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上  

2009-08-25 08:3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见过入室盗窃连人家酒瓶子都偷走了的主儿么? 老侯就见过。 老侯是谁?当年北京市公安局二处涉外刑事科的刑侦分队长。这案子,是他九十年代前期接的,发案地点在北京某农口王牌大学。 报案丢东西的是该校一位德国专家。此君从东土返家度假一个月,驾云回来一进宿舍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 这谁家啊,整个儿一毛胚房么。等再一看门上的单元号码这位立马傻了眼。 敢情,这毛胚房是俺家阿! 接下来就不用说了,保卫处,报案,报公安局,老侯在涉外刑事科,出警当然责无旁贷。。。 奇怪的是,谈起这个案子,我注意到当年的侯队长先咂了咂嘴唇,目光在桌子上那盘红烧肉上暧昧地扫了一眼。 “没有比办那个案子吃得更好的了。”老侯说着咬了一口红烧肉,摇摇头放下筷子,眼神儿里颇为不屑。 下意识地觉得老侯的说法前后矛盾 – 那下手的主儿连酒瓶子都扛走了,还能给您留下红烧肉? 后来才明白,招待老侯吃红烧肉的自有其人,盖因为丢东西这主儿的身份太特殊了。 当时,中德之间刚刚签署了一份政府间协议,德国方面出资与中国在某个农业项目上进行合作,丢东西的这位德国专家,正是执行这项政府间协议的联络员。德国专家做事认真,对协议的执行选择了常驻监督的做法。因为这项合作中方的具体执行者就是这所大学,该大学为这个德国财神爷特意配置了一套公寓。 问题的高度,立即就上升到两国关系和国际形象问题上了。由于这项协议对我国农业发展十分重要,事情甚至惊动了国务院。 这种情况下,侦破工作自然有压力,但大学的领导更有压力。 有压力又没有跟着破案的能你见过入室盗窃连人家酒瓶子都偷走了的主儿么?
,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
老侯就见过。

老侯是谁?当年北京市公安局二处涉外刑事科的刑侦分队长。这案子,是他九十年代前期接的,发案地点在北京某农口王牌大学。

报案丢东西的是该校一位德国专家。此君从东土返家度假一个月,驾云回来一进宿舍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 这谁家啊,整个儿一毛胚房么。等再一看门上的单元号码这位立马傻了眼。

敢情,这毛胚房是俺家阿!

接下来就不用说了,保卫处,报案,报公安局,老侯在涉外刑事科,出警当然责无旁贷。。。

奇怪的是,谈起这个案子,我注意到当年的侯队长先咂了咂嘴唇,目光在桌子上那盘红烧肉上暧昧地扫了一眼。你见过入室盗窃连人家酒瓶子都偷走了的主儿么? 老侯就见过。 老侯是谁?当年北京市公安局二处涉外刑事科的刑侦分队长。这案子,是他九十年代前期接的,发案地点在北京某农口王牌大学。 报案丢东西的是该校一位德国专家。此君从东土返家度假一个月,驾云回来一进宿舍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 这谁家啊,整个儿一毛胚房么。等再一看门上的单元号码这位立马傻了眼。 敢情,这毛胚房是俺家阿! 接下来就不用说了,保卫处,报案,报公安局,老侯在涉外刑事科,出警当然责无旁贷。。。 奇怪的是,谈起这个案子,我注意到当年的侯队长先咂了咂嘴唇,目光在桌子上那盘红烧肉上暧昧地扫了一眼。 “没有比办那个案子吃得更好的了。”老侯说着咬了一口红烧肉,摇摇头放下筷子,眼神儿里颇为不屑。 下意识地觉得老侯的说法前后矛盾 – 那下手的主儿连酒瓶子都扛走了,还能给您留下红烧肉? 后来才明白,招待老侯吃红烧肉的自有其人,盖因为丢东西这主儿的身份太特殊了。 当时,中德之间刚刚签署了一份政府间协议,德国方面出资与中国在某个农业项目上进行合作,丢东西的这位德国专家,正是执行这项政府间协议的联络员。德国专家做事认真,对协议的执行选择了常驻监督的做法。因为这项合作中方的具体执行者就是这所大学,该大学为这个德国财神爷特意配置了一套公寓。 问题的高度,立即就上升到两国关系和国际形象问题上了。由于这项协议对我国农业发展十分重要,事情甚至惊动了国务院。 这种情况下,侦破工作自然有压力,但大学的领导更有压力。 有压力又没有跟着破案的能

“没有比办那个案子吃得更好的了。”老侯说着咬了一口红烧肉,摇摇头放下筷子,眼神儿里颇为不屑。

下意识地觉得老侯的说法前后矛盾 – 那下手的主儿连酒瓶子都扛走了,还能给您留下红烧肉?

