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七 ZSB的明星  

2009-11-30 00:4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七 ZSB的明星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六 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h; “阿姨,我知道你们也挺不容易的。。。” 嘿,这演得算哪一出啊? 原来,这女孩儿是生在本地一个大杂院儿里的,不过她奶奶是日本人,当年日本战败后滞留中国,生下她爸爸后又返回了日本。这女孩儿长到十岁,让她奶奶接到日 本去了,按照当地法律入了籍。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女孩儿一家回国探亲,拉了当年的一帮同学街坊小友聚会。不料这些人里头有几个已经变成吸毒打架的小太保 了。结果,走在街上一个骑车的速度快了点儿,正好把这女孩儿的裙子剐了,几个小太保为了在女生面前逞威风,一砖把人家拍倒,却不料出了人命。 (上边这个“日籍女子谋杀案”和“龙潭湖碎尸案”一样,都是北京市崇文区真实发生的案件,并非臆造,老宋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蛮吃惊) 这样的案子,虽然看来热闹,其实审起来再简单没有了。 看完了女生,一回头又瞅见一个生人,拿着个照相机在局里乱转。 正疑惑呢,管宣传的一位科长过来,给人家介绍,说这位就是咱们局刑警队的宋队长,那专门拿刀片划红衣少女的案子就是他破的。 老宋仔细一看,这位,认识阿,这不是电视里那XXX吗?著名演员阿,他怎么来了? 那位一乐,好象明白老宋想什么,说:我们这回想拍一个警匪片,我的角色跟您一样,来体验体验生活。 哦,那您想了解点儿什么呢?老宋握握手问,心说您这个体型,演吸毒的还差不多,演刑警?好象得催肥一下啊。 什么都想听听,我对这一行一点儿也不懂。这位瘦得跟狼似的明星很散漫地回答。 比如呢?老宋刨根问底,寻思着替老尹的闺女跟他要个签名。 比如,你们老说“经过反复的较量,犯罪分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真有这样的事儿吗? 哪里哪里,那都是记者吹的,哪有这么神阿,我们,也就是一个连蒙带唬。偶尔,做做思想工作也能有效果,你找我们政委问吧。老宋对这位明星不大摸底儿,很诚恳地说了句废话。 明星,就是明星。 这位呲牙一乐,说宋队长,你要有空,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就一分钟。 老宋心说我那儿要去审人呢,哪有空儿听你讲故事呢?不过,看宣传科长的意思,这事儿局里挺重视,反正就一分钟,捏着鼻子听吧。 这位就讲起来了 --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洛杉矶警察局(LAPD)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执法机构。为此美国总统决定让他们比试一下。于是他把一只兔子放进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 中央情报局派出大批调查人员进入树林,并对每棵树进行讯问,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联邦调查局出动人马包围了树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可兔子并不出来,于是他们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兔子的错。 轮到洛杉矶警察局,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几分钟后,拖著一只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上喊著;“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讲完,问老宋,咱们这个思想工作,是照着CIA的方式来的呢,还是洛杉矶警察局的方式呢? 这话问的。。。老宋黑脸汉子,绷不住了,哼了一声,说,正好我这手里有个碎尸案,安排这位旁听一下,让他看看咱们警察是怎么攻破心理防线的。 后来,老宋才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老宋说为什么呢?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h; “阿姨,我知道你们也挺不容易的。。。” 嘿,这演得算哪一出啊? 原来,这女孩儿是生在本地一个大杂院儿里的,不过她奶奶是日本人,当年日本战败后滞留中国,生下她爸爸后又返回了日本。这女孩儿长到十岁,让她奶奶接到日 本去了,按照当地法律入了籍。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女孩儿一家回国探亲,拉了当年的一帮同学街坊小友聚会。不料这些人里头有几个已经变成吸毒打架的小太保 了。结果,走在街上一个骑车的速度快了点儿,正好把这女孩儿的裙子剐了,几个小太保为了在女生面前逞威风,一砖把人家拍倒,却不料出了人命。 (上边这个“日籍女子谋杀案”和“龙潭湖碎尸案”一样,都是北京市崇文区真实发生的案件,并非臆造,老宋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蛮吃惊) 这样的案子,虽然看来热闹,其实审起来再简单没有了。 看完了女生,一回头又瞅见一个生人,拿着个照相机在局里乱转。 正疑惑呢,管宣传的一位科长过来,给人家介绍,说这位就是咱们局刑警队的宋队长,那专门拿刀片划红衣少女的案子就是他破的。 老宋仔细一看,这位,认识阿,这不是电视里那XXX吗?著名演员阿,他怎么来了? 那位一乐,好象明白老宋想什么,说:我们这回想拍一个警匪片,我的角色跟您一样,来体验体验生活。 哦,那您想了解点儿什么呢?老宋握握手问,心说您这个体型,演吸毒的还差不多,演刑警?好象得催肥一下啊。 什么都想听听,我对这一行一点儿也不懂。这位瘦得跟狼似的明星很散漫地回答。 比如呢?老宋刨根问底,寻思着替老尹的闺女跟他要个签名。 比如,你们老说“经过反复的较量,犯罪分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真有这样的事儿吗? 哪里哪里,那都是记者吹的,哪有这么神阿,我们,也就是一个连蒙带唬。偶尔,做做思想工作也能有效果,你找我们政委问吧。老宋对这位明星不大摸底儿,很诚恳地说了句废话。 明星,就是明星。 这位呲牙一乐,说宋队长,你要有空,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就一分钟。 老宋心说我那儿要去审人呢,哪有空儿听你讲故事呢?不过,看宣传科长的意思,这事儿局里挺重视,反正就一分钟,捏着鼻子听吧。 这位就讲起来了 --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洛杉矶警察局(LAPD)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执法机构。为此美国总统决定让他们比试一下。于是他把一只兔子放进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 中央情报局派出大批调查人员进入树林,并对每棵树进行讯问,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联邦调查局出动人马包围了树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可兔子并不出来,于是他们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兔子的错。 轮到洛杉矶警察局,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几分钟后,拖著一只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上喊著;“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讲完,问老宋,咱们这个思想工作,是照着CIA的方式来的呢,还是洛杉矶警察局的方式呢? 这话问的。。。老宋黑脸汉子,绷不住了,哼了一声,说,正好我这手里有个碎尸案,安排这位旁听一下,让他看看咱们警察是怎么攻破心理防线的。 后来,老宋才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 “阿姨,我知道你们也挺不容易的。。。”

