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2008-10-11 21:1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创口,入口小,出口大。T-62在这里没有防护裙板,正是它防御的弱点。 日本记者稻垣根据查找苏联有关资料,得知这一弹不但击穿了苏军坦克,而且其爆炸破片击伤了苏军坦克车长的腿部。只是由于随后苏军坦克压上地雷造成的破坏更加致命,使人忽略了这一战果。 我们甚至可以查出是谁击中了这一弹,按照我军战史记载,这名火箭筒手应该是某部侦察排战士周锡金。 我军的记载中对此是这样描述的 – “9时46分,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孙玉国、周登国率领的巡逻组先开火,将坦克后尾随的步兵打得全趴倒在江面上。突然,于洪东(排长)身旁的贾玉明喊道:“坦克从后面冲过来了。”于洪东回头一看,果然,3辆苏军坦克绕过岛南端从岛西包抄过来,于洪东心里一阵暗喜:来得好,反坦克雷场该发挥威力了。随即,他命令战士周锡金说:“用40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过来,”周锡金熟练地装上射弹,瞄准第一辆坦克的侧甲板扣发了扳机。“嗵”的一声,火箭弹准确地命中坦克的腰部,但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坦克轰隆隆地压过来,“那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于洪东回忆说,“这些反坦克雷到底有多大威力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这时,江面上忽然传来两声巨响,最前面的那辆坦克碾上了两颗反坦克雷,三十多吨重的T62坦克履带被炸断立即歪在了江面上,后面的两辆坦克见事不妙仓皇按原路逃回。于洪东飞奔过去,跳上坦克车,将一颗手榴弹从顶盖塞了进去……“ 根据这张照片,我们可以认定,当时中国参战官兵的回忆是真实可信的。 且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把这几张与北疆相关的照片放在这里,作为对那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一种纪念吧。 [完]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人极深的印象 从目前公开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中国当时能拿到这个战利品绝非等闲之事。 1969年3月17日,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在与中国军队的激战中,这辆T-62坦克触发冰面上的反坦克地雷被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的目的,此后中国军队与苏军反复争夺这辆坦克,分别惊动了周恩来和勃列日涅夫。最终,在中国北海舰队的潜水员参战的情况下,中方取得了这场争夺战的胜利。 今天,在军博依然可以看到这辆坦克,37吨重的巨型战车,算上流线型的炮塔高度只有2.23米,是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 遗憾的是,由于展位的原因,大多数观众只能看到这辆坦克的正面。在日本军事杂志《丸》第395期,曾以《中苏战争 钢铁的囚徒》为题刊登过一辑独家照片,展示这辆坦克公开展出前的原始情况。拍摄这组照片的是日本军事记者稻垣治,时间为1979年。当时中日关系正好,两国大有携手抗击北方苏联威胁的意图。因此,到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采访的稻垣破例得到了机会,参观和拍摄这辆当时并未公开的苏联坦克。看看他的照片,庶几可以为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值得注目的细节。 T-62坦克的背面照片 可以看到T-62坦克的副油箱已经缺失,估计是战斗开始前被抛弃或依然留在乌苏里江中,直到今天展出的T-62依然是没有副油箱的。在争夺这辆坦克的战斗中,北海舰队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就是把钢缆系在了途中的两个尾部拖钩上,而后T-62坦克才被中国方面用五辆拖拉机逐渐绞出水面,拖回后方。 T-62坦克的正面照片 其火炮炮口依然加着防护拴,这辆T-62坦克曾被中国军工部门彻底地大卸八块,对当时处于世界各国技术封锁中的中国军工事业提供了重要帮助。 注意其正面的多个弹着点,展出时这些损坏的部分都用新漆覆盖了,再也看不到。击中T-62坦克正面的各种武器,都无法给它造成损伤。但是,可以看到其车体右侧下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的部分,实际上当时该车履带也被炸断,拍照时已经被修复。 中国步兵用40火箭筒击中T-62坦克侧面造成的贯穿口 这张照片,展示了中国陆军部队用四零反坦克火箭筒攻击苏军坦克留下的弹痕,推翻了当时苏军宣传的“中国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T-62的装甲”这一说法,说明虽然这种武器落后于时代,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效力。 中国陆军单兵使用的五六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是珍宝岛作战中反击苏军装甲部队的重要武器,曾击毁多辆苏军装甲车。