后来才明白,招待老侯吃红烧肉的自有其人,盖因为丢东西这主儿的身份太特殊了。耐,大学的领导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跟着上蹿下跳,只是给办案人员配置了一辆专车,并为他们改善伙食待遇。 配置专车也就罢了,当时警察办案都是带斗摩托,这自然是难得的方便。那改善伙食待遇,才让弟兄们记忆犹新。农口的院校都有自己的农场,用于科研和学生实习,供应上有的是好东西。这一说改善伙食,马上杀了一口猪,配了一男一女两位厨师为老侯他们服务 – 后来才知道这两位都是当年给部长做饭地。 萨娘也一度在农口的科研单位工作,那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能买到便宜的内蒙黄油,西藏牦牛骨茶,东北大豆之类市场上见不着的农产品,近水楼台的好处,萨也算是见识了。 老侯回忆,当时两位厨师把杀好的猪挂在厨房梁上,蔬菜和调料放在地上。警察办案生活无规律,两位厨师随到随烹,绝不误事。而且是指哪块肉就切哪块,服务极为周到。 老侯忆起当时所吃猪肉一层肥一层瘦,竟然有七八层之多,令人啧啧称奇. 估计,是该校某个猪肉质量改良项目的产品。 不过,到现场一勘察,警察们可是有点儿傻眼。 门锁没有破坏痕迹,窗户紧闭,房子里面除了几件粗笨的家具以外一无所有,比搬家公司来过还干净。 尽管如此,警察们还是根据痕迹判断 – 一个月内,确有人曾经进入过这个宿舍,而且,此人还曾在宿舍中住宿,至少住了三天! 这要是贼啊,那可得算是胆大包天了。 事后证明老侯他们的判断完全正确,那贼在屋里的确呆过三天,把德国专家的半条三五烟抽得一干二净,还把烟盒都带走了。 找不到贼的出入通道,加上这样的作案特点,案子指向两个方向 – 要么

当时,中德之间刚刚签署了一份政府间协议,德国方面出资与中国在某个农业项目上进行合作,丢东西的这位德国专家,正是执行这项政府间协议的联络员。德国专家做事认真,对协议的执行选择了常驻监督的做法。因为这项合作中方的具体执行者就是这所大学,该大学为这个德国财神爷特意配置了一套公寓。
,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
问题的高度,立即就上升到两国关系和国际形象问题上了。由于这项协议对我国农业发展十分重要,事情甚至惊动了国务院。

这种情况下,侦破工作自然有压力,但大学的领导更有压力。,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

有压力又没有跟着破案的能耐,大学的领导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跟着上蹿下跳,只是给办案人员配置了一辆专车,并为他们改善伙食待遇。
,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
配置专车也就罢了,当时警察办案都是带斗摩托,这自然是难得的方便。那改善伙食待遇,才让弟兄们记忆犹新。农口的院校都有自己的农场,用于科研和学生实习,供应上有的是好东西。这一说改善伙食,马上杀了一口猪,配了一男一女两位厨师为老侯他们服务 – 后来才知道这两位都是当年给部长做饭地。

萨娘也一度在农口的科研单位工作,那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能买到便宜的内蒙黄油,西藏牦牛骨茶,东北大豆之类市场上见不着的农产品,近水楼台的好处,萨也算是见识了。

老侯回忆,当时两位厨师把杀好的猪挂在厨房梁上,蔬菜和调料放在地上。警察办案生活无规律,两位厨师随到随烹,绝不误事。而且是指哪块肉就切哪块,服务极为周到。

老侯忆起当时所吃猪肉一层肥一层瘦,竟然有七八层之多,令人啧啧称奇.

估计,是该校某个猪肉质量改良项目的产品。你见过入室盗窃连人家酒瓶子都偷走了的主儿么? 老侯就见过。 老侯是谁?当年北京市公安局二处涉外刑事科的刑侦分队长。这案子,是他九十年代前期接的,发案地点在北京某农口王牌大学。 报案丢东西的是该校一位德国专家。此君从东土返家度假一个月,驾云回来一进宿舍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 这谁家啊,整个儿一毛胚房么。等再一看门上的单元号码这位立马傻了眼。 敢情,这毛胚房是俺家阿! 接下来就不用说了,保卫处,报案,报公安局,老侯在涉外刑事科,出警当然责无旁贷。。。 奇怪的是,谈起这个案子,我注意到当年的侯队长先咂了咂嘴唇,目光在桌子上那盘红烧肉上暧昧地扫了一眼。 “没有比办那个案子吃得更好的了。”老侯说着咬了一口红烧肉,摇摇头放下筷子,眼神儿里颇为不屑。 下意识地觉得老侯的说法前后矛盾 – 那下手的主儿连酒瓶子都扛走了,还能给您留下红烧肉? 后来才明白,招待老侯吃红烧肉的自有其人,盖因为丢东西这主儿的身份太特殊了。 当时,中德之间刚刚签署了一份政府间协议,德国方面出资与中国在某个农业项目上进行合作,丢东西的这位德国专家,正是执行这项政府间协议的联络员。德国专家做事认真,对协议的执行选择了常驻监督的做法。因为这项合作中方的具体执行者就是这所大学,该大学为这个德国财神爷特意配置了一套公寓。 问题的高度,立即就上升到两国关系和国际形象问题上了。由于这项协议对我国农业发展十分重要,事情甚至惊动了国务院。 这种情况下,侦破工作自然有压力,但大学的领导更有压力。 有压力又没有跟着破案的能

