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从夏明翰牺牲看专家是怎样拍砖的 下  

2009-09-14 08:0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夏明翰牺牲看专家是怎样拍砖的中 这一声“玉和”叫得人胆战心惊,主编心知不妙,却不知道不妙在哪儿。 会不会是要说1928年汪精卫都发动“七一五”一年了,夏明翰怎么还这么没觉悟吟他的诗? 这样说就没道理了,不吟这个吟什么呢?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那烈士是否还要考虑一下未来建国后的民族团结问题?夏明翰烈士当时是赴刑场,心情激荡,与这首诗的意境颇为相似,感染力很强,这种时候谁还能指责烈士要三思而后行呢? 那就是专家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那他这砖会在哪儿等着我呢?主编一边两股战战地“哎”一声凑上去,一边察言观色。 只见专家眉头微皱,问道:“夏明翰烈士牺牲在哪一年?” “1928年。”主编干脆地回答 – 您老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那汪精卫叛国投敌是在哪一年?“ “1940年。。。前后吧。”正在高度警戒琢磨的主编不敢把日期说死,来了个含含糊糊。 “那就是了。”专家斜瞥主编一眼 – “汪精卫叛国投敌,夏明翰烈士不知道,你李玉和也不知道么?” “你这不是历史知识错误,你这是政治错误啊!” 一句话如五雷轰顶,主编当时一个踉跄 – 敢情您这砖在这儿等着我哪! 当时的政治气候就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从夏明翰牺牲看专家是怎样拍砖的 中
这一声“玉和”叫得人胆战心惊,主编心知不妙,却不知道不妙在哪儿。
好? 越描越黑,别辩了,再辩您老就成汪粉了。 主编一句话也不敢辩,只是心里有把最初放这段东西进教科书的编辑踢死的欲望 – 你这不是挖坑让我跳么? 他不敢踢夏明翰烈士,人家上刑场吟谁的诗,他管不着。 他也不敢踢专家,那主儿他惹不起。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中国。一帮大小专家都和主编有些深的浅的关系,他要真打成反革命发配了也就罢了,大家划清界限都来不及。不过既然还没打成呢,拉兄弟一把 的自觉还是有的 – 再说,谁知道他犯了政治错误换谁上呢?这种无定向炸弹换谁抱着舒服?于是,众家兄弟纷纷求情,苦苦恳请某老惜才,手下留情。 最后,专家总算给了大家面子,说 – 这事儿咱们就不记档了。。。 瞧,这就是专家,给面子都给得这么风雅。 [完]
会不会是要说1928年汪精卫都发动“七一五”一年了,夏明翰怎么还这么没觉悟吟他的诗?

这样说就没道理了,不吟这个吟什么呢?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那烈士是否还要考虑一下未来建国后的民族团结问题?夏明翰烈士当时是赴刑场,心情激荡,与这首诗的意境颇为相似,感染力很强,这种时候谁还能指责烈士要三思而后行呢?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

那就是专家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那他这砖会在哪儿等着我呢?主编一边两股战战地“哎”一声凑上去,一边察言观色。

只见专家眉头微皱,问道:“夏明翰烈士牺牲在哪一年?”从夏明翰牺牲看专家是怎样拍砖的中 这一声“玉和”叫得人胆战心惊,主编心知不妙,却不知道不妙在哪儿。 会不会是要说1928年汪精卫都发动“七一五”一年了,夏明翰怎么还这么没觉悟吟他的诗? 这样说就没道理了,不吟这个吟什么呢?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那烈士是否还要考虑一下未来建国后的民族团结问题?夏明翰烈士当时是赴刑场,心情激荡,与这首诗的意境颇为相似,感染力很强,这种时候谁还能指责烈士要三思而后行呢? 那就是专家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那他这砖会在哪儿等着我呢?主编一边两股战战地“哎”一声凑上去,一边察言观色。 只见专家眉头微皱,问道:“夏明翰烈士牺牲在哪一年?” “1928年。”主编干脆地回答 – 您老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那汪精卫叛国投敌是在哪一年?“ “1940年。。。前后吧。”正在高度警戒琢磨的主编不敢把日期说死,来了个含含糊糊。 “那就是了。”专家斜瞥主编一眼 – “汪精卫叛国投敌,夏明翰烈士不知道,你李玉和也不知道么?” “你这不是历史知识错误,你这是政治错误啊!” 一句话如五雷轰顶,主编当时一个踉跄 – 敢情您这砖在这儿等着我哪! 当时的政治气候就

“1928年。”主编干脆地回答 – 您老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那汪精卫叛国投敌是在哪一年?“

“1940年。。。前后吧。”正在高度警戒琢磨的主编不敢把日期说死,来了个含含糊糊。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

“那就是了。”专家斜瞥主编一眼 – “汪精卫叛国投敌,夏明翰烈士不知道,你李玉和也不知道么?”

“你这不是历史知识错误,你这是政治错误啊!”

一句话如五雷轰顶,主编当时一个踉跄 – 敢情您这砖在这儿等着我哪!

