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 锵锵三人行谈抗战  

2009-09-10 16:0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 锵锵三人行谈抗战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

窦文涛:佐梅。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窦文涛:天才人物。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战打起来以后,他在日军的阵地上面,飞机被击伤了,他被迫跳伞, 落入日军阵地。牺牲了以后,日本人在《每日新闻》上登了对他的悼念,说这个人,就是中国飞行员落地之后,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而死。 窦文涛:就是中国人不当俘虏。 萨苏:就是中国空军飞行员不当俘虏,以此而死,而且还在他怀中发现他女朋友的照片,非常漂亮,他也很年轻,很帅气的,大家可以将来看到他的照片。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日本人也报导这个,我们中国人说,我们有这么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跟着报导他,就把他称作一个空军英雄。 可是我倒想向大家讲一个故事,因为对于阎海文的死,我们中国人有很多报导,不同的版本,请二位判断一下 哪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版本是说他落地,就是百度上可以看到,他落地之后被敌军包围,他拔出手枪,击毙三名日军,最后没有子弹了,用最后一颗子弹将自己打 死,临死之前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第二个版本是,他跳伞之后,敌人在追击他,他就开始跑,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射击,日军就是用枪射击他,他这时候 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被日军用乱枪打死。第三个版本是跳伞的时候,他的腿摔伤了,落地之后,落在上海的弄堂里,他敲了很多家的门,却没有一个老百姓给 他开门,他就跛着这条腿开始跑,在跑到中间的时候,日军追上来了,他没有办法,就用枪自杀了。那么这三个版本,大家认为哪一个是正确的? 窦文涛:哎呦,这个真是扑朔迷离。 萨苏:可以随便猜测一下。 查建英:但是确实有一个正确版本吗?还是说? 萨苏:事实上这三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甚至当年曾经相信第三个版本,觉得很接近,因为他这个描述 很真实。后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版本?我在日本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翻到日本的一本资料,这是1937年一名日军所写下的记录,战斗记录。这 个是一个海军中尉写的,他这个记录里面,就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叫(阎悔文音对),只差一点,我突然想,这个不会是阎悔文,而应该是阎海文,中国没有叫 阎悔文的飞行员。那么我才发现原来此人就是杀害阎海文的凶手,他把这个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我们才能知道真正的阎海文当时是怎么死的。原来是这样的,他的记 录是这样,当时阎海文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的时候,由于日军射击,他的飞机受伤了,他开始跳伞。他跳伞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是日军阵地,这个时候 他就看,他们日军就看到这个飞行员,在上面拼命的操作伞绳,试图飞越一个高楼,因为这个楼他认为,楼这边在响枪,他认为这边是日军阵地,我飞过这个楼,对 面是中国阵地,我要回到中国那边去,所以这个飞行员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那么日军就开始追逐他,绕这个楼追逐他。飞过这个楼,这个飞行员真的做到了,他飞 过了这座楼,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飞过楼还是日军的阵地。那么这时候他已经很低了,他没有办法再操纵了,他只好从这个上面下来,向日军阵地上降落。 而这个时候中国的陆军也在拼命的上来抢他,可惜的是,由于日军这是做阵地的,所以这样打,中国陆军没能 打上来,他就落向日军了。日军就纷纷把枪对准他,还有这个日军中间的中国翻译对他喊,说投降投降,这样对他喊,其实就等于就在我们头顶上这个高度。他就在 上面拔出手枪向下面射击,并且大喊“中国无被俘空军”,就喊出这句话。那么在射击的时候,日军的军官正在看,旁边他的一个,就是他的上级,一拍他的肩膀, 对他说打死他。那么这个军官就拔出枪来,用三八式步枪一枪就把阎海文打死,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中,阎海文根本没有落到地就牺牲了。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完] 窦文涛:但是在空中还跟他们在抗击呢?

