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2009-12-25 22:3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馆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横桁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弹尽力竭后自行爆破搁浅的北洋水师旗舰定远,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 上个月,蒙毛丹青兄相助,一访位于福冈的定远馆。日本对这座建筑的最后报道也要上溯到1961年。而除了人为的破坏,将近五十年的风雨,并没有将它改变太多。定远的灵魂,一如一个倔强的老人,在岁月面前,坦然地吸着他那一袋旱烟。 定远依然没有沉,定远,不曾沉没。 这不是一篇全新的文章,而是整理现场考察拍照后,重新给定远的传奇一份答卷。 《甲午风云》和李默然塑造的邓世昌,是一代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银幕形象,也让那一代中国人记住了甲午海战和曾经辉煌东亚的北洋舰队。 甲午风云剧照 北洋舰队是清末建立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成立,舰艇总数达到50多艘,排水量4万多吨。此时,中国的 海军实力已经成为世界第七,亚洲之首。然而,由于清廷的腐败没落,这支中国海军引以为自豪的舰队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它标 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电影《甲午风云》描述的就是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发生的大东沟海战。 已经两个甲午过去了,北洋舰队早已成为人们记忆背后的一点烟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在日本一处几乎不为人知的地方,依然保存着这支舰队深深的痕迹,这就是位于日本福冈的定远馆。 图:定远馆 图:定远馆院内,注意舰体铁甲制成的大门和上面的弹洞 定远馆,位于福冈市太宰府,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看来已经颇为破败。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装甲舰。 图:北洋水师定远号战舰 定远舰,和其姊妹舰镇远舰为德国制造的改进萨克森级装甲舰,也是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镇远的 游戏。定远舰和镇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作为北洋水师主力曾殊死奋战。尽管此战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定远和镇远这两艘铁甲艨艟。在附近海面 观战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评价: “(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混战中,定远合镇远的305毫米重炮接连命中日军旗舰松岛,使其遭到重创,日军舰队不得不率先 退出战场。 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4日,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艇偷袭重伤搁浅。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指挥部下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 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富豪小野隆助于1896年3月,出款买下威海卫港中定远舰残骸,雇用潜水员,用了一年时间,捞取了许多定远舰上的材料,将其 中装甲护板,柚木甲板,卫生间等拆卸运到福冈,在自己家乡太宰府建造了这座定远馆,并保留至今。1961年(一度错认为1973年,经确认证实,这篇文章 实际发表于1961年),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曾对这座颇具沧桑的建筑进行过报道。 2009年11月3日,在被日本政府任命为文化大使的毛丹青教授帮助下,笔者得以有幸一访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定远馆。 寻找定远馆的过程并不顺利。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在福冈旅游业干了三十年的老手,却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笔者当时甚至有一种担心 -- 定远馆,是不是还真的存在于世上。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的大门和小野隆吉 上个世纪初期,定远馆在当地曾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 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当地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收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曾有小偷到定远馆偷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东西,却听到很威严的声音喝问道:“シュェ”,究其发音,是中国南方人“谁”的声音。吓坏了的小偷只好到当地官署自首。 也有人喝了酒以后来住宿,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别墅的铁门上,此后三天腰无法抬起,仿佛遭到了刑笞。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本来是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作者记录了这些以后感慨道 –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可是,这样一座建筑,如今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了。 