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威震南非的中国游泳老将身份之谜  

2009-04-28 18:2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长朱虎子,刘老的这位小战友头戴大礼帽,面戴茶晶镜,骑一辆暂新的德国自行车,腰插两只大镜面盒子枪,跑到王家井据点下去赶集,活脱脱一个烧包的 小特务形象,三下两下就忽悠糊涂了一位衡水来的胖翻译官,可怜胖翻译被抓之前还在跟着虎子疯跑追八路情报员(实际是虎子的战友小王)抢着立功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真实的敌后作战完全没有电影中的浪漫,残酷的战斗中,刘羡武的大哥刘羡文(化名陈生)在五一大扫荡中头部负伤,抗战胜利前夕因伤势恶化去世,被追认为烈士。而三弟刘羡斌又加入了八路军,堪称一门忠烈。 其实,铁道游击队突袭临城车站击毙大特务岗村也是有原型的,不过地点不是在临城,而是在河北深南,日本特务头子的名字也不叫岗村,而叫清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慢,慢,慢,还是把老爷子的传奇留下来以后再写吧,老萨也得多屯点儿过冬的粮食啊(季节好像不对?咳咳)。 也许,在我们的眼睛中,这一切早已成为了历史,曾在日军的追击中翻身上树藏身树冠的矫健男儿,已经成了面色慈祥的耄耋老人,甚至。。。看上去还有点儿怕老婆。如果他在北京的街头走过你的身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爷子罢了。说不定,在公共汽车上,你还会给老爷子让个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今天的刘老 然而,老爷子在异国的报纸上,就这样简单地让我突然感到,历史和现实原来就是这样亲密地交织在一起。书写传奇,不存在年龄问题。 又看了一遍照片。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八十岁的罗金宝,也还是罗金宝啊。 萨从心里发出一声慨叹。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完] 感谢老尹雪君,使我有机会采访刘老,并得到刘老馈赠的自传,作为老乡,祝咱们的老人家长寿,快乐 --- 我知道老爷子去年还去冬泳了,希望老爷子一直游下去,到百岁都不要断,让子子孙孙看咱们冀中罗金宝的威风。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附:刘羡武,河北人,1924年生,抗战期间任冀中第六军分区情报站侦察参谋,随即调入冀中独八旅侦察科,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志愿军199师作战科长,停战谈判划界代表(此后经历无考,只知道工作单位在一个叫做三座门的地方),离休时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正师级研究员。 我国军事科学院的离休正师级研究员怎么会出现在南非? 这可就不是咱们管得着的事儿了。威震南非的中国游泳老将身份之谜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长朱虎子,刘老的这位小战友头戴大礼帽,面戴茶晶镜,骑一辆暂新的德国自行车,腰插两只大镜面盒子枪,跑到王家井据点下去赶集,活脱脱一个烧包的 小特务形象,三下两下就忽悠糊涂了一位衡水来的胖翻译官,可怜胖翻译被抓之前还在跟着虎子疯跑追八路情报员(实际是虎子的战友小王)抢着立功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真实的敌后作战完全没有电影中的浪漫,残酷的战斗中,刘羡武的大哥刘羡文(化名陈生)在五一大扫荡中头部负伤,抗战胜利前夕因伤势恶化去世,被追认为烈士。而三弟刘羡斌又加入了八路军,堪称一门忠烈。 其实,铁道游击队突袭临城车站击毙大特务岗村也是有原型的,不过地点不是在临城,而是在河北深南,日本特务头子的名字也不叫岗村,而叫清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慢,慢,慢,还是把老爷子的传奇留下来以后再写吧,老萨也得多屯点儿过冬的粮食啊(季节好像不对?咳咳)。 也许,在我们的眼睛中,这一切早已成为了历史,曾在日军的追击中翻身上树藏身树冠的矫健男儿,已经成了面色慈祥的耄耋老人,甚至。。。看上去还有点儿怕老婆。如果他在北京的街头走过你的身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爷子罢了。说不定,在公共汽车上,你还会给老爷子让个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今天的刘老 然而,老爷子在异国的报纸上,就这样简单地让我突然感到,历史和现实原来就是这样亲密地交织在一起。书写传奇,不存在年龄问题。 又看了一遍照片。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八十岁的罗金宝,也还是罗金宝啊。 萨从心里发出一声慨叹。