实战证明,这种火箭筒正面对抗苏军的新式坦克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反坦克火箭弹,的确击穿了T-62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而且根据日方的纪录,能够看到在坦克内部壁板上形成了一个35X45厘米大的碗状碎裂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创口,入口小,出口大。T-62在这里没有防护裙板,正是它防御的弱点。 日本记者稻垣根据查找苏联有关资料,得知这一弹不但击穿了苏军坦克,而且其爆炸破片击伤了苏军坦克车长的腿部。只是由于随后苏军坦克压上地雷造成的破坏更加致命,使人忽略了这一战果。 我们甚至可以查出是谁击中了这一弹,按照我军战史记载,这名火箭筒手应该是某部侦察排战士周锡金。 我军的记载中对此是这样描述的 – “9时46分,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孙玉国、周登国率领的巡逻组先开火,将坦克后尾随的步兵打得全趴倒在江面上。突然,于洪东(排长)身旁的贾玉明喊道:“坦克从后面冲过来了。”于洪东回头一看,果然,3辆苏军坦克绕过岛南端从岛西包抄过来,于洪东心里一阵暗喜:来得好,反坦克雷场该发挥威力了。随即,他命令战士周锡金说:“用40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过来,”周锡金熟练地装上射弹,瞄准第一辆坦克的侧甲板扣发了扳机。“嗵”的一声,火箭弹准确地命中坦克的腰部,但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坦克轰隆隆地压过来,“那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于洪东回忆说,“这些反坦克雷到底有多大威力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这时,江面上忽然传来两声巨响,最前面的那辆坦克碾上了两颗反坦克雷,三十多吨重的T62坦克履带被炸断立即歪在了江面上,后面的两辆坦克见事不妙仓皇按原路逃回。于洪东飞奔过去,跳上坦克车,将一颗手榴弹从顶盖塞了进去……“ 根据这张照片,我们可以认定,当时中国参战官兵的回忆是真实可信的。 且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把这几张与北疆相关的照片放在这里,作为对那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一种纪念吧。 [完]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人极深的印象 从目前公开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中国当时能拿到这个战利品绝非等闲之事。 1969年3月17日,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在与中国军队的激战中,这辆T-62坦克触发冰面上的反坦克地雷被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的目的,此后中国军队与苏军反复争夺这辆坦克,分别惊动了周恩来和勃列日涅夫。最终,在中国北海舰队的潜水员参战的情况下,中方取得了这场争夺战的胜利。 今天,在军博依然可以看到这辆坦克,37吨重的巨型战车,算上流线型的炮塔高度只有2.23米,是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 遗憾的是,由于展位的原因,大多数观众只能看到这辆坦克的正面。在日本军事杂志《丸》第395期,曾以《中苏战争 钢铁的囚徒》为题刊登过一辑独家照片,展示这辆坦克公开展出前的原始情况。拍摄这组照片的是日本军事记者稻垣治,时间为1979年。当时中日关系正好,两国大有携手抗击北方苏联威胁的意图。因此,到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采访的稻垣破例得到了机会,参观和拍摄这辆当时并未公开的苏联坦克。看看他的照片,庶几可以为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值得注目的细节。 T-62坦克的背面照片 可以看到T-62坦克的副油箱已经缺失,估计是战斗开始前被抛弃或依然留在乌苏里江中,直到今天展出的T-62依然是没有副油箱的。在争夺这辆坦克的战斗中,北海舰队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就是把钢缆系在了途中的两个尾部拖钩上,而后T-62坦克才被中国方面用五辆拖拉机逐渐绞出水面,拖回后方。 T-62坦克的正面照片 其火炮炮口依然加着防护拴,这辆T-62坦克曾被中国军工部门彻底地大卸八块,对当时处于世界各国技术封锁中的中国军工事业提供了重要帮助。 注意其正面的多个弹着点,展出时这些损坏的部分都用新漆覆盖了,再也看不到。击中T-62坦克正面的各种武器,都无法给它造成损伤。但是,可以看到其车体右侧下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的部分,实际上当时该车履带也被炸断,拍照时已经被修复。 中国步兵用40火箭筒击中T-62坦克侧面造成的贯穿口 这张照片,展示了中国陆军部队用四零反坦克火箭筒攻击苏军坦克留下的弹痕,推翻了当时苏军宣传的“中国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T-62的装甲”这一说法,说明虽然这种武器落后于时代,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效力。 