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福冈纪行之五 触摸定远的魂魄  

2009-11-04 22:5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谢谢。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 萨苏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福冈纪行之五 触摸定远的魂魄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福冈纪行之五 触摸定远的魂魄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一个在当地当了三十年观光司机的老爷子,听到我们要去寻找“定远馆”,表现得十分迷茫 -- 他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有当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不是没有人到过这个地方,只是大多数人,也就是注意到了它的大门,那是用定远号的舱壁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福冈纪行之五 触摸定远的魂魄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一扇普通的房门,细看,赫然是定远舰上的水密隔舱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一个在当地当了三十年观光司机的老爷子,听到我们要去寻找“定远馆”,表现得十分迷茫 -- 他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有当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不是没有人到过这个地方,只是大多数人,也就是注意到了它的大门,那是用定远号的舱壁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一扇普通的房门,细看,赫然是定远舰上的水密隔舱 只是他们大约并没有到那里面去认真看过。 如果仔细看去,那里的廊下,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 连它

只是他们大约并没有到那里面去认真看过。
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一个在当地当了三十年观光司机的老爷子,听到我们要去寻找“定远馆”,表现得十分迷茫 -- 他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有当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不是没有人到过这个地方,只是大多数人,也就是注意到了它的大门,那是用定远号的舱壁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一扇普通的房门,细看,赫然是定远舰上的水密隔舱 只是他们大约并没有到那里面去认真看过。 如果仔细看去,那里的廊下,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 连它
如果仔细看去,那里的廊下,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

连它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异国,百年。
感谢毛丹青大兄,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当地人都已经忘却了的地方 -- 一座用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的残骸修建的建筑。寻访定远馆花费了比预期多得多的时间,本来,丹青兄下午要返回授课的,为了完成这次访问,请假了。 谢谢。 -- 萨苏 在这次寻访中我们发现,定远馆廊下的护栏,原来就是当年北洋水师使用长艇的划桨 -- 这一点,当地人已经完权失去了记忆 今天,我触摸到了定远舰的遗骸,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是不沉的定远啊,1894。 仿
定远,它走不了。
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一个在当地当了三十年观光司机的老爷子,听到我们要去寻找“定远馆”,表现得十分迷茫 -- 他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有当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不是没有人到过这个地方,只是大多数人,也就是注意到了它的大门,那是用定远号的舱壁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一扇普通的房门,细看,赫然是定远舰上的水密隔舱 只是他们大约并没有到那里面去认真看过。 如果仔细看去,那里的廊下,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 连它福冈纪行之五 触摸定远的魂魄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一个在当地当了三十年观光司机的老爷子,听到我们要去寻找“定远馆”,表现得十分迷茫 -- 他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有当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不是没有人到过这个地方,只是大多数人,也就是注意到了它的大门,那是用定远号的舱壁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一扇普通的房门,细看,赫然是定远舰上的水密隔舱 只是他们大约并没有到那里面去认真看过。 如果仔细看去,那里的廊下,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 连它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人们,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头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头,竟是怆然欲泣。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完]

正在整理定远馆的照片,并对其中文物进行判读,过几天可能写一篇更长的文章来谈定远馆和定远舰的遗骸,这一篇,只是说一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