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三分之一 – 狗仗人势的武工队 下  

2009-09-15 11:0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分之一 – 狗仗人势的武工队 上三分之一–狗仗人势的武工队上 说这一仗要求高是有道理的。 炮楼虽然没有修好,还属于一个正在挖的坑,但外围的封锁沟,铁丝网都已经完工了,真要打也得费点儿功夫。 这个据点的位置恰好可以切断两个游击区之间的联络,为此日军十分重视,派了一队日军,一队伪军监工修建。炮楼的选址是个孤冈子,四面开阔,想偷偷接近并不容易。 那么和鬼子打阵地战?不说敌军援兵近在咫尺,武工队队员用的都是短枪,正面作战对上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晋察冀端炮楼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强攻,象李云龙为老婆打县城那种仗纯粹是独立团兵多枪多给撑出毛病来了,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 武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靠近日军挖的坑三下两下就发现了破绽 – 说起来日军也算打聪明了,布哨严密,昼夜设防,看来是琢磨透了土八路善于夜袭的老习惯。但是,武老爷子发现负责检查民工的日军却不怎么认真,略微看看良民证就开路一马斯。 于是,第二天,某村派去的民工里面就换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轻而易举地混进了鬼子工地,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武老太爷 – 武工队的特点就是扮什么象什么,化妆个把民工实在不是什么大Case。 化妆化得很成功,可是,树说 -- 进去也没啥用。。。 在里头帮鬼子挖了一天坑,回来武老爷子挠头了。这负责监工的鬼子绝对是个有想法的鬼子。民工进碉堡围子固然不难,但是进去以后却是两个鬼子两个伪军对民工 挨个搜身,带个烟袋锅都得给你撅两截子。进去以后一发工具伪军就拿三八大盖对着民工乱比划,想找个鬼子后脑勺给一镐头基本是天方夜谭。 难怪人家查得松,敢情是外松内紧啊!就算你八路进来也只能帮皇军修炮楼,没家伙你拿什么动手阿? 当天晚上,武老爷子召集各部,在日军据点下面一个堡垒户家开会研究怎么打鬼子工地。这个堡垒户家虽然离鬼子近,却十分安全。每次开会都是这家的媳妇放哨。 这媳妇很聪明灵俐,发现情三分之一 ndash; 狗仗人势的武工队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
说这一仗要求高是有道理的。

炮楼虽然没有修好,还属于一个正在挖的坑,但外围的封锁沟,铁丝网都已经完工了,真要打也得费点儿功夫。况需要报警的时候自己并不露面。她养了一群鸭子,只要把手一招,这群鸭子就跑到街上嘎嘎乱叫,武工队听了这个就知道不是伪军就是 鬼子下炮楼了,可以做准备。而鬼子伪军往往被这群鸭子吸引,顾不得别的。可是要抓这伙经过训练的鸭子并不容易,这群鸭子只要看到鬼子伪军就会作鸟兽散,或 钻地道,或藏猫猫,或乘郛而去,各行其是,总之没让东洋兵捡了鸭子毛走。 这一块儿正在日军“治安明朗化地区”和八路军游击区之间,形势微妙,鬼子伪军倒也不好没事儿开枪打鸭子,那会被别的据点误以为来了八路,引发军事混乱的。 于是,这帮鸭子的把戏也是越玩越精。 俺们可是两栖侦察兵阿! 树说 --- 我那天好像没跟你讲这么多废话阿?! 哦,那咱言归正传。 开会大家都没有好主意,这样有想法的鬼子,还真没对付过。虽然武工队多半是八路军班排干部组成的,军事素质过硬,但1942年的日本兵军事素质也很过硬,还没到1944年半大孩子都来打仗的地步,要是练徒手夺枪一类的把戏恐怕是不成。 没主意总不能天天让武老爷子帮着鬼子挖坑吧?那传出去老武还活不活了? 没主意就得用土八路的老主意 – 发动群众。于是,会议扩大,开“诸葛亮会”,让当地的游击队员,地方干部也出出主意。 这一来,忽然有人说话了 – 不就是人能进去枪进不去么?告诉我把枪送到围子里头什么地方,我负责准时送到。 真是冷锅里头爆了个热栗子阿! 树说。。。哦,这回说话的不是树。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天天放哨的媳妇,一手摇着纺车,悠悠闲闲地样子。 你能把枪送进去?老爷子疑惑地问。 嗯哪,那媳妇瞥了一眼队员们佩戴的三号盒子 -- 就这样的,送七八支进去没问题。 毛瑟C-96手枪,是驳壳枪家族中的小个子,俗称三号盒子 七八支?足够了,总共四个鬼子七八个伪军,有备攻无备,这个数儿够用了。何况还可以打掉哨兵让外边的接应部队进来,速战速决应该没有问题

