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2009-07-23 08:1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下 飞虎队P-40大战中岛“隼”(油画) 这个坑几天没填,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朋友觉得老萨写的有问题 – 老萨写道日军指挥官代永兵卫大尉看到辰巳曹长追着那美国吹牛大王下去,当时就喊:“不。。。”。这位朋友提了一下意见,说这不大可能,因为日军的机上通信设备不太可靠,通常是不用这种方式相互联系的。 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的确有印象代永当时是喊了一嗓子的 – 邪了,老萨你能穿越阿,还有这印象?穿越,老萨没学过,这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资料。但毕竟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会不会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于是下了点儿功 夫去查,这一查,查到了代永在日本《丸》杂志上写的回忆文章,其中确实有这样的描写,请看这段翻拍下来的资料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翻译过来就是 – “辰巳曹长也跟着俯冲下去,动作就跟追着鹿的猎人连山也看不见了一样。‘我用机上电话对他大喊やめろ,但是他就跟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代永大尉说。” やめろ,在日语里的意思就是“打住”,“停”,“住手”的意思,萨翻译成“不。。。”当然也可以,但是理解着似乎有点儿暧昧,会让读者产生小姑娘碰上色狼的感觉。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辰巳曹长是只有一年空战经历的菜鸟级飞行员,碰上斯科特这样的老鸟,危险程度的确不亚于小姑娘遇上色狼,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头十分狡猾的老狼。 飞虎队的老鸟...老狼们 -- 左侧那个大个子是德克斯.希尔,试飞“奥斯卡”的美国飞行员,右侧那个让人一看就想起大灰狼的,当然是罗伯特.斯科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 – 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阿!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 – 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7.7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12.7毫米加一挺7.7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 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 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 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第一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 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飞虎队P-40大战中岛“隼”(油画)

这个坑几天没填,为什么呢?,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

因为有个朋友觉得老萨写的有问题 – 老萨写道日军指挥官代永兵卫大尉看到辰巳曹长追着那美国吹牛大王下去,当时就喊:“不。。。”。这位朋友提了一下意见,说这不大可能,因为日军的机上通信设备不太可靠,通常是不用这种方式相互联系的。

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的确有印象代永当时是喊了一嗓子的 – 邪了,老萨你能穿越阿,还有这印象?穿越,老萨没学过,这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资料。但毕竟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会不会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于是下了点儿功 夫去查,这一查,查到了代永在日本《丸》杂志上写的回忆文章,其中确实有这样的描写,请看这段翻拍下来的资料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翻译过来就是 – “辰巳曹长也跟着俯冲下去,动作就跟追着鹿的猎人连山也看不见了一样。‘我用机上电话对他大喊やめろ,但是他就跟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代永大尉说。”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やめろ,在日语里的意思就是“打住”,“停”,“住手”的意思,萨翻译成“不。。。”当然也可以,但是理解着似乎有点儿暧昧,会让读者产生小姑娘碰上色狼的感觉。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下 飞虎队P-40大战中岛“隼”(油画) 这个坑几天没填,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朋友觉得老萨写的有问题 – 老萨写道日军指挥官代永兵卫大尉看到辰巳曹长追着那美国吹牛大王下去,当时就喊:“不。。。”。这位朋友提了一下意见,说这不大可能,因为日军的机上通信设备不太可靠,通常是不用这种方式相互联系的。 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的确有印象代永当时是喊了一嗓子的 – 邪了,老萨你能穿越阿,还有这印象?穿越,老萨没学过,这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资料。但毕竟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会不会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于是下了点儿功 夫去查,这一查,查到了代永在日本《丸》杂志上写的回忆文章,其中确实有这样的描写,请看这段翻拍下来的资料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翻译过来就是 – “辰巳曹长也跟着俯冲下去,动作就跟追着鹿的猎人连山也看不见了一样。‘我用机上电话对他大喊やめろ,但是他就跟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代永大尉说。” やめろ,在日语里的意思就是“打住”,“停”,“住手”的意思,萨翻译成“不。。。”当然也可以,但是理解着似乎有点儿暧昧,会让读者产生小姑娘碰上色狼的感觉。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辰巳曹长是只有一年空战经历的菜鸟级飞行员,碰上斯科特这样的老鸟,危险程度的确不亚于小姑娘遇上色狼,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头十分狡猾的老狼。 飞虎队的老鸟...老狼们 -- 左侧那个大个子是德克斯.希尔,试飞“奥斯卡”的美国飞行员,右侧那个让人一看就想起大灰狼的,当然是罗伯特.斯科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 – 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阿!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 – 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7.7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12.7毫米加一挺7.7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 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 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 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第一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 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

