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2009-10-10 00:4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之补
阿部规秀,是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被打倒的。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之补 阿部规秀,是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被打倒的。 别看是庄户人家,陈老汉家这个房子挺讲究,里面其实是分成三间的。左边一间是一盘大炕,右边一间有灶,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本来是空的。 阿部规秀进来,就站在堂屋里,陈老汉回忆这个日本官挺严肃,瘦瘦的。日本兵给他找了条长凳,阿部规秀就坐在长凳上休息。两个日本兵跑到厨房 – 可不是做饭去了,而是在那里围着个什么东西鼓捣来鼓捣去。门口还站了两个日本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 陈老汉不知道,那是日军的备用电台。 杨成武回忆,打阿部规秀,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电台。 聂荣臻(前左)、杨成武(前右)检阅黄土岭战斗胜利归来的参战部队 – 摄影者沙飞 和紧跟在后面西侧的绿川,森本两个大队,东侧的110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独混第二旅团成了孤军,情况很不妙。 阿部规秀的通信兵努力地试图把备用电台架起来,但是,备用电台功率小,和后方的联络时断时续,让阿部规秀颇为烦恼。 阿部规秀进了门,陈老汉一家子就算倒了霉,全家十几口人,都被赶到左边里间的大炕上坐着,不许说话,也不许动。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的“木头人”游戏,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 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 显然,鬼子是没心思和陈老汉一家玩游戏的,但陈老汉一家都很老实,无论老少,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 没法不老实啊,旁边儿日本兵端着刺刀看着呐! 当年只有六岁的陈老汉,被祖母抱着,坐在最边儿上。所以,对阿部规秀他看得最清楚。 被围的阿部规秀在做什么? 我们可以有各种推测 – 比如,这位中将可能会声嘶力竭地呼叫部下顶住,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也可能对着电台狂叫,要求东边不远的110师团桑木师团长“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当然,也有可能一脸从容地盯着部下冷然道:“慌什么?” 在这个六岁的孩子眼里,阿部规秀和上述动作都不沾边,这个鬼子官儿在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就不老实了,不断地在堂屋里踱来踱去,踱来踱去,活像他们家拉磨的驴。。。 拿这玩意儿形容阿部中将,好像有点儿那个啥。。。 难怪陈老汉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个时候的阿部规秀,其实已经没多少事儿可干了 –第二混成旅团已经从突围转入阵地防御,下达怎样组织防御命令并不需要他这个旅团长亲自来干,应该是旅团参谋们做好方案,他签字就是了。各部都在和八路军 的激战之中,整个战场唯一的变数就是东西两路日军与八路军杨成武谁先和阿部规秀碰面的问题了。 这八路真不是好对付的,闹不好,就先来问候阿部中将了 在日本保留的一枚八路军臂章
别看是庄户人家,陈老汉家这个房子挺讲究,里面其实是分成三间的。左边一间是一盘大炕,右边一间有灶,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本来是空的。

阿部规秀进来,就站在堂屋里,陈老汉回忆这个日本官挺严肃,瘦瘦的。日本兵给他找了条长凳,阿部规秀就坐在长凳上休息。两个日本兵跑到厨房 – 可不是做饭去了,而是在那里围着个什么东西鼓捣来鼓捣去。门口还站了两个日本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

陈老汉不知道,那是日军的备用电台。

杨成武回忆,打阿部规秀,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电台。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聂荣臻(前左)、杨成武(前右)检阅黄土岭战斗胜利归来的参战部队 – 摄影者沙飞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

和紧跟在后面西侧的绿川,森本两个大队,东侧的110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独混第二旅团成了孤军,情况很不妙。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
阿部规秀的通信兵努力地试图把备用电台架起来,但是,备用电台功率小,和后方的联络时断时续,让阿部规秀颇为烦恼。

阿部规秀进了门,陈老汉一家子就算倒了霉,全家十几口人,都被赶到左边里间的大炕上坐着,不许说话,也不许动。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的“木头人”游戏,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 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
显然,鬼子是没心思和陈老汉一家玩游戏的,但陈老汉一家都很老实,无论老少,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 没法不老实啊,旁边儿日本兵端着刺刀看着呐!