不过,到现场一勘察,警察们可是有点儿傻眼。

门锁没有破坏痕迹,窗户紧闭,房子里面除了几件粗笨的家具以外一无所有,比搬家公司来过还干净。

尽管如此,警察们还是根据痕迹判断 – 一个月内,确有人曾经进入过这个宿舍,而且,此人还曾在宿舍中住宿,至少住了三天!

这要是贼啊,那可得算是胆大包天了。
,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
事后证明老侯他们的判断完全正确,那贼在屋里的确呆过三天,把德国专家的半条三五烟抽得一干二净,还把烟盒都带走了。

找不到贼的出入通道,加上这样的作案特点,案子指向两个方向 – 要么,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耐,大学的领导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跟着上蹿下跳,只是给办案人员配置了一辆专车,并为他们改善伙食待遇。 配置专车也就罢了,当时警察办案都是带斗摩托,这自然是难得的方便。那改善伙食待遇,才让弟兄们记忆犹新。农口的院校都有自己的农场,用于科研和学生实习,供应上有的是好东西。这一说改善伙食,马上杀了一口猪,配了一男一女两位厨师为老侯他们服务 – 后来才知道这两位都是当年给部长做饭地。 萨娘也一度在农口的科研单位工作,那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能买到便宜的内蒙黄油,西藏牦牛骨茶,东北大豆之类市场上见不着的农产品,近水楼台的好处,萨也算是见识了。 老侯回忆,当时两位厨师把杀好的猪挂在厨房梁上,蔬菜和调料放在地上。警察办案生活无规律,两位厨师随到随烹,绝不误事。而且是指哪块肉就切哪块,服务极为周到。 老侯忆起当时所吃猪肉一层肥一层瘦,竟然有七八层之多,令人啧啧称奇. 估计,是该校某个猪肉质量改良项目的产品。 不过,到现场一勘察,警察们可是有点儿傻眼。 门锁没有破坏痕迹,窗户紧闭,房子里面除了几件粗笨的家具以外一无所有,比搬家公司来过还干净。 尽管如此,警察们还是根据痕迹判断 – 一个月内,确有人曾经进入过这个宿舍,而且,此人还曾在宿舍中住宿,至少住了三天! 这要是贼啊,那可得算是胆大包天了。 事后证明老侯他们的判断完全正确,那贼在屋里的确呆过三天,把德国专家的半条三五烟抽得一干二净,还把烟盒都带走了。 找不到贼的出入通道,加上这样的作案特点,案子指向两个方向 – 要么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你见过入室盗窃连人家酒瓶子都偷走了的主儿么? 老侯就见过。 老侯是谁?当年北京市公安局二处涉外刑事科的刑侦分队长。这案子,是他九十年代前期接的,发案地点在北京某农口王牌大学。 报案丢东西的是该校一位德国专家。此君从东土返家度假一个月,驾云回来一进宿舍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 这谁家啊,整个儿一毛胚房么。等再一看门上的单元号码这位立马傻了眼。 敢情,这毛胚房是俺家阿! 接下来就不用说了,保卫处,报案,报公安局,老侯在涉外刑事科,出警当然责无旁贷。。。 奇怪的是,谈起这个案子,我注意到当年的侯队长先咂了咂嘴唇,目光在桌子上那盘红烧肉上暧昧地扫了一眼。 “没有比办那个案子吃得更好的了。”老侯说着咬了一口红烧肉,摇摇头放下筷子,眼神儿里颇为不屑。 下意识地觉得老侯的说法前后矛盾 – 那下手的主儿连酒瓶子都扛走了,还能给您留下红烧肉? 后来才明白,招待老侯吃红烧肉的自有其人,盖因为丢东西这主儿的身份太特殊了。 当时,中德之间刚刚签署了一份政府间协议,德国方面出资与中国在某个农业项目上进行合作,丢东西的这位德国专家,正是执行这项政府间协议的联络员。德国专家做事认真,对协议的执行选择了常驻监督的做法。因为这项合作中方的具体执行者就是这所大学,该大学为这个德国财神爷特意配置了一套公寓。 问题的高度,立即就上升到两国关系和国际形象问题上了。由于这项协议对我国农业发展十分重要,事情甚至惊动了国务院。 这种情况下,侦破工作自然有压力,但大学的领导更有压力。 有压力又没有跟着破案的能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耐,大学的领导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跟着上蹿下跳,只是给办案人员配置了一辆专车,并为他们改善伙食待遇。 配置专车也就罢了,当时警察办案都是带斗摩托,这自然是难得的方便。那改善伙食待遇,才让弟兄们记忆犹新。农口的院校都有自己的农场,用于科研和学生实习,供应上有的是好东西。