中国陆军单兵使用的五六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是珍宝岛作战中反击苏军装甲部队的重要武器,曾击毁多辆苏军装甲车。实战证明,这种火箭筒正面对抗苏军的新式坦克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反坦克火箭弹,的确击穿了T-62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而且根据日方的纪录,能够看到在坦克内部壁板上形成了一个35X45厘米大的碗状碎裂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人极深的印象 从目前公开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中国当时能拿到这个战利品绝非等闲之事。 1969年3月17日,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在与中国军队的激战中,这辆T-62坦克触发冰面上的反坦克地雷被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的目的,此后中国军队与苏军反复争夺这辆坦克,分别惊动了周恩来和勃列日涅夫。最终,在中国北海舰队的潜水员参战的情况下,中方取得了这场争夺战的胜利。 今天,在军博依然可以看到这辆坦克,37吨重的巨型战车,算上流线型的炮塔高度只有2.23米,是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 遗憾的是,由于展位的原因,大多数观众只能看到这辆坦克的正面。在日本军事杂志《丸》第395期,曾以《中苏战争 钢铁的囚徒》为题刊登过一辑独家照片,展示这辆坦克公开展出前的原始情况。拍摄这组照片的是日本军事记者稻垣治,时间为1979年。当时中日关系正好,两国大有携手抗击北方苏联威胁的意图。因此,到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采访的稻垣破例得到了机会,参观和拍摄这辆当时并未公开的苏联坦克。看看他的照片,庶几可以为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值得注目的细节。 T-62坦克的背面照片 可以看到T-62坦克的副油箱已经缺失,估计是战斗开始前被抛弃或依然留在乌苏里江中,直到今天展出的T-62依然是没有副油箱的。在争夺这辆坦克的战斗中,北海舰队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就是把钢缆系在了途中的两个尾部拖钩上,而后T-62坦克才被中国方面用五辆拖拉机逐渐绞出水面,拖回后方。 T-62坦克的正面照片 其火炮炮口依然加着防护拴,这辆T-62坦克曾被中国军工部门彻底地大卸八块,对当时处于世界各国技术封锁中的中国军工事业提供了重要帮助。 注意其正面的多个弹着点,展出时这些损坏的部分都用新漆覆盖了,再也看不到。击中T-62坦克正面的各种武器,都无法给它造成损伤。但是,可以看到其车体右侧下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的部分,实际上当时该车履带也被炸断,拍照时已经被修复。 中国步兵用40火箭筒击中T-62坦克侧面造成的贯穿口 这张照片,展示了中国陆军部队用四零反坦克火箭筒攻击苏军坦克留下的弹痕,推翻了当时苏军宣传的“中国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T-62的装甲”这一说法,说明虽然这种武器落后于时代,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效力。 中国陆军单兵使用的五六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是珍宝岛作战中反击苏军装甲部队的重要武器,曾击毁多辆苏军装甲车。实战证明,这种火箭筒正面对抗苏军的新式坦克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反坦克火箭弹,的确击穿了T-62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而且根据日方的纪录,能够看到在坦克内部壁板上形成了一个35X45厘米大的碗状碎裂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人极深的印象

从目前公开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中国当时能拿到这个战利品绝非等闲之事。创口,入口小,出口大。T-62在这里没有防护裙板,正是它防御的弱点。 日本记者稻垣根据查找苏联有关资料,得知这一弹不但击穿了苏军坦克,而且其爆炸破片击伤了苏军坦克车长的腿部。只是由于随后苏军坦克压上地雷造成的破坏更加致命,使人忽略了这一战果。 我们甚至可以查出是谁击中了这一弹,按照我军战史记载,这名火箭筒手应该是某部侦察排战士周锡金。 我军的记载中对此是这样描述的 – “9时46分,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孙玉国、周登国率领的巡逻组先开火,将坦克后尾随的步兵打得全趴倒在江面上。突然,于洪东(排长)身旁的贾玉明喊道:“坦克从后面冲过来了。”于洪东回头一看,果然,3辆苏军坦克绕过岛南端从岛西包抄过来,于洪东心里一阵暗喜:来得好,反坦克雷场该发挥威力了。随即,他命令战士周锡金说:“用40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过来,”周锡金熟练地装上射弹,瞄准第一辆坦克的侧甲板扣发了扳机。