嘿,这演得算哪一出啊?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原来,这女孩儿是生在本地一个大杂院儿里的,不过她奶奶是日本人,当年日本战败后滞留中国,生下她爸爸后又返回了日本。这女孩儿长到十岁,让她奶奶接到日 本去了,按照当地法律入了籍。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女孩儿一家回国探亲,拉了当年的一帮同学街坊小友聚会。不料这些人里头有几个已经变成吸毒打架的小太保 了。结果,走在街上一个骑车的速度快了点儿,正好把这女孩儿的裙子剐了,几个小太保为了在女生面前逞威风,一砖把人家拍倒,却不料出了人命。

(上边这个“日籍女子谋杀案”和“龙潭湖碎尸案”一样,都是北京市崇文区真实发生的案件,并非臆造,老宋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蛮吃惊)

这样的案子,虽然看来热闹,其实审起来再简单没有了。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看完了女生,一回头又瞅见一个生人,拿着个照相机在局里乱转。

正疑惑呢,管宣传的一位科长过来,给人家介绍,说这位就是咱们局刑警队的宋队长,那专门拿刀片划红衣少女的案子就是他破的。

老宋仔细一看,这位,认识阿,这不是电视里那XXX吗?著名演员阿,他怎么来了?

那位一乐,好象明白老宋想什么,说:我们这回想拍一个警匪片,我的角色跟您一样,来体验体验生活。
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哦,那您想了解点儿什么呢?老宋握握手问,心说您这个体型,演吸毒的还差不多,演刑警?好象得催肥一下啊。

什么都想听听,我对这一行一点儿也不懂。这位瘦得跟狼似的明星很散漫地回答。

比如呢?老宋刨根问底,寻思着替老尹的闺女跟他要个签名。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比如,你们老说“经过反复的较量,犯罪分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真有这样的事儿吗?