当年只有六岁的陈老汉,被祖母抱着,坐在最边儿上。所以,对阿部规秀他看得最清楚。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

被围的阿部规秀在做什么?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之补 阿部规秀,是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被打倒的。 别看是庄户人家,陈老汉家这个房子挺讲究,里面其实是分成三间的。左边一间是一盘大炕,右边一间有灶,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本来是空的。 阿部规秀进来,就站在堂屋里,陈老汉回忆这个日本官挺严肃,瘦瘦的。日本兵给他找了条长凳,阿部规秀就坐在长凳上休息。两个日本兵跑到厨房 – 可不是做饭去了,而是在那里围着个什么东西鼓捣来鼓捣去。门口还站了两个日本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 陈老汉不知道,那是日军的备用电台。 杨成武回忆,打阿部规秀,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电台。 聂荣臻(前左)、杨成武(前右)检阅黄土岭战斗胜利归来的参战部队 – 摄影者沙飞 和紧跟在后面西侧的绿川,森本两个大队,东侧的110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独混第二旅团成了孤军,情况很不妙。 阿部规秀的通信兵努力地试图把备用电台架起来,但是,备用电台功率小,和后方的联络时断时续,让阿部规秀颇为烦恼。 阿部规秀进了门,陈老汉一家子就算倒了霉,全家十几口人,都被赶到左边里间的大炕上坐着,不许说话,也不许动。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的“木头人”游戏,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 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 显然,鬼子是没心思和陈老汉一家玩游戏的,但陈老汉一家都很老实,无论老少,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 没法不老实啊,旁边儿日本兵端着刺刀看着呐! 当年只有六岁的陈老汉,被祖母抱着,坐在最边儿上。所以,对阿部规秀他看得最清楚。 被围的阿部规秀在做什么? 我们可以有各种推测 – 比如,这位中将可能会声嘶力竭地呼叫部下顶住,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也可能对着电台狂叫,要求东边不远的110师团桑木师团长“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当然,也有可能一脸从容地盯着部下冷然道:“慌什么?” 在这个六岁的孩子眼里,阿部规秀和上述动作都不沾边,这个鬼子官儿在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就不老实了,不断地在堂屋里踱来踱去,踱来踱去,活像他们家拉磨的驴。。。 拿这玩意儿形容阿部中将,好像有点儿那个啥。。。 难怪陈老汉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个时候的阿部规秀,其实已经没多少事儿可干了 –第二混成旅团已经从突围转入阵地防御,下达怎样组织防御命令并不需要他这个旅团长亲自来干,应该是旅团参谋们做好方案,他签字就是了。各部都在和八路军 的激战之中,整个战场唯一的变数就是东西两路日军与八路军杨成武谁先和阿部规秀碰面的问题了。 这八路真不是好对付的,闹不好,就先来问候阿部中将了 在日本保留的一枚八路军臂章
我们可以有各种推测 – 比如,这位中将可能会声嘶力竭地呼叫部下顶住,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也可能对着电台狂叫,要求东边不远的110师团桑木师团长“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当然,也有可能一脸从容地盯着部下冷然道:“慌什么?”