“嗵”的一声,火箭弹准确地命中坦克的腰部,但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坦克轰隆隆地压过来,“那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于洪东回忆说,“这些反坦克雷到底有多大威力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这时,江面上忽然传来两声巨响,最前面的那辆坦克碾上了两颗反坦克雷,三十多吨重的T62坦克履带被炸断立即歪在了江面上,后面的两辆坦克见事不妙仓皇按原路逃回。于洪东飞奔过去,跳上坦克车,将一颗手榴弹从顶盖塞了进去……“ 根据这张照片,我们可以认定,当时中国参战官兵的回忆是真实可信的。 且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把这几张与北疆相关的照片放在这里,作为对那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一种纪念吧。 [完]

1969年3月17日,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在与中国军队的激战中,这辆T-62坦克触发冰面上的反坦克地雷被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的目的,此后中国军队与苏军反复争夺这辆坦克,分别惊动了周恩来和勃列日涅夫。最终,在中国北海舰队的潜水员参战的情况下,中方取得了这场争夺战的胜利。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今天,在军博依然可以看到这辆坦克,37吨重的巨型战车,算上流线型的炮塔高度只有2.23米,是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

遗憾的是,由于展位的原因,大多数观众只能看到这辆坦克的正面。在日本军事杂志《丸》第395期,曾以《中苏战争 钢铁的囚徒》为题刊登过一辑独家照片,展示这辆坦克公开展出前的原始情况。拍摄这组照片的是日本军事记者稻垣治,时间为1979年。当时中日关系正好,两国大有携手抗击北方苏联威胁的意图。因此,到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采访的稻垣破例得到了机会,参观和拍摄这辆当时并未公开的苏联坦克。看看他的照片,庶几可以为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值得注目的细节。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T-62坦克的背面照片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可以看到T-62坦克的副油箱已经缺失,估计是战斗开始前被抛弃或依然留在乌苏里江中,直到今天展出的T-62依然是没有副油箱的。在争夺这辆坦克的战斗中,北海舰队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就是把钢缆系在了途中的两个尾部拖钩上,而后T-62坦克才被中国方面用五辆拖拉机逐渐绞出水面,拖回后方。
人极深的印象 从目前公开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中国当时能拿到这个战利品绝非等闲之事。 1969年3月17日,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在与中国军队的激战中,这辆T-62坦克触发冰面上的反坦克地雷被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的目的,此后中国军队与苏军反复争夺这辆坦克,分别惊动了周恩来和勃列日涅夫。最终,在中国北海舰队的潜水员参战的情况下,中方取得了这场争夺战的胜利。 今天,在军博依然可以看到这辆坦克,37吨重的巨型战车,算上流线型的炮塔高度只有2.23米,是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 遗憾的是,由于展位的原因,大多数观众只能看到这辆坦克的正面。在日本军事杂志《丸》第395期,曾以《中苏战争 钢铁的囚徒》为题刊登过一辑独家照片,展示这辆坦克公开展出前的原始情况。拍摄这组照片的是日本军事记者稻垣治,时间为1979年。当时中日关系正好,两国大有携手抗击北方苏联威胁的意图。因此,到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采访的稻垣破例得到了机会,参观和拍摄这辆当时并未公开的苏联坦克。看看他的照片,庶几可以为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值得注目的细节。 T-62坦克的背面照片 可以看到T-62坦克的副油箱已经缺失,估计是战斗开始前被抛弃或依然留在乌苏里江中,直到今天展出的T-62依然是没有副油箱的。在争夺这辆坦克的战斗中,北海舰队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就是把钢缆系在了途中的两个尾部拖钩上,而后T-62坦克才被中国方面用五辆拖拉机逐渐绞出水面,拖回后方。 T-62坦克的正面照片 其火炮炮口依然加着防护拴,这辆T-62坦克曾被中国军工部门彻底地大卸八块,对当时处于世界各国技术封锁中的中国军工事业提供了重要帮助。 注意其正面的多个弹着点,展出时这些损坏的部分都用新漆覆盖了,再也看不到。击中T-62坦克正面的各种武器,都无法给它造成损伤。但是,可以看到其车体右侧下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的部分,实际上当时该车履带也被炸断,拍照时已经被修复。 