辰巳曹长是只有一年空战经历的菜鸟级飞行员,碰上斯科特这样的老鸟,危险程度的确不亚于小姑娘遇上色狼,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头十分狡猾的老狼。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飞虎队的老鸟...老狼们 -- 左侧那个大个子是德克斯.希尔,试飞“奥斯卡”的美国飞行员,右侧那个让人一看就想起大灰狼的,当然是罗伯特.斯科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 – 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阿!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 – 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7.7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12.7毫米加一挺7.7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 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 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 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第一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 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下 飞虎队P-40大战中岛“隼”(油画) 这个坑几天没填,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朋友觉得老萨写的有问题 – 老萨写道日军指挥官代永兵卫大尉看到辰巳曹长追着那美国吹牛大王下去,当时就喊:“不。。。”。这位朋友提了一下意见,说这不大可能,因为日军的机上通信设备不太可靠,通常是不用这种方式相互联系的。 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的确有印象代永当时是喊了一嗓子的 – 邪了,老萨你能穿越阿,还有这印象?穿越,老萨没学过,这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资料。但毕竟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会不会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于是下了点儿功 夫去查,这一查,查到了代永在日本《丸》杂志上写的回忆文章,其中确实有这样的描写,请看这段翻拍下来的资料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翻译过来就是 – “辰巳曹长也跟着俯冲下去,动作就跟追着鹿的猎人连山也看不见了一样。‘我用机上电话对他大喊やめろ,但是他就跟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代永大尉说。” やめろ,在日语里的意思就是“打住”,“停”,“住手”的意思,萨翻译成“不。。。”当然也可以,但是理解着似乎有点儿暧昧,会让读者产生小姑娘碰上色狼的感觉。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辰巳曹长是只有一年空战经历的菜鸟级飞行员,碰上斯科特这样的老鸟,危险程度的确不亚于小姑娘遇上色狼,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头十分狡猾的老狼。 飞虎队的老鸟...老狼们 -- 左侧那个大个子是德克斯.希尔,试飞“奥斯卡”的美国飞行员,右侧那个让人一看就想起大灰狼的,当然是罗伯特.斯科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 – 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阿!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 – 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7.7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12.7毫米加一挺7.7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 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 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 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第一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 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下 飞虎队P-40大战中岛“隼”(油画) 这个坑几天没填,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朋友觉得老萨写的有问题 – 老萨写道日军指挥官代永兵卫大尉看到辰巳曹长追着那美国吹牛大王下去,当时就喊:“不。。。”。这位朋友提了一下意见,说这不大可能,因为日军的机上通信设备不太可靠,通常是不用这种方式相互联系的。 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的确有印象代永当时是喊了一嗓子的 – 邪了,老萨你能穿越阿,还有这印象?穿越,老萨没学过,这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资料。但毕竟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会不会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于是下了点儿功 夫去查,这一查,查到了代永在日本《丸》杂志上写的回忆文章,其中确实有这样的描写,请看这段翻拍下来的资料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翻译过来就是 – “辰巳曹长也跟着俯冲下去,动作就跟追着鹿的猎人连山也看不见了一样。‘我用机上电话对他大喊やめろ,但是他就跟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代永大尉说。” やめろ,在日语里的意思就是“打住”,“停”,“住手”的意思,萨翻译成“不。。。”当然也可以,但是理解着似乎有点儿暧昧,会让读者产生小姑娘碰上色狼的感觉。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辰巳曹长是只有一年空战经历的菜鸟级飞行员,碰上斯科特这样的老鸟,危险程度的确不亚于小姑娘遇上色狼,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头十分狡猾的老狼。 飞虎队的老鸟...老狼们 -- 左侧那个大个子是德克斯.希尔,试飞“奥斯卡”的美国飞行员,右侧那个让人一看就想起大灰狼的,当然是罗伯特.斯科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 – 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阿!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 – 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7.7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12.7毫米加一挺7.7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 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 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 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第一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 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下 飞虎队P-40大战中岛“隼”(油画) 这个坑几天没填,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朋友觉得老萨写的有问题 – 老萨写道日军指挥官代永兵卫大尉看到辰巳曹长追着那美国吹牛大王下去,当时就喊:“不。。。”。这位朋友提了一下意见,说这不大可能,因为日军的机上通信设备不太可靠,通常是不用这种方式相互联系的。 