萨苏:对,当落地以后,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名片,一看上面写的是阎海文,日本人写成了(阎悔文),这就是阎海文真正的故事,所以你看在日本考证抗战史料,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种微观的史料,我觉得才能揭示一个人在战争中是什么样子。

窦文涛:没错,日本很多的军史记录的是特别的详细,比如说包括死多少人,他们的几千、几百,多少个,是吧,实际有它一定的精确性。

萨苏:是。

窦文涛:而且呢,我就觉得在整个抗战当中,今天讲其实是一个大局势。

9月8日,凤凰卫视播出了老萨参加的又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这次节目的主持和另一位嘉宾依然是窦文涛和查建英老师 ,我们谈的主题是抗战。 这期节目的内容我曾犹豫再三是否放到博客之中,因为在做节目的时候老萨忍不住动了感情。那一刻,文涛和查老师也有些控制不住。 将近不惑,仍然不能自已,是一件令人惭愧的事情。不过,当我自己重新看史料中那些年轻中国战士留下的影子,泪水依然要夺眶而出。 那份民族的伤痛与骄傲,或许将永刻在一代中国人的心底。 真情俯仰无愧,即便惹人笑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美军记者写道:“远征军中有的士兵只有十四岁,超过二十五岁的极少。”日军第三十三军作战参谋黍野弘在《昆司令部战记》一书中写道:“在缅甸的中国少年兵作战勇敢,不知退却为何物。”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为了保卫国家和种族,我们中国人已经奉上了自己最年轻的儿子 在下面这个链接里,可以看到视频内容 --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2009090909_6443_1341178.shtml 以下为文字实录: 萨苏: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请来这个萨苏老师,他按说跟我是老乡,都出生在北京吧?是河北人,对吧。 萨苏(旅日华人):出生在北京,老家是河北。 窦文涛:这正正经经的是一中国人,但是长期潜伏在日本,为我们搞情报,你知道他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 的一个角度,他这个角度就是对于抗日战争很多的历史,我们知道的是什么?他呢在日本,通过日本方面的军史,或者很多很多的回忆录,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发 现了一些被我们的抗日战争史忽略的,甚至你从来不知道的,一些战斗。 这个角度非常的有意思,你比如像我们通常说起来,咱们知道什么?我觉得最近,这两年这个历史有点意思,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抗日战争,是咱们共产党打的嘛,国民党就在后面捣乱呢,对吧?但是这两年我们让历史透明了一些,也出现了另一个倾向,就宣传宣传,现 在又有人感觉呢,像是抗日战争全是国民党打的,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查建英:只有一个百团大战,然后什么都没有。 窦文涛:这说起来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什么阿部规秀就不知道什么了嘛,但是它在日本军的史料当中,这几天我看了好多,至少你比如说在咱们河北,晋察冀共产党八路军打过很多仗,甚至你都想不到,咱们这儿一时你查不出来,咱们打下过日本的侦察机。 萨苏:对。 窦文涛:这事儿在过去我也不知道。 萨苏:是,八路军还消灭过日本坦克部队呢。 窦文涛:拿什么坦克消灭小米加步枪。 萨苏:这个比小米加步枪那个武器还要古怪,这个事情可以稍微讲一讲。是这样的我在日本看到一本资料,叫 做《春兵团战斗记》,经过后来我查这本春兵团它是日本混成第8旅团,所以我后来又查日本混成第8旅团的团史,终于证明了这件事,很有意思,这件事情在八路 军战史里面反而没有人提到,就是在山东曹各庄,可惜不是在咱们河北。 窦文涛:我是山东人哪,祖籍山东。 查建英:他也游击,他是游籍。 萨苏:在山东曹各庄,也许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地方,中国的八路军曾经消灭过一支日军的坦克部队。当时是 这样的,由于当地出现了八路军的活动,所以日军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和一支步兵部队一起前去袭击这个地方。去袭击的时候,写这个文章的人日本兵,是在步兵部队 里,他说“看到到处都是八路”,于是他们步兵就和八路军展开了战斗,这个时候坦克已经冲进了村里,从此就没有消息了。