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完  

2009-09-10 14:2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补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 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题,老候没敢收,上缴了。 不过他也不后悔。 “怎么看怎么像空瓶子里灌的颜色水。。。”老候说。 [完] 后记: 有朋友说了,你上回不是讲到杂技团么?怎么破案过程中没提呢?其实,破案的确和杂技团没什么关系。不过,量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儿关系。 按照盗窃数额,“瘦哥”是毙的级别。不过,审问案卷报上来,也有侦察员提到,说这小子身上可有绝活儿阿,毙了是否可惜?是不是考虑给缓一下? 这话说得上头都有点儿含糊 -- 毙一个盗窃犯不要紧,要这一毙毙掉一门传统艺术,那可不是玩儿的。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当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了个台湾特务叫段云鹏的,据说善于轻功,人称“赛狸猫”。被捕以后本来是个毙的水准,毛公开口了 -- “段云鹏?听说他会飞,找个地儿让他飞给我看看。“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完]
特务飞贼段云鹏,如今也是一个传奇了


段云鹏当然不是真的会飞,毛公很失望,不过因为这句话,却让段多活了十几年,直到文革才被某位大佬想起来毙掉。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上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中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下 京师十案之洗劫德国专家公寓案补 “瘦哥”是一农大周围颇有点儿小名气的混混,用官话说属于“社会闲散人员”,意思是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组织关系的三无人员。这种人按照警方说法属于案件高发人群。 忽然有些寒毛凛凛 – 兄弟认识的几位以自由撰稿人著称的老哥,照警方这个分类只怕都不大稳便。。。 “瘦哥”倒不是自由撰稿人,但收入肯定不亚于自由撰稿人,理由是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此人自己还买了一辆车,虽然是小面吧,那年头有辆车就算是阔的了。贾平凹先生如何?当年爬格子也就是个养家糊口,好像还没混到买车的地步呢。 “瘦哥”在推测发案时间前后离开了农大,去向不明。他的小兄弟证明此人的确“练过”,柔韧性很好,劈叉比女生还利落,至于练的是不是缩骨功那倒没法证明。 听说“瘦哥”有一辆面包车,老候说对上了。 对上了的意思是现场只出现一个嫌疑犯的指纹,没车他没条件给人家搬家阿! 去向不明不要紧,只要你没离开北京,公安局要找特征如此明显的一个家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很快有线报称黄村附近发现一个出手阔绰的瘦子,老候部下的侦察员接近后很快取得指纹比对,证明在德国专家公寓里满世界按手印的正是此人。 一切都没有了悬念,对老候他们来说,抓捕“瘦哥”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咦,这位不是怀疑会“缩骨功”吗?难道不怕他跑了? 这就是抓捕的艺术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假如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贸然进家抓人,这小子把自己摆得跟蛇似的藏在哪个家具里,的确是不太好找。但是既然知道你会这一手儿,警察就可以找个让你没法施展的地方抓你。 “瘦哥”是在驾车外出的时候给逮住的,警方三辆车从左右后三面挤上来。连车门都封了,驾驶室里的“瘦哥”只能束手就擒。 老候说了 -- 缩骨功?三辆车挤一小面,哪怕他会金刚大法呢,也甭想从我手里跑喽。 萨说,候爷,我觉得你们警察有点儿乏味。。。 老候:? 萨:好容易碰上一个会缩骨功的,这样抓了多没劲阿,您应该找个电信铺光缆的钢管让他钻进去,直

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天南方正来了个杂技团,为首的名演员叫梁菠萝(?波罗?),局里看侦察员们辛苦,出钱请大家看杂技。

里面正有钻桶这个节目。

出来以后谁都不说什么”缓一缓”了。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

又赶上严打,结果,上头一划钩,“瘦哥“就给。。。那啥了。。。
径40厘米呢,有他周旋的余地。 老候:然后呢? 萨:然后您也钻进去,和他在管子里面搏斗一番,最后让他输一个心服口服。。。 老候:……¥¥厄####这又不是拍电影,我一个警察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有必要吗? 老候知道我是跟他开玩笑。 审问的结果很有点儿电影剧本的意思 -- 这位“瘦哥”在江湖中属于坐地虎一流,对这楼里住进一个德国人早就有数,也知道这老外家里颇有些外边见不着的好东西,很有心作他一票。他是根据德国专家房 间里十几天没亮过灯判断其家中无人的,于是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夜,顺着水管摸到早看好没关闭的通气窗口,施展功夫钻了进去。 本来,他是想拿两件电器就走的,不料一进门厅居然发现一个装满洋酒的酒柜。 当时所谓XO人头马是传说中的东西,“瘦哥”二话没说就抄了一瓶。 XO人头马,曾经是品味的象征,贼都知道 不料入手份量不对,细看,原来已经让老外喝掉一半了。 有心换一瓶吧,“瘦哥”一转脑筋干脆来一口尝尝,有一口就有两口,三下两下把这一瓶酒都喝光了。 警察问:好喝吗? 嫌疑犯答:不好喝,跟甜水似的,不如二锅头顺口。 警察再问:不好喝还喝? 嫌疑犯答:那可不?一口百来块钱呢! 警察:敌敌畏要一百多块钱一口你喝不喝?抓你一点不冤枉,帐都算不清楚。 洋酒后劲大,对此一无所知的“瘦哥”扶着门框就是找不着门,后来一想横竖这么回事儿了,索性一头栽到德国人的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喝多了的“瘦哥”在后半夜醒来,周围万籁俱寂。席梦思的舒适和痛饮人头马的快意让其豪兴大发 -- 多好的席梦思啊,凭什么老外睡得我睡不得? 就这么着,“瘦哥”开门出去,开来了自己的面包车运席梦思。 幸好是单人的,不然“瘦哥”恐怕还得借一东风大卡车来。 既然席梦思都能运走,别的更甭提了。。。那几天里,白天在楼里睡觉,夜里开车搬家,这贼做得也很辛苦。最后,连喝光了的酒瓶子也带走了 -- “瘦哥”说XO的瓶子装上颜色水放酒柜里也显档次不是? 案子破了,农大的人很高兴,送了不少东西感谢警察们,其中就有德国专家送的两瓶XO人头马。考虑到价值的问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