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五。半只烤鸭  

2009-11-23 15:4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五。半只烤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四.“土”字脸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老宋退了一步,指指四楼那户人家,问治保主任 – 那家的人你认识吗?
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
治保主任探头看了看,对宋队长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有点儿奇怪。但毕竟跟警察同志配合久了,他知道老宋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难道。。。

停住胡思乱想,治保主任告诉老宋,这家只有小两口,刚结婚没多少日子,经常出双入对的,看着感情很好。男的是老街坊了,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在XX大厦当 服务员,那女的是他同事,在同一个大厦当文员,收入都不高。小伙子有点儿缺心眼儿,幸好媳妇挺精明的。两口子住的是拆迁回迁房,刚还了款,日子过得挺拮据 –
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五。半只烤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老宋说后来见着那媳妇,有点儿像江珊,也不知道小伙子怎么修来的福气

慢着。老宋说了,你怎么对他们家这么熟悉呢?你们家亲戚?

那倒不是,这不前两天那女的把我们摆大街上的花盆拿他们自己家去了,我刚去过给要回来。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四.“土”字脸 老宋退了一步,指指四楼那户人家,问治保主任 – 那家的人你认识吗? 治保主任探头看了看,对宋队长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有点儿奇怪。但毕竟跟警察同志配合久了,他知道老宋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难道。。。 停住胡思乱想,治保主任告诉老宋,这家只有小两口,刚结婚没多少日子,经常出双入对的,看着感情很好。男的是老街坊了,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在XX大厦当 服务员,那女的是他同事,在同一个大厦当文员,收入都不高。小伙子有点儿缺心眼儿,幸好媳妇挺精明的。两口子住的是拆迁回迁房,刚还了款,日子过得挺拮据 – 老宋说后来见着那媳妇,有点儿像江珊,也不知道小伙子怎么修来的福气 慢着。老宋说了,你怎么对他们家这么熟悉呢?你们家亲戚? 那倒不是,这不前两天那女的把我们摆大街上的花盆拿他们自己家去了,我刚去过给要回来。 哦。老宋点点头,说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就这样,三个侦查员和一个治保主任过去敲门了。 敲门的一瞬间,两个侦查员如临大敌,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候跟着嫌疑犯跳窗户玩得准备。老宋也把老五四手枪的枪套解开了。不过,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那是一种“没这么容易”的预感 – 破了这么多案子,真能出现让自己瞟一眼就抓人的事儿?老宋可不是那种相信天上会飞来整只烤鸭的主儿。 开门的是那个小伙子,听说是警察同志有案件想跟自己了解点儿情况,两眼闪闪发亮,连说快请进快请进,一面招呼媳妇泡茶。神色间大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看小 伙子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老宋就泄气了 – 这被警察找,有的人很紧张,这倒不奇怪,一般的老实人生怕跟什么案子沾边;也有的人会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新鲜事儿,好奇。小伙子明显属于后者。干了这 么多年刑警,以老宋看人的本事去当算命的肯定有赚无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伙子缺心眼儿没准儿,却绝对是心里没事儿的人。 那个媳妇呢?开始的时候一边倒茶一边瞅治保主任和老宋,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挺委屈。等一听这事儿跟丢花盆没啥关系,是附近出

哦。老宋点点头,说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就这样,三个侦查员和一个治保主任过去敲门了。

敲门的一瞬间,两个侦查员如临大敌,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候跟着嫌疑犯跳窗户玩得准备。老宋也把老五四手枪的枪套解开了。不过,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四.“土”字脸 老宋退了一步,指指四楼那户人家,问治保主任 – 那家的人你认识吗? 治保主任探头看了看,对宋队长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有点儿奇怪。但毕竟跟警察同志配合久了,他知道老宋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难道。。。 停住胡思乱想,治保主任告诉老宋,这家只有小两口,刚结婚没多少日子,经常出双入对的,看着感情很好。男的是老街坊了,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在XX大厦当 服务员,那女的是他同事,在同一个大厦当文员,收入都不高。小伙子有点儿缺心眼儿,幸好媳妇挺精明的。两口子住的是拆迁回迁房,刚还了款,日子过得挺拮据 – 老宋说后来见着那媳妇,有点儿像江珊,也不知道小伙子怎么修来的福气 慢着。老宋说了,你怎么对他们家这么熟悉呢?你们家亲戚? 那倒不是,这不前两天那女的把我们摆大街上的花盆拿他们自己家去了,我刚去过给要回来。 哦。老宋点点头,说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就这样,三个侦查员和一个治保主任过去敲门了。 敲门的一瞬间,两个侦查员如临大敌,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候跟着嫌疑犯跳窗户玩得准备。老宋也把老五四手枪的枪套解开了。不过,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那是一种“没这么容易”的预感 – 破了这么多案子,真能出现让自己瞟一眼就抓人的事儿?老宋可不是那种相信天上会飞来整只烤鸭的主儿。 开门的是那个小伙子,听说是警察同志有案件想跟自己了解点儿情况,两眼闪闪发亮,连说快请进快请进,一面招呼媳妇泡茶。神色间大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看小 伙子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老宋就泄气了 – 这被警察找,有的人很紧张,这倒不奇怪,一般的老实人生怕跟什么案子沾边;也有的人会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新鲜事儿,好奇。小伙子明显属于后者。干了这 么多年刑警,以老宋看人的本事去当算命的肯定有赚无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伙子缺心眼儿没准儿,却绝对是心里没事儿的人。 那个媳妇呢?开始的时候一边倒茶一边瞅治保主任和老宋,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挺委屈。等一听这事儿跟丢花盆没啥关系,是附近出

