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贺岁 – 日本太太霸悍录  

2009-12-31 23:22: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本来正写着缉毒,忽然发现今天过年。大过年的老让大伙儿看贩毒的多别扭阿,得,咱写个贺岁的小文吧,说说日本霸悍的太太们。

日本太太霸悍?

本来正写着缉毒,忽然发现今天过年。大过年的老让大伙儿看贩毒的多别扭阿,得,咱写个贺岁的小文吧,说说日本霸悍的太太们。 日本太太霸悍?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可不是凭空写来 事实上,在日本至今依然是男性社会。回国以后,走到门口老萨经常会悠悠然等着同行中的女性去拉门,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总要两三回之后才恍然大悟 – 这不是在日本啊! 国内有报社动员小魔女投稿,写了一份稿件带回去给人家,一位女编辑看完,纳罕地问道:“这里面你太太的‘主人’说的是谁啊?”萨大模大样地一指自己鼻子 – 当然是我啊。 当然是我啊,日本几千万女的,出门说起自己的丈夫都是一口一个“主人”。小魔女谈老萨时称“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忽觉编辑部里气温骤降,抬头看时,只见周围几个男编对着老萨暗挑大指。那个美女编辑却看着稿件冷笑一声,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编辑主任道:“头儿,都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CAODAN的地方……” 倒,认识了我国妹子BH冰山的一角。 日本的女性,素以温和柔顺著称,就有几个群马悍妻,也是个别现象。所谓“霸悍”之说,从何说起呢? 其实,要说的并不是现在的事儿。那是一九二几年,日本人叫大正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日本正在“脱亚入欧”,社会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于是学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可不是凭空写来

事实上,在日本至今依然是男性社会。回国以后,走到门口老萨经常会悠悠然等着同行中的女性去拉门,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总要两三回之后才恍然大悟 – 这不是在日本啊!

国内有报社动员小魔女投稿,写了一份稿件带回去给人家,一位女编辑看完,纳罕地问道:“这里面你太太的‘主人’说的是谁啊?”萨大模大样地一指自己鼻子 – 当然是我啊。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
当然是我啊,日本几千万女的,出门说起自己的丈夫都是一口一个“主人”。小魔女谈老萨时称“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忽觉编辑部里气温骤降,抬头看时,只见周围几个男编对着老萨暗挑大指。那个美女编辑却看着稿件冷笑一声,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编辑主任道:“头儿,都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CAODAN的地方……”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

倒,认识了我国妹子BH冰山的一角。
本来正写着缉毒,忽然发现今天过年。大过年的老让大伙儿看贩毒的多别扭阿,得,咱写个贺岁的小文吧,说说日本霸悍的太太们。 日本太太霸悍?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可不是凭空写来 事实上,在日本至今依然是男性社会。回国以后,走到门口老萨经常会悠悠然等着同行中的女性去拉门,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总要两三回之后才恍然大悟 – 这不是在日本啊! 国内有报社动员小魔女投稿,写了一份稿件带回去给人家,一位女编辑看完,纳罕地问道:“这里面你太太的‘主人’说的是谁啊?”萨大模大样地一指自己鼻子 – 当然是我啊。 当然是我啊,日本几千万女的,出门说起自己的丈夫都是一口一个“主人”。小魔女谈老萨时称“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忽觉编辑部里气温骤降,抬头看时,只见周围几个男编对着老萨暗挑大指。那个美女编辑却看着稿件冷笑一声,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编辑主任道:“头儿,都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CAODAN的地方……” 倒,认识了我国妹子BH冰山的一角。 日本的女性,素以温和柔顺著称,就有几个群马悍妻,也是个别现象。所谓“霸悍”之说,从何说起呢? 其实,要说的并不是现在的事儿。那是一九二几年,日本人叫大正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日本正在“脱亚入欧”,社会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于是学
日本的女性,素以温和柔顺著称,就有几个群马悍妻,也是个别现象。所谓“霸悍”之说,从何说起呢?