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完] 感谢老尹雪君,使我有机会采访刘老,并得到刘老馈赠的自传,作为老乡,祝咱们的老人家长寿,快乐 --- 我知道老爷子去年还去冬泳了,希望老爷子一直游下去,到百岁都不要断,让子子孙孙看咱们冀中罗金宝的威风。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附:刘羡武,河北人,1924年生,抗战期间任冀中第六军分区情报站侦察参谋,随即调入冀中独八旅侦察科,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志愿军199师作战科长,停战谈判划界代表(此后经历无考,只知道工作单位在一个叫做三座门的地方),离休时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正师级研究员。 我国军事科学院的离休正师级研究员怎么会出现在南非? 这可就不是咱们管得着的事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有点儿意思。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问题是。。。问题是这样的题目应该放在体育版啊,您怎么把文章写到军事版来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嘿嘿,这个文章还就是应该放在军事版的。

何也?,有点儿意思。 问题是。。。问题是这样的题目应该放在体育版啊,您怎么把文章写到军事版来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嘿嘿,这个文章还就是应该放在军事版的。 何也?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因为这上面的报道,都没有提到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对于在南非拿了奖章的事情,老爷子根本没当回事,因为他实在不会把它当回事儿,老爷子家的军功章还愁没地方放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军功章都愁没地方放?刘羡武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也许大家都看过《小兵张嘎》这部电影吧,看过的朋友对其中那位那段“差点儿活捉了罗金宝”的快板书一定耳熟能详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罗金宝,这个在日军背后神出鬼没的人物,曾经是许多朋友儿时的偶像吧 而原八路军冀中军区第六分区侦察参谋刘羡武,正是一个罗金宝式的人物!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在他的自传中,曾有这样一段描述谈到当年的作战经历,那是五一扫荡之后冀中最困难的时期,刘羡武随四十四区队一个排行动,他们“住宁晋县梁各庄,敌人突然 进村清剿,我即在住户大门后两边各埋伏三个战士,其他人藏在顶棚上,一日本鬼子踢门而入,当即被我击毙,后边三个伪军,一个被打伤,两个逃跑,我即突围而 出。” 文笔简练无华,而八路军闻名冀中的“挑帘战”在这段短短的文字中已经清晰地再现于我们的面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样的记录在这本自传中比比皆是,曾经多次被扫荡日军堵在地道中却奇迹般生还,在冰河上与敌军骑兵短兵肉搏,敌后的冀中几乎无日不战! 拿手好戏是在日军的电话线上作窃听,日常工作是指导锄奸“单打一”(指对罪恶极大的汉奸专门组织小分队研究其行动规律进行镇压),冀中六分区情报站的刘羡 武是石家庄日军悬赏捉拿的“特高课八路”,但即便是抗战最艰难的时刻,这个情报站也没有停止工作,他们的准确情报,为在当地拼死坚持的八路军二十三团提供 了最好的保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与电影中的罗金宝更为神似的是,刘羡武也有一次被自己人“活捉”的经历。当时,刘在文朗口据点附近活动,可能为了迷惑敌人穿了一身灰呢子大衣,硬壳学生 帽,结果被专门负责反特的县公安员吴希贤当作汉奸用驳壳枪顶上了。这个时候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刘羡武也把吴希贤当成了日本特务,于是虚与尾蛇。两人一通“天 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云山雾罩式的问答,越问越觉得对方可疑,如果不是刘无意提到了自己大哥的化名,而吴希贤恰好是他大哥的战友,两人没准儿会摆出土八 路打了共产党的乌龙来。 刘老对抗战的回忆,真实而又带了传奇的色彩。他回忆,活捉胖翻译确有其事,不过那个事情并不是张嘎子干的。刘老给我看的书面材料上记录,下手的是束冀县大 队的小队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因为这上面的报道,都没有提到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对于在南非拿了奖章的事情,老爷子根本没当回事,因为他实在不会把它当回事儿,老爷子家的军功章还愁没地方放呢。。。
