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祸乱日本政坛”的鸠山两兄弟  

2009-08-11 22:0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祸乱日本政坛”的鸠山两兄弟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鸠山两兄弟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祸乱日本政坛”的鸠山两兄弟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祸乱日本政坛”的鸠山两兄弟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风流由纪夫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祸乱日本政坛”的鸠山两兄弟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两兄弟在议会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打出门去,反回自民党,继续和鸠山由纪夫作对。 如果说这还可以视作偶然,今年6月,鸠山邦夫的突然辞职,就让人感到更加耐人寻味了。 从表面上看,这一辞职与鸠山兄弟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牵连,鸠山邦夫是因为邮政私有化问题上的人事矛盾而辞职的,辞职以后在家闲居,也没有给兄长帮忙的意思,甚至该骂鸠山由纪夫的时候照样骂得精神十足。 然而从时机上看,鸠山邦夫的辞职,却给鸠山由纪夫的民主党帮了大忙。 麻生上任之时,自民党的选情远远落后于民主党。但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手腕纯熟的麻生很快抓住民主党自身不够检点之处,猛攻民主党在政治献金中的肮脏交易。这一攻击堪称切中要害,由于日本民众对于政治黑金事件极为敏感,民主党遭到攻击后,党首小泽一郎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担纲后,也被打得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把责任推给秘书。然而,即便民主党如此退让,选情依然受到很大影响,到5月,麻生内阁的支持率渐渐回升,大有咸鱼翻身的迹象。 然而,自民党内部却在此时风云陡起,先有人策划分裂,接着鸠山邦夫辞职 – 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作为自民党的重要人物,鸠山的辞职对麻生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从人气角度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极大地分散了公众对于民主党政治献金案的关注。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

正是受到这种打击的影响,自民党支持率上升的趋势被骤然打断,民主党随即在东京都选举中大获全胜。这里面鸠山邦夫“不合时宜”的辞职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日本政坛的算盘。

 

[平面媒体用稿]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北宋前宰相韩忆家的几位公子都在朝廷做事,却派别完全不同。做到参知政事的韩绛是典型的新党,号称“护法罗汉”,被封南阳郡公的韩维却是旧党大将,因为与王安石对抗被贬官赶出朝堂,至死仍被列入“元佑党人”。兄弟同朝却势不两立,堪称历史的一段奇闻。 无独有偶,在日本今日政坛上,你死我活的两大政党自民党与民主党中,也有这样一对恩仇兄弟,这就是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和自民党前总务相鸠山邦夫。 鸠山两兄弟 鸠山由纪夫和鸠山邦夫的家族出自日本古代美代国的藩士,堪称世代簪缨。鸠山家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是政界中的不倒翁。他们的祖父是日本一代名相鸠山一郎,曾一手促成苏日建交;其父是日本政界称为“病虎”的鸠山威一郎,曾任福田赳夫内阁外相,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取得更高成就。如果从他们的曾祖父鸠山和夫算起,鸠山由纪夫,邦夫兄弟,已经是该家族的第四代议员。 出身豪门的两兄弟在今天的日本政坛都堪称耀眼。 现年62岁的鸠山由纪夫,在公众中形象偏左,是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主张维护日本“无核三原则“,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友爱外交“,并力主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赔偿和致歉。如今是日本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党魁,是日本现任首相麻生太郎的死敌,正带领民主党全力以赴投入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以期实现“政权更替”,击败自民党执掌日本政坛。日前,在东京都的议员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取43个议席中的38个,在这块自民党传统地盘上取得出人意料的大胜。民主党的这一胜利,使麻生在电视直播的选举动员会上讲话时忍不住双目含泪。在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率低迷,人心思变的局势下,他的理想大有实现的可能。 比鸠山由纪夫小两岁的鸠山邦夫,则是自民党主流派别中的重要人物。鸠山邦夫历任文部大臣,法务大臣,性格强悍,言语无忌,曾因扬言“基地组织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而遭到前首相福田康夫的警诫。由于他担任法务大臣期间连续批准死刑判决,是1993年日本恢复死刑后签署执行最多的法务大臣,因此得了“死神”的绰号。鸠山邦夫是现任首相麻生太郎最受信任的幕僚之一,与麻生私人关系密切。由于鸠山的祖父鸠山一郎与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是政坛死敌,鸠山邦夫与麻生太郎的合作被日本政坛视为捐弃前嫌的典范。在麻生组阁时鸠山邦夫担任举足轻重的总务大臣。 在日本政坛上,鸠山两兄弟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心有灵犀,演出了种种精彩镜头。两兄弟在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对抗中点燃道道狼烟,几乎每一道政坛的硝烟背后,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有日本网民评价说鸠山兄弟祸乱日本政坛亦不为过。 麻生内阁组建伊始,就不得不面对自民党与民主党的激烈对决。在公众眼中,分属两大阵营的鸠山兄弟将何以自处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但在舆论中鸠山兄弟却表现得判若水火。为了破坏这位自民党大将的名声,鸠山由纪夫的后援会揭露鸠山邦夫生活奢靡,在日本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天的豪华早餐都包括天妇罗和鹅肝酱,并自夸每日消费百万日元。鸠山邦夫大为光火,表示早餐吃天妇罗是有的,但并没有吃过鹅肝酱,每天一百万日元也无从花起。与此同时,在自民党声讨民主党的大战中,鸠山邦夫赤膊上阵,直说“我哥哥这个人就是凭着一张嘴“”我哥哥不过是小泽一郎(自民党著名叛将,被鸠山由纪夫收留后一度担任民主党党首)的提线木偶。“等等,言语火爆,不留余地。看起来两人大有选举之前先来个鸠山德比的意思。 说来,鸠山兄弟在早年不但兄友弟恭,也颇有相似之处。二人在少年时代,一同生活在其家族被称作“鸠山宫殿”的豪华宅邸,深受祖父鸠山一郎的疼爱与期待。 鸠山一郎与两个孙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熏陶出来的两兄弟早年有着共同的爱好 – 捕蝴蝶。鸠山邦夫被称作日本政界人物中最优秀的昆虫学家,当了政府大臣以其实,早在鸠山两兄弟斗得最凶的时候,日本民间就有一种看法 无论政坛风云如何变幻,鸠山“家族的安泰都是毋庸置疑的,政治家,真是没法信任的人啊。”(一族が安泰ならそれでいいのか~、政治家って信用できねー)

