下教案教鞭,然后就习惯性地开始把讲台上准备好的粉笔一一掰断。萨娘特别反感粉笔中杂质在黑板上划出的吱吱声,所以每次上课,都先把粉笔掰断,从中段用起,杂质会少一些。这一切作完之后才抬眼看去,却见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鸦雀无声,还有一个教授模样的老头,看样子本来正利用课间在和学生们瞎扯,这时眼神怪异地看着台上的萨娘,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萨娘先开口了 – 您走错教室了吧? 教授:%¥##···#¥%%……%…… 看来,那一回丢人丢得比较大发。。。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边就写过自己做梦,每天没有不杀几个人的,这老哥一辈子先是编程序,后来码字儿,怎么会做这么不着调的梦,我是至今没想明白。 萨爹的同事们会不会每天做梦解公式不知道,反正走在路上看来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人很怀疑。 幸好他们的太太们都是目光凌厉,眼观八方的人物,通常在某人撞到树或者掉进坑之前或拉或吼,把他们弄出危险境地。这么多年,大家还都平安。
我问她:您去上课,有过找不着教室的时候吗?

老太太想想,说找不着倒没有,走错过一次。那次她进了门,走到讲台上,也不抬眼(脑子里还在神游),放下教案教鞭,然后就习惯性地开始把讲台上准备好的粉笔一一掰断。萨娘特别反感粉笔中杂质在黑板上划出的吱吱声,所以每次上课,都先把粉笔掰断,从中段用起,杂质会少一些。这一切作完之后才抬眼看去,却见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鸦雀无声,还有一个教授模样的老头,看样子本来正利用课间在和学生们瞎扯,这时眼神怪异地看着台上的萨娘,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而且老是找不到,着急。 萨娘是当老师的。 我问她:您去上课,有过找不着教室的时候吗? 老太太想想,说找不着倒没有,走错过一次。那次她进了门,走到讲台上,也不抬眼(脑子里还在神游),放下教案教鞭,然后就习惯性地开始把讲台上准备好的粉笔一一掰断。萨娘特别反感粉笔中杂质在黑板上划出的吱吱声,所以每次上课,都先把粉笔掰断,从中段用起,杂质会少一些。这一切作完之后才抬眼看去,却见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鸦雀无声,还有一个教授模样的老头,看样子本来正利用课间在和学生们瞎扯,这时眼神怪异地看着台上的萨娘,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萨娘先开口了 – 您走错教室了吧? 教授:%¥##···#¥%%……%…… 看来,那一回丢人丢得比较大发。。。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边就写过自己做梦,每天没有不杀几个人的,这老哥一辈子先是编程序,后来码字儿,怎么会做这么不着调的梦,我是至今没想明白。 萨爹的同事们会不会每天做梦解公式不知道,反正走在路上看来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人很怀疑。 幸好他们的太太们都是目光凌厉,眼观八方的人物,通常在某人撞到树或者掉进坑之前或拉或吼,把他们弄出危险境地。这么多年,大家还都平安。

萨娘先开口了 – 您走错教室了吧?
前些天,萨爹去医院复查,给他看病的杨大夫是个科主任,一个做事干净利落的老太太。因为上一次开的药有一定醒神的作用,杨大夫问:怎么样,吃这个药睡得着觉吗? 萨爹摘了眼镜,点头慢慢道:嗯,躺下就能睡着。 老太太一愣 – 没想到,很多病人吃了这个药都睡不好觉,你倒是没有反应,好奇怪! 萨爹把眼镜戴上,接着慢慢说道:就是睡着了不踏实,总是做梦,很累。 哦,这才正常嘛。说完,老太太好奇地问道,你做什么梦这样累? 萨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做梦就是解公式,翻来覆去地算,还特别复杂,所以累。 忽然展颜一笑 – 早晨起来我重新想一遍,解得还都对。 老太太哭笑不得,忽然想起来看这患者的职业,恍然大悟 – 搞了一辈子数学的主儿阿。 结果,把老太太的感慨勾起来了 – 哎呀,我也是睡眠不好,老做梦 – 老做梦去考试,题还特难! 对面老太太的研究生怯生生地说话了 – 杨主任,今儿病人多,外边已经挂到三十多号了。。。 可以想象,小研究生心里说话 – 老太太您整天考我们的主儿,您去考试?这哪儿挨哪儿啊?! 看着老太太回味无穷地给萨爹开药,心里忽有感触,真是什么人做什么梦啊。萨娘有一次说起来,说她做梦就是找教室
教授:%¥##···#¥%%……%……

