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名人系列之诗人与强盗 -- 张小波宋强印象  

2009-07-13 20:0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名人系列之诗人与强盗 -- 张小波宋强印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张小波张先生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名人系列之诗人与强盗 -- 张小波宋强印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宋强宋先生
名人系列之诗人与强盗 -- 张小波宋强印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张小波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张先生阿,就一句歌词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道貌岸然挂在你的脸上。。。” 嗯?老刘您别瞪眼,瞪那么大我害怕。我这人胆儿小,敏感,昨天,就弄得我挺紧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喝酒紧张什么?紧张。。。张小波阿,喝到后来,我忽然发现,张先生对萨有敌意!而且是越到后来,敌意越深! 不会吧,张小波是卖书的,又不是卖网络设备的,他跟你怎么会有敌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刚开始时候我是到他办公室,感觉这人挺好的。不过传说他跟宋强是铁哥们儿看着可不象 – 这俩人气质不一样。比如,他们俩都戴眼镜,宋强的眼镜有点儿象直接挂在骨头上,不添文气添匪气,张小波呢。。。不好形容,就觉得他那眼镜好像不是自己的, 是跟人借的。。。 张小波的形象,做事,都是很典型的老总气派,敏锐,老辣,人文关怀,一个好老总该有的东西,都有了,把他搁哪个老总的沙龙里头你一眼肯定找不着他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恐怕不行,他一进去敏感的资本家们就得坐立不安 -- 嗅到革命的危险味道。 张先生是和我谈一本书,条件非常优厚,不过我还是没签约。这倒不是老萨不识好歹,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 – 不卖楼花。人都有个信誉问题,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万一签了约写不出来咱丢不起那个脸,我的意思是我写完了你看,你觉得还值这个价钱,咱再签。张先生做生意 很干脆,好,那就依你。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痛快。 这不挺好吗?到此为止,张先生都是温和,干练的形象。然而,我们终于进入晚餐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来公司里张,宋两位有分工,那一天的客人主要是和张先生有业务关系的。张先生雍容揖让,应对有序,稳重而不失风趣,大家皆大欢喜。宋先生那一天似无公 事,早早就已经抱着酒瓶子满席乱转,席间有几位诗人,作者,其中有个诗人是宋先生不喜欢的,当时就朝人翻白眼,狠没有涵养的样子。 这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先生算是左派,还是有名的左派。但派别不重要,关键他这人看不得没有良知的人,哪怕这没有良知的人也是左派,甚至比他还左,照样挨他的白眼。这就够了。 有良知的人,别管左派右派,都能喝到一起去。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还有几位大报社的名报人 – 其中一位武汉的老师与我神交已久,一个东瀛,一个云梦,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真是有缘千里的感觉。高兴之下宋先生也跟着高兴,大家谈到兴头处,笑也有了,泪也有了,酒也有了。 那时候,我和宋先生都喝多了,这人是诗人本色。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先生显然没有喝多,他那边还一帮客人觥筹交错,雍容揖让呢,稳中,老练,一点儿没有乱了方寸,但是肯定没忘了我们这边儿,我觉得他一直支棱着耳朵听我们 这边儿胡侃呢 -- 当老总的都有这种耳听八方的本事。偶然一瞥,骨子里忽然一寒 – 这张先生的眼神儿,怎么有点儿恶狠狠的? 对我有意见?不像阿,细看,不但对我,对宋先生也是有点儿恶狠狠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细想,继续喝,就我们这桌儿折腾得热闹,刚才不是说了吗,拍桌子把老板都吓着了。 张先生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敌意越来越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敌意?!我肯定没看错,但一定不是对我们拍桌子有意见!我看见他好几次好像也想跟着拍来着,但席上那个冷艳的女诗人正跟他讨论问题,他可能怕误会拍到人家大腿上,手都举起来了愣又收回来。 张老总那边依然是觥筹交错,雍容揖让,说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很多久仰或者谦逊的话,他是老总么,本职工作。。。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等回家路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张小波先生那眼神。。。就象是从了良的山贼,看见有强盗在抢劫阿! 那什么感觉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心痒痒手痒痒可是还得遵纪守法不是?张先生那是嫉妒阿! 听说张先生没业务的时候,至少2006年以前经常是喝得两脚驾云的,现在公司大了,当老总的不能老在客人面前不知今夕何夕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样喝成关公么?难道我不想跟你们丫一块儿拍桌子么?我想这么道貌岸然地嘛?你们丫明知道我不能多喝不能胡说八道还这么馋我。。。 张先生那眼神,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嘿,这人啊,骨子里还是一个诗人。 老刘感叹地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我端起酒瓶子给自己倒酒,才发现酒瓶子早空了。 老刘的脸已经跟关公一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得,又是一个够让张小波嫉妒的主儿。我心想。 [完]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后来和另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老刘原来也在共和联动工作。难怪他想听我怎么评价这二位呢。但是,他后来还是离开了,而且留下了一句话 -- “我跟谁也不能跟张小波干了”。 怎么回事儿?待遇问题?闹崩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没有,他们私交好着呢,小波宋强对老刘都不错,他们合作得挺好。