因为日本的坦克和后来坦克不一样,他 们不喜欢用里面的电话,就是电报通讯设备,那个设备不太可靠,经常发出很奇怪、很大的噪音,所以日本兵在里面本来就闷罐一样的,再发出那种噪音,大家想一 想他是很难受的,他们通常就关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坦克部队关了这个通报器没和他们联系。 但是等他们都跑出来,就打完了这一仗回来了,唉,坦克哪儿去了?跑济南去了,不大可能,然后他们就想, 到底坦克哪儿去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支坦克部队,全军覆没了,一个活人没有,而且是有照片的。这时候日军就怀疑了,是不是在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马上 就跑到村子里去看这件事情,结果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就是坦克部队,开始它坦克是分两路冲进去的,正好就被八路军慢慢的引到了两条巷子里。 而这个巷子,可能多少年就这么造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最后坦克就成了一路纵队在里面走,就在巷子的尽头他找到所有被击毁的坦克,这些坦克完整无损,里面的乘员呢,也都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上面堆着大量燃烧的玉米秸。 窦文涛:咱们给它火攻? 萨苏:对,所以他们就猜到是这样,八路军的人把他们引进了曹各庄的两条巷子,然后在周围堆了大量的玉米 秸,突然倾到了坦克,然后点燃,结果就造成坦克里面突然缺氧,于是所有乘员都没有任何的伤,但是都死亡了。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当时他们两边日本兵拿着担架 这边这边,然后中间是一个坦克,开着盖,两个日本兵在往里看,还有活的没有? 查建英:虽然他们的武器比咱们这边。 萨苏:当时的确是没法讲,八路军那样的装备都能够打坦克。 萨苏:十个学生兵换一个日本兵的命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个书,我就讲微观历史学,很多碎片,小细节咱们不知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比如 说当时他就说“七七事变”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研究一个人叫潘毓桂,这个人呢算是当时的一种名士,书画都是非常棒的,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到后来审判汉奸的 时候,他还振振有辞说当时一方面他跟宋哲元等于是哥们。 萨苏:对。 窦文涛:而且他又跟日本人交好,所以宋哲元的想法很复杂,他是军阀嘛,也想保存实力,对吧? 萨苏:对。 窦文涛:也想跟日本人,但是到最后他选择了奋起抗战,他没有当汉奸。 查建英:对。 窦文涛:可是咱们说的像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个将军的牺牲,跟这个潘毓桂非常有关系,因为什么?你想,我 觉得当时中国军队当时这个窝囊给打的作战计划,因为宋哲元制定的南苑,打南苑的作战计划,刚开完会,潘毓桂就把全盘的作战计划交给日本人。他为了就说,跟 日本人就说你看,我是真的要跟你们斡旋,你看我多有诚心,把这计划给你们。所以日本人就打南苑嘛,一打就打你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学生军,学生军就是刚参加 完“一二九”运动,枪才发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帮学生军居然就没让日军夺了阵地,当时是十个换一个。 萨苏:而且当时我们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有多少。 查建英:对,没错。 萨苏:十个学生的命,换他一条命。 窦文涛:当时就是说,跟日本军打是1:10嘛,十个学生,然后到最后。 萨苏:这个1:10不是一个比例,不是那么说的比例,是当时确实有阵亡人数在里面计算的。 查建英:这个汉奸最后杀了没有? 窦文涛:不是,你说他觉得,你想他这个想法,这个潘毓桂他的想法,他说当时国民政府在南边,鞭长莫及。 查建英:对。 窦文涛:我是为了华北平津老百姓着想,怎么办呢?只有投靠日本。 萨苏:并且希望29军尽快战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查建英:不是,曲线救国这一批整个汪伪政权,不都是这种思维、思想嘛,就是打不过,反正你要认现实的 话,打不过,那你就别来硬的,硬的最后玉石俱焚了,咱们还是软的,包括文艺界的这些什么周作人留在北京。他好像还是在任了什么职,但是他都有他的说法,他 有他的想法,包括推动日化教育,你想他那么了解日本的一个人,娶了日本老婆之后,他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一个汉奸,我觉得。 萨苏:谈到周作人,你就可以谈到这抗战之中的一些事情,你像周作人是

