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补  

2009-09-10 00:5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中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下

银粉和笔刷是用来取指纹的,侯队长准备这两样东西,想取哪儿的指纹呢?

报案以后,已经查过一次屋里的指纹了,那次的结果证明,除了德国专家和来过的友人,侦察员们在屋中只发现了一个男性陌生人的指纹,而且数量很多。!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

正是这个陌生人的指纹,使侦察员们的思路趋向于外贼作案,因为这套公寓有谁能进出是很容易把握的,不大可能出现某人进去溜达半宿,留下一大堆指纹德国专家还不知道的事情 – 推销蒜臼子的小贩肯定没这个本事。

侦察员们判断,这个留下指纹的,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

当然要搁现在,这个判断就得打个折扣了 -- 第一,现代的贼也都现代化了,都知道指纹这个东西的厉害,入室行窃经常戴乳胶手套。这种行径很给警察们填堵,老侯他们不大容易有运气找到满屋的指纹,可 是,又不能因为这个把全中国卖乳胶手套的都抓起来吧;第二,来中国的外国人多了,而且越来越不规矩,天晓得他会带什么人回来,有哪种特别的取向。单单根据 留下指纹不是异性一点,不足以认定来的是贼而不是有什么暧昧在里面。这种事儿还不能问,人家一句“隐私,与案件无关”,你就不大好办。

好在当时的情况还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不过这个结论让大家有点儿吃惊 –这意味着整个搬家行动可能是一个人干的,能一个人就把人家搬得连酒瓶子都不剩下,这主儿难道是个大力士?

老侯这次不查屋子里头了,他关心的是贼怎么上的三楼。

老侯冲见习的小姑娘一指公寓楼外边的排水管 – 去,你爬上去,找。 -- 采个指纹这类事儿老侯是不干的,那是见习侦察员的事儿。

官大一级压死人阿。老侯一声令下,人家就得爬上去,大太阳底下一厘米一厘米地查。

不过别以为老侯轻松,真要有个杀人案,弄出个腐尸解剖之类的事情,老侯跟法医作尸检连口罩都不能戴。这在当时叫革命分工不同,现在叫命苦不能怨社会。。。个逻辑问题加一个经验问题。老侯说。 这次的盗窃案,在水管上采到的指纹证明了外贼的存在,下一步,就是找人了。 有了嫌疑人的形貌特征,在农大周围发动社会关系找人,倒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仅仅三天,一个绰号“瘦哥”的家伙,就落入了警方的视线。 [待续] 顺便解释一个疑问 – 有朋友看到老萨前面描写此案内容时,对于30厘米的地方人能够钻过去表示怀疑。也有朋友认为只有直径比肩宽的空间人才能够通过。其实,这是一种惯性思维。 人的肩可以上下错动变形,柔韧性好的人能通过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狭小。下面是一则吴桥杂技团节目《钻桶》的广告 – “钻桶 表演者以过硬的腰,腿,顶功,将自己的身体折叠于直径35厘米,长70厘米的木桶内,从容自如的钻进钻出,洒脱、柔美、大方。该节目有单人表演,也有双人表演,双人表演的钻桶大多是年龄较小的少男少女,表演诙谐,富有童趣。“ 由此可以看到演员可以通过的桶径不过35厘米,考虑到表演时的安全系数和钻法的不同,从30厘米直径的地方钻过去,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生活比故事精彩,大体如此。 不过,提到这个表演,忍不住剧透一句 – 要不是这帮演杂技的,那洗劫德国专家宿舍的贼,最后的命运也不会那样悲惨。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完