,有点儿意思。 问题是。。。问题是这样的题目应该放在体育版啊,您怎么把文章写到军事版来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嘿嘿,这个文章还就是应该放在军事版的。 何也?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因为这上面的报道,都没有提到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对于在南非拿了奖章的事情,老爷子根本没当回事,因为他实在不会把它当回事儿,老爷子家的军功章还愁没地方放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军功章都愁没地方放?刘羡武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也许大家都看过《小兵张嘎》这部电影吧,看过的朋友对其中那位那段“差点儿活捉了罗金宝”的快板书一定耳熟能详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罗金宝,这个在日军背后神出鬼没的人物,曾经是许多朋友儿时的偶像吧 而原八路军冀中军区第六分区侦察参谋刘羡武,正是一个罗金宝式的人物!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在他的自传中,曾有这样一段描述谈到当年的作战经历,那是五一扫荡之后冀中最困难的时期,刘羡武随四十四区队一个排行动,他们“住宁晋县梁各庄,敌人突然 进村清剿,我即在住户大门后两边各埋伏三个战士,其他人藏在顶棚上,一日本鬼子踢门而入,当即被我击毙,后边三个伪军,一个被打伤,两个逃跑,我即突围而 出。” 文笔简练无华,而八路军闻名冀中的“挑帘战”在这段短短的文字中已经清晰地再现于我们的面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样的记录在这本自传中比比皆是,曾经多次被扫荡日军堵在地道中却奇迹般生还,在冰河上与敌军骑兵短兵肉搏,敌后的冀中几乎无日不战! 拿手好戏是在日军的电话线上作窃听,日常工作是指导锄奸“单打一”(指对罪恶极大的汉奸专门组织小分队研究其行动规律进行镇压),冀中六分区情报站的刘羡 武是石家庄日军悬赏捉拿的“特高课八路”,但即便是抗战最艰难的时刻,这个情报站也没有停止工作,他们的准确情报,为在当地拼死坚持的八路军二十三团提供 了最好的保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与电影中的罗金宝更为神似的是,刘羡武也有一次被自己人“活捉”的经历。当时,刘在文朗口据点附近活动,可能为了迷惑敌人穿了一身灰呢子大衣,硬壳学生 帽,结果被专门负责反特的县公安员吴希贤当作汉奸用驳壳枪顶上了。这个时候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刘羡武也把吴希贤当成了日本特务,于是虚与尾蛇。两人一通“天 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云山雾罩式的问答,越问越觉得对方可疑,如果不是刘无意提到了自己大哥的化名,而吴希贤恰好是他大哥的战友,两人没准儿会摆出土八 路打了共产党的乌龙来。 刘老对抗战的回忆,真实而又带了传奇的色彩。他回忆,活捉胖翻译确有其事,不过那个事情并不是张嘎子干的。刘老给我看的书面材料上记录,下手的是束冀县大 队的小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军功章都愁没地方放?刘羡武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也许大家都看过《小兵张嘎》这部电影吧,看过的朋友对其中那位那段“差点儿活捉了罗金宝”的快板书一定耳熟能详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威震南非的中国游泳老将身份之谜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罗金宝,这个在日军背后神出鬼没的人物,曾经是许多朋友儿时的偶像吧

而原八路军冀中军区第六分区侦察参谋刘羡武,正是一个罗金宝式的人物!长朱虎子,刘老的这位小战友头戴大礼帽,面戴茶晶镜,骑一辆暂新的德国自行车,腰插两只大镜面盒子枪,跑到王家井据点下去赶集,活脱脱一个烧包的 小特务形象,三下两下就忽悠糊涂了一位衡水来的胖翻译官,可怜胖翻译被抓之前还在跟着虎子疯跑追八路情报员(实际是虎子的战友小王)抢着立功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真实的敌后作战完全没有电影中的浪漫,残酷的战斗中,刘羡武的大哥刘羡文(化名陈生)在五一大扫荡中头部负伤,抗战胜利前夕因伤势恶化去世,被追认为烈士。而三弟刘羡斌又加入了八路军,堪称一门忠烈。 其实,铁道游击队突袭临城车站击毙大特务岗村也是有原型的,不过地点不是在临城,而是在河北深南,日本特务头子的名字也不叫岗村,而叫清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慢,慢,慢,还是把老爷子的传奇留下来以后再写吧,老萨也得多屯点儿过冬的粮食啊(季节好像不对?咳咳)。 也许,在我们的眼睛中,这一切早已成为了历史,曾在日军的追击中翻身上树藏身树冠的矫健男儿,已经成了面色慈祥的耄耋老人,甚至。。。