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上  

2009-07-14 13:55: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
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远征军工作了。大象行进的时候,象奴坐在大象头顶上,手持一根形如钥匙的奇怪手杖,指挥大象前进的方法,就是用手杖去敲大象的耳朵,敲右耳朵向右转,敲左耳朵向左转,听话得很。 但是也有不听话的时候,那就是让大象坐下的时候,很多大象故意装做东张西望的样子,对象奴的命令视而不见,拖延磨蹭不肯执行。后来,远征军的士兵们慢慢看出了道理 – 大象身体非常沉重,坐下后起立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它们不愿意坐下,倒不是没有客观原因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能听懂人话!可惜当时只能听懂缅甸语,对中文,英语和日语完全没反应。从后来林旺的情况看,他是慢慢学会了中文的,哦,懂母语之外的两国语言,林旺可 算是个知识分子呢 – 不要对我这个结论表示不满哦,你试试学大象的语言去,林旺能听懂咱的语言,咱就不能跟他比比智力? 大象不怕老鼠,经常把老鼠踩死。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进入树林,象奴不让远征军们去窥看,说是大象有时在林中交媾,这种动物十分害羞,若发现有人窥视就会冲出来把你踩到死。 大象们在缅甸并不需要人工喂养,到了晚上,象奴给大象戴上一种特殊的脚镣,这样大象一步只能走四十公分,是没法跑远的。然后,大象就会给放入山林,自己寻觅食物,清早自会回营,是不需要多少照管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就是这最后一条,差点儿又要了老象的性命。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很喜欢这几头大象,决定带他们回国。回国路上,离开了野生植物繁茂的缅北滇西,人们才意识到大 象需要吃多少东西,新一军的后勤部门为此吃尽了苦头,大象们也不得不临时学会一些简单的表演技巧,沿途杂耍给自己赚点儿伙食补贴。尽管如此,还是有多头大 象因为照顾不周死亡在路上。好在林旺体健貌端,生命力强,很活泼地到了广州。 值得一提的是,新一军的几头大象在广州继续登台表演,还曾经用所得赈济过当地的灾民。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也有史载新一军在广州颇有强买强卖的扰民现象。大象赈灾和强买强卖,这两个矛盾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一支军队身上呢?只能说,历史不是非黑即白的。 后来孙立人到台湾担任新兵训练司令,就带了三头大象渡海去台,算是给台湾人民的礼物。这里面就有林旺,可惜另外两头大象寿命都不长,也就不如林旺这样出名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刚刚到达台湾的林旺,依然在“军管”之中,干了好几年搬运工的灵活,才走进木栅动物园过起了安定的生活 [待续]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下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远征军工作了。大象行进的时候,象奴坐在大象头顶上,手持一根形如钥匙的奇怪手杖,指挥大象前进的方法,就是用手杖去敲大象的耳朵,敲右耳朵向右转,敲左耳朵向左转,听话得很。 但是也有不听话的时候,那就是让大象坐下的时候,很多大象故意装做东张西望的样子,对象奴的命令视而不见,拖延磨蹭不肯执行。后来,远征军的士兵们慢慢看出了道理 – 大象身体非常沉重,坐下后起立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它们不愿意坐下,倒不是没有客观原因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能听懂人话!可惜当时只能听懂缅甸语,对中文,英语和日语完全没反应。从后来林旺的情况看,他是慢慢学会了中文的,哦,懂母语之外的两国语言,林旺可 算是个知识分子呢 – 不要对我这个结论表示不满哦,你试试学大象的语言去,林旺能听懂咱的语言,咱就不能跟他比比智力? 大象不怕老鼠,经常把老鼠踩死。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进入树林,象奴不让远征军们去窥看,说是大象有时在林中交媾,这种动物十分害羞,若发现有人窥视就会冲出来把你踩到死。 大象们在缅甸并不需要人工喂养,到了晚上,象奴给大象戴上一种特殊的脚镣,这样大象一步只能走四十公分,是没法跑远的。然后,大象就会给放入山林,自己寻觅食物,清早自会回营,是不需要多少照管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就是这最后一条,差点儿又要了老象的性命。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很喜欢这几头大象,决定带他们回国。回国路上,离开了野生植物繁茂的缅北滇西,人们才意识到大 象需要吃多少东西,新一军的后勤部门为此吃尽了苦头,大象们也不得不临时学会一些简单的表演技巧,沿途杂耍给自己赚点儿伙食补贴。