这个据点的位置恰好可以切断两个游击区之间的联络,为此日军十分重视,派了一队日军,一队伪军监工修建。炮楼的选址是个孤冈子,四面开阔,想偷偷接近并不容易。

那么和鬼子打阵地战?不说敌军援兵近在咫尺,武工队队员用的都是短枪,正面作战对上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晋察冀端炮楼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强攻,象李云龙为老婆打县城那种仗纯粹是独立团兵多枪多给撑出毛病来了,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况需要报警的时候自己并不露面。她养了一群鸭子,只要把手一招,这群鸭子就跑到街上嘎嘎乱叫,武工队听了这个就知道不是伪军就是 鬼子下炮楼了,可以做准备。而鬼子伪军往往被这群鸭子吸引,顾不得别的。可是要抓这伙经过训练的鸭子并不容易,这群鸭子只要看到鬼子伪军就会作鸟兽散,或 钻地道,或藏猫猫,或乘郛而去,各行其是,总之没让东洋兵捡了鸭子毛走。 这一块儿正在日军“治安明朗化地区”和八路军游击区之间,形势微妙,鬼子伪军倒也不好没事儿开枪打鸭子,那会被别的据点误以为来了八路,引发军事混乱的。 于是,这帮鸭子的把戏也是越玩越精。 俺们可是两栖侦察兵阿! 树说 --- 我那天好像没跟你讲这么多废话阿?! 哦,那咱言归正传。 开会大家都没有好主意,这样有想法的鬼子,还真没对付过。虽然武工队多半是八路军班排干部组成的,军事素质过硬,但1942年的日本兵军事素质也很过硬,还没到1944年半大孩子都来打仗的地步,要是练徒手夺枪一类的把戏恐怕是不成。 没主意总不能天天让武老爷子帮着鬼子挖坑吧?那传出去老武还活不活了? 没主意就得用土八路的老主意 – 发动群众。于是,会议扩大,开“诸葛亮会”,让当地的游击队员,地方干部也出出主意。 这一来,忽然有人说话了 – 不就是人能进去枪进不去么?告诉我把枪送到围子里头什么地方,我负责准时送到。 真是冷锅里头爆了个热栗子阿! 树说。。。哦,这回说话的不是树。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天天放哨的媳妇,一手摇着纺车,悠悠闲闲地样子。 你能把枪送进去?老爷子疑惑地问。 嗯哪,那媳妇瞥了一眼队员们佩戴的三号盒子 -- 就这样的,送七八支进去没问题。 毛瑟C-96手枪,是驳壳枪家族中的小个子,俗称三号盒子 七八支?足够了,总共四个鬼子七八个伪军,有备攻无备,这个数儿够用了。何况还可以打掉哨兵让外边的接应部队进来,速战速决应该没有问题

