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景泰陵上草萧萧  

2009-01-14 17:3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
……%#·#!!·····##¥¥¥。。。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中间的碑却是乾隆重新立的,题的,此人多事,好事的性格可见一斑 文物部门的碑 碑的须弥座,与一般帝陵 赑屃驼碑的形制不同 这块石碑据说文革的时候被推翻过,扶起来的时候阴阳面立反了,但也没有纠正 碑亭围墙上的铭牌 碑亭的飞檐 围墙内一角 远望棱恩门 棱恩门 棱恩门的彩绘,看来不似重画的 彩绘二 从棱恩门向外望 神道,远处是宝顶,上部已经不见了 一个奇怪的石台 听本院人讲是乾隆留下的,本来上面有柱子,用于锁住明朝天子的龙脉,不知道是真是假。 注意陵墙,已经颇为残破 棱恩门里一部分陵园变成了老干部的门球场,据说文物部门在“勒令改回”。不过从实地看,门球场造得不错,相对保证了陵区的绿化,也看不出破坏了什么文物,为何不可以两全其美呢? 应该说,景泰陵这些古建筑本身已经被改造的比较厉害了,但帝陵整体给人那种沧桑感,依然存在。 难得,采访一趟还见到了这样的景致,可说是意外收获了。 [完]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中间的碑却是乾隆重新立的,题的,此人多事,好事的性格可见一斑 文物部门的碑 碑的须弥座,与一般帝陵 赑屃驼碑的形制不同 这块石碑据说文革的时候被推翻过,扶起来的时候阴阳面立反了,但也没有纠正 碑亭围墙上的铭牌 碑亭的飞檐 围墙内一角 远望棱恩门 棱恩门 棱恩门的彩绘,看来不似重画的 彩绘二 从棱恩门向外望 神道,远处是宝顶,上部已经不见了 一个奇怪的石台 听本院人讲是乾隆留下的,本来上面有柱子,用于锁住明朝天子的龙脉,不知道是真是假。 注意陵墙,已经颇为残破 棱恩门里一部分陵园变成了老干部的门球场,据说文物部门在“勒令改回”。不过从实地看,门球场造得不错,相对保证了陵区的绿化,也看不出破坏了什么文物,为何不可以两全其美呢? 应该说,景泰陵这些古建筑本身已经被改造的比较厉害了,但帝陵整体给人那种沧桑感,依然存在。 难得,采访一趟还见到了这样的景致,可说是意外收获了。 [完]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

中间的碑却是乾隆重新立的,题的,此人多事,好事的性格可见一斑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文物部门的碑
中间的碑却是乾隆重新立的,题的,此人多事,好事的性格可见一斑 文物部门的碑 碑的须弥座,与一般帝陵 赑屃驼碑的形制不同 这块石碑据说文革的时候被推翻过,扶起来的时候阴阳面立反了,但也没有纠正 碑亭围墙上的铭牌 碑亭的飞檐 围墙内一角 远望棱恩门 棱恩门 棱恩门的彩绘,看来不似重画的 彩绘二 从棱恩门向外望 神道,远处是宝顶,上部已经不见了 一个奇怪的石台 听本院人讲是乾隆留下的,本来上面有柱子,用于锁住明朝天子的龙脉,不知道是真是假。 注意陵墙,已经颇为残破 棱恩门里一部分陵园变成了老干部的门球场,据说文物部门在“勒令改回”。不过从实地看,门球场造得不错,相对保证了陵区的绿化,也看不出破坏了什么文物,为何不可以两全其美呢? 应该说,景泰陵这些古建筑本身已经被改造的比较厉害了,但帝陵整体给人那种沧桑感,依然存在。 难得,采访一趟还见到了这样的景致,可说是意外收获了。 [完]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碑的须弥座,与一般帝陵 赑屃驼碑的形制不同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这块石碑据说文革的时候被推翻过,扶起来的时候阴阳面立反了,但也没有纠正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碑亭围墙上的铭牌。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碑亭的飞檐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围墙内一角
中间的碑却是乾隆重新立的,题的,此人多事,好事的性格可见一斑 文物部门的碑 碑的须弥座,与一般帝陵 赑屃驼碑的形制不同 这块石碑据说文革的时候被推翻过,扶起来的时候阴阳面立反了,但也没有纠正 碑亭围墙上的铭牌 碑亭的飞檐 围墙内一角 远望棱恩门 棱恩门 棱恩门的彩绘,看来不似重画的 彩绘二 从棱恩门向外望 神道,远处是宝顶,上部已经不见了 一个奇怪的石台 听本院人讲是乾隆留下的,本来上面有柱子,用于锁住明朝天子的龙脉,不知道是真是假。 注意陵墙,已经颇为残破 棱恩门里一部分陵园变成了老干部的门球场,据说文物部门在“勒令改回”。不过从实地看,门球场造得不错,相对保证了陵区的绿化,也看不出破坏了什么文物,为何不可以两全其美呢? 应该说,景泰陵这些古建筑本身已经被改造的比较厉害了,但帝陵整体给人那种沧桑感,依然存在。 难得,采访一趟还见到了这样的景致,可说是意外收获了。 [完]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远望棱恩门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棱恩门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棱恩门的彩绘,看来不似重画的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彩绘二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从棱恩门向外望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神道,远处是宝顶,上部已经不见了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一个奇怪的石台
听本院人讲是乾隆留下的,本来上面有柱子,用于锁住明朝天子的龙脉,不知道是真是假。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注意陵墙,已经颇为残破