[完]

娶了日本老婆的,所以他又处在抗战 之中,他采取了这种态度。其实当时在中国,同样是他这个位置,也是娶了日本妻子的,我觉得有三人,都可以说一说。第一阶段是周作人这样的,周作人这样的就 是说我娶了,因为我很熟悉日本,他把日本称作第二故乡,我就完全按照日本的走,日本人说的是对的,的确赶紧把29军打败了,我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吧,他那 样的。第二个是郭沫若,郭沫若先生他也是在日本娶了日本太太的,他当时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立刻把家扔了,马上回国抗战。 那么这个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郭沫若比周作人要强因为他是民族大义在先,但是他对不起他自己的妻子,那妻 子后来找过他。那么还有一个第三阶段,这个第三阶段是谁呢?就是蒋百里将军。蒋百里将军是当初提出来的,就是对日怎样作战的这样一个将军,他早在1925 年就料定中国跟日本必将一战,而且将战斗在最后的地方是哪儿?襄阳、洛阳、衡阳,非常准确。 查建英:他怎么也娶日本老婆了? 窦文涛:佐梅。 萨苏:他娶的妻子是佐梅。 窦文涛:就日本老梅。 萨苏:那么他是怎么样,他在中国来,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家来指导中国抗战的,那么他是把日本的妻子带到中国来,然后这个日本妻子是和他一起为中国的伤兵服务。后来蒋百里将军在1938年去世,他的几个孩子都带出来了,都是佐梅夫人给带出来的。 萨苏: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 查建英:现在关心的一块,将来要是万一中日再交恶,您准备怎么对待您那位日本太太?您也把她带回来? 窦文涛:您也是日本老婆? 萨苏:我倒是觉得说中日现在目前是打不起来,但是我以前有一句话说如果生在当时,我是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也。 窦文涛:哎呦。 查建英:但是您不会学你刚才赞许那郭沫若吧,当即把她蹬了,咱们就民族大义为先,我觉得这种拿女人做这个的。 窦文涛:他讲这个蒋百里将军,我觉得英年早逝,而且这个人太不得了了,他是你知道嘛书画研究家啊。 萨苏:兜里就一本书就是《文艺复兴史》。 窦文涛:书画研究家,但是又是军事家,而且他是一个什么,那就是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英年早逝 1938年死了,可是最后抗日战争的进程就是全给他说中了。然后就那个时候,他写的那个叫《国防论》,你知道他里面就有一句话,叫什么?千言万语一句话, 中国有办法,他那个时候就? 萨苏: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不是没有办法的。 窦文涛:你说他就研究中日交战,然后他就说中国应该在上海,咱就叫淞沪抗战。让日军不要从北往南打,让日军从东往西打,这样咱们的山、河就能够成为咱的兵力,阻挡日军的装备和训练的优势。最后你看,还真就是全给他说中了。 萨苏:而且更厉害的是,他就料定中国和日本打成僵持的这个地方在哪儿?就是在湖南这个地方,他说这是我们中国地理的第二棱线,日本打到这儿,他就没有力量了,一定会在这儿和我们打成对峙,后来战争进程果然如他所料。 窦文涛:天才人物。 查建英:其实我们有一批,就是说西风东渐以后,有一批知识分子出去留学,一部分去西方,一部分就是东 渡,就是从梁启超他们这一批,其实我们有一大批特别了解日本的人才,不论是学什么的。你刚才说这位,我还想起有一个戴季陶还写过那个,也是国民党元老,我 现在记不出具体的话,但是他好像也说过一些对日本,说得非常到位,特别就是犀利的这种话。 萨苏:准确的描述。 查建英:就是这种描述,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有识之士,从日本还都回来了,但是就是在抗日战争当中,实际上我们还是打了八年,而且由于整个二战的这种,还得有苏联、美国的,我们才最后才算胜利。 萨苏: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我们中国除了有人才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我跟你讲,照他的研究,日军的战史,就是的中国的正规军只要武器条件基本对等的话,因为他没有 空中优势,没有其他重炮。但是在那种战斗,就是武器装置基本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跟日军打平手,就像他举那个例子叫什么?就是淞沪抗战的四行仓库,就是所谓 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其实好像也就三四百人,这日军打不进来吗? 