武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靠近日军挖的坑三下两下就发现了破绽 – 说起来日军也算打聪明了,布哨严密,昼夜设防,看来是琢磨透了土八路善于夜袭的老习惯。但是,武老爷子发现负责检查民工的日军却不怎么认真,略微看看良民证就开路一马斯。
三分之一–狗仗人势的武工队上 说这一仗要求高是有道理的。 炮楼虽然没有修好,还属于一个正在挖的坑,但外围的封锁沟,铁丝网都已经完工了,真要打也得费点儿功夫。 这个据点的位置恰好可以切断两个游击区之间的联络,为此日军十分重视,派了一队日军,一队伪军监工修建。炮楼的选址是个孤冈子,四面开阔,想偷偷接近并不容易。 那么和鬼子打阵地战?不说敌军援兵近在咫尺,武工队队员用的都是短枪,正面作战对上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晋察冀端炮楼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强攻,象李云龙为老婆打县城那种仗纯粹是独立团兵多枪多给撑出毛病来了,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 武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靠近日军挖的坑三下两下就发现了破绽 – 说起来日军也算打聪明了,布哨严密,昼夜设防,看来是琢磨透了土八路善于夜袭的老习惯。但是,武老爷子发现负责检查民工的日军却不怎么认真,略微看看良民证就开路一马斯。 于是,第二天,某村派去的民工里面就换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轻而易举地混进了鬼子工地,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武老太爷 – 武工队的特点就是扮什么象什么,化妆个把民工实在不是什么大Case。 化妆化得很成功,可是,树说 -- 进去也没啥用。。。 在里头帮鬼子挖了一天坑,回来武老爷子挠头了。这负责监工的鬼子绝对是个有想法的鬼子。民工进碉堡围子固然不难,但是进去以后却是两个鬼子两个伪军对民工 挨个搜身,带个烟袋锅都得给你撅两截子。进去以后一发工具伪军就拿三八大盖对着民工乱比划,想找个鬼子后脑勺给一镐头基本是天方夜谭。 难怪人家查得松,敢情是外松内紧啊!就算你八路进来也只能帮皇军修炮楼,没家伙你拿什么动手阿? 当天晚上,武老爷子召集各部,在日军据点下面一个堡垒户家开会研究怎么打鬼子工地。这个堡垒户家虽然离鬼子近,却十分安全。每次开会都是这家的媳妇放哨。 这媳妇很聪明灵俐,发现情
于是,第二天,某村派去的民工里面就换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轻而易举地混进了鬼子工地,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武老太爷 – 武工队的特点就是扮什么象什么,化妆个把民工实在不是什么大Case。

化妆化得很成功,可是,树说 -- 进去也没啥用。。。

在里头帮鬼子挖了一天坑,回来武老爷子挠头了。这负责监工的鬼子绝对是个有想法的鬼子。民工进碉堡围子固然不难,但是进去以后却是两个鬼子两个伪军对民工 挨个搜身,带个烟袋锅都得给你撅两截子。进去以后一发工具伪军就拿三八大盖对着民工乱比划,想找个鬼子后脑勺给一镐头基本是天方夜谭。
。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
难怪人家查得松,敢情是外松内紧啊!就算你八路进来也只能帮皇军修炮楼,没家伙你拿什么动手阿?

当天晚上,武老爷子召集各部,在日军据点下面一个堡垒户家开会研究怎么打鬼子工地。这个堡垒户家虽然离鬼子近,却十分安全。每次开会都是这家的媳妇放哨。。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

这媳妇很聪明灵俐,发现情况需要报警的时候自己并不露面。她养了一群鸭子,只要把手一招,这群鸭子就跑到街上嘎嘎乱叫,武工队听了这个就知道不是伪军就是 鬼子下炮楼了,可以做准备。而鬼子伪军往往被这群鸭子吸引,顾不得别的。可是要抓这伙经过训练的鸭子并不容易,这群鸭子只要看到鬼子伪军就会作鸟兽散,或 钻地道,或藏猫猫,或乘郛而去,各行其是,总之没让东洋兵捡了鸭子毛走。
三分之一–狗仗人势的武工队上 说这一仗要求高是有道理的。 炮楼虽然没有修好,还属于一个正在挖的坑,但外围的封锁沟,铁丝网都已经完工了,真要打也得费点儿功夫。 这个据点的位置恰好可以切断两个游击区之间的联络,为此日军十分重视,派了一队日军,一队伪军监工修建。炮楼的选址是个孤冈子,四面开阔,想偷偷接近并不容易。 那么和鬼子打阵地战?不说敌军援兵近在咫尺,武工队队员用的都是短枪,正面作战对上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晋察冀端炮楼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强攻,象李云龙为老婆打县城那种仗纯粹是独立团兵多枪多给撑出毛病来了,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 武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靠近日军挖的坑三下两下就发现了破绽 – 说起来日军也算打聪明了,布哨严密,昼夜设防,看来是琢磨透了土八路善于夜袭的老习惯。但是,武老爷子发现负责检查民工的日军却不怎么认真,略微看看良民证就开路一马斯。 于是,第二天,某村派去的民工里面就换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轻而易举地混进了鬼子工地,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武老太爷 – 武工队的特点就是扮什么象什么,化妆个把民工实在不是什么大Case。 化妆化得很成功,可是,树说 -- 进去也没啥用。。。 在里头帮鬼子挖了一天坑,回来武老爷子挠头了。这负责监工的鬼子绝对是个有想法的鬼子。民工进碉堡围子固然不难,但是进去以后却是两个鬼子两个伪军对民工 挨个搜身,带个烟袋锅都得给你撅两截子。进去以后一发工具伪军就拿三八大盖对着民工乱比划,想找个鬼子后脑勺给一镐头基本是天方夜谭。 难怪人家查得松,敢情是外松内紧啊!就算你八路进来也只能帮皇军修炮楼,没家伙你拿什么动手阿? 当天晚上,武老爷子召集各部,在日军据点下面一个堡垒户家开会研究怎么打鬼子工地。这个堡垒户家虽然离鬼子近,却十分安全。每次开会都是这家的媳妇放哨。 这媳妇很聪明灵俐,发现情
这一块儿正在日军“治安明朗化地区”和八路军游击区之间,形势微妙,鬼子伪军倒也不好没事儿开枪打鸭子,那会被别的据点误以为来了八路,引发军事混乱的。