棱恩门里一部分陵园变成了老干部的门球场,据说文物部门在“勒令改回”。不过从实地看,门球场造得不错,相对保证了陵区的绿化,也看不出破坏了什么文物,为何不可以两全其美呢?。 在这个不时闪烁军装绿色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古建筑,让人感觉颇有几分怪异。 向一旁的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大明景泰皇帝的陵园 – 因为它不是在十三陵的里面,所以被人们称为“十四陵”。 景泰帝画像 说起来,景泰帝朱祁钰也可算是一个中兴之主。这位母亲是女奴的皇子在皇帝出征被俘的时候,为大臣于谦等拥立,与臣僚等奋力抗击,终于将进犯到京师的蒙古军队赶了出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成年子嗣,所以病危的时候宦官曹吉祥,大臣徐有贞等发动“夺门之变”,重立他哥哥“太上皇”英宗朱祁镇,以求拥立之功。 不久景泰帝病死,以亲王礼下葬于玉泉山麓。直到宪宗即位,才承认其帝位,重建陵园。不过由于最初下葬的时候格局有限,尽管碑亭更换了黄色琉璃瓦,建筑了棱恩殿,与其他明代皇帝相比,景泰帝的陵寝依然显得颇为寒酸。加上这里远离其他皇帝下葬的十三陵,所以,即便在古代这里也是个比较冷清的地方。 景泰陵旧影 如今,因为这里是军事机关,没有游人,只有本院的人员偶尔出现。风吹草低中,更隐隐显出一分萧索。 景泰帝兄弟的故事,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曾经有过详细而精彩的描述,不过,明月兄恐怕不一定有机会来这里。所以,且借这个缘分拍几张照片吧,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算给明月兄的文字加一点图片的注解吧。 由于岁月的剥蚀和各个时代的破坏,今天的景泰陵所存建筑已经不多。 尚存的包括碑亭一座,棱恩门,神道,宝顶(上部被毁),周围则是茂密的松林。 陵园远景,中间的是碑亭。 碑亭近景,可见是黄琉璃瓦覆顶
景泰陵上草萧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应该说,景泰陵这些古建筑本身已经被改造的比较厉害了,但帝陵整体给人那种沧桑感,依然存在。 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奔了玉泉山,利用在北京期间走访几位老兵,收集些素材。 干这个多亏了老尹,真是人民警察神通广大,居然一次就找到三位老爷子。怎么样的三位老爷子呢?其中一位,谈起当某师作战科长的时候和南朝鲜首都师交手,不经意间提到怎样怎样指挥所部端了人家一个团部。 随口问 – 是哪个团呢? 随口答 – 白虎团。 ……%#·#!!·····##¥¥¥。。。 放张老照片秀一秀 -- 消灭“白虎团”后年轻的作战科长坐在缴获的吉普车上照相留念 此吉普车原属于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此人在这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获. 跟老爷子们谈了三四个钟头,又吃了一顿饭,最后握手告别,走到大院门口还晕晕乎乎的。老尹说,你没事儿吧?你要有事儿咱下回就别聊了,本来想给你联系一老海军,打过八六海战的。。。 别,老尹,我没事儿!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谁说我有事儿我跟谁急! 老尹坏坏一乐,拿钥匙开车去了。 我在院里转悠转悠。 说是没事儿,走路都有点儿颤,耳边好像还是那几位老爷子在说话,比如 – “高炮营把它打下来,追过去抓俘虏,逮住一看,一个上校,一个少校,咦,级别不低阿”;“你知道曲波?那太好了,他原来就是我的指导员啊!”“什么叫知识分子?刺刀见红就叫知识分子!”。。。 很少有一次采访获得这样多材料的。老萨动作不协调,走路一顺边,让周围大娘大婶看着新鲜,都是陈小二过年那种情绪闹的。 走着,前面楼群里忽然露出一片松林,掩映着几座古朴的建筑

难得,采访一趟还见到了这样的景致,可说是意外收获了。

[完]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