其实,要说的并不是现在的事儿。那是一九二几年,日本人叫大正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日本正在“脱亚入欧”,社会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于是学习外国先进经验的时候,不免也有人提出妇女解放的概念。

日本人学欧美是真正的全盘西化,一律照搬,唯一不肯搬的就是这个妇女解放 – 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太厉害,要照搬这个日本男人不是集体上吊就会集体造反阿!
习外国先进经验的时候,不免也有人提出妇女解放的概念。 日本人学欧美是真正的全盘西化,一律照搬,唯一不肯搬的就是这个妇女解放 – 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太厉害,要照搬这个日本男人不是集体上吊就会集体造反阿! 但是这股思想风潮还是有些影响。赶巧此时经济不振,日本的男人们颇有因为失业之类原因在家喝闷酒的,不免担心这女的一旦翻过身来男人可怎么个过法。 于是,当时就有那等文墨之人,画了一套如果女权主义在日本成功,日本男人怎么过日子的明信片。这套名叫《细君天下》的明信片按照浮世绘的方式画成,看来倒是饶有趣味。故此选取几张,在过年之际聊添一点笑意而已。 那么,咱们就看看日本男人在霸悍太太手里怎么讨生活吧。 太太起床了,当男人的么,就得赶紧打洗脸水来 饭做好了先给太太盛,太太吃饱了才轮到老公 太太要弹琴,赶紧来打扇 孩子要撒尿 -- 男人嘛,这种事情就要赶紧接过来,你不管难道要太太来? 太太每天很忙,柴米油盐这些小事自然是不能分心的,男人,包了! 洗衣服这类活儿当然是男人的,那是,太太是什么人,人家是太太么。。。 陪太太逛公园,打伞,拿镜子,背孩子这种活儿自然是老公的 椿米带孩子,男人的能量是无穷的 太太和推销员打情骂俏?不要紧,好歹她还没包二爷不是?
但是这股思想风潮还是有些影响。赶巧此时经济不振,日本的男人们颇有因为失业之类原因在家喝闷酒的,不免担心这女的一旦翻过身来男人可怎么个过法。

于是,当时就有那等文墨之人,画了一套如果女权主义在日本成功,日本男人怎么过日子的明信片。这套名叫《细君天下》的明信片按照浮世绘的方式画成,看来倒是饶有趣味。故此选取几张,在过年之际聊添一点笑意而已。

那么,咱们就看看日本男人在霸悍太太手里怎么讨生活吧。

本来正写着缉毒,忽然发现今天过年。大过年的老让大伙儿看贩毒的多别扭阿,得,咱写个贺岁的小文吧,说说日本霸悍的太太们。 日本太太霸悍?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可不是凭空写来 事实上,在日本至今依然是男性社会。回国以后,走到门口老萨经常会悠悠然等着同行中的女性去拉门,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总要两三回之后才恍然大悟 – 这不是在日本啊! 国内有报社动员小魔女投稿,写了一份稿件带回去给人家,一位女编辑看完,纳罕地问道:“这里面你太太的‘主人’说的是谁啊?”萨大模大样地一指自己鼻子 – 当然是我啊。 当然是我啊,日本几千万女的,出门说起自己的丈夫都是一口一个“主人”。小魔女谈老萨时称“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忽觉编辑部里气温骤降,抬头看时,只见周围几个男编对着老萨暗挑大指。那个美女编辑却看着稿件冷笑一声,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编辑主任道:“头儿,都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CAODAN的地方……” 倒,认识了我国妹子BH冰山的一角。 日本的女性,素以温和柔顺著称,就有几个群马悍妻,也是个别现象。所谓“霸悍”之说,从何说起呢? 其实,要说的并不是现在的事儿。那是一九二几年,日本人叫大正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日本正在“脱亚入欧”,社会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于是学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太太起床了,当男人的么,就得赶紧打洗脸水来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饭做好了先给太太盛,太太吃饱了才轮到老公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太太要弹琴,赶紧来打扇