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的确有印象代永当时是喊了一嗓子的 – 邪了,老萨你能穿越阿,还有这印象?穿越,老萨没学过,这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资料。但毕竟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会不会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于是下了点儿功 夫去查,这一查,查到了代永在日本《丸》杂志上写的回忆文章,其中确实有这样的描写,请看这段翻拍下来的资料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翻译过来就是 – “辰巳曹长也跟着俯冲下去,动作就跟追着鹿的猎人连山也看不见了一样。‘我用机上电话对他大喊やめろ,但是他就跟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代永大尉说。” やめろ,在日语里的意思就是“打住”,“停”,“住手”的意思,萨翻译成“不。。。”当然也可以,但是理解着似乎有点儿暧昧,会让读者产生小姑娘碰上色狼的感觉。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辰巳曹长是只有一年空战经历的菜鸟级飞行员,碰上斯科特这样的老鸟,危险程度的确不亚于小姑娘遇上色狼,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头十分狡猾的老狼。 飞虎队的老鸟...老狼们 -- 左侧那个大个子是德克斯.希尔,试飞“奥斯卡”的美国飞行员,右侧那个让人一看就想起大灰狼的,当然是罗伯特.斯科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 – 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阿!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 – 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7.7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12.7毫米加一挺7.7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 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 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 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第一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 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下 飞虎队P-40大战中岛“隼”(油画) 这个坑几天没填,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朋友觉得老萨写的有问题 – 老萨写道日军指挥官代永兵卫大尉看到辰巳曹长追着那美国吹牛大王下去,当时就喊:“不。。。”。这位朋友提了一下意见,说这不大可能,因为日军的机上通信设备不太可靠,通常是不用这种方式相互联系的。 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的确有印象代永当时是喊了一嗓子的 – 邪了,老萨你能穿越阿,还有这印象?穿越,老萨没学过,这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资料。但毕竟咱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会不会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于是下了点儿功 夫去查,这一查,查到了代永在日本《丸》杂志上写的回忆文章,其中确实有这样的描写,请看这段翻拍下来的资料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翻译过来就是 – “辰巳曹长也跟着俯冲下去,动作就跟追着鹿的猎人连山也看不见了一样。‘我用机上电话对他大喊やめろ,但是他就跟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代永大尉说。” やめろ,在日语里的意思就是“打住”,“停”,“住手”的意思,萨翻译成“不。。。”当然也可以,但是理解着似乎有点儿暧昧,会让读者产生小姑娘碰上色狼的感觉。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辰巳曹长是只有一年空战经历的菜鸟级飞行员,碰上斯科特这样的老鸟,危险程度的确不亚于小姑娘遇上色狼,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头十分狡猾的老狼。 飞虎队的老鸟...老狼们 -- 左侧那个大个子是德克斯.希尔,试飞“奥斯卡”的美国飞行员,右侧那个让人一看就想起大灰狼的,当然是罗伯特.斯科特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 – 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阿!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 – 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7.7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12.7毫米加一挺7.7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 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 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 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第一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 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一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 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 -- 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 – 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完]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抗战空军传奇之三 “吹牛大王”玩死一根筋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只是感到恐惧 – 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作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 – 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 – 双方作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阿!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 –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 – 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的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 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的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 – “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326111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
最后回答一个疑问 –我在文中提到过中美联合空军曾经使用左右翼不同机徽的涂装,有朋友对此表示质疑。但据日方资料,至少有一个时期,中美联合空军曾经采用这样的涂装。萨并 找到一幅照片,是1943年6月在梁山机场拍摄的,虽然不太清晰,依然可以看出飞机左翼是美军白色五角星机徽,右翼是圆形青天白日机徽,可算是一种证据 吧。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