中国步兵用40火箭筒击中T-62坦克侧面造成的贯穿口 这张照片,展示了中国陆军部队用四零反坦克火箭筒攻击苏军坦克留下的弹痕,推翻了当时苏军宣传的“中国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T-62的装甲”这一说法,说明虽然这种武器落后于时代,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效力。 中国陆军单兵使用的五六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是珍宝岛作战中反击苏军装甲部队的重要武器,曾击毁多辆苏军装甲车。实战证明,这种火箭筒正面对抗苏军的新式坦克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反坦克火箭弹,的确击穿了T-62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而且根据日方的纪录,能够看到在坦克内部壁板上形成了一个35X45厘米大的碗状碎裂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创口,入口小,出口大。T-62在这里没有防护裙板,正是它防御的弱点。 日本记者稻垣根据查找苏联有关资料,得知这一弹不但击穿了苏军坦克,而且其爆炸破片击伤了苏军坦克车长的腿部。只是由于随后苏军坦克压上地雷造成的破坏更加致命,使人忽略了这一战果。 我们甚至可以查出是谁击中了这一弹,按照我军战史记载,这名火箭筒手应该是某部侦察排战士周锡金。 我军的记载中对此是这样描述的 – “9时46分,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孙玉国、周登国率领的巡逻组先开火,将坦克后尾随的步兵打得全趴倒在江面上。突然,于洪东(排长)身旁的贾玉明喊道:“坦克从后面冲过来了。”于洪东回头一看,果然,3辆苏军坦克绕过岛南端从岛西包抄过来,于洪东心里一阵暗喜:来得好,反坦克雷场该发挥威力了。随即,他命令战士周锡金说:“用40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过来,”周锡金熟练地装上射弹,瞄准第一辆坦克的侧甲板扣发了扳机。“嗵”的一声,火箭弹准确地命中坦克的腰部,但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坦克轰隆隆地压过来,“那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于洪东回忆说,“这些反坦克雷到底有多大威力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这时,江面上忽然传来两声巨响,最前面的那辆坦克碾上了两颗反坦克雷,三十多吨重的T62坦克履带被炸断立即歪在了江面上,后面的两辆坦克见事不妙仓皇按原路逃回。于洪东飞奔过去,跳上坦克车,将一颗手榴弹从顶盖塞了进去……“ 根据这张照片,我们可以认定,当时中国参战官兵的回忆是真实可信的。 且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把这几张与北疆相关的照片放在这里,作为对那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一种纪念吧。 [完]
T-62坦克的正面照片
人极深的印象 从目前公开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中国当时能拿到这个战利品绝非等闲之事。 1969年3月17日,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在与中国军队的激战中,这辆T-62坦克触发冰面上的反坦克地雷被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的目的,此后中国军队与苏军反复争夺这辆坦克,分别惊动了周恩来和勃列日涅夫。最终,在中国北海舰队的潜水员参战的情况下,中方取得了这场争夺战的胜利。 今天,在军博依然可以看到这辆坦克,37吨重的巨型战车,算上流线型的炮塔高度只有2.23米,是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 遗憾的是,由于展位的原因,大多数观众只能看到这辆坦克的正面。在日本军事杂志《丸》第395期,曾以《中苏战争 钢铁的囚徒》为题刊登过一辑独家照片,展示这辆坦克公开展出前的原始情况。拍摄这组照片的是日本军事记者稻垣治,时间为1979年。当时中日关系正好,两国大有携手抗击北方苏联威胁的意图。因此,到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采访的稻垣破例得到了机会,参观和拍摄这辆当时并未公开的苏联坦克。看看他的照片,庶几可以为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值得注目的细节。 T-62坦克的背面照片 可以看到T-62坦克的副油箱已经缺失,估计是战斗开始前被抛弃或依然留在乌苏里江中,直到今天展出的T-62依然是没有副油箱的。在争夺这辆坦克的战斗中,北海舰队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就是把钢缆系在了途中的两个尾部拖钩上,而后T-62坦克才被中国方面用五辆拖拉机逐渐绞出水面,拖回后方。 T-62坦克的正面照片 其火炮炮口依然加着防护拴,这辆T-62坦克曾被中国军工部门彻底地大卸八块,对当时处于世界各国技术封锁中的中国军工事业提供了重要帮助。 注意其正面的多个弹着点,展出时这些损坏的部分都用新漆覆盖了,再也看不到。击中T-62坦克正面的各种武器,都无法给它造成损伤。