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电池的味道是辣的  

2009-01-10 23:2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电池的味道是辣的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朱彪的命令 夜战美军空降兵之拯救教导员 到5月20日,566团已经绝粮三天。 最后一次补充给养,是在议政府,打下议政府以后,后方千辛万苦送上来一批炒面。吃了两三天,又没了。这回,再也没有送上来。 韩军国防部的《朝鲜战争》中洋洋得意地声称:“中国军75%的食粮补给,都在运输线上被美国空军焚毁。” 那一带应该是真的没有粮食。前几天我的一个在韩国留学的朋友发信给我,说议政府最有名的菜是“美军杂碎” -- 这是个意译,说的是议政府被双方反复争夺中,当地人活下来的没有吃的,只好捡美军的过期罐头,无论有什么都炖成一锅,结果被认为味道很美,成了一道保留菜,材料至今依然,只是不用过期的罢了。也不知道这样说法有多高的权威性。 五次战役一路打下来,大家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头。美军一向以物资充足著称,这次却很少能缴获。敌军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所有可能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的粮食和弹药。 打下雪马里,这儿本来是英军格洛斯特营的营部,可是愣没有一粒粮食。抓了二十几个俘虏,抓人的和被抓的同样没吃没喝。最后只好把这些俘虏教育之后放掉。 打美国空降兵的时候,司务长搜罗大家的干粮袋,勉强能做一锅炒面汤。可这一锅汤,要真给几十条汉子分,除了把饥火勾起来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看着部下饿得直打晃,唐满洋让司务长老陈等一下,他和魏应吉商量,想乘着没出发带俩人去搞点儿吃的。这主意马上让魏应吉给否决掉。 魏应吉太了解老唐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周围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就算没跑光,当时南朝鲜的群众基础和北朝鲜也没法比,到处都有特务在活动。唐满洋的意思肯定是要上美国人或者英国人那儿去借军 粮。问题是美国人的司务长肯借么?那肯定就得打起来。一打起来打多久,打多大可就没谱了。这个唐满洋根本不在乎,不就是打么?谁怕谁阿?问题是魏应吉不能 这么二杆子 -- 出发打美国空降兵预定是9点30分,但命令随时可能更改,你唐满洋现在是代理连长,哪儿能要打仗你连长没影儿了的道理? 唐满洋只好服从。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这时候唐满洋当上代理连长还只有两天,他还没当习惯呢。前任连长被英军狙击手击中,颈部被洞穿,重伤。 参加过此战的566团一连老兵杨恩起认为,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力最强的敌人就是英军29旅,因为这个旅全是打过二战的“胡子兵”,枪法好,心理素质好,开火专往人眉心打,准得很,打上就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http:www.ccthere.comarticle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1980008 这种打法用时髦的说法就是爆头,特种兵的功夫。 对军事有一点接触的朋友多半知道爆头对士气的打击。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老兵怕的就是这种枪。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说起来唐满洋的前任连长也是打过窦家山,和马家军拼过大刀的好汉子,可愣让英国兵的爆头给打寒了心。打到中间英军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连长对唐满洋喊:“你在阵地上指挥,我去看看弹药。”唐满洋说:“好!” 不一会儿营长上来了,跳到一个弹坑里,叫过唐满洋来问:“你们连长要脱离战场你知道不知道?”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一愣 --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要去看弹药。。。” “什么看弹药?马拉尬彼得,他要逃跑!”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正说着就看见他们连长灰头土脸地站在营长身后。 营长看看连长,又看看一边的几名伤兵,目光阴冷。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连长舔舔嘴唇,把帽子望地上一掼,喝道:娘的,不就是一个死么。。。 话音未落,英国人的进攻又开始了,炮弹在阵地上的爆炸声淹没了两个人后面的话。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激战中唐满洋驳壳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曾经问老爷子驳壳枪怎么打,老唐把手侧过来,一甩一甩地比划,脸也自然地向右侧了过来,仿佛手里真拿上了一支大镜面),他背过身来换弹夹的时候,正看见连长抱着一挺轻机枪迎着弹雨狂扫,接着就一头栽倒,颈部血流如注。 那一仗营长阵亡,连长重伤。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189师师史中的地图,小里山和580.7高地在右下角 老唐这人要现在说就是一个兰博的料。也就是566团打到这个时候,干部已经伤亡太大。否则,朱彪宁可扣着唐满洋随时带突击队,也不能给他个连长的紧箍咒戴上。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打完空降兵,魏应吉真的“升上去”了,改任第一营营长,正是唐满洋的顶头上司。老唐算是歪打正着。可这样一来魏应吉也不能总呆在他连里了。 没人管他,往铁原后撤的路上,一声“休息”把队伍交给个干事,老唐带着姚显儒和司务长老陈就不见了。两个钟头不见影儿,急得那干事团团转。这就是担心连长出事儿,倒不是怕他开小差 – 老唐属于那种听见枪响就兴奋的主儿,能让他开小差的军队还没生出来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e1980008 过一会儿,老唐回来了,吃得满嘴是油,还带回来成筒的美国饼干。一打听,人家三个人端了一辆装甲车,捅死两个英国兵活捉了仨。三个人把人家装甲车上的箱子 全撬开了,一人扛了一包回来。老唐扛的是饼干,姚显儒扛的是子弹,就老陈扛的沉,自己说是压缩饼干。等大伙儿蜂拥而上,才发现他扛的东西十分古怪,居然是 一根一根扁圆的棒子。砸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识货的说这叫巧克力,贵着呢。于是有胆大的抠一块尝尝,发现辣舌头,于是谁也不敢再吃。团里的参谋来看看,原 来是一箱英军装甲车车用电台的电池。 这玩意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大家十分扫兴。唐满洋这一次出行以后我们还要提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唐满洋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军官,还是归国后经过步校培训完成的。后来他当了566团二营营长,那时候就老实多了。 总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司务长老陈有办法。这不是朝鲜五月树木都发芽了吗?老陈认英国电池认不清楚,什么树牙子能吃他可认得明白。于是,老陈掰了很多一种团状的树芽,加到炒面里,总算是给大家熬了每人满满一茶缸子炒面汤,吃到肚子里多少能打住心慌。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意味深长的是,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全天也只有一碗炒面吃。 叹口气,刘伯承在北向店之战中说过 -- “前方将士同命。”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晚9:30,突击队准时出发。三连负责主攻,二七连掩护迂回,朝580。7高地主峰悄然前进。 按照白天的情报分析,美军就据守在580.7高地的上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三连悄无声息地摸上主峰,老唐带着二连在一侧准备接应,射杀所有企图逃跑的美国兵。 上面的枪声,一直也没有响。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大家正在疑惑中,三连的通信员赶来了,他告诉了老唐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 顶上,一个美国人都没有。 [待续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980008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