萨苏:焦土抗战 中国最后的孩子拿起枪 萨苏:可是这个我也得说一点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在这种兵力和火力相等的情况下能打成平手,这是抗战前 期的情况。到抗战后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和他相等,或者甚至稍占优势的时候,比如说在松山大战,远征军这个话题现在很热,松山大 战的时候我们损失1:7,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压倒他,为什么?我是看了当时的很多照片才明白,就是当时我们很多照片上都是一些年轻的中国兵在打 仗,年轻到什么地步?12岁,13岁,7岁的小孩上前线。那么我们很难想像当时这种情况,其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始终说中日战争是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的战 争,我们比它大好几倍,我们几个人拼他一个总能赢了吧?可是中国人这么讲的人没有意识到这样,就是战争打到1944年的时候,松山大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 的国土已经缩到很小了,而且它前面很多战士,能作战的都牺牲了。这个时候中国没有兵源了,怎么办呢?只好把我们最后的孩子献出来。 查建英:哎呦。 萨苏:我当时在日本说实话,我看到那书我是很伤心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我是说中国人为了反法西斯战争, 把我们最后的孩子都献出来,这种感受如果不是在日本,看着那样的史料的时候,你是很难想像的,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平时不会这么激动,但就是看到那种史料的 时候,真是有那种,我们中国人真是了不起,我们中国人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教育,孩子们上前线的时候,把所有的粮食都塞在身上,他为什么塞在身上?因为他 们小时候没有吃过那么多的粮食,他生怕没有吃的。 所以日军把他打死了,一看身上全都是粮食。也许大家觉得笑话,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感觉不到这个,但如 果你看到日本那么多抗战史料的时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有很多日本人对我们中国人,他其实也是产生很佩服的地方,他不是说佩服你能打,是 佩服你的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够坚持下来,还在跟我拼,你拼什么呀? 查建英:中国人有这个,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就是当年英国的荣赫鹏去打西藏人的时候,后来他也是非 常残酷,这个武器完全不对等,就是藏军的武器,完全就是什么一些(冲子枪音对)什么这些,长矛什么的,英军就是所向无敌,完全是横扫。可是死了以后,就是 藏人那种英勇,赢得了英国军官的尊敬,之后他们就是说,那些人死了以后,他们胜利了以后,英国军官都吃不下饭去,就是都那个就是默哀,因为你尊敬你的一个 勇敢的,虽然完全跟你武力不相当,但是勇敢的一个敌人。然后我觉得? 窦文涛:那个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林徽因写过一首诗,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的那种呼唤,就是她在大西南的 时候,有一些我们的飞行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常到她们家吃饭,就管她叫姐姐,她觉得那是她弟弟。但是她这些弟弟,都在天上牺牲了,她写那个诗的意思,就是 我们的国家,这么落后的飞行,明知道打不过他们的飞机,但是我们的青年就驾驶飞机上天,就是大好青年哪,她就觉得这个心痛啊,这是。咱们去一下广告,《锵 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咱们这个萨苏啊,满腔性情,就讲起当年这个抗战的义士。而且你在日本史料里,好像还发现一个我们过去也没有见到过的,就是在淞沪抗战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飞行员,是吗? 萨苏:是这样的,我是看到了一个飞行员跳伞,然后最后牺牲的这样一个经历。但实际上这个飞行员在中国还 是很有名气的,这个人就是中国空军的英雄,叫阎海文。阎海文为什么有名气?因为当时淞沪抗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