但是,可以看到其车体右侧下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的部分,实际上当时该车履带也被炸断,拍照时已经被修复。 中国步兵用40火箭筒击中T-62坦克侧面造成的贯穿口 这张照片,展示了中国陆军部队用四零反坦克火箭筒攻击苏军坦克留下的弹痕,推翻了当时苏军宣传的“中国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T-62的装甲”这一说法,说明虽然这种武器落后于时代,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效力。 中国陆军单兵使用的五六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是珍宝岛作战中反击苏军装甲部队的重要武器,曾击毁多辆苏军装甲车。实战证明,这种火箭筒正面对抗苏军的新式坦克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反坦克火箭弹,的确击穿了T-62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而且根据日方的纪录,能够看到在坦克内部壁板上形成了一个35X45厘米大的碗状碎裂
其火炮炮口依然加着防护拴,这辆T-62坦克曾被中国军工部门彻底地大卸八块,对当时处于世界各国技术封锁中的中国军工事业提供了重要帮助。

注意其正面的多个弹着点,展出时这些损坏的部分都用新漆覆盖了,再也看不到。击中T-62坦克正面的各种武器,都无法给它造成损伤。但是,可以看到其车体右侧下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的部分,实际上当时该车履带也被炸断,拍照时已经被修复。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中国步兵用40火箭筒击中T-62坦克侧面造成的贯穿口

这张照片,展示了中国陆军部队用四零反坦克火箭筒攻击苏军坦克留下的弹痕,推翻了当时苏军宣传的“中国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T-62的装甲”这一说法,说明虽然这种武器落后于时代,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效力。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珍宝岛之战的钢铁囚徒ndash;日本记者拍摄的苏军被俘坦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中国陆军单兵使用的五六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是珍宝岛作战中反击苏军装甲部队的重要武器,曾击毁多辆苏军装甲车。实战证明,这种火箭筒正面对抗苏军的新式坦克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创口,入口小,出口大。T-62在这里没有防护裙板,正是它防御的弱点。 日本记者稻垣根据查找苏联有关资料,得知这一弹不但击穿了苏军坦克,而且其爆炸破片击伤了苏军坦克车长的腿部。只是由于随后苏军坦克压上地雷造成的破坏更加致命,使人忽略了这一战果。 我们甚至可以查出是谁击中了这一弹,按照我军战史记载,这名火箭筒手应该是某部侦察排战士周锡金。 我军的记载中对此是这样描述的 – “9时46分,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孙玉国、周登国率领的巡逻组先开火,将坦克后尾随的步兵打得全趴倒在江面上。突然,于洪东(排长)身旁的贾玉明喊道:“坦克从后面冲过来了。”于洪东回头一看,果然,3辆苏军坦克绕过岛南端从岛西包抄过来,于洪东心里一阵暗喜:来得好,反坦克雷场该发挥威力了。随即,他命令战士周锡金说:“用40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过来,”周锡金熟练地装上射弹,瞄准第一辆坦克的侧甲板扣发了扳机。“嗵”的一声,火箭弹准确地命中坦克的腰部,但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坦克轰隆隆地压过来,“那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于洪东回忆说,“这些反坦克雷到底有多大威力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这时,江面上忽然传来两声巨响,最前面的那辆坦克碾上了两颗反坦克雷,三十多吨重的T62坦克履带被炸断立即歪在了江面上,后面的两辆坦克见事不妙仓皇按原路逃回。于洪东飞奔过去,跳上坦克车,将一颗手榴弹从顶盖塞了进去……“ 根据这张照片,我们可以认定,当时中国参战官兵的回忆是真实可信的。 且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把这几张与北疆相关的照片放在这里,作为对那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一种纪念吧。 [完]
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反坦克火箭弹,的确击穿了T-62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而且根据日方的纪录,能够看到在坦克内部壁板上形成了一个35X45厘米大的碗状碎裂创口,入口小,出口大。T-62在这里没有防护裙板,正是它防御的弱点。