看上去还有点儿怕老婆。如果他在北京的街头走过你的身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爷子罢了。说不定,在公共汽车上,你还会给老爷子让个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今天的刘老 然而,老爷子在异国的报纸上,就这样简单地让我突然感到,历史和现实原来就是这样亲密地交织在一起。书写传奇,不存在年龄问题。 又看了一遍照片。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八十岁的罗金宝,也还是罗金宝啊。 萨从心里发出一声慨叹。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完] 感谢老尹雪君,使我有机会采访刘老,并得到刘老馈赠的自传,作为老乡,祝咱们的老人家长寿,快乐 --- 我知道老爷子去年还去冬泳了,希望老爷子一直游下去,到百岁都不要断,让子子孙孙看咱们冀中罗金宝的威风。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附:刘羡武,河北人,1924年生,抗战期间任冀中第六军分区情报站侦察参谋,随即调入冀中独八旅侦察科,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志愿军199师作战科长,停战谈判划界代表(此后经历无考,只知道工作单位在一个叫做三座门的地方),离休时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正师级研究员。 我国军事科学院的离休正师级研究员怎么会出现在南非? 这可就不是咱们管得着的事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在他的自传中,曾有这样一段描述谈到当年的作战经历,那是五一扫荡之后冀中最困难的时期,刘羡武随四十四区队一个排行动,他们“住宁晋县梁各庄,敌人突然 进村清剿,我即在住户大门后两边各埋伏三个战士,其他人藏在顶棚上,一日本鬼子踢门而入,当即被我击毙,后边三个伪军,一个被打伤,两个逃跑,我即突围而 出。”

文笔简练无华,而八路军闻名冀中的“挑帘战”在这段短短的文字中已经清晰地再现于我们的面前。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样的记录在这本自传中比比皆是,曾经多次被扫荡日军堵在地道中却奇迹般生还,在冰河上与敌军骑兵短兵肉搏,敌后的冀中几乎无日不战!

拿手好戏是在日军的电话线上作窃听,日常工作是指导锄奸“单打一”(指对罪恶极大的汉奸专门组织小分队研究其行动规律进行镇压),冀中六分区情报站的刘羡 武是石家庄日军悬赏捉拿的“特高课八路”,但即便是抗战最艰难的时刻,这个情报站也没有停止工作,他们的准确情报,为在当地拼死坚持的八路军二十三团提供 了最好的保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长朱虎子,刘老的这位小战友头戴大礼帽,面戴茶晶镜,骑一辆暂新的德国自行车,腰插两只大镜面盒子枪,跑到王家井据点下去赶集,活脱脱一个烧包的 小特务形象,三下两下就忽悠糊涂了一位衡水来的胖翻译官,可怜胖翻译被抓之前还在跟着虎子疯跑追八路情报员(实际是虎子的战友小王)抢着立功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真实的敌后作战完全没有电影中的浪漫,残酷的战斗中,刘羡武的大哥刘羡文(化名陈生)在五一大扫荡中头部负伤,抗战胜利前夕因伤势恶化去世,被追认为烈士。而三弟刘羡斌又加入了八路军,堪称一门忠烈。 其实,铁道游击队突袭临城车站击毙大特务岗村也是有原型的,不过地点不是在临城,而是在河北深南,日本特务头子的名字也不叫岗村,而叫清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慢,慢,慢,还是把老爷子的传奇留下来以后再写吧,老萨也得多屯点儿过冬的粮食啊(季节好像不对?咳咳)。 也许,在我们的眼睛中,这一切早已成为了历史,曾在日军的追击中翻身上树藏身树冠的矫健男儿,已经成了面色慈祥的耄耋老人,甚至。。。看上去还有点儿怕老婆。如果他在北京的街头走过你的身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爷子罢了。说不定,在公共汽车上,你还会给老爷子让个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今天的刘老 然而,老爷子在异国的报纸上,就这样简单地让我突然感到,历史和现实原来就是这样亲密地交织在一起。书写传奇,不存在年龄问题。 又看了一遍照片。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八十岁的罗金宝,也还是罗金宝啊。 萨从心里发出一声慨叹。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完] 感谢老尹雪君,使我有机会采访刘老,并得到刘老馈赠的自传,作为老乡,祝咱们的老人家长寿,快乐 --- 我知道老爷子去年还去冬泳了,希望老爷子一直游下去,到百岁都不要断,让子子孙孙看咱们冀中罗金宝的威风。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附:刘羡武,河北人,1924年生,抗战期间任冀中第六军分区情报站侦察参谋,随即调入冀中独八旅侦察科,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志愿军199师作战科长,停战谈判划界代表(此后经历无考,只知道工作单位在一个叫做三座门的地方),离休时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正师级研究员。 我国军事科学院的离休正师级研究员怎么会出现在南非? 这可就不是咱们管得着的事儿了。