在这个六岁的孩子眼里,阿部规秀和上述动作都不沾边,这个鬼子官儿在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就不老实了,不断地在堂屋里踱来踱去,踱来踱去,活像他们家拉磨的驴。。。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
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拿这玩意儿形容阿部中将,好像有点儿那个啥。。。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
难怪陈老汉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个时候的阿部规秀,其实已经没多少事儿可干了 –第二混成旅团已经从突围转入阵地防御,下达怎样组织防御命令并不需要他这个旅团长亲自来干,应该是旅团参谋们做好方案,他签字就是了。各部都在和八路军 的激战之中,整个战场唯一的变数就是东西两路日军与八路军杨成武谁先和阿部规秀碰面的问题了。

这八路真不是好对付的,闹不好,就先来问候阿部中将了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日本保留的一枚八路军臂章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阿部规秀中将

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之补 阿部规秀,是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被打倒的。 别看是庄户人家,陈老汉家这个房子挺讲究,里面其实是分成三间的。左边一间是一盘大炕,右边一间有灶,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本来是空的。 阿部规秀进来,就站在堂屋里,陈老汉回忆这个日本官挺严肃,瘦瘦的。日本兵给他找了条长凳,阿部规秀就坐在长凳上休息。两个日本兵跑到厨房 – 可不是做饭去了,而是在那里围着个什么东西鼓捣来鼓捣去。门口还站了两个日本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 陈老汉不知道,那是日军的备用电台。 杨成武回忆,打阿部规秀,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电台。 聂荣臻(前左)、杨成武(前右)检阅黄土岭战斗胜利归来的参战部队 – 摄影者沙飞 和紧跟在后面西侧的绿川,森本两个大队,东侧的110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独混第二旅团成了孤军,情况很不妙。 阿部规秀的通信兵努力地试图把备用电台架起来,但是,备用电台功率小,和后方的联络时断时续,让阿部规秀颇为烦恼。 阿部规秀进了门,陈老汉一家子就算倒了霉,全家十几口人,都被赶到左边里间的大炕上坐着,不许说话,也不许动。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的“木头人”游戏,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 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 显然,鬼子是没心思和陈老汉一家玩游戏的,但陈老汉一家都很老实,无论老少,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 没法不老实啊,旁边儿日本兵端着刺刀看着呐! 当年只有六岁的陈老汉,被祖母抱着,坐在最边儿上。所以,对阿部规秀他看得最清楚。 被围的阿部规秀在做什么? 我们可以有各种推测 – 比如,这位中将可能会声嘶力竭地呼叫部下顶住,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也可能对着电台狂叫,要求东边不远的110师团桑木师团长“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当然,也有可能一脸从容地盯着部下冷然道:“慌什么?” 在这个六岁的孩子眼里,阿部规秀和上述动作都不沾边,这个鬼子官儿在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就不老实了,不断地在堂屋里踱来踱去,踱来踱去,活像他们家拉磨的驴。。。 拿这玩意儿形容阿部中将,好像有点儿那个啥。。。 难怪陈老汉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个时候的阿部规秀,其实已经没多少事儿可干了 –第二混成旅团已经从突围转入阵地防御,下达怎样组织防御命令并不需要他这个旅团长亲自来干,应该是旅团参谋们做好方案,他签字就是了。各部都在和八路军 的激战之中,整个战场唯一的变数就是东西两路日军与八路军杨成武谁先和阿部规秀碰面的问题了。 这八路真不是好对付的,闹不好,就先来问候阿部中将了 在日本保留的一枚八路军臂章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之补 阿部规秀,是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被打倒的。 别看是庄户人家,陈老汉家这个房子挺讲究,里面其实是分成三间的。左边一间是一盘大炕,右边一间有灶,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本来是空的。 阿部规秀进来,就站在堂屋里,陈老汉回忆这个日本官挺严肃,瘦瘦的。日本兵给他找了条长凳,阿部规秀就坐在长凳上休息。两个日本兵跑到厨房 – 可不是做饭去了,而是在那里围着个什么东西鼓捣来鼓捣去。