于是,这帮鸭子的把戏也是越玩越精。

。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三分之一 ndash; 狗仗人势的武工队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俺们可是两栖侦察兵阿!

树说 --- 我那天好像没跟你讲这么多废话阿?!

哦,那咱言归正传。

开会大家都没有好主意,这样有想法的鬼子,还真没对付过。虽然武工队多半是八路军班排干部组成的,军事素质过硬,但1942年的日本兵军事素质也很过硬,还没到1944年半大孩子都来打仗的地步,要是练徒手夺枪一类的把戏恐怕是不成。

没主意总不能天天让武老爷子帮着鬼子挖坑吧?那传出去老武还活不活了?

没主意就得用土八路的老主意 – 发动群众。于是,会议扩大,开“诸葛亮会”,让当地的游击队员,地方干部也出出主意。
。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
这一来,忽然有人说话了 – 不就是人能进去枪进不去么?告诉我把枪送到围子里头什么地方,我负责准时送到。

真是冷锅里头爆了个热栗子阿!三分之一–狗仗人势的武工队上 说这一仗要求高是有道理的。 炮楼虽然没有修好,还属于一个正在挖的坑,但外围的封锁沟,铁丝网都已经完工了,真要打也得费点儿功夫。 这个据点的位置恰好可以切断两个游击区之间的联络,为此日军十分重视,派了一队日军,一队伪军监工修建。炮楼的选址是个孤冈子,四面开阔,想偷偷接近并不容易。 那么和鬼子打阵地战?不说敌军援兵近在咫尺,武工队队员用的都是短枪,正面作战对上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晋察冀端炮楼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强攻,象李云龙为老婆打县城那种仗纯粹是独立团兵多枪多给撑出毛病来了,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 武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靠近日军挖的坑三下两下就发现了破绽 – 说起来日军也算打聪明了,布哨严密,昼夜设防,看来是琢磨透了土八路善于夜袭的老习惯。但是,武老爷子发现负责检查民工的日军却不怎么认真,略微看看良民证就开路一马斯。 于是,第二天,某村派去的民工里面就换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轻而易举地混进了鬼子工地,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武老太爷 – 武工队的特点就是扮什么象什么,化妆个把民工实在不是什么大Case。 化妆化得很成功,可是,树说 -- 进去也没啥用。。。 在里头帮鬼子挖了一天坑,回来武老爷子挠头了。这负责监工的鬼子绝对是个有想法的鬼子。民工进碉堡围子固然不难,但是进去以后却是两个鬼子两个伪军对民工 挨个搜身,带个烟袋锅都得给你撅两截子。进去以后一发工具伪军就拿三八大盖对着民工乱比划,想找个鬼子后脑勺给一镐头基本是天方夜谭。 难怪人家查得松,敢情是外松内紧啊!就算你八路进来也只能帮皇军修炮楼,没家伙你拿什么动手阿? 当天晚上,武老爷子召集各部,在日军据点下面一个堡垒户家开会研究怎么打鬼子工地。这个堡垒户家虽然离鬼子近,却十分安全。每次开会都是这家的媳妇放哨。 这媳妇很聪明灵俐,发现情