与电影中的罗金宝更为神似的是,刘羡武也有一次被自己人“活捉”的经历。当时,刘在文朗口据点附近活动,可能为了迷惑敌人穿了一身灰呢子大衣,硬壳学生 帽,结果被专门负责反特的县公安员吴希贤当作汉奸用驳壳枪顶上了。这个时候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刘羡武也把吴希贤当成了日本特务,于是虚与尾蛇。两人一通“天 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云山雾罩式的问答,越问越觉得对方可疑,如果不是刘无意提到了自己大哥的化名,而吴希贤恰好是他大哥的战友,两人没准儿会摆出土八 路打了共产党的乌龙来。

刘老对抗战的回忆,真实而又带了传奇的色彩。他回忆,活捉胖翻译确有其事,不过那个事情并不是张嘎子干的。刘老给我看的书面材料上记录,下手的是束冀县大 队的小队长朱虎子,刘老的这位小战友头戴大礼帽,面戴茶晶镜,骑一辆暂新的德国自行车,腰插两只大镜面盒子枪,跑到王家井据点下去赶集,活脱脱一个烧包的 小特务形象,三下两下就忽悠糊涂了一位衡水来的胖翻译官,可怜胖翻译被抓之前还在跟着虎子疯跑追八路情报员(实际是虎子的战友小王)抢着立功呢。。。长朱虎子,刘老的这位小战友头戴大礼帽,面戴茶晶镜,骑一辆暂新的德国自行车,腰插两只大镜面盒子枪,跑到王家井据点下去赶集,活脱脱一个烧包的 小特务形象,三下两下就忽悠糊涂了一位衡水来的胖翻译官,可怜胖翻译被抓之前还在跟着虎子疯跑追八路情报员(实际是虎子的战友小王)抢着立功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真实的敌后作战完全没有电影中的浪漫,残酷的战斗中,刘羡武的大哥刘羡文(化名陈生)在五一大扫荡中头部负伤,抗战胜利前夕因伤势恶化去世,被追认为烈士。而三弟刘羡斌又加入了八路军,堪称一门忠烈。 其实,铁道游击队突袭临城车站击毙大特务岗村也是有原型的,不过地点不是在临城,而是在河北深南,日本特务头子的名字也不叫岗村,而叫清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慢,慢,慢,还是把老爷子的传奇留下来以后再写吧,老萨也得多屯点儿过冬的粮食啊(季节好像不对?咳咳)。 也许,在我们的眼睛中,这一切早已成为了历史,曾在日军的追击中翻身上树藏身树冠的矫健男儿,已经成了面色慈祥的耄耋老人,甚至。。。看上去还有点儿怕老婆。如果他在北京的街头走过你的身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爷子罢了。说不定,在公共汽车上,你还会给老爷子让个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今天的刘老 然而,老爷子在异国的报纸上,就这样简单地让我突然感到,历史和现实原来就是这样亲密地交织在一起。书写传奇,不存在年龄问题。 又看了一遍照片。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八十岁的罗金宝,也还是罗金宝啊。 萨从心里发出一声慨叹。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完] 感谢老尹雪君,使我有机会采访刘老,并得到刘老馈赠的自传,作为老乡,祝咱们的老人家长寿,快乐 --- 我知道老爷子去年还去冬泳了,希望老爷子一直游下去,到百岁都不要断,让子子孙孙看咱们冀中罗金宝的威风。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附:刘羡武,河北人,1924年生,抗战期间任冀中第六军分区情报站侦察参谋,随即调入冀中独八旅侦察科,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志愿军199师作战科长,停战谈判划界代表(此后经历无考,只知道工作单位在一个叫做三座门的地方),离休时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正师级研究员。 我国军事科学院的离休正师级研究员怎么会出现在南非? 这可就不是咱们管得着的事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真实的敌后作战完全没有电影中的浪漫,残酷的战斗中,刘羡武的大哥刘羡文(化名陈生)在五一大扫荡中头部负伤,抗战胜利前夕因伤势恶化去世,被追认为烈士。而三弟刘羡斌又加入了八路军,堪称一门忠烈。,有点儿意思。 问题是。。。问题是这样的题目应该放在体育版啊,您怎么把文章写到军事版来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嘿嘿,这个文章还就是应该放在军事版的。 何也?