习外国先进经验的时候,不免也有人提出妇女解放的概念。 日本人学欧美是真正的全盘西化,一律照搬,唯一不肯搬的就是这个妇女解放 – 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太厉害,要照搬这个日本男人不是集体上吊就会集体造反阿! 但是这股思想风潮还是有些影响。赶巧此时经济不振,日本的男人们颇有因为失业之类原因在家喝闷酒的,不免担心这女的一旦翻过身来男人可怎么个过法。 于是,当时就有那等文墨之人,画了一套如果女权主义在日本成功,日本男人怎么过日子的明信片。这套名叫《细君天下》的明信片按照浮世绘的方式画成,看来倒是饶有趣味。故此选取几张,在过年之际聊添一点笑意而已。 那么,咱们就看看日本男人在霸悍太太手里怎么讨生活吧。 太太起床了,当男人的么,就得赶紧打洗脸水来 饭做好了先给太太盛,太太吃饱了才轮到老公 太太要弹琴,赶紧来打扇 孩子要撒尿 -- 男人嘛,这种事情就要赶紧接过来,你不管难道要太太来? 太太每天很忙,柴米油盐这些小事自然是不能分心的,男人,包了! 洗衣服这类活儿当然是男人的,那是,太太是什么人,人家是太太么。。。 陪太太逛公园,打伞,拿镜子,背孩子这种活儿自然是老公的 椿米带孩子,男人的能量是无穷的 太太和推销员打情骂俏?不要紧,好歹她还没包二爷不是?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孩子要撒尿 -- 男人嘛,这种事情就要赶紧接过来,你不管难道要太太来?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太太每天很忙,柴米油盐这些小事自然是不能分心的,男人,包了!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洗衣服这类活儿当然是男人的,那是,太太是什么人,人家是太太么。。。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陪太太逛公园,打伞,拿镜子,背孩子这种活儿自然是老公的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椿米带孩子,男人的能量是无穷的本来正写着缉毒,忽然发现今天过年。大过年的老让大伙儿看贩毒的多别扭阿,得,咱写个贺岁的小文吧,说说日本霸悍的太太们。 日本太太霸悍?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可不是凭空写来 事实上,在日本至今依然是男性社会。回国以后,走到门口老萨经常会悠悠然等着同行中的女性去拉门,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总要两三回之后才恍然大悟 – 这不是在日本啊! 国内有报社动员小魔女投稿,写了一份稿件带回去给人家,一位女编辑看完,纳罕地问道:“这里面你太太的‘主人’说的是谁啊?”萨大模大样地一指自己鼻子 – 当然是我啊。 当然是我啊,日本几千万女的,出门说起自己的丈夫都是一口一个“主人”。小魔女谈老萨时称“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忽觉编辑部里气温骤降,抬头看时,只见周围几个男编对着老萨暗挑大指。那个美女编辑却看着稿件冷笑一声,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编辑主任道:“头儿,都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CAODAN的地方……” 倒,认识了我国妹子BH冰山的一角。 日本的女性,素以温和柔顺著称,就有几个群马悍妻,也是个别现象。所谓“霸悍”之说,从何说起呢? 其实,要说的并不是现在的事儿。那是一九二几年,日本人叫大正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日本正在“脱亚入欧”,社会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于是学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习外国先进经验的时候,不免也有人提出妇女解放的概念。 日本人学欧美是真正的全盘西化,一律照搬,唯一不肯搬的就是这个妇女解放 – 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太厉害,要照搬这个日本男人不是集体上吊就会集体造反阿! 但是这股思想风潮还是有些影响。赶巧此时经济不振,日本的男人们颇有因为失业之类原因在家喝闷酒的,不免担心这女的一旦翻过身来男人可怎么个过法。 于是,当时就有那等文墨之人,画了一套如果女权主义在日本成功,日本男人怎么过日子的明信片。这套名叫《细君天下》的明信片按照浮世绘的方式画成,看来倒是饶有趣味。故此选取几张,在过年之际聊添一点笑意而已。 那么,咱们就看看日本男人在霸悍太太手里怎么讨生活吧。 太太起床了,当男人的么,就得赶紧打洗脸水来 饭做好了先给太太盛,太太吃饱了才轮到老公 太太要弹琴,赶紧来打扇 孩子要撒尿 -- 男人嘛,这种事情就要赶紧接过来,你不管难道要太太来? 太太每天很忙,柴米油盐这些小事自然是不能分心的,男人,包了! 洗衣服这类活儿当然是男人的,那是,太太是什么人,人家是太太么。。。 陪太太逛公园,打伞,拿镜子,背孩子这种活儿自然是老公的 椿米带孩子,男人的能量是无穷的 太太和推销员打情骂俏?不要紧,好歹她还没包二爷不是?