尽管如此,还是有多头大 象因为照顾不周死亡在路上。好在林旺体健貌端,生命力强,很活泼地到了广州。 值得一提的是,新一军的几头大象在广州继续登台表演,还曾经用所得赈济过当地的灾民。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也有史载新一军在广州颇有强买强卖的扰民现象。大象赈灾和强买强卖,这两个矛盾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一支军队身上呢?只能说,历史不是非黑即白的。 后来孙立人到台湾担任新兵训练司令,就带了三头大象渡海去台,算是给台湾人民的礼物。这里面就有林旺,可惜另外两头大象寿命都不长,也就不如林旺这样出名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刚刚到达台湾的林旺,依然在“军管”之中,干了好几年搬运工的灵活,才走进木栅动物园过起了安定的生活 [待续]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下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远征军工作了。大象行进的时候,象奴坐在大象头顶上,手持一根形如钥匙的奇怪手杖,指挥大象前进的方法,就是用手杖去敲大象的耳朵,敲右耳朵向右转,敲左耳朵向左转,听话得很。 但是也有不听话的时候,那就是让大象坐下的时候,很多大象故意装做东张西望的样子,对象奴的命令视而不见,拖延磨蹭不肯执行。后来,远征军的士兵们慢慢看出了道理 – 大象身体非常沉重,坐下后起立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它们不愿意坐下,倒不是没有客观原因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能听懂人话!可惜当时只能听懂缅甸语,对中文,英语和日语完全没反应。从后来林旺的情况看,他是慢慢学会了中文的,哦,懂母语之外的两国语言,林旺可 算是个知识分子呢 – 不要对我这个结论表示不满哦,你试试学大象的语言去,林旺能听懂咱的语言,咱就不能跟他比比智力? 大象不怕老鼠,经常把老鼠踩死。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进入树林,象奴不让远征军们去窥看,说是大象有时在林中交媾,这种动物十分害羞,若发现有人窥视就会冲出来把你踩到死。 大象们在缅甸并不需要人工喂养,到了晚上,象奴给大象戴上一种特殊的脚镣,这样大象一步只能走四十公分,是没法跑远的。然后,大象就会给放入山林,自己寻觅食物,清早自会回营,是不需要多少照管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就是这最后一条,差点儿又要了老象的性命。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很喜欢这几头大象,决定带他们回国。回国路上,离开了野生植物繁茂的缅北滇西,人们才意识到大 象需要吃多少东西,新一军的后勤部门为此吃尽了苦头,大象们也不得不临时学会一些简单的表演技巧,沿途杂耍给自己赚点儿伙食补贴。尽管如此,还是有多头大 象因为照顾不周死亡在路上。好在林旺体健貌端,生命力强,很活泼地到了广州。 值得一提的是,新一军的几头大象在广州继续登台表演,还曾经用所得赈济过当地的灾民。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也有史载新一军在广州颇有强买强卖的扰民现象。大象赈灾和强买强卖,这两个矛盾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一支军队身上呢?只能说,历史不是非黑即白的。 后来孙立人到台湾担任新兵训练司令,就带了三头大象渡海去台,算是给台湾人民的礼物。这里面就有林旺,可惜另外两头大象寿命都不长,也就不如林旺这样出名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刚刚到达台湾的林旺,依然在“军管”之中,干了好几年搬运工的灵活,才走进木栅动物园过起了安定的生活 [待续]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下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跑么?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远征军工作了。大象行进的时候,象奴坐在大象头顶上,手持一根形如钥匙的奇怪手杖,指挥大象前进的方法,就是用手杖去敲大象的耳朵,敲右耳朵向右转,敲左耳朵向左转,听话得很。
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
但是也有不听话的时候,那就是让大象坐下的时候,很多大象故意装做东张西望的样子,对象奴的命令视而不见,拖延磨蹭不肯执行。后来,远征军的士兵们慢慢看出了道理 – 大象身体非常沉重,坐下后起立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它们不愿意坐下,倒不是没有客观原因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能听懂人话!可惜当时只能听懂缅甸语,对中文,英语和日语完全没反应。从后来林旺的情况看,他是慢慢学会了中文的,哦,懂母语之外的两国语言,林旺可 算是个知识分子呢 – 不要对我这个结论表示不满哦,你试试学大象的语言去,林旺能听懂咱的语言,咱就不能跟他比比智力?