门口还站了两个日本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 陈老汉不知道,那是日军的备用电台。 杨成武回忆,打阿部规秀,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电台。 聂荣臻(前左)、杨成武(前右)检阅黄土岭战斗胜利归来的参战部队 – 摄影者沙飞 和紧跟在后面西侧的绿川,森本两个大队,东侧的110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独混第二旅团成了孤军,情况很不妙。 阿部规秀的通信兵努力地试图把备用电台架起来,但是,备用电台功率小,和后方的联络时断时续,让阿部规秀颇为烦恼。 阿部规秀进了门,陈老汉一家子就算倒了霉,全家十几口人,都被赶到左边里间的大炕上坐着,不许说话,也不许动。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的“木头人”游戏,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 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 显然,鬼子是没心思和陈老汉一家玩游戏的,但陈老汉一家都很老实,无论老少,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 没法不老实啊,旁边儿日本兵端着刺刀看着呐! 当年只有六岁的陈老汉,被祖母抱着,坐在最边儿上。所以,对阿部规秀他看得最清楚。 被围的阿部规秀在做什么? 我们可以有各种推测 – 比如,这位中将可能会声嘶力竭地呼叫部下顶住,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也可能对着电台狂叫,要求东边不远的110师团桑木师团长“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当然,也有可能一脸从容地盯着部下冷然道:“慌什么?” 在这个六岁的孩子眼里,阿部规秀和上述动作都不沾边,这个鬼子官儿在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就不老实了,不断地在堂屋里踱来踱去,踱来踱去,活像他们家拉磨的驴。。。 拿这玩意儿形容阿部中将,好像有点儿那个啥。。。 难怪陈老汉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个时候的阿部规秀,其实已经没多少事儿可干了 –第二混成旅团已经从突围转入阵地防御,下达怎样组织防御命令并不需要他这个旅团长亲自来干,应该是旅团参谋们做好方案,他签字就是了。各部都在和八路军 的激战之中,整个战场唯一的变数就是东西两路日军与八路军杨成武谁先和阿部规秀碰面的问题了。 这八路真不是好对付的,闹不好,就先来问候阿部中将了 在日本保留的一枚八路军臂章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之补 阿部规秀,是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被打倒的。 别看是庄户人家,陈老汉家这个房子挺讲究,里面其实是分成三间的。左边一间是一盘大炕,右边一间有灶,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本来是空的。 阿部规秀进来,就站在堂屋里,陈老汉回忆这个日本官挺严肃,瘦瘦的。日本兵给他找了条长凳,阿部规秀就坐在长凳上休息。两个日本兵跑到厨房 – 可不是做饭去了,而是在那里围着个什么东西鼓捣来鼓捣去。门口还站了两个日本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 陈老汉不知道,那是日军的备用电台。 杨成武回忆,打阿部规秀,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电台。 聂荣臻(前左)、杨成武(前右)检阅黄土岭战斗胜利归来的参战部队 – 摄影者沙飞 和紧跟在后面西侧的绿川,森本两个大队,东侧的110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独混第二旅团成了孤军,情况很不妙。 阿部规秀的通信兵努力地试图把备用电台架起来,但是,备用电台功率小,和后方的联络时断时续,让阿部规秀颇为烦恼。 阿部规秀进了门,陈老汉一家子就算倒了霉,全家十几口人,都被赶到左边里间的大炕上坐着,不许说话,也不许动。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的“木头人”游戏,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 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 显然,鬼子是没心思和陈老汉一家玩游戏的,但陈老汉一家都很老实,无论老少,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 没法不老实啊,旁边儿日本兵端着刺刀看着呐! 当年只有六岁的陈老汉,被祖母抱着,坐在最边儿上。所以,对阿部规秀他看得最清楚。 被围的阿部规秀在做什么? 我们可以有各种推测 – 比如,这位中将可能会声嘶力竭地呼叫部下顶住,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也可能对着电台狂叫,要求东边不远的110师团桑木师团长“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当然,也有可能一脸从容地盯着部下冷然道:“慌什么?” 在这个六岁的孩子眼里,阿部规秀和上述动作都不沾边,这个鬼子官儿在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就不老实了,不断地在堂屋里踱来踱去,踱来踱去,活像他们家拉磨的驴。。。 