当初,老刘从国字号的大出版社到小波那儿,是觉得整天混吃等死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生活很不正常,想正经干点儿事。他们合作的成果也挺好,关键张小波是个诗人,结果老刘干了一段,觉得干不下去了,还是走了。 诗人?诗人怎么就让人干不下去了?卡拉季奇也是诗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打住,张小波可不是倒卖军火的,他就是个诗人,诗人当老总有自己的特点,这特点老刘当初还很欣赏,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决定辞职了。 诗人当老总有什么特点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你想想啊,写诗的多了,能变成诗人的可不多,这诗人和写诗的有什么质的飞跃呢? 这难不住我,大学的课程我还记着呢,诗人,他得能引发大家的感情共鸣才能叫诗人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是啊,张小波就是一诗人,现在也是。所以他在公司里一跟大伙儿谈工作,谈着谈着大伙儿就共鸣了,别管共鸣的内容是什么,反正他谈完,办公室里总会弥漫一种亢奋的情绪,大家工作起来特别有劲儿,跟吃了兴奋剂了似的。 阿?不过这不是好事儿么?能鼓舞员工士气的老板才是好老板阿。外国老板发奖金才能做到的事儿,张先生一谈就达到目的了,这是天才阿!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也是这么觉得。。。每次跟他谈完都特兴奋,想干活,想做书,可是。。。 可是什么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可是张小波他这人敬业,老找大伙儿谈工作阿,结果大伙儿就老是处于亢奋状态。一来二去,老刘觉得自己这岁数,老这么亢奋的状态。。。这生活也是很不正常。。。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老刘好养生,可跟小波一谈就管不住自己,末末了,只好采用这种自杀式行为解决问题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挣工资的老百姓,见到名人总有点儿世俗的激动和新鲜。日本这儿,名人倒不是很难见到,如果是选举期间,大街上可能就碰到鸠山由纪夫或者小池百合子抓着人握 手拜票,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觉得是有人借了鸠山或者小池的身子,里面装上发条摆大街上了,它不象真人。至于平时,接触的不是业务代表就是拉线的工程 师,他们要想成杰克.韦尔奇那样的名人估计还得熬几十年。 可是偶尔机会好,也能跟名人碰个面,甚至喝上一杯,那么,把当时的印象记下来,慢慢写个系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从谁开始呢?就从张小波和宋强两位开始吧。 和老刘谈起张小波和宋强,是因为老刘请我吃饭,但是发现我走路老顺拐,看人老对眼。 “你觉得他们俩是哪类人?”听说我不太正常是因为昨天跟张小波和宋强两位那儿喝高了,老刘很大度地原谅了我,不过到了饭桌上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看看老刘,确定是我喝多了,他没喝多。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张小波和宋强是哪类人?诗人,图书公司的老总,《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 张小波张先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宋强宋先生 还有他们那本著名的《中国可以说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是一位老出版人了,这些他都应该知道啊,干吗问我呢?要问我Cisco3824路由器可以带多大带宽的IPSEC Tunnel我肯定比他清楚,可要问我北京出版界这些人和事儿,他应该比我清楚啊。 再想想老刘的问话 – 他们俩是哪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哦,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问问我对这二位的人品怎么看,不是问这两位是司局级还是县团级。 他们俩阿。。。我想了想,又看了看老刘,决定 – 第一,说实话,第二,跟老刘不能直说,得拐着弯儿说。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为什么呢? 老刘这种人是知识分子,你说得太直接了人会觉得你没文化。咱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中国在外头工作的工程师都是没文化的不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在外国人面前咱不能丢人,在本国人面前咱也不能丢人不是? 于是我就说了 – 刘老啊,我觉得,他们俩,可不是一类人。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嗯?说来听听。 宋强宋先生阿,那适合两句诗词。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一句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另一句是“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两句都不是夸张。做老总不象老总,酒到杯干,说起一个话题来能争到酒酣耳热,争急眼的时候拍桌子,击节赞叹的时候拍桌子,酒剩得不多了又拍桌子(酒店老板奇怪 – 我得罪谁了老拍我们家桌子?)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跟这样的人喝酒就俩字儿 – 痛快!宋先生这人怎么看怎么还是一个诗人。您看我喝成这样儿,他喝得绝不比我好看多少,他还不是为了应酬,看得出来他喝得高兴,聊得高兴,他高兴,我高 兴,这酒喝得,就跟《甲方乙方》里面最后那段儿似的 -- “大家都喝高了,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 虽然“肝胆相照”的词儿已经不太流行了,可是我相信,如果大伙儿喝到中间没酒钱了,把门口停的车卖了先顶着这种事儿,宋强是干得出来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这年头,能有这样的人一块儿喝酒,你都不知道该感谢谁好。 “本色”,我最后说,“你可以不喜欢宋强的观点,但是你很难不喜欢宋强这个人,别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老刘点点头,干了一杯 – 那小波呢? 张小波
啊啊啊啊~~~~

听人介绍完老刘的经历,萨就会发单音节的词儿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08146
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真奇妙。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