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完  

2009-10-10 18:08: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三分之三 阿部规秀 补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不是修过?余戈问老汉。 老汉牢骚大了 – 政府不让我翻盖,又不给钱帮我修! 之所以出现这个只杀鬼子不炸房子的效果,大概跟八路军的炮弹有关系。 八路的迫击炮弹是自制的,据我听老兵工说当时是用白铁皮焊接制作的,为了增加爆炸威力和破片,在炮弹中间插一根空心铁管,在炮弹上用锉刀锉出沟纹。 这样的炮弹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对建筑物的破坏作用倒不大。可以想象在陈老汉家门前爆炸后,撕裂的白铁皮弹片就像一把把飞舞的长刀一样漫天飞舞,也真够鬼子开眼的,也许个别精通汉学的日本兵还会想起公孙大娘的剑器舞来。。。 阿部规秀的腹部被弹片豁开,下肢多处负伤,经抢救无效,在当晚死去,成为日俄战争以后,日军第一名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 感谢余戈,深入实地的采访,让我们知道了这一战最关键的一幕,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最后,说一个也许大家感兴趣的经济问题 – 阿部规秀死了,日本陆军曾表示“厚加抚恤”,那么,这笔抚恤金是多少呢? 恰好在阿部规秀阵亡的文件附件中发现了一则抚恤说明,其中提到 – 按照当时日本首相米内光政的批示,阿部规秀共为日本陆军服役三十二年,所以阵亡后从优发放十六个月的薪金作为抚恤金。 关于对阿部规秀进行抚恤的文件 阿部规秀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是日元四百八十三块三毛三。
三分之三阿部规秀补又补 杨成武的炮弹干掉了阿部规秀,还造就了另一个跟着倒霉的日军中将,就是日军110师团师团长桑木崇明. 阿部规秀临终之时,曾授意部署写下遗书,在这份遗书中,也体现了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遗书中共有三条嘱托,第一条是如果死后获得旭日勋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张挂以为慰灵,第三条是让家人继续为天皇"圣战"效忠,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条,是要家人联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见死不 救,称其与自己不合,故此援军迟迟不至,隔岸观火,以致出现黄土岭之败. 桑木是比阿部规秀年长的军人,1936年就晋升中将,曾担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在阿部规秀等少壮派军人眼里,正属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对阿部规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双方关系一直不好.阿部规秀被围后,如果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可以与110师团会合,但他选择了向后转,向来路突围去回合自己属下的 另两个大队主力,或许就是出于对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规秀的控告颇有道理.我们在抗日战争史上经常看到日军数十人即可控制一所县城,有人对此十分惊讶,认为当时中国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实际上,这是不了解 日军的战术特点.日军在华北等地据守时,因其机动能力远非中国军队可比,故此有一套独特的战法.日军守点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为机动兵团部署,一 地有警,日军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铁路干线迅速将兵力和重武器输送到出事地点,形成兵力上比中国军队少,局部战场上却总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军遭 到攻击只要能够略作坚持,就可以控制战斗的主动权,而中国军队因为机动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敌军重兵攻击,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过的局面. 这次桑木不能及时赶到,的确是让第二混成旅团吃了大苦头. 事实上桑木确实行动迟缓,不过,他的师团辖区,从保定到唐县也是遍地八路,110师团的部队6日才进入唐县境内,离阿部规秀还颇有距离,而且还是山路,地 形复杂,与其长期驻守的华北平原地区很不相同.这种情况下,桑木作为老将比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规秀的笑话. 然而,死了一个中将,总要有人负责的,于是,无论桑木怎样呼冤,还是在一个月后被卷铺盖回国,编入预备役,一直到日本战败再未带兵. 冥冥之中阿部规秀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 那个八路杨成武命硬,我拿他没办法,克你桑木崇明,总做得到吧! 桑木:你这是吃不到黄狼吃鸡啊,什么思想境界! 桑木崇明之子为他写的纪念文集,其中认为其父在黄土岭一战谨慎持重,没有落入和阿部规秀一样的伏击有功无过 不管怎么说,杨成武这一炮,打死一个中将,让一个中将解职,大概是抗战史上最有效率的一炮了。 那么,问题回到阿部规秀中炮上来,既然阿部规秀在陈老汉家的堂屋里,外面又有一扇影壁,他是怎么挨上炮弹的呢? 陈汉文老汉是此事的目击证人。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了一阵,忽然和陈老汉来了一下亲密接触。 怎样的亲密接触呢?余戈是这样转述陈老汉的说明的 – 阿部规秀踱来踱去,看来心绪不佳。他
那么总的抚恤金金额呢?最后经过调整核算,共发给了他家七千七百三十四日元。