哪里哪里,那都是记者吹的,哪有这么神阿,我们,也就是一个连蒙带唬。偶尔,做做思想工作也能有效果,你找我们政委问吧。老宋对这位明星不大摸底儿,很诚恳地说了句废话。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明星,就是明星。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这位呲牙一乐,说宋队长,你要有空,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就一分钟。

老宋心说我那儿要去审人呢,哪有空儿听你讲故事呢?不过,看宣传科长的意思,这事儿局里挺重视,反正就一分钟,捏着鼻子听吧。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这位就讲起来了 --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洛杉矶警察局(LAPD)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执法机构。为此美国总统决定让他们比试一下。于是他把一只兔子放进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中央情报局派出大批调查人员进入树林,并对每棵树进行讯问,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联邦调查局出动人马包围了树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可兔子并不出来,于是他们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兔子的错。

轮到洛杉矶警察局,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几分钟后,拖著一只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上喊著;“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h; “阿姨,我知道你们也挺不容易的。。。” 嘿,这演得算哪一出啊? 原来,这女孩儿是生在本地一个大杂院儿里的,不过她奶奶是日本人,当年日本战败后滞留中国,生下她爸爸后又返回了日本。这女孩儿长到十岁,让她奶奶接到日 本去了,按照当地法律入了籍。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女孩儿一家回国探亲,拉了当年的一帮同学街坊小友聚会。不料这些人里头有几个已经变成吸毒打架的小太保 了。结果,走在街上一个骑车的速度快了点儿,正好把这女孩儿的裙子剐了,几个小太保为了在女生面前逞威风,一砖把人家拍倒,却不料出了人命。 (上边这个“日籍女子谋杀案”和“龙潭湖碎尸案”一样,都是北京市崇文区真实发生的案件,并非臆造,老宋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蛮吃惊) 这样的案子,虽然看来热闹,其实审起来再简单没有了。 看完了女生,一回头又瞅见一个生人,拿着个照相机在局里乱转。 正疑惑呢,管宣传的一位科长过来,给人家介绍,说这位就是咱们局刑警队的宋队长,那专门拿刀片划红衣少女的案子就是他破的。 老宋仔细一看,这位,认识阿,这不是电视里那XXX吗?著名演员阿,他怎么来了? 那位一乐,好象明白老宋想什么,说:我们这回想拍一个警匪片,我的角色跟您一样,来体验体验生活。 哦,那您想了解点儿什么呢?老宋握握手问,心说您这个体型,演吸毒的还差不多,演刑警?好象得催肥一下啊。 什么都想听听,我对这一行一点儿也不懂。这位瘦得跟狼似的明星很散漫地回答。 比如呢?老宋刨根问底,寻思着替老尹的闺女跟他要个签名。 比如,你们老说“经过反复的较量,犯罪分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真有这样的事儿吗? 哪里哪里,那都是记者吹的,哪有这么神阿,我们,也就是一个连蒙带唬。偶尔,做做思想工作也能有效果,你找我们政委问吧。老宋对这位明星不大摸底儿,很诚恳地说了句废话。 明星,就是明星。 这位呲牙一乐,说宋队长,你要有空,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就一分钟。 老宋心说我那儿要去审人呢,哪有空儿听你讲故事呢?不过,看宣传科长的意思,这事儿局里挺重视,反正就一分钟,捏着鼻子听吧。 这位就讲起来了 --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洛杉矶警察局(LAPD)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执法机构。为此美国总统决定让他们比试一下。于是他把一只兔子放进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 中央情报局派出大批调查人员进入树林,并对每棵树进行讯问,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联邦调查局出动人马包围了树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可兔子并不出来,于是他们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兔子的错。 轮到洛杉矶警察局,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几分钟后,拖著一只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上喊著;“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讲完,问老宋,咱们这个思想工作,是照着CIA的方式来的呢,还是洛杉矶警察局的方式呢? 这话问的。。。老宋黑脸汉子,绷不住了,哼了一声,说,正好我这手里有个碎尸案,安排这位旁听一下,让他看看咱们警察是怎么攻破心理防线的。 后来,老宋才
讲完,问老宋,咱们这个思想工作,是照着CIA的方式来的呢,还是洛杉矶警察局的方式呢?