日本记者稻垣根据查找苏联有关资料,得知这一弹不但击穿了苏军坦克,而且其爆炸破片击伤了苏军坦克车长的腿部。只是由于随后苏军坦克压上地雷造成的破坏更加致命,使人忽略了这一战果。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我们甚至可以查出是谁击中了这一弹,按照我军战史记载,这名火箭筒手应该是某部侦察排战士周锡金。
创口,入口小,出口大。T-62在这里没有防护裙板,正是它防御的弱点。 日本记者稻垣根据查找苏联有关资料,得知这一弹不但击穿了苏军坦克,而且其爆炸破片击伤了苏军坦克车长的腿部。只是由于随后苏军坦克压上地雷造成的破坏更加致命,使人忽略了这一战果。 我们甚至可以查出是谁击中了这一弹,按照我军战史记载,这名火箭筒手应该是某部侦察排战士周锡金。 我军的记载中对此是这样描述的 – “9时46分,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孙玉国、周登国率领的巡逻组先开火,将坦克后尾随的步兵打得全趴倒在江面上。突然,于洪东(排长)身旁的贾玉明喊道:“坦克从后面冲过来了。”于洪东回头一看,果然,3辆苏军坦克绕过岛南端从岛西包抄过来,于洪东心里一阵暗喜:来得好,反坦克雷场该发挥威力了。随即,他命令战士周锡金说:“用40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过来,”周锡金熟练地装上射弹,瞄准第一辆坦克的侧甲板扣发了扳机。“嗵”的一声,火箭弹准确地命中坦克的腰部,但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坦克轰隆隆地压过来,“那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于洪东回忆说,“这些反坦克雷到底有多大威力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这时,江面上忽然传来两声巨响,最前面的那辆坦克碾上了两颗反坦克雷,三十多吨重的T62坦克履带被炸断立即歪在了江面上,后面的两辆坦克见事不妙仓皇按原路逃回。于洪东飞奔过去,跳上坦克车,将一颗手榴弹从顶盖塞了进去……“ 根据这张照片,我们可以认定,当时中国参战官兵的回忆是真实可信的。 且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把这几张与北疆相关的照片放在这里,作为对那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一种纪念吧。 [完]
我军的记载中对此是这样描述的 –

人极深的印象 从目前公开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中国当时能拿到这个战利品绝非等闲之事。 1969年3月17日,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在与中国军队的激战中,这辆T-62坦克触发冰面上的反坦克地雷被毁。出于政治和军事双重的目的,此后中国军队与苏军反复争夺这辆坦克,分别惊动了周恩来和勃列日涅夫。最终,在中国北海舰队的潜水员参战的情况下,中方取得了这场争夺战的胜利。 今天,在军博依然可以看到这辆坦克,37吨重的巨型战车,算上流线型的炮塔高度只有2.23米,是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 遗憾的是,由于展位的原因,大多数观众只能看到这辆坦克的正面。在日本军事杂志《丸》第395期,曾以《中苏战争 钢铁的囚徒》为题刊登过一辑独家照片,展示这辆坦克公开展出前的原始情况。拍摄这组照片的是日本军事记者稻垣治,时间为1979年。当时中日关系正好,两国大有携手抗击北方苏联威胁的意图。因此,到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采访的稻垣破例得到了机会,参观和拍摄这辆当时并未公开的苏联坦克。看看他的照片,庶几可以为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值得注目的细节。 T-62坦克的背面照片 可以看到T-62坦克的副油箱已经缺失,估计是战斗开始前被抛弃或依然留在乌苏里江中,直到今天展出的T-62依然是没有副油箱的。在争夺这辆坦克的战斗中,北海舰队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就是把钢缆系在了途中的两个尾部拖钩上,而后T-62坦克才被中国方面用五辆拖拉机逐渐绞出水面,拖回后方。 T-62坦克的正面照片 其火炮炮口依然加着防护拴,这辆T-62坦克曾被中国军工部门彻底地大卸八块,对当时处于世界各国技术封锁中的中国军工事业提供了重要帮助。 注意其正面的多个弹着点,展出时这些损坏的部分都用新漆覆盖了,再也看不到。击中T-62坦克正面的各种武器,都无法给它造成损伤。但是,可以看到其车体右侧下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的部分,实际上当时该车履带也被炸断,拍照时已经被修复。 中国步兵用40火箭筒击中T-62坦克侧面造成的贯穿口 这张照片,展示了中国陆军部队用四零反坦克火箭筒攻击苏军坦克留下的弹痕,推翻了当时苏军宣传的“中国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T-62的装甲”这一说法,说明虽然这种武器落后于时代,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效力。 中国陆军单兵使用的五六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是珍宝岛作战中反击苏军装甲部队的重要武器,曾击毁多辆苏军装甲车。