那是一种“没这么容易”的预感 – 破了这么多案子,真能出现让自己瞟一眼就抓人的事儿?老宋可不是那种相信天上会飞来整只烤鸭的主儿。

开门的是那个小伙子,听说是警察同志有案件想跟自己了解点儿情况,两眼闪闪发亮,连说快请进快请进,一面招呼媳妇泡茶。神色间大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看小 伙子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老宋就泄气了 – 这被警察找,有的人很紧张,这倒不奇怪,一般的老实人生怕跟什么案子沾边;也有的人会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新鲜事儿,好奇。小伙子明显属于后者。干了这 么多年刑警,以老宋看人的本事去当算命的肯定有赚无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伙子缺心眼儿没准儿,却绝对是心里没事儿的人。

那个媳妇呢?开始的时候一边倒茶一边瞅治保主任和老宋,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挺委屈。等一听这事儿跟丢花盆没啥关系,是附近出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四.“土”字脸 老宋退了一步,指指四楼那户人家,问治保主任 – 那家的人你认识吗? 治保主任探头看了看,对宋队长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有点儿奇怪。但毕竟跟警察同志配合久了,他知道老宋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难道。。。 停住胡思乱想,治保主任告诉老宋,这家只有小两口,刚结婚没多少日子,经常出双入对的,看着感情很好。男的是老街坊了,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在XX大厦当 服务员,那女的是他同事,在同一个大厦当文员,收入都不高。小伙子有点儿缺心眼儿,幸好媳妇挺精明的。两口子住的是拆迁回迁房,刚还了款,日子过得挺拮据 – 老宋说后来见着那媳妇,有点儿像江珊,也不知道小伙子怎么修来的福气 慢着。老宋说了,你怎么对他们家这么熟悉呢?你们家亲戚? 那倒不是,这不前两天那女的把我们摆大街上的花盆拿他们自己家去了,我刚去过给要回来。 哦。老宋点点头,说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就这样,三个侦查员和一个治保主任过去敲门了。 敲门的一瞬间,两个侦查员如临大敌,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候跟着嫌疑犯跳窗户玩得准备。老宋也把老五四手枪的枪套解开了。不过,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那是一种“没这么容易”的预感 – 破了这么多案子,真能出现让自己瞟一眼就抓人的事儿?老宋可不是那种相信天上会飞来整只烤鸭的主儿。 开门的是那个小伙子,听说是警察同志有案件想跟自己了解点儿情况,两眼闪闪发亮,连说快请进快请进,一面招呼媳妇泡茶。神色间大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看小 伙子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老宋就泄气了 – 这被警察找,有的人很紧张,这倒不奇怪,一般的老实人生怕跟什么案子沾边;也有的人会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新鲜事儿,好奇。小伙子明显属于后者。干了这 么多年刑警,以老宋看人的本事去当算命的肯定有赚无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伙子缺心眼儿没准儿,却绝对是心里没事儿的人。 那个媳妇呢?开始的时候一边倒茶一边瞅治保主任和老宋,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挺委屈。等一听这事儿跟丢花盆没啥关系,是附近出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四.“土”字脸 老宋退了一步,指指四楼那户人家,问治保主任 – 那家的人你认识吗? 治保主任探头看了看,对宋队长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有点儿奇怪。但毕竟跟警察同志配合久了,他知道老宋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难道。。。 停住胡思乱想,治保主任告诉老宋,这家只有小两口,刚结婚没多少日子,经常出双入对的,看着感情很好。男的是老街坊了,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在XX大厦当 服务员,那女的是他同事,在同一个大厦当文员,收入都不高。小伙子有点儿缺心眼儿,幸好媳妇挺精明的。两口子住的是拆迁回迁房,刚还了款,日子过得挺拮据 – 老宋说后来见着那媳妇,有点儿像江珊,也不知道小伙子怎么修来的福气 慢着。老宋说了,你怎么对他们家这么熟悉呢?你们家亲戚? 那倒不是,这不前两天那女的把我们摆大街上的花盆拿他们自己家去了,我刚去过给要回来。 哦。老宋点点头,说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就这样,三个侦查员和一个治保主任过去敲门了。 敲门的一瞬间,两个侦查员如临大敌,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候跟着嫌疑犯跳窗户玩得准备。老宋也把老五四手枪的枪套解开了。