看来,那一回丢人丢得比较大发。。。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边就写过自己做梦,每天没有不杀几个人的,这老哥一辈子先是编程序,后来码字儿,怎么会做这么不着调的梦,我是至今没想明白。

萨爹的同事们会不会每天做梦解公式不知道,反正走在路上看来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人很怀疑。

幸好他们的太太们都是目光凌厉,眼观八方的人物,通常在某人撞到树或者掉进坑之前或拉或吼,把他们弄出危险境地。这么多年,大家还都平安。

所里的太太们贤惠,而且勤奋是叔叔们公认的,萨也从小佩服,从拉大白菜到修自行车,她们几乎能够胜任一切工作。然而她们也有一个几乎共同的特点,大多不修边幅,估计是仔细修饰了,身边的那个家伙也不会细看的缘故,有需求才有研发生产的动力不是?
前些天,萨爹去医院复查,给他看病的杨大夫是个科主任,一个做事干净利落的老太太。因为上一次开的药有一定醒神的作用,杨大夫问:怎么样,吃这个药睡得着觉吗? 萨爹摘了眼镜,点头慢慢道:嗯,躺下就能睡着。 老太太一愣 – 没想到,很多病人吃了这个药都睡不好觉,你倒是没有反应,好奇怪! 萨爹把眼镜戴上,接着慢慢说道:就是睡着了不踏实,总是做梦,很累。 哦,这才正常嘛。说完,老太太好奇地问道,你做什么梦这样累? 萨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做梦就是解公式,翻来覆去地算,还特别复杂,所以累。 忽然展颜一笑 – 早晨起来我重新想一遍,解得还都对。 老太太哭笑不得,忽然想起来看这患者的职业,恍然大悟 – 搞了一辈子数学的主儿阿。 结果,把老太太的感慨勾起来了 – 哎呀,我也是睡眠不好,老做梦 – 老做梦去考试,题还特难! 对面老太太的研究生怯生生地说话了 – 杨主任,今儿病人多,外边已经挂到三十多号了。。。 可以想象,小研究生心里说话 – 老太太您整天考我们的主儿,您去考试?这哪儿挨哪儿啊?! 看着老太太回味无穷地给萨爹开药,心里忽有感触,真是什么人做什么梦啊。萨娘有一次说起来,说她做梦就是找教室
然而,也有一位叔叔的太太有些不同,从小印象深刻,盖因为这位阿姨每到周末都要去看京剧,有时候走在路上还带着身段儿,会不由自主地做个水袖之类的动作。这样,她在一群目光炯炯注视大白菜的同侪中显得颇为另类。

后来偶然听来,才知道这位太太的工作原来是设计绢人的,这是个挺费脑子的活儿,您想啊,谁知道林黛玉一转身儿是什么样儿啊?走路抻了筋又什么样儿啊?她有招,她去看京剧.结果,她设计的产品总是最生动,最受好评。。。

嗯,这个,好容易有一位不是做梦的了,却是魔症。
,而且老是找不到,着急。 萨娘是当老师的。 我问她:您去上课,有过找不着教室的时候吗? 老太太想想,说找不着倒没有,走错过一次。那次她进了门,走到讲台上,也不抬眼(脑子里还在神游),放下教案教鞭,然后就习惯性地开始把讲台上准备好的粉笔一一掰断。萨娘特别反感粉笔中杂质在黑板上划出的吱吱声,所以每次上课,都先把粉笔掰断,从中段用起,杂质会少一些。这一切作完之后才抬眼看去,却见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鸦雀无声,还有一个教授模样的老头,看样子本来正利用课间在和学生们瞎扯,这时眼神怪异地看着台上的萨娘,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萨娘先开口了 – 您走错教室了吧? 教授:%¥##···#¥%%……%…… 看来,那一回丢人丢得比较大发。。。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边就写过自己做梦,每天没有不杀几个人的,这老哥一辈子先是编程序,后来码字儿,怎么会做这么不着调的梦,我是至今没想明白。 萨爹的同事们会不会每天做梦解公式不知道,反正走在路上看来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人很怀疑。 幸好他们的太太们都是目光凌厉,眼观八方的人物,通常在某人撞到树或者掉进坑之前或拉或吼,把他们弄出危险境地。这么多年,大家还都平安。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