实战证明,这种火箭筒正面对抗苏军的新式坦克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从这里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反坦克火箭弹,的确击穿了T-62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而且根据日方的纪录,能够看到在坦克内部壁板上形成了一个35X45厘米大的碗状碎裂“9时46分,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孙玉国、周登国率领的巡逻组先开火,将坦克后尾随的步兵打得全趴倒在江面上。突然,于洪东(排长)身旁的贾玉明喊道:“坦克从后面冲过来了。”于洪东回头一看,果然,3辆苏军坦克绕过岛南端从岛西包抄过来,于洪东心里一阵暗喜:来得好,反坦克雷场该发挥威力了。随即,他命令战士周锡金说:“用40火箭筒敲它两炮,把他们引过来,”周锡金熟练地装上射弹,瞄准第一辆坦克的侧甲板扣发了扳机。“嗵”的一声,火箭弹准确地命中坦克的腰部,但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坦克轰隆隆地压过来,“那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于洪东回忆说,“这些反坦克雷到底有多大威力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这时,江面上忽然传来两声巨响,最前面的那辆坦克碾上了两颗反坦克雷,三十多吨重的T62坦克履带被炸断立即歪在了江面上,后面的两辆坦克见事不妙仓皇按原路逃回。于洪东飞奔过去,跳上坦克车,将一颗手榴弹从顶盖塞了进去……“

根据这张照片,我们可以认定,当时中国参战官兵的回忆是真实可信的。珍宝岛之战中,中方战史曾这样记载“我军为了粉碎敌人的侵略,调动一切陆军先进武器,包括火箭炮和反坦克炮等,对苏军的T-62坦克进行密集的火力打击,试图摧毁 这种坦克。可是,不管我们的各种武器如何射击,虽然几乎发发命中,可就是只见火光一闪,敌人的坦克照样冲锋,一点都没有被打坏的样子。” 当时中国陆军的反坦克武器真的无法穿透苏联最新式战车的装甲么? 日本记者稻垣治的照片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稻垣治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拍摄的苏军被俘T-62坦克 可以注意到该坦克侧面没有裙板,中国军队重创该坦克的火箭弹正是击中这个部位。实战证明这是其一大弱点,中国参照T-62坦克制造的69式坦克则增装了装甲裙板 中国造69式主战坦克,大量吸收了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先进技术,注意其侧面的装甲裙板 下个星期二,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举行仪式,正式完成两国最终的划界问题,标志着中国北方边境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和平时代。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中苏边境相互对峙的两国老军人,对此一定是感慨万千,和平来自硝烟的洗礼,人们不会忘记珍宝岛和两国军人围绕着它曾经进行的殊死搏斗。 在北京木樨地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一辆落满了尘土的巨型战车,它低矮的流线型炮塔显示着明显的苏式风格。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在珍宝岛被中国军队俘获的一辆苏军T-62主战坦克。 在1969年珍宝岛爆发战斗的时候,这种T-62战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主战坦克,也是苏军最为得意的装甲集团的脊梁骨。1965年,这种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双稳射击控制仪和红外夜视装备,战斗全重37吨的新式战车突然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让西方观察家大为紧张。西方的情报证明,这种T-62坦克的性能刚好胜过同时代的美军主战坦克M-60一筹。1968年,苏联出兵捷克,装甲部队主力就是这种T-62主战坦克,其在布拉格街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在苏军装甲部队的震慑下,北约自知在欧洲的常规兵力当时不是苏军对手,只得默认苏联对捷克的干涉,眼看“布拉格之春”翻成画饼。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中国陆军就在珍宝岛的战斗中缴获了这辆苏军的“陆战之王”,而且是T62最先进的改型 – T-62F,此举堪称举世震惊。 曾威震一时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T-62坦克曾参加过多次战争,即便今天在车臣的战斗中,俄罗斯装甲兵依然更青睐这种坦克,认为它的安全性和坚固性比T-80或T-72坦克要好得多,在和车臣游击队的战斗中更加实用 70年代中东战争中在戈兰高地“滴泪谷”与以色列军殊死奋战后被击毁的叙利亚T-62坦克,其超长的炮管给

且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把这几张与北疆相关的照片放在这里,作为对那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一种纪念吧。

[完]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