太太和推销员打情骂俏?不要紧,好歹她还没包二爷不是?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习外国先进经验的时候,不免也有人提出妇女解放的概念。 日本人学欧美是真正的全盘西化,一律照搬,唯一不肯搬的就是这个妇女解放 – 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太厉害,要照搬这个日本男人不是集体上吊就会集体造反阿! 但是这股思想风潮还是有些影响。赶巧此时经济不振,日本的男人们颇有因为失业之类原因在家喝闷酒的,不免担心这女的一旦翻过身来男人可怎么个过法。 于是,当时就有那等文墨之人,画了一套如果女权主义在日本成功,日本男人怎么过日子的明信片。这套名叫《细君天下》的明信片按照浮世绘的方式画成,看来倒是饶有趣味。故此选取几张,在过年之际聊添一点笑意而已。 那么,咱们就看看日本男人在霸悍太太手里怎么讨生活吧。 太太起床了,当男人的么,就得赶紧打洗脸水来 饭做好了先给太太盛,太太吃饱了才轮到老公 太太要弹琴,赶紧来打扇 孩子要撒尿 -- 男人嘛,这种事情就要赶紧接过来,你不管难道要太太来? 太太每天很忙,柴米油盐这些小事自然是不能分心的,男人,包了! 洗衣服这类活儿当然是男人的,那是,太太是什么人,人家是太太么。。。 陪太太逛公园,打伞,拿镜子,背孩子这种活儿自然是老公的 椿米带孩子,男人的能量是无穷的 太太和推销员打情骂俏?不要紧,好歹她还没包二爷不是?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贺岁 ndash; 日本太太霸悍录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本来正写着缉毒,忽然发现今天过年。大过年的老让大伙儿看贩毒的多别扭阿,得,咱写个贺岁的小文吧,说说日本霸悍的太太们。 日本太太霸悍?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可不是凭空写来 事实上,在日本至今依然是男性社会。回国以后,走到门口老萨经常会悠悠然等着同行中的女性去拉门,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总要两三回之后才恍然大悟 – 这不是在日本啊! 国内有报社动员小魔女投稿,写了一份稿件带回去给人家,一位女编辑看完,纳罕地问道:“这里面你太太的‘主人’说的是谁啊?”萨大模大样地一指自己鼻子 – 当然是我啊。 当然是我啊,日本几千万女的,出门说起自己的丈夫都是一口一个“主人”。小魔女谈老萨时称“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忽觉编辑部里气温骤降,抬头看时,只见周围几个男编对着老萨暗挑大指。那个美女编辑却看着稿件冷笑一声,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编辑主任道:“头儿,都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CAODAN的地方……” 倒,认识了我国妹子BH冰山的一角。 日本的女性,素以温和柔顺著称,就有几个群马悍妻,也是个别现象。所谓“霸悍”之说,从何说起呢? 其实,要说的并不是现在的事儿。那是一九二几年,日本人叫大正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日本正在“脱亚入欧”,社会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于是学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习外国先进经验的时候,不免也有人提出妇女解放的概念。 日本人学欧美是真正的全盘西化,一律照搬,唯一不肯搬的就是这个妇女解放 – 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太厉害,要照搬这个日本男人不是集体上吊就会集体造反阿! 但是这股思想风潮还是有些影响。赶巧此时经济不振,日本的男人们颇有因为失业之类原因在家喝闷酒的,不免担心这女的一旦翻过身来男人可怎么个过法。 于是,当时就有那等文墨之人,画了一套如果女权主义在日本成功,日本男人怎么过日子的明信片。这套名叫《细君天下》的明信片按照浮世绘的方式画成,看来倒是饶有趣味。故此选取几张,在过年之际聊添一点笑意而已。 那么,咱们就看看日本男人在霸悍太太手里怎么讨生活吧。 太太起床了,当男人的么,就得赶紧打洗脸水来 饭做好了先给太太盛,太太吃饱了才轮到老公 太太要弹琴,赶紧来打扇 孩子要撒尿 -- 男人嘛,这种事情就要赶紧接过来,你不管难道要太太来? 太太每天很忙,柴米油盐这些小事自然是不能分心的,男人,包了! 洗衣服这类活儿当然是男人的,那是,太太是什么人,人家是太太么。。。 陪太太逛公园,打伞,拿镜子,背孩子这种活儿自然是老公的 椿米带孩子,男人的能量是无穷的 太太和推销员打情骂俏?不要紧,好歹她还没包二爷不是?