 “祸乱日本政坛”的鸠山两兄弟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鳩山一郎逝世50年纪念,两兄弟干杯,据说干杯并不影响他们继续苦大仇深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的确,似乎无论民主党赢,还是自民党赢,看起来鸠山家族怎麽也不会输的。

 

后还曾偷入菲律宾国立公园自然保护区捕蝴蝶 – 此事因同行者的捕虫网触高压电线重伤而曝光。而鸠山邦夫则回忆其兄长比自己瘾头还大,经常彻夜追捕蝴蝶而不倦。兄弟两人都喜好美色而不在意外界评论,鸠山由纪夫娶了宝塚大歌剧院风靡全国,艺名若幸的名演员,就是今天鸠山的妻子幸夫人(有趣的是鸠山追求妻子的时候对方是有夫之妇,硬是被他不顾舆论横刀夺爱,事后还颇为得意)。 风流由纪夫 鸠山邦夫则娶了混血的名模高见艾米莉,艾米莉的父亲是澳大利亚人,自己除了做模特还是演员,曾出演描述教师与女高中生之恋的电影《太太今年十八岁》等。 混血艾米莉 按照家庭的传统,两人还一同上了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时至今日,两个人还都是日本政界有名的大富豪。 看到此处,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两兄弟成为政界仇敌似乎颇为古怪。然而,两人此后的确分道扬镳 –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东京大学,鸠山邦夫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他就读的法学部是日本通往政坛的“天梯”,而其兄鸠山由纪夫则就读于不那么显眼的工学部。毕业后,两个人开始走各自的道路 – 鸠山邦夫留在东京,很快进入政界,而鸠山由纪夫则远赴北海道,在那里从头干起。 关于鸠山兄弟的分道扬镳,日本新闻界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比较俗气,说是两人的妻子不合,结果导致兄弟反目,演出日版的鲁迅兄弟案。第二种说法则要客观一些,认为是鸠山家族选择种子的结果。 作为一个大的政界家族,对于谁来做家族继承人肯定要进行一番考察。或许是在大学中的表现让鸠山邦夫加了分数。两兄弟毕业以后,鸠山家族并没有按照嫡长继承的原则把鸠山由纪夫定为继承人,而是重点培养鸠山邦夫。这种培养包括 – 第一,设法使鸠山邦夫进入日本政坛强人田中角荣的幕中,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第二,将其父鸠山威一郎的选区交给鸠山邦夫继承,使其很快成为议员;第三,其母家族经营的BridgeStone公司,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公司之一,其继承权亦向鸠山邦夫倾斜。 少年得志,有地盘,有金钱,有背景,造成了鸠山邦夫的青云直上,也造成了他强悍跋扈的性格。 与此同时,鸠山由纪夫离开东京,前往北海道 – 那里有其祖父鸠山一郎留下的一大片牧场,算是给这个哥哥的补偿。 两兄弟在议会 有人说,鸠山家族选择鸠山邦夫做继承人,是鸠山兄弟彼此视若寇雠的根源。 然而,如果把鸠山由纪夫想成发配的林教头那就错了。北海道不但有庞大的牧场,还有鸠山家族在当地巨大的影响。鸠山由纪夫在当地苦心经营,最终从那里脱颖而出,也在当地选举中击败原有势力,当选议员,走出了自己的路。 因为需要一切自己打理,出身富豪的鸠山由纪夫在选举中也曾骑自行车深入地方,所以他一直称自己虽然出身豪门,却能够理解民间疾苦。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鸠山兄弟所走道路的不同 – 鸠山邦夫一开始进入政坛,就站在主流派别,鸠山由纪夫走入政坛,则是依靠“造反“起家的。这似乎是两兄弟在政界面目迥然不同的原因。 既然如此,所谓兄弟反目,同室操戈,流血五步,看来两位鸠山绝对应该是新闻界的好题目。 然而,如果细看两兄弟的所为,又可以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 虽然两人相互之间似乎比对手还像对手,但遇到大事,两人之间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 – 默契! 例如,鸠山由纪夫刚刚出道的时候,正是在鸠山邦夫的引荐下进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自民党,为鸠山由纪夫培植自己势力打下了基础。1996年,鸠山由纪夫纠合力量组建民主党与自民党对抗,据说资金来自其母为了亏待大儿子而提供的补偿,而鸠山邦夫也半推半就地进入了这个党,在建党初期起到了很好的聚拢人气作用。等到鸠山由纪夫站稳脚跟,鸠山邦夫又仿佛忽然想起了两人的旧仇和政见的不同,

就像王安石变法,王安石的兄弟王安礼正是坚决反对变法的大臣之一。所以,无论变法成功与否,看来王家都不会输。。。

 

难道说,当初鸠山兄弟反目还有第三种类似无间道的可能?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