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因为这上面的报道,都没有提到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对于在南非拿了奖章的事情,老爷子根本没当回事,因为他实在不会把它当回事儿,老爷子家的军功章还愁没地方放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军功章都愁没地方放?刘羡武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也许大家都看过《小兵张嘎》这部电影吧,看过的朋友对其中那位那段“差点儿活捉了罗金宝”的快板书一定耳熟能详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罗金宝,这个在日军背后神出鬼没的人物,曾经是许多朋友儿时的偶像吧 而原八路军冀中军区第六分区侦察参谋刘羡武,正是一个罗金宝式的人物!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在他的自传中,曾有这样一段描述谈到当年的作战经历,那是五一扫荡之后冀中最困难的时期,刘羡武随四十四区队一个排行动,他们“住宁晋县梁各庄,敌人突然 进村清剿,我即在住户大门后两边各埋伏三个战士,其他人藏在顶棚上,一日本鬼子踢门而入,当即被我击毙,后边三个伪军,一个被打伤,两个逃跑,我即突围而 出。” 文笔简练无华,而八路军闻名冀中的“挑帘战”在这段短短的文字中已经清晰地再现于我们的面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样的记录在这本自传中比比皆是,曾经多次被扫荡日军堵在地道中却奇迹般生还,在冰河上与敌军骑兵短兵肉搏,敌后的冀中几乎无日不战! 拿手好戏是在日军的电话线上作窃听,日常工作是指导锄奸“单打一”(指对罪恶极大的汉奸专门组织小分队研究其行动规律进行镇压),冀中六分区情报站的刘羡 武是石家庄日军悬赏捉拿的“特高课八路”,但即便是抗战最艰难的时刻,这个情报站也没有停止工作,他们的准确情报,为在当地拼死坚持的八路军二十三团提供 了最好的保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与电影中的罗金宝更为神似的是,刘羡武也有一次被自己人“活捉”的经历。当时,刘在文朗口据点附近活动,可能为了迷惑敌人穿了一身灰呢子大衣,硬壳学生 帽,结果被专门负责反特的县公安员吴希贤当作汉奸用驳壳枪顶上了。这个时候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刘羡武也把吴希贤当成了日本特务,于是虚与尾蛇。两人一通“天 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云山雾罩式的问答,越问越觉得对方可疑,如果不是刘无意提到了自己大哥的化名,而吴希贤恰好是他大哥的战友,两人没准儿会摆出土八 路打了共产党的乌龙来。 刘老对抗战的回忆,真实而又带了传奇的色彩。他回忆,活捉胖翻译确有其事,不过那个事情并不是张嘎子干的。刘老给我看的书面材料上记录,下手的是束冀县大 队的小队

其实,铁道游击队突袭临城车站击毙大特务岗村也是有原型的,不过地点不是在临城,而是在河北深南,日本特务头子的名字也不叫岗村,而叫清水。。。
,有点儿意思。 问题是。。。问题是这样的题目应该放在体育版啊,您怎么把文章写到军事版来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嘿嘿,这个文章还就是应该放在军事版的。 何也?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因为这上面的报道,都没有提到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对于在南非拿了奖章的事情,老爷子根本没当回事,因为他实在不会把它当回事儿,老爷子家的军功章还愁没地方放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军功章都愁没地方放?刘羡武老爷子到底何许人也?! 也许大家都看过《小兵张嘎》这部电影吧,看过的朋友对其中那位那段“差点儿活捉了罗金宝”的快板书一定耳熟能详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罗金宝,这个在日军背后神出鬼没的人物,曾经是许多朋友儿时的偶像吧 而原八路军冀中军区第六分区侦察参谋刘羡武,正是一个罗金宝式的人物!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在他的自传中,曾有这样一段描述谈到当年的作战经历,那是五一扫荡之后冀中最困难的时期,刘羡武随四十四区队一个排行动,他们“住宁晋县梁各庄,敌人突然 进村清剿,我即在住户大门后两边各埋伏三个战士,其他人藏在顶棚上,一日本鬼子踢门而入,当即被我击毙,后边三个伪军,一个被打伤,两个逃跑,我即突围而 出。” 文笔简练无华,而八路军闻名冀中的“挑帘战”在这段短短的文字中已经清晰地再现于我们的面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样的记录在这本自传中比比皆是,曾经多次被扫荡日军堵在地道中却奇迹般生还,在冰河上与敌军骑兵短兵肉搏,敌后的冀中几乎无日不战! 