太太问:为何?
本来正写着缉毒,忽然发现今天过年。大过年的老让大伙儿看贩毒的多别扭阿,得,咱写个贺岁的小文吧,说说日本霸悍的太太们。 日本太太霸悍?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可不是凭空写来 事实上,在日本至今依然是男性社会。回国以后,走到门口老萨经常会悠悠然等着同行中的女性去拉门,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总要两三回之后才恍然大悟 – 这不是在日本啊! 国内有报社动员小魔女投稿,写了一份稿件带回去给人家,一位女编辑看完,纳罕地问道:“这里面你太太的‘主人’说的是谁啊?”萨大模大样地一指自己鼻子 – 当然是我啊。 当然是我啊,日本几千万女的,出门说起自己的丈夫都是一口一个“主人”。小魔女谈老萨时称“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忽觉编辑部里气温骤降,抬头看时,只见周围几个男编对着老萨暗挑大指。那个美女编辑却看着稿件冷笑一声,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编辑主任道:“头儿,都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CAODAN的地方……” 倒,认识了我国妹子BH冰山的一角。 日本的女性,素以温和柔顺著称,就有几个群马悍妻,也是个别现象。所谓“霸悍”之说,从何说起呢? 其实,要说的并不是现在的事儿。那是一九二几年,日本人叫大正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日本正在“脱亚入欧”,社会处于相对和平的时期,于是学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每天花了多少钱,准时向太太报账 城里的太太当然有派头 乡下太太也一样不好伺候阿 日本四大最恐怖之物 -- 地震,雷击,火灾,太太 还是这张图上总结得好 -- 太太是我家的天下大将军 谁说日本人没有幽默感地? 忽然想到一次和某个怕老婆的家伙一起在全聚德吃饭,问起老萨平时在家干嘛。老萨历数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种种得意之处,那家伙频频点头。 不料,这家伙的太太告诉我,说那天吃完饭后回到家中,此人一边给太太按摩一边说 – 老萨那家伙不可交。 太太问:为何? 答曰:太窝囊。 太太问:怎么说人家太窝囊? 答曰:似我在中国也就罢了,老萨那家伙在日本,也混到每天做饭,吸尘,洗衣,购物的份儿上,他不窝囊,谁窝囊呢? 嗯。。。。##¥¥%%……………… [完]
嗯。。。。##¥¥%%………………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