为这个老侯开玩笑说警察是社会弱势群体,大家认不认的就各有看法了。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银粉和笔刷是用来取指纹的,侯队长准备这两样东西,想取哪儿的指纹呢? 报案以后,已经查过一次屋里的指纹了,那次的结果证明,除了德国专家和来过的友人,侦察员们在屋中只发现了一个男性陌生人的指纹,而且数量很多。 正是这个陌生人的指纹,使侦察员们的思路趋向于外贼作案,因为这套公寓有谁能进出是很容易把握的,不大可能出现某人进去溜达半宿,留下一大堆指纹德国专家还不知道的事情 – 推销蒜臼子的小贩肯定没这个本事。 侦察员们判断,这个留下指纹的,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 当然要搁现在,这个判断就得打个折扣了 -- 第一,现代的贼也都现代化了,都知道指纹这个东西的厉害,入室行窃经常戴乳胶手套。这种行径很给警察们填堵,老侯他们不大容易有运气找到满屋的指纹,可 是,又不能因为这个把全中国卖乳胶手套的都抓起来吧;第二,来中国的外国人多了,而且越来越不规矩,天晓得他会带什么人回来,有哪种特别的取向。单单根据 留下指纹不是异性一点,不足以认定来的是贼而不是有什么暧昧在里面。这种事儿还不能问,人家一句“隐私,与案件无关”,你就不大好办。 好在当时的情况还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不过这个结论让大家有点儿吃惊 –这意味着整个搬家行动可能是一个人干的,能一个人就把人家搬得连酒瓶子都不剩下,这主儿难道是个大力士? 老侯这次不查屋子里头了,他关心的是贼怎么上的三楼。 老侯冲见习的小姑娘一指公寓楼外边的排水管 – 去,你爬上去,找。 -- 采个指纹这类事儿老侯是不干的,那是见习侦察员的事儿。 官大一级压死人阿。老侯一声令下,人家就得爬上去,大太阳底下一厘米一厘米地查。 不过别以为老侯轻松,真要有个杀人案,弄出个腐尸解剖之类的事情,老侯跟法医作尸检连口罩都不能戴。这在当时叫革命分工不同,现在叫命苦不能怨社会。。。 为这个老侯开玩笑说警察是社会弱势群体,大家认不认的就各有看法了。 苦心人天不负,小警察上去一通忙活,终于有了结论 – 排水管上也有指纹,与屋内陌生人的指纹相符
苦心人天不负,小警察上去一通忙活,终于有了结论 – 排水管上也有指纹,与屋内陌生人的指纹相符!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个逻辑问题加一个经验问题。老侯说。 这次的盗窃案,在水管上采到的指纹证明了外贼的存在,下一步,就是找人了。 有了嫌疑人的形貌特征,在农大周围发动社会关系找人,倒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仅仅三天,一个绰号“瘦哥”的家伙,就落入了警方的视线。 [待续] 顺便解释一个疑问 – 有朋友看到老萨前面描写此案内容时,对于30厘米的地方人能够钻过去表示怀疑。也有朋友认为只有直径比肩宽的空间人才能够通过。其实,这是一种惯性思维。 人的肩可以上下错动变形,柔韧性好的人能通过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狭小。下面是一则吴桥杂技团节目《钻桶》的广告 – “钻桶 表演者以过硬的腰,腿,顶功,将自己的身体折叠于直径35厘米,长70厘米的木桶内,从容自如的钻进钻出,洒脱、柔美、大方。该节目有单人表演,也有双人表演,双人表演的钻桶大多是年龄较小的少男少女,表演诙谐,富有童趣。“ 由此可以看到演员可以通过的桶径不过35厘米,考虑到表演时的安全系数和钻法的不同,从30厘米直径的地方钻过去,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生活比故事精彩,大体如此。 不过,提到这个表演,忍不住剧透一句 – 要不是这帮演杂技的,那洗劫德国专家宿舍的贼,最后的命运也不会那样悲惨。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完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银粉和笔刷是用来取指纹的,侯队长准备这两样东西,想取哪儿的指纹呢? 报案以后,已经查过一次屋里的指纹了,那次的结果证明,除了德国专家和来过的友人,侦察员们在屋中只发现了一个男性陌生人的指纹,而且数量很多。 正是这个陌生人的指纹,使侦察员们的思路趋向于外贼作案,因为这套公寓有谁能进出是很容易把握的,不大可能出现某人进去溜达半宿,留下一大堆指纹德国专家还不知道的事情 – 推销蒜臼子的小贩肯定没这个本事。 侦察员们判断,这个留下指纹的,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 当然要搁现在,这个判断就得打个折扣了 -- 第一,现代的贼也都现代化了,都知道指纹这个东西的厉害,入室行窃经常戴乳胶手套。