终于,在毛先生多次停车询问后,终于有个老得白发巍巍的老太太想起了这个地方。 从太宰府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低矮的泥墙完全挡不住外面的视线,只有两扇大门触目惊心。 图:定远馆大门上的弹痕 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 整整三个小时,笔者徜徉在这座已经破败的建筑之中,感触无法言喻。 定远馆,看起来已经和周围那些破落的百年老房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却发现定远舰留下的痕迹依然无比清晰。这座建筑的主要木质材料来自定远舰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图 定远舰舢板船桨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地板底座和船桨附图 -- 刊登的时候却被日本的编辑颠倒了。 这幅图上用定远舰柚木舰材建造的木梯也已经不知去向。 按照日本传统的建筑格局,定远馆的地板高于地面约半米,外侧的护栏,是定远舰长艇所用的船桨。这样的船桨,在定远馆一共保留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经损坏。 图:笔者和定远舰长艇划桨的合影,上方的定远馆地板台座和支柱所用木料,为定远舰舱壁板材 图:定远舰横桁 图:定远舰系缆桩 仔细看去,廊下的支撑梁,赫然就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横桁!上面的铁箍还清晰可见。而支撑梁交叉的护头,则是定远舰系缆桩。 图:定远舰横桁上的弹痕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舰系缆桩 屋檐下架着雨水管的一排铁钩,其中一个大出其它铁钩数倍,那是定远舰上的吊艇钩。 图:定远舰吊艇钩 屋中横椽所用的定远舰舰材,刻意保留了其中一块在战斗中中弹起火的部分。 图:带有焚烧痕迹的船材 图:定远舰船壳板制成的侧壁 房间的侧壁是定远舰舱底钢板,依然带有当时附着的贝壳残迹 图:定远舰上的通风孔,如今是定远馆屋顶阁楼和房间之间的通气孔 图:定远舰排水槽盖板 -- 如今装饰在其侧门上方 图:定远馆门庭立柱和横梁 图:木料上密密麻麻是原来船钉的钉孔 图:立柱上被船蛆咬穿的部分 用定远舰甲板材料制成的立柱和横梁,上面密密麻麻的船钉孔历历在目,有的地方还保留了船蛆咬穿的痕迹,不过,上面的女明星画,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也有一些保留下来的物品带有历史的谜团。 图:定远舰官舱中的小饰物 在定远馆中保留多枚,据说是定远舰长(刘步蟾)室中的装饰品,用来在舱壁上固定文书。这位最后以身殉国的舰长,保留这样如同飞鸟的饰物,含义是什么呢? 秋山红叶并曾提到定远馆的护栏,也来自定远舰 图:秋山红叶文中附图-定远馆栏杆是定远舰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图:定远馆保留的定远舰官舱护栏 这个护栏上的海兽,看来并非中国文化风格,莫非是当年从德国订购时保留下来的欧洲装饰物? 图:定远舰护栏上的海兽 定远馆本来保留下来的定远舰卫生间和浴室,在十年前修理的时候因为主人不知其历史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触摸一个流浪百年的灵魂 -- 福冈“定远馆”纪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价值被拆除作为垃圾处理掉了,保存下来的海兽护栏,在风雨中为岁月所剥蚀。 抚摸定远号留下的装甲甲板,水密舱门,雕刻着海兽的护栏,官舱里的飞鸟形饰物,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觉。每一次触摸,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我的心底涌出来。 仿佛是对一个你深爱的老人,你想拥抱他,它的沧桑和尊严,又让你有一份敬畏,让你不能作出过于亲近的举动。 我抱不紧这一百多年前沦落天涯的北洋。 图:触摸定远馆的大门 触摸定远号装甲制成的大门,忽然发现,那钢板,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仿佛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的魂魄 那就是不沉的定远啊。 图:北莲造《勇敢的水兵》,描述的是大东沟海战中被定远舰击中的日本军舰上,垂死的水兵在问:“定远,还没有沉!?” 仿佛,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 笔者不知道自己能否写出这种感觉,只能说,今天是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天,从来没有觉得,历史可以离我这样的近。 今天的定远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展览旧玩具和招贴画的地方。看管定远馆的,是一对当地夫妇,纯朴而简单的人,对我们的来意颇为惊讶。他们收了我们五百日元的参观费,为的是我们进去观摩他们那些旧明星海报。他们说,从来没有人问过关于定远号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们的司机,到达了以后才恍然大悟,他说,他到过这个地方,那里的院子是个免费停车场,天气好的时候,是到太宰府摆摊的小贩们聚集的地方。。。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很久了。 图:房子里的隔门,是原定远舰上的水密舱门 舱门旁山口百惠的大幅照片,还有门庭立柱上方的明星图片,带着弹痕的大门旁“自由市场”的旗帜,海报,旧玩具,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和征战无关的感觉。 连定远馆今天的主人,天满宫的工作人员,也完全忘却了定远馆的来历,以至于当我们去询问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关于这座建筑的信息。 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 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我是客人,我不能不走。 异国,百年。 定远,它走不了。 定远舰铁锚,现存威海卫 被忘却的定远,甲午,已经百十五年。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再回首,依然是怆然欲泣。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