拿这玩意儿形容阿部中将,好像有点儿那个啥。。。 难怪陈老汉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个时候的阿部规秀,其实已经没多少事儿可干了 –第二混成旅团已经从突围转入阵地防御,下达怎样组织防御命令并不需要他这个旅团长亲自来干,应该是旅团参谋们做好方案,他签字就是了。各部都在和八路军 的激战之中,整个战场唯一的变数就是东西两路日军与八路军杨成武谁先和阿部规秀碰面的问题了。 这八路真不是好对付的,闹不好,就先来问候阿部中将了 在日本保留的一枚八路军臂章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之补 阿部规秀,是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被打倒的。 别看是庄户人家,陈老汉家这个房子挺讲究,里面其实是分成三间的。左边一间是一盘大炕,右边一间有灶,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本来是空的。 阿部规秀进来,就站在堂屋里,陈老汉回忆这个日本官挺严肃,瘦瘦的。日本兵给他找了条长凳,阿部规秀就坐在长凳上休息。两个日本兵跑到厨房 – 可不是做饭去了,而是在那里围着个什么东西鼓捣来鼓捣去。门口还站了两个日本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 陈老汉不知道,那是日军的备用电台。 杨成武回忆,打阿部规秀,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电台。 聂荣臻(前左)、杨成武(前右)检阅黄土岭战斗胜利归来的参战部队 – 摄影者沙飞 和紧跟在后面西侧的绿川,森本两个大队,东侧的110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独混第二旅团成了孤军,情况很不妙。 阿部规秀的通信兵努力地试图把备用电台架起来,但是,备用电台功率小,和后方的联络时断时续,让阿部规秀颇为烦恼。 阿部规秀进了门,陈老汉一家子就算倒了霉,全家十几口人,都被赶到左边里间的大炕上坐着,不许说话,也不许动。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的“木头人”游戏,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 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 显然,鬼子是没心思和陈老汉一家玩游戏的,但陈老汉一家都很老实,无论老少,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 没法不老实啊,旁边儿日本兵端着刺刀看着呐! 当年只有六岁的陈老汉,被祖母抱着,坐在最边儿上。所以,对阿部规秀他看得最清楚。 被围的阿部规秀在做什么? 我们可以有各种推测 – 比如,这位中将可能会声嘶力竭地呼叫部下顶住,再坚持最后五分钟;也可能对着电台狂叫,要求东边不远的110师团桑木师团长“看在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当然,也有可能一脸从容地盯着部下冷然道:“慌什么?” 在这个六岁的孩子眼里,阿部规秀和上述动作都不沾边,这个鬼子官儿在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就不老实了,不断地在堂屋里踱来踱去,踱来踱去,活像他们家拉磨的驴。。。 拿这玩意儿形容阿部中将,好像有点儿那个啥。。。 难怪陈老汉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个时候的阿部规秀,其实已经没多少事儿可干了 –第二混成旅团已经从突围转入阵地防御,下达怎样组织防御命令并不需要他这个旅团长亲自来干,应该是旅团参谋们做好方案,他签字就是了。各部都在和八路军 的激战之中,整个战场唯一的变数就是东西两路日军与八路军杨成武谁先和阿部规秀碰面的问题了。 这八路真不是好对付的,闹不好,就先来问候阿部中将了 在日本保留的一枚八路军臂章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败笔。“ “未了老爷子还说真正的山地战专家是杨成武将军,因为黄土岭战役是可以列入军事教材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歼灭战,杨成武将军在指挥部队出现了一些战术上 的损失外,整场战役战术指挥无一失误,无论战役决心还是指挥能力两者有着较大的差别,老爷子还引用了冈村宁次的一句话“敌非敌,地形是敌”。老爷子着重强 调了差别这两个字,老爷子的意思是阿部规秀的战术指挥水平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只是他遇上了杨成武将军,还有他不了解的八路军,老爷子说完这话时已两眼 含泪。“ 最后一句,让萨忍不住一顿,忽然醒悟,今年,已经是杨成武上将逝世五周年了。 百战将星杨成武 “袍泽”二字代表的情谊,自古,就不是军中以外的人,能够轻易理解的。 谢谢,给提供材料的朋友,也给当年曾和侵略军浴血奋战的我们的老兵。 对八路军来说,阿部规秀犯了错误,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日军中恐怕也不乏有人想看这位新晋中将的笑话。 周围被八路军团团围困,援军却迟迟不到,难怪阿部规秀中将与驴子走出了相同的步点。 看了日军的史料,才发现我们在抗战历史上,有些方面还缺乏一些深度。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完
比如,黄土岭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此战八路军打掉了日军一个中将。