拿手好戏是在日军的电话线上作窃听,日常工作是指导锄奸“单打一”(指对罪恶极大的汉奸专门组织小分队研究其行动规律进行镇压),冀中六分区情报站的刘羡 武是石家庄日军悬赏捉拿的“特高课八路”,但即便是抗战最艰难的时刻,这个情报站也没有停止工作,他们的准确情报,为在当地拼死坚持的八路军二十三团提供 了最好的保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与电影中的罗金宝更为神似的是,刘羡武也有一次被自己人“活捉”的经历。当时,刘在文朗口据点附近活动,可能为了迷惑敌人穿了一身灰呢子大衣,硬壳学生 帽,结果被专门负责反特的县公安员吴希贤当作汉奸用驳壳枪顶上了。这个时候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刘羡武也把吴希贤当成了日本特务,于是虚与尾蛇。两人一通“天 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云山雾罩式的问答,越问越觉得对方可疑,如果不是刘无意提到了自己大哥的化名,而吴希贤恰好是他大哥的战友,两人没准儿会摆出土八 路打了共产党的乌龙来。 刘老对抗战的回忆,真实而又带了传奇的色彩。他回忆,活捉胖翻译确有其事,不过那个事情并不是张嘎子干的。刘老给我看的书面材料上记录,下手的是束冀县大 队的小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慢,慢,慢,还是把老爷子的传奇留下来以后再写吧,老萨也得多屯点儿过冬的粮食啊(季节好像不对?咳咳)。

也许,在我们的眼睛中,这一切早已成为了历史,曾在日军的追击中翻身上树藏身树冠的矫健男儿,已经成了面色慈祥的耄耋老人,甚至。。。看上去还有点儿怕老婆。如果他在北京的街头走过你的身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爷子罢了。说不定,在公共汽车上,你还会给老爷子让个座。
威震南非的中国游泳老将身份之谜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今天的刘老

然而,老爷子在异国的报纸上,就这样简单地让我突然感到,历史和现实原来就是这样亲密地交织在一起。书写传奇,不存在年龄问题。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又看了一遍照片。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八十岁的罗金宝,也还是罗金宝啊。

萨从心里发出一声慨叹。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完]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感谢老尹雪君,使我有机会采访刘老,并得到刘老馈赠的自传,作为老乡,祝咱们的老人家长寿,快乐 --- 我知道老爷子去年还去冬泳了,希望老爷子一直游下去,到百岁都不要断,让子子孙孙看咱们冀中罗金宝的威风。
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附:刘羡武,河北人,1924年生,抗战期间任冀中第六军分区情报站侦察参谋,随即调入冀中独八旅侦察科,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志愿军199师作战科长,停战谈判划界代表(此后经历无考,只知道工作单位在一个叫做三座门的地方),离休时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正师级研究员。
长朱虎子,刘老的这位小战友头戴大礼帽,面戴茶晶镜,骑一辆暂新的德国自行车,腰插两只大镜面盒子枪,跑到王家井据点下去赶集,活脱脱一个烧包的 小特务形象,三下两下就忽悠糊涂了一位衡水来的胖翻译官,可怜胖翻译被抓之前还在跟着虎子疯跑追八路情报员(实际是虎子的战友小王)抢着立功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真实的敌后作战完全没有电影中的浪漫,残酷的战斗中,刘羡武的大哥刘羡文(化名陈生)在五一大扫荡中头部负伤,抗战胜利前夕因伤势恶化去世,被追认为烈士。而三弟刘羡斌又加入了八路军,堪称一门忠烈。 其实,铁道游击队突袭临城车站击毙大特务岗村也是有原型的,不过地点不是在临城,而是在河北深南,日本特务头子的名字也不叫岗村,而叫清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慢,慢,慢,还是把老爷子的传奇留下来以后再写吧,老萨也得多屯点儿过冬的粮食啊(季节好像不对?咳咳)。 也许,在我们的眼睛中,这一切早已成为了历史,曾在日军的追击中翻身上树藏身树冠的矫健男儿,已经成了面色慈祥的耄耋老人,甚至。。。看上去还有点儿怕老婆。如果他在北京的街头走过你的身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城老爷子罢了。说不定,在公共汽车上,你还会给老爷子让个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今天的刘老 然而,老爷子在异国的报纸上,就这样简单地让我突然感到,历史和现实原来就是这样亲密地交织在一起。书写传奇,不存在年龄问题。 又看了一遍照片。