这种行径很给警察们填堵,老侯他们不大容易有运气找到满屋的指纹,可 是,又不能因为这个把全中国卖乳胶手套的都抓起来吧;第二,来中国的外国人多了,而且越来越不规矩,天晓得他会带什么人回来,有哪种特别的取向。单单根据 留下指纹不是异性一点,不足以认定来的是贼而不是有什么暧昧在里面。这种事儿还不能问,人家一句“隐私,与案件无关”,你就不大好办。 好在当时的情况还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不过这个结论让大家有点儿吃惊 –这意味着整个搬家行动可能是一个人干的,能一个人就把人家搬得连酒瓶子都不剩下,这主儿难道是个大力士? 老侯这次不查屋子里头了,他关心的是贼怎么上的三楼。 老侯冲见习的小姑娘一指公寓楼外边的排水管 – 去,你爬上去,找。 -- 采个指纹这类事儿老侯是不干的,那是见习侦察员的事儿。 官大一级压死人阿。老侯一声令下,人家就得爬上去,大太阳底下一厘米一厘米地查。 不过别以为老侯轻松,真要有个杀人案,弄出个腐尸解剖之类的事情,老侯跟法医作尸检连口罩都不能戴。这在当时叫革命分工不同,现在叫命苦不能怨社会。。。 为这个老侯开玩笑说警察是社会弱势群体,大家认不认的就各有看法了。 苦心人天不负,小警察上去一通忙活,终于有了结论 – 排水管上也有指纹,与屋内陌生人的指纹相符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个逻辑问题加一个经验问题。老侯说。 这次的盗窃案,在水管上采到的指纹证明了外贼的存在,下一步,就是找人了。 有了嫌疑人的形貌特征,在农大周围发动社会关系找人,倒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仅仅三天,一个绰号“瘦哥”的家伙,就落入了警方的视线。 [待续] 顺便解释一个疑问 – 有朋友看到老萨前面描写此案内容时,对于30厘米的地方人能够钻过去表示怀疑。也有朋友认为只有直径比肩宽的空间人才能够通过。其实,这是一种惯性思维。 人的肩可以上下错动变形,柔韧性好的人能通过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狭小。下面是一则吴桥杂技团节目《钻桶》的广告 – “钻桶 表演者以过硬的腰,腿,顶功,将自己的身体折叠于直径35厘米,长70厘米的木桶内,从容自如的钻进钻出,洒脱、柔美、大方。该节目有单人表演,也有双人表演,双人表演的钻桶大多是年龄较小的少男少女,表演诙谐,富有童趣。“ 由此可以看到演员可以通过的桶径不过35厘米,考虑到表演时的安全系数和钻法的不同,从30厘米直径的地方钻过去,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生活比故事精彩,大体如此。 不过,提到这个表演,忍不住剧透一句 – 要不是这帮演杂技的,那洗劫德国专家宿舍的贼,最后的命运也不会那样悲惨。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完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个逻辑问题加一个经验问题。老侯说。 这次的盗窃案,在水管上采到的指纹证明了外贼的存在,下一步,就是找人了。 有了嫌疑人的形貌特征,在农大周围发动社会关系找人,倒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仅仅三天,一个绰号“瘦哥”的家伙,就落入了警方的视线。 [待续] 顺便解释一个疑问 – 有朋友看到老萨前面描写此案内容时,对于30厘米的地方人能够钻过去表示怀疑。也有朋友认为只有直径比肩宽的空间人才能够通过。其实,这是一种惯性思维。 人的肩可以上下错动变形,柔韧性好的人能通过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狭小。下面是一则吴桥杂技团节目《钻桶》的广告 – “钻桶 表演者以过硬的腰,腿,顶功,将自己的身体折叠于直径35厘米,长70厘米的木桶内,从容自如的钻进钻出,洒脱、柔美、大方。该节目有单人表演,也有双人表演,双人表演的钻桶大多是年龄较小的少男少女,表演诙谐,富有童趣。“ 由此可以看到演员可以通过的桶径不过35厘米,考虑到表演时的安全系数和钻法的不同,从30厘米直径的地方钻过去,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生活比故事精彩,大体如此。 不过,提到这个表演,忍不住剧透一句 – 要不是这帮演杂技的,那洗劫德国专家宿舍的贼,最后的命运也不会那样悲惨。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完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个逻辑问题加一个经验问题。老侯说。

