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2008-09-06 15:5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京北追匪记的余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采访北京市公安系统五十年代的金牌老侦察员王培伦后,我曾写过一篇名为《京北追匪记》的纪实文学,试图再现侦破韩玉华,韩树华匪帮的经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08mp6.html 通过朋友的提醒,才知道这个案件已经被收录在北京的警察博物馆中,作为京城大案要案之一向公众进行介绍。 北京警察博物馆 这是一座略带西洋19世纪风格的老式建筑,坐落在北京市公安局市局后门的旁边 – 看看自己的展览还要走后门,估计北京的警察也很郁闷。 警察博物馆将这个案件称为《剿灭韩玉树武装土匪案》。按照介绍,这个案件的情况如下 – “1953年,一股武装土匪在河北省境内,接连杀人抢劫作案13起。同年12月19日,侦察员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后,追击并捕获一名匪徒,经审讯,获悉土匪团伙情况。此后京,冀两地194名民警联手作战,将全案23犯全部擒获,1954年,韩玉树等12名主犯被枪决” 这里面,在大兴县发现土匪踪迹并进行追击的侦察员,就是我对此案的主要采访对象 – 北京市公安局离休老干警王培伦。《京北追匪记》的作品主要梗概,就是依据王老爷子的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叙述来组织的。 将王老爷子的讲述与警察博物馆中的介绍对比,会发现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秃尾巴骡子的照片 一辆为韩匪抢劫的大车,使用了一匹秃尾巴骡子,成为破获这一案件的重要线索。王培伦老人当时就是由于看到这匹骡子,断定了赶车人的土匪身份。 伏击韩永良的现场 王老爷子和另两名侦察员,就是在这个道路转弯处的矮墙后面,伏击了赶车而来的韩永良,杨丙黎二匪,枪响后土匪全力反击,激战中一死一伤,这一战堪称韩玉树匪帮覆灭的开端。 侦察员们在勘查现场 韩玉树被押送前往当地警察机关 韩玉树实际是该匪帮的二号人物,任副大队长,其一号人物为韩玉树之兄韩玉华,在韩玉树落网前韩玉华已被王培伦老人在二道河子俘虏。韩玉树仓促逃跑,王培伦率队紧紧追赶。途中韩被民兵截获,经追赶上来的侦察员确认身份,至此韩匪帮全体人员都被捕获。 被击毙的韩永良 韩永良是韩玉华的大儿子,这名悍匪在遇伏后和王老爷子的枪战中连中七枪方才毙命,中间还还击了五枪,的确是一个非常耐战的大土匪,王老爷子也承认“韩永良是个行家阿!” 韩玉华韩玉树匪帮覆灭已经过去了五十四年,五十四年的岁月流逝,当年剽悍精干的金牌侦察员王培伦已是耄耋之年。

[完]
从照片上看,这位操着山东腔的老人,两眼温润,昔日的杀气貌似已不复可见,只有当年日军歪把子机枪子弹击中老人前额的弹痕伤疤依然依稀可辨。 老人有个感情很好的老伴,喜欢钓鱼,抽很烈的烟,偶尔,还要打打麻将。 这样的老人在北京的胡同中随处可见 医生曾经不止一次宣布老人的生命限期,而老人却平平淡淡地让一个个限期成为翻过的日历。 老人不谈生死,只说,当年自己那个营南下作战,只有十几个人活着回来。“我负了伤,所以没有去。。。” 老人的伤,是在孟良崮和七十四师的血战中留下的。 那一战,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兵败自杀。 然而,当鱼儿咬钩的一瞬间,老人的目光忽然转为锐利,锐利得让人想起苍狼出击的一瞬。 “垂暮的猛虎,依旧是猛虎。” 萨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完]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