大象不怕老鼠,经常把老鼠踩死。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大象进入树林,象奴不让远征军们去窥看,说是大象有时在林中交媾,这种动物十分害羞,若发现有人窥视就会冲出来把你踩到死。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

大象们在缅甸并不需要人工喂养,到了晚上,象奴给大象戴上一种特殊的脚镣,这样大象一步只能走四十公分,是没法跑远的。然后,大象就会给放入山林,自己寻觅食物,清早自会回营,是不需要多少照管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就是这最后一条,差点儿又要了老象的性命。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很喜欢这几头大象,决定带他们回国。回国路上,离开了野生植物繁茂的缅北滇西,人们才意识到大 象需要吃多少东西,新一军的后勤部门为此吃尽了苦头,大象们也不得不临时学会一些简单的表演技巧,沿途杂耍给自己赚点儿伙食补贴。尽管如此,还是有多头大 象因为照顾不周死亡在路上。好在林旺体健貌端,生命力强,很活泼地到了广州。
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
值得一提的是,新一军的几头大象在广州继续登台表演,还曾经用所得赈济过当地的灾民。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
也有史载新一军在广州颇有强买强卖的扰民现象。大象赈灾和强买强卖,这两个矛盾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一支军队身上呢?只能说,历史不是非黑即白的。

后来孙立人到台湾担任新兵训练司令,就带了三头大象渡海去台,算是给台湾人民的礼物。这里面就有林旺,可惜另外两头大象寿命都不长,也就不如林旺这样出名了。跑么? 根据现有材料,林旺的被俘,很可能发生在著名的西通切路战之后。西通切路战是孟拱战役的一部分。1944年5月,日军第十八师团为了遮护孟拱基地,在其以 西的加迈,卡盟等地据险死守。中国军队突出奇兵,以112团团长陈鸣人率部人手一口砍刀,从渺无人烟的林莽中强行穿插六天六夜,成功钻入敌军后方,突然抢 占加迈与孟拱的枢纽西通,切断日军补给线,一举将十八师团主力纳入中国远征军的大包围圈之中。这一战,包围圈内外的日军发疯一样猛攻西通,却在陈鸣人手下 伏尸累累,不得寸进。被围日军粮弹届无,在中国军队四面攻击下完全被打散,中国军队乘势拿下孟拱。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这一仗打断了这个“丛林战之王师团”的脊梁骨,仅仅被打散后饿死的日军伤病员,就有两千多名。日军师团部是依靠工兵在树丛中用斧头和砍刀勉强打开一条“伐 开路”才逃脱的,师团长田中新一几乎是赤手空拳逃了出来。这条“伐开路”窄处仅有一人宽,大象根本无法通过。面对进军神速的中国远征军,日军只得丢弃了林 旺等大象逃走。何铁华,孙克刚所编《印缅远征画史》中,有一张照片反映了这批大象被俘的场面,不知道林旺当时是不是在画面之中。 新一军俘虏日军的大象辎重队,照片题名注明是在孟拱战役中 假如林旺这次没有被俘,其命运十分堪忧,因为日军的后勤运输是有自己特色的,在前线,他们通常采用水牛和山羊(甚至据说还有猴子)运送物资,目的是在物资 缺乏的时候,运输者本身也可以被作为食物吃掉。在英帕尔战役中,同样是用大象运输物资的日军粮食不够时,确有杀死大象食肉的举动。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事实上,我是在查找这批大象的情况时,才骤然发现林旺的存在 – 这头长寿的大公象结束了军旅生涯后,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木栅动物园,直到2003年才与世长辞,寿八十六,创了亚洲象的生存纪录。 这样一头传奇的大象,让人忍不住下笔,我立即给《北京青年报》的尚晓岚编辑去信,说我有好东西给她,我要写林旺 – 那边一直催促我给历史版面投稿子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结果,我却一直没有动笔。 倒不是懒惰,而是当我打开台湾的网页,查看林旺的资料时,骤然发现,在台湾很多人不叫他林旺,而是亲切地叫它 – 林旺爷爷。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要是仅仅从战争角度写大象林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大象林旺的军旅生涯,还是延续了相当长时间的,不过是当了“机关兵”,已经和打仗无关了。加入中国军队的林旺,待遇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时和日军 在缅甸作战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已经全部美械化,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主要运输工具是美制十轮大卡车和各种吉普车。工兵部队也十分积极,公路和输油管修得紧跟着 一线步兵的屁股。