这次的盗窃案,在水管上采到的指纹证明了外贼的存在,下一步,就是找人了。
!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
有了嫌疑人的形貌特征,在农大周围发动社会关系找人,倒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仅仅三天,一个绰号“瘦哥”的家伙,就落入了警方的视线。

[待续]! 嫌疑人有了着落,老侯一笑 – 这回不用担心白吃人家的红烧肉了。 在这里发现指纹说明老侯的想法很对路,的确有人曾经顺着排水管爬上去过 大家会问 – 一个月前排水管上的指纹,风吹日晒的还能保留下来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指纹留下的是并不仅仅是压痕,还有脂肪之类的残留物,极端条件下考古学家甚至采集过数千年前的指纹呢。 当然也要看载体和环境,比如大楼门把手,每天好几百人进进出出,拉拉扯扯,采指纹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老侯破案,一向极重指纹。 有一个例子。 某天老侯病休,被一个电话叫到了某长城饭店 – 部下碰上麻烦事儿了,请侯队长出面帮着说和说和。 怎么回事儿?警察还管说和? 原来当地发生一起盗窃案,某外交官放在一个信封里的若干现金被盗。办案的警官根据进出房间的记录,很快有了判断。应该说这位警官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作风有些简单粗暴,对嫌疑人上了些手段,却没有拿到证据。 不幸这嫌疑人第一比较滚刀肉,生冷不忌,上手段不起作用;第二还有些特殊的家庭社会关系,案子没拿下来却不依不饶起来。双方发生争执以后,想到老侯在外事口工作时间长,社会关系丰富,故此请他来帮忙调停一下。 老侯来到饭店,很快解决问题。 调停他是没有作的,因为一看这个案子,老侯就觉得其中还有没做的工作。 老侯指了那个外交官放钱的信封,告诉侦察员去做指纹鉴定。 侦察员没动地方,说侯爷,我们组长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指纹,估计是嫌疑人擦拭掉了。 老侯没抬眼皮,说用加强检验手段,再测。 结果,果然发现数枚模糊的指纹,在信封内侧封口胶上的一枚虽然模糊但依然可以比对,正与嫌疑人相符,有了证据一讯而服。解决了到底谁是贼的主要矛盾,上手段的事儿作为次要矛盾,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事后有人说老侯神,能猜到信封擦过了还有指纹存在。老侯自己倒不这样认为,他说那个信封是欧洲某国政府的专用信封,质量很好,吸收力强,指纹残存可能性 大,而犯罪嫌疑人没有前科,盗窃的时候心情紧张,可能导致手指浸汗,会留下较为深刻的痕迹。有这两点,即便做案后擦拭了信封,依然可能有残留指纹的存在。 这只是一