参考了日军史料之后,萨骤然发现,其实这一仗,我们打掉的日军中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有人说了,老萨,你可别胡说啊,这是要负责任的。
保留者在网络展示这枚臂章时道:“ゲリラ戦を得意とした八路軍は、日中戦争において日本軍を最も苦しめた存在でした。”(善于游击战的八路军,是中日战争中日军最感痛苦的存在) 2001年,萨曾与日本历史学者,京都中国归国者联谊会会长伊藤秀夫谈起过阿部规秀。伊藤在战争时代仅仅是个普通步兵,但战后曾对侵华日军作过较多的研 究。按照他的说法,阿部规秀在日军中属于一个比较另类的将领。他属于少壮派军人,但是与打仗相比,其更大的特长在于接触政界,力主军人干政,是个唯恐天下 不乱的家伙。 伊藤曾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我当时日语不佳,不是很明白,大致听懂的是这家伙曾参与过组织二二六兵变的小集团活动,但是政变发生的时候却 袖手旁观。这一点即说明了他思想上的狂热,又说明了他在政治上还比较成熟。阿部在政界人脉深厚,所以二二六兵变后也没有追究于他,反而升官甚快(阿部只是 陆士毕业,没有上过陆大,能在1939年混上中将军衔,朝里没有人帮忙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朝三暮四,军内许多人对这个火箭干部也有点儿 隔膜。以萨看来,这个人有点儿像蒋介石手下十三太保中的酆悌,是那种思想狂热,有才能,受赏识,但与同僚关系一般的人物。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有将阿部调任天皇侍从武官的举动。 阿部规秀中将 不过呢,这军人一旦整天琢磨政治,打仗的本行上就不免受些影响。比如,1945年以后,国民党军中大批将领都成了深通政治的专家,趋利避害,党同伐异之类的招数层出不穷,精彩万分,但这些玩意儿,偏偏在战场上对林彪刘伯承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写到中间,有位在干休所的网友在海上飞翔来信,讲起依然健在的老八路评价阿部规秀,认为这个“山地战专家”在黄土岭一战中,是犯了错误的。 原文如下 – “老爷子们说,鬼子的山地作战能力并不是很高,阿部规秀号称是日军的 “山地之花”可能指的是他在山地作战中的战术指挥能力,具体的讲比如图上作业,对地形地势的判断等方面,而且黄土岭地势特殊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凭借地图是 无法有效的作出正确的兵力运用,还有一点可能是山地限制了鬼子的炮兵运用,日军装备的火炮虽然有些型号是曲射形弹道,但是受到了地形限制使火炮无法完全展 开,不少老爷子们说一旦失去了炮兵支援日军攻击能力大大下降的。“ “阿部规秀在指挥部队的行军队形为“一字形”队形,这种队形虽然可以使敌人的机枪火力无法有效发挥,可是也极大限制了日军的火力优势,毕竟居高临下的八路 军发挥火力上占有优势,而一旦八路军发动冲锋这种“一字形”队列是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队形的。这也是阿部规秀指挥上的一个
没错,就是两个中将。萨敢负这个责任,手里也确实有过硬的材料。

一个,自然是阿部规秀,还有一个,是谁呢?

[待续]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完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