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三分之二 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 下  

2009-09-18 18:52: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分之二 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 中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中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中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中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三分之二 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中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
三分之二 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中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嗒嗒嗒嗒。。。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上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嗒嗒嗒嗒。。。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上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嗒嗒嗒嗒。。。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上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嗒嗒嗒嗒。。。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上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嗒嗒嗒嗒。。。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上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三分之二 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嗒嗒嗒嗒。。。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上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中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改编成了枪骑兵(用更 传统的说法,应该叫龙骑兵),但骑兵第四旅团的马刀功夫一点儿没有撂荒。现在看到土八路居然也玩起了马刀,日军指挥官放着好好的防御阵地不用,毫不犹豫就 把骑兵冲锋的引导旗举了起来。 日军骑兵大佐西竹一,拿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 虽然是赌,但曾玉良不会输,他赌的是对日军作战特点的充分了解。(大不了你不上当老子下马跟你打就是,反正我不会亏) 日军指挥官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用王外马甲书里引用老八路的说法 – 这鬼子的队列排得比我们正规。 而且,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冲到一半,八路的骑兵还没动窝呢,这在双方进入对杀时将给八路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八路军的机枪响了。。。 八路:咱们比划比划,我用刀,你用枪好了。 日军:不成,我也要用刀。 八路:用刀我们练过,你那两下子不行,还是用枪吧。 日军:我也练过,我一定要用刀! 八路:那。。。成,你用刀不用枪,说好了?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嗒嗒嗒嗒。。。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上

日军:一言为定,我们用刀,咱们来拼啊!

八路:不许反悔阿,谁反悔谁是小狗。

日军:决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三分之二中日骑兵的决死之战中 [本来有别的主题要写,考虑到今天是九一八,还是先写这个。] 其实抗战中和日军骑兵的对决,还真是发生过几次。马家骑兵曾在淮泗和日军骑兵碰过一次,那一仗在内战中堪称反动透顶的马家军打得十分惨烈顽强。虽然给日军 造成了较大损失,但马背上长大的马家精骑,竟然干不过日军的枪骑兵,的确有点儿让人奇怪。最后发现问题出在马刀上 – 马家军的马刀比日军短一截,质量上也有差距,打起来吃了不少亏。 为了这个原因,西北工匠精心改进,用“河州刀”工艺为抗日骑兵重新打造战刀。因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马家军骑兵抗战后期的军刀现在都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不过,此时马家军也改进战术了,与日军作战从乘马冲锋改为乘马接近,下马作战。这样缩小了目标,在作战中大大减少了伤亡。只是,这个战术指导下,骑兵对杀也就没有了机会。 真正骑兵对杀击败日军的经典战斗,是新四军打的,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骑兵1942年曾在沙山集和日军骑兵拼过一次马刀,那一仗日军一个骑兵联队被砍得落花 流水。打这一仗的,就是曾玉良的老搭档周纯麟。这位同样是哥萨克训练出来的骑兵专家到了新四军四师,给该师也训练出一个骑兵团来。 能打赢这一仗,究其根本,除了技战术水平以外,新四军骑兵使用了被称作“雪枫刀”的新式军刀是一个重要原因。 雪枫刀,钢精刀长,重心稳定,堪称世界军刀的极致 前些天,西疆不稳,西北各级官员参观演习,准备应对最恶态势。演习中,甘南骑兵铁骑出阵,几百口雪枫刀刀锋映雪,果然人如虎马如龙。 观礼台上众人赞叹,曰:西北多马背上民族,果然名不虚传。 意犹未已,唤一双手挽刀壮士,问曰:你老家哪里? 壮士马上行军礼,朗声道:“报告首长,河北衡水!” 声震四野,一军皆闻。 有首长赞曰:此真燕赵男儿! 今日中国骑兵 跑题了。回到129师骑兵团和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大辛庄之战。 八路军的骑兵部队,经过曾玉良团长1940年10月开始的正规化训练,虽然在战斗素养上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具备和日军骑兵对面一战的能力。但是,这个骑 兵第四旅团是日军的王牌骑兵部队,1901年在丰桥编成,曾参加过日俄战争,有正面击败哥萨克骑兵的战例。从1931年起,该部一直在我国作战,曾与马占 山,吉鸿昌,傅作义等部交手,马上战斗经验丰富。其使用马匹均为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即所谓“东洋马”,八路军使用马匹则较为驳杂,由于我国古代培育马种 的技术存在缺陷,这些马匹质量并不好,先天上有所不足。骑兵团最好的马匹是缴获的战马。 在不断的敌后奔袭征战中,八路