当时的政治气候就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好? 越描越黑,别辩了,再辩您老就成汪粉了。 主编一句话也不敢辩,只是心里有把最初放这段东西进教科书的编辑踢死的欲望 – 你这不是挖坑让我跳么? 他不敢踢夏明翰烈士,人家上刑场吟谁的诗,他管不着。 他也不敢踢专家,那主儿他惹不起。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中国。一帮大小专家都和主编有些深的浅的关系,他要真打成反革命发配了也就罢了,大家划清界限都来不及。不过既然还没打成呢,拉兄弟一把 的自觉还是有的 – 再说,谁知道他犯了政治错误换谁上呢?这种无定向炸弹换谁抱着舒服?于是,众家兄弟纷纷求情,苦苦恳请某老惜才,手下留情。 最后,专家总算给了大家面子,说 – 这事儿咱们就不记档了。。。 瞧,这就是专家,给面子都给得这么风雅。 [完]
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从夏明翰牺牲看专家是怎样拍砖的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好?好? 越描越黑,别辩了,再辩您老就成汪粉了。 主编一句话也不敢辩,只是心里有把最初放这段东西进教科书的编辑踢死的欲望 – 你这不是挖坑让我跳么? 他不敢踢夏明翰烈士,人家上刑场吟谁的诗,他管不着。 他也不敢踢专家,那主儿他惹不起。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中国。一帮大小专家都和主编有些深的浅的关系,他要真打成反革命发配了也就罢了,大家划清界限都来不及。不过既然还没打成呢,拉兄弟一把 的自觉还是有的 – 再说,谁知道他犯了政治错误换谁上呢?这种无定向炸弹换谁抱着舒服?于是,众家兄弟纷纷求情,苦苦恳请某老惜才,手下留情。 最后,专家总算给了大家面子,说 – 这事儿咱们就不记档了。。。 瞧,这就是专家,给面子都给得这么风雅。 [完]

越描越黑,别辩了,再辩您老就成汪粉了。
是这样,主编的家庭出身又不太好,这要是顺着纠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专家就是坚持要做一个“政治错误”的纪录。人家不是不近人情,人家是坚持真理,而且认为这样可以让李玉和从此接受教训。 合着还是为了你好。 政治错误可不是闹着玩的。历史这玩意儿博大精深,脑筋一短路就容易出错。比如主编的一位好友,有一天给学生讲《宋史》,讲到“潘美字仲询,大名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短了路,大发感慨起来 – “你看看,当时潘美就是大名人啊,用现在说法是偶像明星,粉丝很多的哦。” 大名潘美,杨家将中潘仁美的原型,慢来,大名潘美,小名是什么呢?绰号是什么呢? 这也是教授,不过他犯的错误也就是同行没事儿开个玩笑罢了。 政治错误可不一样,给你加上这个Title,有个风吹草动你就是出头鸟,架着出去批斗也是你,去干校也是你,连家属都跟着倒霉。 这件事怎么辩? 说汪精卫人是坏的诗是好的,不能否定其诗歌上的成就,所以。。。 说汪精卫早年和后期的经历应该分开,不能否定其早期还是革命的,所以。。。 说历史教科书里放汪精卫的诗不会误导其历史形象,所以。。。 人家一句话就能给驳了 -- 不论道理在哪边,你肯定对汪精卫有感情,要不哪儿这么多理由念他的
主编一句话也不敢辩,只是心里有把最初放这段东西进教科书的编辑踢死的欲望 – 你这不是挖坑让我跳么?

他不敢踢夏明翰烈士,人家上刑场吟谁的诗,他管不着。好? 越描越黑,别辩了,再辩您老就成汪粉了。 主编一句话也不敢辩,只是心里有把最初放这段东西进教科书的编辑踢死的欲望 – 你这不是挖坑让我跳么? 他不敢踢夏明翰烈士,人家上刑场吟谁的诗,他管不着。 他也不敢踢专家,那主儿他惹不起。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中国。一帮大小专家都和主编有些深的浅的关系,他要真打成反革命发配了也就罢了,大家划清界限都来不及。不过既然还没打成呢,拉兄弟一把 的自觉还是有的 – 再说,谁知道他犯了政治错误换谁上呢?这种无定向炸弹换谁抱着舒服?于是,众家兄弟纷纷求情,苦苦恳请某老惜才,手下留情。 最后,专家总算给了大家面子,说 – 这事儿咱们就不记档了。。。 瞧,这就是专家,给面子都给得这么风雅。 [完]

他也不敢踢专家,那主儿他惹不起。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中国。一帮大小专家都和主编有些深的浅的关系,他要真打成反革命发配了也就罢了,大家划清界限都来不及。不过既然还没打成呢,拉兄弟一把 的自觉还是有的 – 再说,谁知道他犯了政治错误换谁上呢?这种无定向炸弹换谁抱着舒服?于是,众家兄弟纷纷求情,苦苦恳请某老惜才,手下留情。

最后,专家总算给了大家面子,说 – 这事儿咱们就不记档了。。。好? 越描越黑,别辩了,再辩您老就成汪粉了。 主编一句话也不敢辩,只是心里有把最初放这段东西进教科书的编辑踢死的欲望 – 你这不是挖坑让我跳么? 他不敢踢夏明翰烈士,人家上刑场吟谁的诗,他管不着。 他也不敢踢专家,那主儿他惹不起。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中国。一帮大小专家都和主编有些深的浅的关系,他要真打成反革命发配了也就罢了,大家划清界限都来不及。不过既然还没打成呢,拉兄弟一把 的自觉还是有的 – 再说,谁知道他犯了政治错误换谁上呢?这种无定向炸弹换谁抱着舒服?于是,众家兄弟纷纷求情,苦苦恳请某老惜才,手下留情。 最后,专家总算给了大家面子,说 – 这事儿咱们就不记档了。。。 瞧,这就是专家,给面子都给得这么风雅。 [完]

瞧,这就是专家,给面子都给得这么风雅。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