这话问的。。。老宋黑脸汉子,绷不住了,哼了一声,说,正好我这手里有个碎尸案,安排这位旁听一下,让他看看咱们警察是怎么攻破心理防线的。h; “阿姨,我知道你们也挺不容易的。。。” 嘿,这演得算哪一出啊? 原来,这女孩儿是生在本地一个大杂院儿里的,不过她奶奶是日本人,当年日本战败后滞留中国,生下她爸爸后又返回了日本。这女孩儿长到十岁,让她奶奶接到日 本去了,按照当地法律入了籍。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女孩儿一家回国探亲,拉了当年的一帮同学街坊小友聚会。不料这些人里头有几个已经变成吸毒打架的小太保 了。结果,走在街上一个骑车的速度快了点儿,正好把这女孩儿的裙子剐了,几个小太保为了在女生面前逞威风,一砖把人家拍倒,却不料出了人命。 (上边这个“日籍女子谋杀案”和“龙潭湖碎尸案”一样,都是北京市崇文区真实发生的案件,并非臆造,老宋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蛮吃惊) 这样的案子,虽然看来热闹,其实审起来再简单没有了。 看完了女生,一回头又瞅见一个生人,拿着个照相机在局里乱转。 正疑惑呢,管宣传的一位科长过来,给人家介绍,说这位就是咱们局刑警队的宋队长,那专门拿刀片划红衣少女的案子就是他破的。 老宋仔细一看,这位,认识阿,这不是电视里那XXX吗?著名演员阿,他怎么来了? 那位一乐,好象明白老宋想什么,说:我们这回想拍一个警匪片,我的角色跟您一样,来体验体验生活。 哦,那您想了解点儿什么呢?老宋握握手问,心说您这个体型,演吸毒的还差不多,演刑警?好象得催肥一下啊。 什么都想听听,我对这一行一点儿也不懂。这位瘦得跟狼似的明星很散漫地回答。 比如呢?老宋刨根问底,寻思着替老尹的闺女跟他要个签名。 比如,你们老说“经过反复的较量,犯罪分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真有这样的事儿吗? 哪里哪里,那都是记者吹的,哪有这么神阿,我们,也就是一个连蒙带唬。偶尔,做做思想工作也能有效果,你找我们政委问吧。老宋对这位明星不大摸底儿,很诚恳地说了句废话。 明星,就是明星。 这位呲牙一乐,说宋队长,你要有空,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就一分钟。 老宋心说我那儿要去审人呢,哪有空儿听你讲故事呢?不过,看宣传科长的意思,这事儿局里挺重视,反正就一分钟,捏着鼻子听吧。 这位就讲起来了 --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洛杉矶警察局(LAPD)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执法机构。为此美国总统决定让他们比试一下。于是他把一只兔子放进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 中央情报局派出大批调查人员进入树林,并对每棵树进行讯问,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联邦调查局出动人马包围了树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可兔子并不出来,于是他们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兔子的错。 轮到洛杉矶警察局,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几分钟后,拖著一只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上喊著;“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讲完,问老宋,咱们这个思想工作,是照着CIA的方式来的呢,还是洛杉矶警察局的方式呢? 这话问的。。。老宋黑脸汉子,绷不住了,哼了一声,说,正好我这手里有个碎尸案,安排这位旁听一下,让他看看咱们警察是怎么攻破心理防线的。 后来,老宋才