不过,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那是一种“没这么容易”的预感 – 破了这么多案子,真能出现让自己瞟一眼就抓人的事儿?老宋可不是那种相信天上会飞来整只烤鸭的主儿。 开门的是那个小伙子,听说是警察同志有案件想跟自己了解点儿情况,两眼闪闪发亮,连说快请进快请进,一面招呼媳妇泡茶。神色间大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看小 伙子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老宋就泄气了 – 这被警察找,有的人很紧张,这倒不奇怪,一般的老实人生怕跟什么案子沾边;也有的人会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新鲜事儿,好奇。小伙子明显属于后者。干了这 么多年刑警,以老宋看人的本事去当算命的肯定有赚无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伙子缺心眼儿没准儿,却绝对是心里没事儿的人。 那个媳妇呢?开始的时候一边倒茶一边瞅治保主任和老宋,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挺委屈。等一听这事儿跟丢花盆没啥关系,是附近出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四.“土”字脸 老宋退了一步,指指四楼那户人家,问治保主任 – 那家的人你认识吗? 治保主任探头看了看,对宋队长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有点儿奇怪。但毕竟跟警察同志配合久了,他知道老宋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难道。。。 停住胡思乱想,治保主任告诉老宋,这家只有小两口,刚结婚没多少日子,经常出双入对的,看着感情很好。男的是老街坊了,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在XX大厦当 服务员,那女的是他同事,在同一个大厦当文员,收入都不高。小伙子有点儿缺心眼儿,幸好媳妇挺精明的。两口子住的是拆迁回迁房,刚还了款,日子过得挺拮据 – 老宋说后来见着那媳妇,有点儿像江珊,也不知道小伙子怎么修来的福气 慢着。老宋说了,你怎么对他们家这么熟悉呢?你们家亲戚? 那倒不是,这不前两天那女的把我们摆大街上的花盆拿他们自己家去了,我刚去过给要回来。 哦。老宋点点头,说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就这样,三个侦查员和一个治保主任过去敲门了。 敲门的一瞬间,两个侦查员如临大敌,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候跟着嫌疑犯跳窗户玩得准备。老宋也把老五四手枪的枪套解开了。不过,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那是一种“没这么容易”的预感 – 破了这么多案子,真能出现让自己瞟一眼就抓人的事儿?老宋可不是那种相信天上会飞来整只烤鸭的主儿。 开门的是那个小伙子,听说是警察同志有案件想跟自己了解点儿情况,两眼闪闪发亮,连说快请进快请进,一面招呼媳妇泡茶。神色间大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看小 伙子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老宋就泄气了 – 这被警察找,有的人很紧张,这倒不奇怪,一般的老实人生怕跟什么案子沾边;也有的人会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新鲜事儿,好奇。小伙子明显属于后者。干了这 么多年刑警,以老宋看人的本事去当算命的肯定有赚无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伙子缺心眼儿没准儿,却绝对是心里没事儿的人。 那个媳妇呢?开始的时候一边倒茶一边瞅治保主任和老宋,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挺委屈。等一听这事儿跟丢花盆没啥关系,是附近出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四.“土”字脸 老宋退了一步,指指四楼那户人家,问治保主任 – 那家的人你认识吗? 治保主任探头看了看,对宋队长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有点儿奇怪。但毕竟跟警察同志配合久了,他知道老宋决不是吃饱了撑的。难道。。。 停住胡思乱想,治保主任告诉老宋,这家只有小两口,刚结婚没多少日子,经常出双入对的,看着感情很好。男的是老街坊了,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在XX大厦当 服务员,那女的是他同事,在同一个大厦当文员,收入都不高。小伙子有点儿缺心眼儿,幸好媳妇挺精明的。两口子住的是拆迁回迁房,刚还了款,日子过得挺拮据 – 老宋说后来见着那媳妇,有点儿像江珊,也不知道小伙子怎么修来的福气 慢着。老宋说了,你怎么对他们家这么熟悉呢?你们家亲戚? 那倒不是,这不前两天那女的把我们摆大街上的花盆拿他们自己家去了,我刚去过给要回来。 哦。老宋点点头,说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就这样,三个侦查员和一个治保主任过去敲门了。 敲门的一瞬间,两个侦查员如临大敌,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候跟着嫌疑犯跳窗户玩得准备。老宋也把老五四手枪的枪套解开了。