如此大象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原来的“民工”成了军中的明星和宠物。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和林旺 老远征军战士回忆缴获的这批大象很是温驯,也颇让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子弟们大开眼界。他们提到的有趣事情很多,大多记录在大陆的政协史料中,也许台湾那边喜爱林旺的朋友倒是不知道的。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缴获林旺他们的时候,也俘虏了多名缅甸的“象奴”,他们本来是为日军管理大象的,现在为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
刚刚到达台湾的林旺,依然在“军管”之中,干了好几年搬运工的灵活,才走进木栅动物园过起了安定的生活


[待续]
林旺不仅是一只象 下林旺,是一只亚洲象。 林旺,1960,在台北木栅动物园 接触到林旺,萨可以说是从一个非常古怪的角度,那就是 – 战争。 亚洲象以温驯著称,怎么会和战争联系起来了呢?虽然古代的时候有人动过用大象打仗的念头,但在亚洲这种做法历来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这是因为驯服的亚洲象 性情相当温和,遇到战阵往往不愿冲向敌人,但一遭打击就会本能地向主人靠拢 – 结果是踩死了大量自己人,弄得不可收拾。于是用大象打仗这种事儿,终于没有流行起来。 我注意到林旺,是在研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历史时。当时,我意外地发现双方在战斗中都使用了大象。中国远征军败退印度时有一个被打散的小军官曾在当地人 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游击队,用大象掀日军铁轨。但大多数时候,双方都仅仅使用大象运输物资,因为它们的性格并不适于在前线作战。这其中,日军使用大象向前线 运送给养的情况较多。 缅甸日军的大象运输队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日军大象的来源主要来自当地的木材公司 – 缅甸的木材公司一直使用大象搬运贵重的热带硬木。林旺,就是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征用的一头亚洲象,所以,它最初也不能算是一头野生大象,从阶级属性来说,应该算是“印缅木材公司”的一名林业工人。 根据台湾方面的记载,大象林旺是在缅甸作战中和十二头伙伴一起被中国远征军俘虏的,但是纪录得语焉不详 – 这几乎是台湾文献谈抗战历史时经常出现的问题,甚至一些非常精美的图书,也不肯用心去考证一下史料,其原因很让人迷惘。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与台湾出书无需向 国家出版署报批负责有关,史料上模糊一点儿,书可以出得快一点。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你看,有个婆婆让人感到麻烦,但婆婆也有婆婆的好处不是?虽然,好处肯定没有麻烦大。 然而,这一模糊啊,可就把好多精彩的情节也都给模糊过去了。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其实,林旺的归汉,是可以查到具体情节的。它应该是原服务于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所部俘虏。林旺当俘虏可不是丢人的事情,确切地说,远征军是救了老象一命! 当时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胡康河谷节节设防,阻击东归心切的中国远征军,但无论兵器还是后勤都无法与美械化的中国新一军,新六军对抗,被打得不断败退。十 八师团的后方基地孟拱到前线仅仅依托一条简易公路进行补给,由于日军机械化程度不高,公路又不断被中美空军炸断,能够在林中小径行进的大象就成了重要的运 输工具。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公路被毁,日军大象部队徒涉河流 在日军中,林旺们的日子可不好过。按照日军十八师团辎重兵部队的报告,由于道路崎岖艰险,使用大象运输,负重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一头只能背负 250-300公斤的物资,时速5公里,与中国军队在拉加苏,李家寨等地对抗时,运输兵要翻越险峻的万塔格山,大象是人背肩扛以外唯一的运输工具,一次到 前线往返要两天的时间。由于战局对日军日益严峻,日军往往强行让大象背负500公斤以上的物资,结果许多大象很快出现“鞍伤”不能使用,到中国军队进攻孟 关的时候,在前线的大象已经从将近100头减少到了十几头。 http:www.ccthere.comtopic2309883last 但是,那么大的象怎么会落到中国军队手里呢?难道日本人不能骑着或者赶着大象逃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