忽然想起来,看见某公司的职员打官司,说是自己给公司干了十年,老板解雇了他才给了十八个月的工资,太少了,至少要二十四个月的。

二十四个月的工资,一千二百万日元,不能再少了。。。
踱到陈老汉一家坐的炕边,一只手扶着下巴,低着头,无意识地往炕沿上一靠,站在那儿,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就这一靠,他的军刀刀鞘恰好顶在陈老汉身上! 阿部死后,八路军曾缴获一口带有阿部家徽的军刀,不知道是不是这口。 这个场景,陈老汉记忆犹新。 好在,阿部并没有顶多久,他又踱了几步,就坐在了长凳上,面朝门外,一言不发。 此时,周围响起了炮弹爆炸的声音。估计就是八路军试射的几发炮弹。 黄土岭上的八路军炮兵 阿部规秀并没有像有些描写那样蹦起来去看,他依然是坐在那里,呆顿顿的。 走出陈老汉的回忆之外,萨有一个推测 – 阿部规秀很可能此时在琢磨仗打成这个样子如何交待了。战场上有一两颗炮弹爆炸,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将领要去关心的事情。 然而,他不关心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后来的情况表明,一直没有炮火掩护的八路军突然开始炮击,让很多日军军官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旅团部的参谋等纷纷躲在影 壁后向外张望,讨论八路军的炮阵地在哪里。在山顶指挥作战的堤纠中佐,更是清晰地看到了阿部规秀指挥所中炮的经过。所以,当八路军炮兵转过来开始对他试射 的时候,这位“猛将”毫不犹豫地就跳了枯井,结果捡了一条性命。 就在此时,只听院中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合着弹片从大门狂飚而入,当即将阿部规秀连人带长凳击倒在地! 也许是因为这个经过太震撼,陈汉文老汉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细节(比如阿部规秀中弹后是否发出惨叫。。。) 他只记得门后的两个日本兵因为门扇的保护显然是没伤着,而阿部规秀是否受伤炕上的陈家人也不知道,屋里的日本兵匆忙用大衣把阿部规秀裹起来抱了出去。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陈家的人在炕上久久地坐着,却没有任何人搭理。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下炕去看,只见院子周围的日本兵象鬼魂儿一样,仿佛从平地上骤然消失了。 屋里,阿部规秀倒下的地方,也没有血迹。 但是,院子里却留下了一个炮弹爆炸后的大坑,地方,正在影壁和堂屋大门间的两三米空地上!影壁对着堂屋一面,也到处可见嵌入的弹片。 这一炮,只能说打得太神奇了,如果打得稍微靠前一点,在影壁前爆炸,弹片会被影壁挡住,根本不会炸伤阿部规秀。打得偏一点,只会击毁两侧的厢房,还是伤不到阿部规秀,要是愿一点儿呢,就掉到房子后面的沟里去了。 按照日方记载,这一炮除了击毙阿部规秀,还毙伤了包括第二混成旅团作战参谋木甑田下少佐等十二名官兵。 开始,我对这个战绩深表怀疑,这个炮弹怎么威力如此之大?要达到这个效果,除非是直接打到人堆里去。 还真让老萨说对了,正是因为有那块影壁,阿部旅团部的原来分散在院子里的人员听见炮声都躲到了影壁后面防炮,谁知。。。谁知这邪门的八路愣把炮弹跟扔篮球一样扔到影壁后面来了! 影壁和堂屋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躲了一大帮人,这个地方扔个炮弹下来,只炸着十二个,那还算是少的呢。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陈老汉家的房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至今已经七十年了,那所埃过炮弹的房子屹立如初。
估计阿部规秀中将听见这句话,能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完]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