这一说改善伙食,马上杀了一口猪,配了一男一女两位厨师为老侯他们服务 – 后来才知道这两位都是当年给部长做饭地。 萨娘也一度在农口的科研单位工作,那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能买到便宜的内蒙黄油,西藏牦牛骨茶,东北大豆之类市场上见不着的农产品,近水楼台的好处,萨也算是见识了。 老侯回忆,当时两位厨师把杀好的猪挂在厨房梁上,蔬菜和调料放在地上。警察办案生活无规律,两位厨师随到随烹,绝不误事。而且是指哪块肉就切哪块,服务极为周到。 老侯忆起当时所吃猪肉一层肥一层瘦,竟然有七八层之多,令人啧啧称奇. 估计,是该校某个猪肉质量改良项目的产品。 不过,到现场一勘察,警察们可是有点儿傻眼。 门锁没有破坏痕迹,窗户紧闭,房子里面除了几件粗笨的家具以外一无所有,比搬家公司来过还干净。 尽管如此,警察们还是根据痕迹判断 – 一个月内,确有人曾经进入过这个宿舍,而且,此人还曾在宿舍中住宿,至少住了三天! 这要是贼啊,那可得算是胆大包天了。 事后证明老侯他们的判断完全正确,那贼在屋里的确呆过三天,把德国专家的半条三五烟抽得一干二净,还把烟盒都带走了。 找不到贼的出入通道,加上这样的作案特点,案子指向两个方向 – 要么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耐,大学的领导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跟着上蹿下跳,只是给办案人员配置了一辆专车,并为他们改善伙食待遇。 配置专车也就罢了,当时警察办案都是带斗摩托,这自然是难得的方便。那改善伙食待遇,才让弟兄们记忆犹新。农口的院校都有自己的农场,用于科研和学生实习,供应上有的是好东西。这一说改善伙食,马上杀了一口猪,配了一男一女两位厨师为老侯他们服务 – 后来才知道这两位都是当年给部长做饭地。 萨娘也一度在农口的科研单位工作,那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能买到便宜的内蒙黄油,西藏牦牛骨茶,东北大豆之类市场上见不着的农产品,近水楼台的好处,萨也算是见识了。 老侯回忆,当时两位厨师把杀好的猪挂在厨房梁上,蔬菜和调料放在地上。警察办案生活无规律,两位厨师随到随烹,绝不误事。而且是指哪块肉就切哪块,服务极为周到。 老侯忆起当时所吃猪肉一层肥一层瘦,竟然有七八层之多,令人啧啧称奇. 估计,是该校某个猪肉质量改良项目的产品。 不过,到现场一勘察,警察们可是有点儿傻眼。 门锁没有破坏痕迹,窗户紧闭,房子里面除了几件粗笨的家具以外一无所有,比搬家公司来过还干净。 尽管如此,警察们还是根据痕迹判断 – 一个月内,确有人曾经进入过这个宿舍,而且,此人还曾在宿舍中住宿,至少住了三天! 这要是贼啊,那可得算是胆大包天了。 事后证明老侯他们的判断完全正确,那贼在屋里的确呆过三天,把德国专家的半条三五烟抽得一干二净,还把烟盒都带走了。 找不到贼的出入通道,加上这样的作案特点,案子指向两个方向 – 要么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这是碰上熟悉情况的内贼了;要么,这是“燕子李三”这一类的飞贼来过了。 飞贼?这年头有飞贼么? 那可难说,前几年东城区就闹过两回专偷大宅门的飞贼,一捕一毙。 那么,是先查内贼呢,还是先查飞贼呢? 这警察的思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既不查内贼,也不查飞贼,而是冲着德国专家去了 – 先查他报得是不是假案。 理由也很简单,这位德国专家说不清他们家到底丢了什么。 要按老萨说,警察同志这是个不通情理的思路,假如真的把你们家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然后让你说丢了什么,搁谁都说不明白的。 不过老侯听了一乐,说你不明白警察办案的做法,比如前两天日本那酒井法子跑了,好多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看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人可能涉毒。 而且,那几年,外国人报假案的也不在少数。 这句话引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忍不住打听,这外国人干吗没事儿给咱们报假案呢? [待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中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