后来,老宋才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h; “阿姨,我知道你们也挺不容易的。。。” 嘿,这演得算哪一出啊? 原来,这女孩儿是生在本地一个大杂院儿里的,不过她奶奶是日本人,当年日本战败后滞留中国,生下她爸爸后又返回了日本。这女孩儿长到十岁,让她奶奶接到日 本去了,按照当地法律入了籍。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女孩儿一家回国探亲,拉了当年的一帮同学街坊小友聚会。不料这些人里头有几个已经变成吸毒打架的小太保 了。结果,走在街上一个骑车的速度快了点儿,正好把这女孩儿的裙子剐了,几个小太保为了在女生面前逞威风,一砖把人家拍倒,却不料出了人命。 (上边这个“日籍女子谋杀案”和“龙潭湖碎尸案”一样,都是北京市崇文区真实发生的案件,并非臆造,老宋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蛮吃惊) 这样的案子,虽然看来热闹,其实审起来再简单没有了。 看完了女生,一回头又瞅见一个生人,拿着个照相机在局里乱转。 正疑惑呢,管宣传的一位科长过来,给人家介绍,说这位就是咱们局刑警队的宋队长,那专门拿刀片划红衣少女的案子就是他破的。 老宋仔细一看,这位,认识阿,这不是电视里那XXX吗?著名演员阿,他怎么来了? 那位一乐,好象明白老宋想什么,说:我们这回想拍一个警匪片,我的角色跟您一样,来体验体验生活。 哦,那您想了解点儿什么呢?老宋握握手问,心说您这个体型,演吸毒的还差不多,演刑警?好象得催肥一下啊。 什么都想听听,我对这一行一点儿也不懂。这位瘦得跟狼似的明星很散漫地回答。 比如呢?老宋刨根问底,寻思着替老尹的闺女跟他要个签名。 比如,你们老说“经过反复的较量,犯罪分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真有这样的事儿吗? 哪里哪里,那都是记者吹的,哪有这么神阿,我们,也就是一个连蒙带唬。偶尔,做做思想工作也能有效果,你找我们政委问吧。老宋对这位明星不大摸底儿,很诚恳地说了句废话。 明星,就是明星。 这位呲牙一乐,说宋队长,你要有空,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就一分钟。 老宋心说我那儿要去审人呢,哪有空儿听你讲故事呢?不过,看宣传科长的意思,这事儿局里挺重视,反正就一分钟,捏着鼻子听吧。 这位就讲起来了 --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洛杉矶警察局(LAPD)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执法机构。为此美国总统决定让他们比试一下。于是他把一只兔子放进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 中央情报局派出大批调查人员进入树林,并对每棵树进行讯问,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联邦调查局出动人马包围了树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可兔子并不出来,于是他们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兔子的错。 轮到洛杉矶警察局,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几分钟后,拖著一只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上喊著;“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讲完,问老宋,咱们这个思想工作,是照着CIA的方式来的呢,还是洛杉矶警察局的方式呢? 这话问的。。。老宋黑脸汉子,绷不住了,哼了一声,说,正好我这手里有个碎尸案,安排这位旁听一下,让他看看咱们警察是怎么攻破心理防线的。 后来,老宋才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发现,这明星其实很随和,一点儿架子没有,双方合作愉快。明星问的一些问题也很通俗。比如,有一次明星问老宋 – 宋队,世界上有人SB,有人ZB,你更讨厌那种呢? 老宋说,我就讨厌你这样ZSB的。。。 老宋说我当时可是没意识到这个,其实,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是个技术活儿,要真靠连蒙带唬的我这顶子早就摘了。 提审矬哥,先是担任副手的小警察问,按照研究好的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往下压,连外行也觉出来了,这警察绝不仅仅是因为包庇一个愣头青把这位请来的。 矬哥开始出汗,但是还算镇静,说东说西,也撂了几起打架斗殴的事情,但警察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就没得说了,场面开始沉寂。 该老宋上场了。 只见老宋摸出一根烟,慢吞吞地问一句 – “我问你啊。。。” 早知道这位坐中间的是主角,审了半夜终于开口,矬哥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老宋却半天没出声,在那儿找打火机,找着打火机,点烟,吸一口,这才接着问他 – “你,三年前来的北京啊。” “对,我三年前来的。”矬哥应了一句,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北京好玩吗?” “好。。。好玩。”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八。老宋也会害怕

“那你跟我说说,都去过哪儿啊?北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啊?”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嗯?”矬哥愣了,心里大概琢磨,你北京警察还用得着问我?