顺便解释一个疑问 – 有朋友看到老萨前面描写此案内容时,对于30厘米的地方人能够钻过去表示怀疑。也有朋友认为只有直径比肩宽的空间人才能够通过。其实,这是一种惯性思维。 人的肩可以上下错动变形,柔韧性好的人能通过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狭小。下面是一则吴桥杂技团节目《钻桶》的广告 –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银粉和笔刷是用来取指纹的,侯队长准备这两样东西,想取哪儿的指纹呢? 报案以后,已经查过一次屋里的指纹了,那次的结果证明,除了德国专家和来过的友人,侦察员们在屋中只发现了一个男性陌生人的指纹,而且数量很多。 正是这个陌生人的指纹,使侦察员们的思路趋向于外贼作案,因为这套公寓有谁能进出是很容易把握的,不大可能出现某人进去溜达半宿,留下一大堆指纹德国专家还不知道的事情 – 推销蒜臼子的小贩肯定没这个本事。 侦察员们判断,这个留下指纹的,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 当然要搁现在,这个判断就得打个折扣了 -- 第一,现代的贼也都现代化了,都知道指纹这个东西的厉害,入室行窃经常戴乳胶手套。这种行径很给警察们填堵,老侯他们不大容易有运气找到满屋的指纹,可 是,又不能因为这个把全中国卖乳胶手套的都抓起来吧;第二,来中国的外国人多了,而且越来越不规矩,天晓得他会带什么人回来,有哪种特别的取向。单单根据 留下指纹不是异性一点,不足以认定来的是贼而不是有什么暧昧在里面。这种事儿还不能问,人家一句“隐私,与案件无关”,你就不大好办。 好在当时的情况还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不过这个结论让大家有点儿吃惊 –这意味着整个搬家行动可能是一个人干的,能一个人就把人家搬得连酒瓶子都不剩下,这主儿难道是个大力士? 老侯这次不查屋子里头了,他关心的是贼怎么上的三楼。 老侯冲见习的小姑娘一指公寓楼外边的排水管 – 去,你爬上去,找。 -- 采个指纹这类事儿老侯是不干的,那是见习侦察员的事儿。 官大一级压死人阿。老侯一声令下,人家就得爬上去,大太阳底下一厘米一厘米地查。 不过别以为老侯轻松,真要有个杀人案,弄出个腐尸解剖之类的事情,老侯跟法医作尸检连口罩都不能戴。这在当时叫革命分工不同,现在叫命苦不能怨社会。。。 为这个老侯开玩笑说警察是社会弱势群体,大家认不认的就各有看法了。 苦心人天不负,小警察上去一通忙活,终于有了结论 – 排水管上也有指纹,与屋内陌生人的指纹相符
“钻桶

表演者以过硬的腰,腿,顶功,将自己的身体折叠于直径35厘米,长70厘米的木桶内,从容自如的钻进钻出,洒脱、柔美、大方。该节目有单人表演,也有双人表演,双人表演的钻桶大多是年龄较小的少男少女,表演诙谐,富有童趣。“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由此可以看到演员可以通过的桶径不过35厘米,考虑到表演时的安全系数和钻法的不同,从30厘米直径的地方钻过去,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生活比故事精彩,大体如此。

不过,提到这个表演,忍不住剧透一句 – 要不是这帮演杂技的,那洗劫德国专家宿舍的贼,最后的命运也不会那样悲惨。
个逻辑问题加一个经验问题。老侯说。 这次的盗窃案,在水管上采到的指纹证明了外贼的存在,下一步,就是找人了。 有了嫌疑人的形貌特征,在农大周围发动社会关系找人,倒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仅仅三天,一个绰号“瘦哥”的家伙,就落入了警方的视线。 [待续] 顺便解释一个疑问 – 有朋友看到老萨前面描写此案内容时,对于30厘米的地方人能够钻过去表示怀疑。也有朋友认为只有直径比肩宽的空间人才能够通过。其实,这是一种惯性思维。 人的肩可以上下错动变形,柔韧性好的人能通过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狭小。下面是一则吴桥杂技团节目《钻桶》的广告 – “钻桶 表演者以过硬的腰,腿,顶功,将自己的身体折叠于直径35厘米,长70厘米的木桶内,从容自如的钻进钻出,洒脱、柔美、大方。该节目有单人表演,也有双人表演,双人表演的钻桶大多是年龄较小的少男少女,表演诙谐,富有童趣。“ 由此可以看到演员可以通过的桶径不过35厘米,考虑到表演时的安全系数和钻法的不同,从30厘米直径的地方钻过去,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生活比故事精彩,大体如此。 不过,提到这个表演,忍不住剧透一句 – 要不是这帮演杂技的,那洗劫德国专家宿舍的贼,最后的命运也不会那样悲惨。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完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