树说。。。哦,这回说话的不是树。
三分之一–狗仗人势的武工队上 说这一仗要求高是有道理的。 炮楼虽然没有修好,还属于一个正在挖的坑,但外围的封锁沟,铁丝网都已经完工了,真要打也得费点儿功夫。 这个据点的位置恰好可以切断两个游击区之间的联络,为此日军十分重视,派了一队日军,一队伪军监工修建。炮楼的选址是个孤冈子,四面开阔,想偷偷接近并不容易。 那么和鬼子打阵地战?不说敌军援兵近在咫尺,武工队队员用的都是短枪,正面作战对上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晋察冀端炮楼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强攻,象李云龙为老婆打县城那种仗纯粹是独立团兵多枪多给撑出毛病来了,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 武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靠近日军挖的坑三下两下就发现了破绽 – 说起来日军也算打聪明了,布哨严密,昼夜设防,看来是琢磨透了土八路善于夜袭的老习惯。但是,武老爷子发现负责检查民工的日军却不怎么认真,略微看看良民证就开路一马斯。 于是,第二天,某村派去的民工里面就换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轻而易举地混进了鬼子工地,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武老太爷 – 武工队的特点就是扮什么象什么,化妆个把民工实在不是什么大Case。 化妆化得很成功,可是,树说 -- 进去也没啥用。。。 在里头帮鬼子挖了一天坑,回来武老爷子挠头了。这负责监工的鬼子绝对是个有想法的鬼子。民工进碉堡围子固然不难,但是进去以后却是两个鬼子两个伪军对民工 挨个搜身,带个烟袋锅都得给你撅两截子。进去以后一发工具伪军就拿三八大盖对着民工乱比划,想找个鬼子后脑勺给一镐头基本是天方夜谭。 难怪人家查得松,敢情是外松内紧啊!就算你八路进来也只能帮皇军修炮楼,没家伙你拿什么动手阿? 当天晚上,武老爷子召集各部,在日军据点下面一个堡垒户家开会研究怎么打鬼子工地。这个堡垒户家虽然离鬼子近,却十分安全。每次开会都是这家的媳妇放哨。 这媳妇很聪明灵俐,发现情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天天放哨的媳妇,一手摇着纺车,悠悠闲闲地样子。

你能把枪送进去?老爷子疑惑地问。

嗯哪,那媳妇瞥了一眼队员们佩戴的三号盒子 -- 就这样的,送七八支进去没问题。
三分之一 ndash; 狗仗人势的武工队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
毛瑟C-96手枪,是驳壳枪家族中的小个子,俗称三号盒子

七八支?足够了,总共四个鬼子七八个伪军,有备攻无备,这个数儿够用了。何况还可以打掉哨兵让外边的接应部队进来,速战速决应该没有问题。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

就送到那儿吧。
。 问题是,你怎么送进去呢?可别暴露目标阿。别让认识我们的“关系”(指地下工作者)来干,不然露馅了我们可就都出不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送进去,肯定不会暴露目标,肯定不让认识你们的关系干。你告诉我送哪儿吧。 老武半信半疑,可是看看村里的支书(也就是这媳妇的老公)一副笑呵呵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不像是开玩笑。想想就算你送不进去,不也就是白给鬼子挖一天坑么? 好吧,就这样办。 送到哪儿倒是好说,每天晌午,民工都要放下工具到铁丝网围子里头的一角的一个草坡上吃饭。大概因为没了工具,鬼子也就觉得没了威胁,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人监视。这块吃饭的地儿里面,有一块儿草很深,几乎高到人腰,是个理想的换装备战的地方。 就送到那儿吧。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上
第二天,老武选择了六七个精干的队员,又去帮鬼子挖坑了。