不过,在这儿警察同志说了算,矬哥只好开始说了,“香山,颐和园,故宫,北海,中山公园,八一湖,紫竹院。。。”

“还去过哪儿啊?”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六另外半只烤鸭 送矬哥去半步桥K字楼预审的时候,这位还跟警察叨唠呢 -- 您说,当时我该不该放他进来呢? 该,该,太该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蘑菇呢?!老宋差点儿打他。 老宋说交待之后他问我七八遍了,都快成心理问题了! 矬哥,就是那位长着土字脸的。 老宋说我没骗他啊。他给那黄毛的小子供毒品的,不放那小子进门,肯定掰了,那小子当场不把矬子送局子里我宋字儿倒着写。不过,放那小子进门,让我们侦察员看见,那不报他一个包庇才怪呢。 矬子听黄毛叫门的时候,就知道坏了。这些日子他是深居简出,连门儿都不敢出,就怕跟穿警服的打照面。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闭门家中坐,黄毛还能专门把警察给他送家来。 从他后来那么蘑菇看,他也是琢磨过给不给开门的 -- 不开吧,肯定进去了,开吧,也八成得进去。。。最后,有一线希望也是好的,还是开吧。 矬哥那院儿在左安门大街的胡同里,挺背的,他在那儿算给人家看房子的,要搁平时备不住警察真注意不到这儿。不幸,黄毛跟警察同志属于前后脚,跑进这个院儿,刚好让绕过来的巡逻车看见。 后面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抵赖不成搜查,搜查之后发现,发现之后带走的常规流程。不过,巡警也有点儿奇怪,这包庇的怎么比正主儿哆嗦得还厉害呢? 这么一奇怪,巡警同志就看出点儿问题来 – 这位长得可是够有特色的,这下巴跟河马似的,这眉骨跟猩猩似的,这鼻子跟老鹰似的。。。唉,这不是一个“土”字脸儿吗? 土字脸儿,住的地方离龙潭湖不远。就冲这两点,巡警找老宋来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儿,老宋赶紧道谢 – 虽然只是有点儿嫌疑吧,但人已经带来了,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人家这个忙帮的那才叫漂亮呢。 老宋说先让谁谁讯问他一下,别提案子,就敲敲边鼓,让他琢磨。 巡警笑了,说,别管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这小子身上准定有事儿。 老宋说为什么呢? 这一路他尿了三回了。。。 讯问之后,负责的警官也认为,这个矬哥的确身上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这不是无端的事情。老尹提到过一个概念 -- 警察和犯罪分子的较量,是不平等的。第一,双方斗智斗勇警察输一次不要紧,输两次也不要紧,对手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第二,最厉害的犯罪分子一辈子才见过 多少警察阿?可一个普通警察一辈子见着过多少罪犯呢?论经验,这罪犯他怎么也比不了警察啊。所以,如果警察不是故意想冤枉谁,在口供出来之前对嫌疑犯也会 有比较专业的判断。 等该间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老宋决定去看看。 一推门,老宋抬眼就看见一个穿得挺洋气利落的小姑娘,文静秀气并着腿坐在那儿,很有家教的样子,对面是老宋手下一个女警官。从两个人的位置看,这女孩儿是嫌疑犯,可我这儿哪见过这么有教养的嫌疑犯阿?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女孩儿就是那“一个黄毛,一个绿毛,还有一个女的”里头那个“女的”。底下警察告诉老宋,说今儿这案子就因为这女孩儿起来的,这女孩儿还是个日本籍的。 日本人?老宋一愣,这女孩儿一说话一哈腰的架势还真像日本人,嘴里却是流利的京片子 &ndas
苦思冥想。

“嗯,还有十三陵,国子监,雍和宫。。。”

矬哥不轻容易,居然能回忆出五六十处。

“还有吗?”

再次苦思冥想,最后矬哥终于摇头了 – “没了,就这些。。。”

“嘭!”睡佛似的老宋忽然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怎么就不提离你们家一站地的龙潭湖?!”

[待续]
京城十案之龙潭湖碎尸案 八。老宋也会害怕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