嗒嗒嗒嗒。。。
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日军:你。。。臭讹!

八路:我用刀,可没说我不用枪阿。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本来是枪骑兵的日本骑兵硬要用轻骑兵的打法冲八路,结果让本来是轻骑兵的八路用枪骑兵的法子给打了。。。

这个结局足够编成绕口令了。

被打的日军犯了第二个错误。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

[待续]
军骑兵团的补给远不如日军,无论人还是马的营养,休整都难以保证。特别是129师骑兵团是当时在敌后坚持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骑兵部队,对日军威胁很大,已经形成一种象征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和日军拼一个一比一,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且,在大辛庄之战前,骑兵团刚刚经过在王行杖村的血战,为军区机关在敌军封锁线上硬砍出一道口子,兵力损失很大。王外马甲书中主人公“大刘”的战马在战斗中重伤而死。(著名的“共产党员集合”,就发生在这一战) 当时骑兵团共有四个连到达大辛庄,但经过几个小时激战的部队已经兵力锐减,人困马乏。 与之相对,日军骑兵第26联队是新锐之师,以逸代劳。这个联队共辖三个骑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若干联队直辖单位,定员950人,齐装满员。大辛庄之战 时该联队还附一个迫击炮中队(使用缴获的迫击炮装备)。从实际作战来看,日军参战骑兵四五百人,除去机动性不够好可能没跟上的迫击炮中队和机关枪中队以及 留守人员,可能这个骑兵联队的主力都上阵了。 这种情况下与敌作硬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根据马甲从档案中找到的材料,这时曾玉良团长做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决定 – 他下令两个连的骑兵列队,做出要向日军冲锋的架势。 日军骑兵第26联队的指挥官立即就相信了。 这是因为日军很熟悉129师骑兵团,知道这是一个轻骑兵团,是以骑乘作战为主的,曾玉良这个阵式,完全符合轻骑兵团的典型攻击战术。 他不知道曾玉良团长把其它的两个连和配合作战的二十一团部队全部埋伏在了战场侧面和后方,而且下了那个战斗一开始就把子弹打光的死命令。 土八路一向吝惜子弹,有打三枪就开始冲锋肉搏的老传统,曾团长下这个命令,明显是今后的日子不打算过了。 从这个命令来看,曾团长压根儿就没想过用马刀去冲骑兵第26联队,他是在赌博。 赌的是日军骑兵的骄横。 以日军的部队编成而言,如果八路军骑兵冲过来,他们应该下马,趴在地上放枪,这才是枪骑兵的标准战术。虽然不好看,可要真这样打,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闹不好曾玉良得付出半个骑兵团才能轮到朝日本兵劈马刀的机会。 但是,用马甲的话说,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选手,极有兵种自豪感,曾玉良摆开这个阵式,足以让日军指挥官丧失理智。 骑兵第四旅团上一次和中国骑兵拼刀,要上溯到抗日同盟军时代,在多伦和吉鸿昌对砍的“茂木骑兵旅团”,就是这个第四骑兵旅团。 吉鸿昌是中国将领中的异类,从骑兵第四旅团角度说,除了吉大胆,还真没有哪个中国骑兵将领敢挑战日本骑兵的刀术水平。现在,虽然已经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上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