不过,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儿紧张 – 鬼子是没啥特别动静,大嫂把枪给咱送进来了吗?三分之一–狗仗人势的武工队上 说这一仗要求高是有道理的。 炮楼虽然没有修好,还属于一个正在挖的坑,但外围的封锁沟,铁丝网都已经完工了,真要打也得费点儿功夫。 这个据点的位置恰好可以切断两个游击区之间的联络,为此日军十分重视,派了一队日军,一队伪军监工修建。炮楼的选址是个孤冈子,四面开阔,想偷偷接近并不容易。 那么和鬼子打阵地战?不说敌军援兵近在咫尺,武工队队员用的都是短枪,正面作战对上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晋察冀端炮楼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强攻,象李云龙为老婆打县城那种仗纯粹是独立团兵多枪多给撑出毛病来了,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 武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靠近日军挖的坑三下两下就发现了破绽 – 说起来日军也算打聪明了,布哨严密,昼夜设防,看来是琢磨透了土八路善于夜袭的老习惯。但是,武老爷子发现负责检查民工的日军却不怎么认真,略微看看良民证就开路一马斯。 于是,第二天,某村派去的民工里面就换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轻而易举地混进了鬼子工地,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武老太爷 – 武工队的特点就是扮什么象什么,化妆个把民工实在不是什么大Case。 化妆化得很成功,可是,树说 -- 进去也没啥用。。。 在里头帮鬼子挖了一天坑,回来武老爷子挠头了。这负责监工的鬼子绝对是个有想法的鬼子。民工进碉堡围子固然不难,但是进去以后却是两个鬼子两个伪军对民工 挨个搜身,带个烟袋锅都得给你撅两截子。进去以后一发工具伪军就拿三八大盖对着民工乱比划,想找个鬼子后脑勺给一镐头基本是天方夜谭。 难怪人家查得松,敢情是外松内紧啊!就算你八路进来也只能帮皇军修炮楼,没家伙你拿什么动手阿? 当天晚上,武老爷子召集各部,在日军据点下面一个堡垒户家开会研究怎么打鬼子工地。这个堡垒户家虽然离鬼子近,却十分安全。每次开会都是这家的媳妇放哨。 这媳妇很聪明灵俐,发现情

老武也紧张,只是面上不漏声色。到了那处草深的地方,忍不住赶紧凑过去瞥一眼。

这一眼,在鬼子眼皮底下,眼看要一场血战的老武却差点儿乐了,只见 ----

[待续]况需要报警的时候自己并不露面。她养了一群鸭子,只要把手一招,这群鸭子就跑到街上嘎嘎乱叫,武工队听了这个就知道不是伪军就是 鬼子下炮楼了,可以做准备。而鬼子伪军往往被这群鸭子吸引,顾不得别的。可是要抓这伙经过训练的鸭子并不容易,这群鸭子只要看到鬼子伪军就会作鸟兽散,或 钻地道,或藏猫猫,或乘郛而去,各行其是,总之没让东洋兵捡了鸭子毛走。 这一块儿正在日军“治安明朗化地区”和八路军游击区之间,形势微妙,鬼子伪军倒也不好没事儿开枪打鸭子,那会被别的据点误以为来了八路,引发军事混乱的。 于是,这帮鸭子的把戏也是越玩越精。 俺们可是两栖侦察兵阿! 树说 --- 我那天好像没跟你讲这么多废话阿?! 哦,那咱言归正传。 开会大家都没有好主意,这样有想法的鬼子,还真没对付过。虽然武工队多半是八路军班排干部组成的,军事素质过硬,但1942年的日本兵军事素质也很过硬,还没到1944年半大孩子都来打仗的地步,要是练徒手夺枪一类的把戏恐怕是不成。 没主意总不能天天让武老爷子帮着鬼子挖坑吧?那传出去老武还活不活了? 没主意就得用土八路的老主意 – 发动群众。于是,会议扩大,开“诸葛亮会”,让当地的游击队员,地方干部也出出主意。 这一来,忽然有人说话了 – 不就是人能进去枪进不去么?告诉我把枪送到围子里头什么地方,我负责准时送到。 真是冷锅里头爆了个热栗子阿! 树说。。。哦,这回说话的不是树。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天天放哨的媳妇,一手摇着纺车,悠悠闲闲地样子。 你能把枪送进去?老爷子疑惑地问。 嗯哪,那媳妇瞥了一眼队员们佩戴的三号盒子 -- 就这样的,送七八支进去没问题。 毛瑟C-96手枪,是驳壳枪家族中的小个子,俗称三号盒子 七八支?足够了,总共四个鬼子七八个伪军,有备攻无备,这个数儿够用了。何况还可以打掉哨兵让外边的接应部队进来,速战速决应该没有问题
三分之二 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 上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