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八十岁的罗金宝,也还是罗金宝啊。 萨从心里发出一声慨叹。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完] 感谢老尹雪君,使我有机会采访刘老,并得到刘老馈赠的自传,作为老乡,祝咱们的老人家长寿,快乐 --- 我知道老爷子去年还去冬泳了,希望老爷子一直游下去,到百岁都不要断,让子子孙孙看咱们冀中罗金宝的威风。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附:刘羡武,河北人,1924年生,抗战期间任冀中第六军分区情报站侦察参谋,随即调入冀中独八旅侦察科,抗美援朝战争中任志愿军199师作战科长,停战谈判划界代表(此后经历无考,只知道工作单位在一个叫做三座门的地方),离休时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正师级研究员。 我国军事科学院的离休正师级研究员怎么会出现在南非? 这可就不是咱们管得着的事儿了。
我国军事科学院的离休正师级研究员怎么会出现在南非?

这可就不是咱们管得着的事儿了。传奇在什么地方?传奇可能就在你的身边,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本来想继续写京师四小名捕的案子,但一封邮件的到来,让我决定把它稍微放一放。 邮件是北京来的,里面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带有老爷子自己标注的照片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这张照片我本来翻拍了,但拷贝好后忘在了北京家中的计算机里,前几天和朋友在网上谈到这件事才猛然发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请人家重新发过来。 如果看这张照片,也没有太多希奇的地方,不过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城市日报》2003年2日1日体育版的一页而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名游泳选手中,其中之一的居然是东方人,确切地说是中国人的面孔,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 中国人在南非上了报纸,因为什么呢? 原来,这篇文章,是该报对约翰内斯堡1月26日举行城市马拉松游泳比赛进行的报道。这种比赛在约翰内斯堡每年举行一次,这一年共有三千多人参加了比赛,其 中一个参加比赛的中国人排名在前三百名之中。这位中国人上岸的时候,岸边的观众纷纷热烈鼓掌,闪光灯快门响成一片,他出水的照片也就这样登上了当地的报 纸。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劲头,游了两百多名还会上报纸,岂不是一件怪事? 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这名中国人是唯一参加了比赛的外籍人士,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参加比赛的中国人,当时已经八十高龄,是所有参加比赛人员中岁数最 大的一位。这样一位东方老者参加比赛,当地人感到颇为惊讶,一路上不时有黑人白人观众用望远镜追寻这位老者在波涛中的影子,一边鼓励,一边肯定也在担心他 能否游得下来。而老爷子悠然划水,竟是从从容容到达终点,出水后还频频挥手致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为了表彰老爷子以八十高龄游完全程,当地组委会后来专门给老爷子颁发了一枚特制的纪念章,就是图上右下方那枚。 我见到老爷子那天,说起此事老爷子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说南非和咱们的季节是反的,当时水温有二十多度,我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冬泳表演赛,那一年没法参加了,只好报个名算是补偿一下,以安全游完全程为目标,所以没想着争名次。。。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以八十高龄游出这个成绩的这位老爷子,大名刘羡武。网上一查就可以在中广网找到老爷子参加2007年延庆夏都公园冬泳表演的报道 – 链接出处 据主办方介绍,昨天上午11点左右的湖水只有3.9摄氏度。然而,对于82岁的刘羡武来说,这样 的天气似乎还不算冷。刘大爷今天和74岁的老伴儿 都来参加冬泳大会。 身着短裤的他一再示意记者:“这根本不算什么,我没事!我喜欢冬泳,既强身,又健体,还少生病,虽然下去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是上岸的时候特别舒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60000 哦,原来是咱们北京的冬泳健将去南非顺便拿个纪念奖章回来阿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