不过,他自己说,那时候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那是一种“没这么容易”的预感 – 破了这么多案子,真能出现让自己瞟一眼就抓人的事儿?老宋可不是那种相信天上会飞来整只烤鸭的主儿。 开门的是那个小伙子,听说是警察同志有案件想跟自己了解点儿情况,两眼闪闪发亮,连说快请进快请进,一面招呼媳妇泡茶。神色间大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看小 伙子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老宋就泄气了 – 这被警察找,有的人很紧张,这倒不奇怪,一般的老实人生怕跟什么案子沾边;也有的人会兴奋,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新鲜事儿,好奇。小伙子明显属于后者。干了这 么多年刑警,以老宋看人的本事去当算命的肯定有赚无赔,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伙子缺心眼儿没准儿,却绝对是心里没事儿的人。 那个媳妇呢?开始的时候一边倒茶一边瞅治保主任和老宋,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挺委屈。等一听这事儿跟丢花盆没啥关系,是附近出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了案子来了解情况,立马精神一 振。(当然没啥关系了,要居委会丢个花盆都要崇文分局刑警队长过问,那老宋早二十年就得过劳死)这媳妇本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找个圆凳贴丈夫并着腿坐了, 竟是一幅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哪儿像嫌疑人啊,整个一个听评书的架势阿!老宋暗暗腹诽,心里琢磨他们大厦老板让她当个文员算是知人善任。看这媳妇挺漂亮的,做秘书或者公关绝对不给企业丢人。可要坐到这等敏感的位置上,冲她这个兔子耳朵估计有啥八卦,不用三天就能传到王府井去。 先东拉西扯的问些周围来过没来过陌生人之类的闲话,老宋看看小两口实在不象能作出这等大案的人物,于是干脆单刀直入了 – “你们家晾的那个箱子,是你的么?” “哦,不是。”小伙子马上摇头,“捡的,脏了,可还挺好的。刷刷干净以后出差时候用。警察同志您不知道,现在没钱的是真没钱,有钱的可是真有钱,什么玩意儿都扔,就说我们那宾馆吧,上回我打扫房间,一开抽屉,好,半打没开封的美国避孕套,都镶着金边的。。。哎” 老宋看得清楚,那媳妇红着脸狠狠在老公脚上一点,还不露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小伙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放下茶杯,那媳妇轻咳一声说话了:“警察大哥,您别介意,我们这口子说话就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那个箱子阿,是我爸前天遛早的时候在龙潭湖百货商场后面捡的,老爷子自己用不着,就给我们拿来了。” “拿来的时候,里面有东西吗?”老宋问。 “有。。。有一塑料袋肉,估计是百货商场扔的吧,老爷子拿走了一半,给我们留了一半。怎么?这箱子有问题?” 行,虽然没有天上没有掉整只烤鸭的,能掉半只,老子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没什么。”老宋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您父亲住哪儿?” 小夫妻对看了一眼,大概觉得这事儿有点儿问题了。那媳妇犹豫了一下,小伙子却痛快地接口了 – 就在旁边那楼啊,我带你们去。你别瞎琢磨啦,咱爸那兔子胆儿,他敢犯法? 说完,小伙子披上衣服,老宋示意治保主任和一个侦查员跟他去“请”人。 那媳妇直着眼看了小伙子的背影一阵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开口问道:“到底是怎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待续]
么了?咱们这片儿出什么样儿的案子了阿?” 老宋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位已经走到门口的大嘴治保主任开口了 – 不是咱们这片儿,是龙潭湖,杀人碎尸。 主任出门去了,那媳妇仿佛坐公共汽车遇上急刹车的动作,猛地一弯腰。 老宋就在这时候追了一句 – “那肉呢?” 媳妇抬起头来,胸口起伏,脸色煞白,好像在想事儿,对老宋的问题恍若未闻。 老宋又问一句 – “原来箱子里那肉呢?你们不是留了一半吗?” “肉。。。肉?”那媳妇醒过神儿来,“啊,我们给。。。扔了阿。” “扔哪儿了?” “垃圾道里。。。那肉有的味儿不对,可能不新鲜了,我们就给扔了。。。啊,不,整个儿味儿都不对,坏了,我们就给扔了。。。” “都扔了?”留下的那个侦察员问。 “都,都扔了。”媳妇带着哭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 老宋点点头,让侦察员去垃圾道查扔掉的肉(后来的确发现了一些),假装没看见那漂亮媳妇颤抖的嘴唇。以后,两个警察再没问过这个问题。 不过,当了多年刑警的老宋说,后来想想小伙子笑的时候那一口整齐的白牙,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世界上有些事儿啊,能糊涂,就糊涂一点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六 另外半只烤鸭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