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外星人抢老婆  

2009-10-16 19:3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外星人抢老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外星人抢老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外星人抢老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外星人抢老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外星人抢老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想法,客观上也不自觉地养成了这段不太正常的感情。 不管怎样说,当时鸠山弄了一辆好车(反正他有钱),没事儿就带着幸夫人出去兜风,表面上却是幸夫人陪他熟悉当地情况。两个人几乎游遍了加利福尼亚的山山水水。 三年以后,幸的第一次婚姻终于划了句号。 两年以后,鸠山由纪夫如愿以偿,赢得美人归。 说起来,两人的结合对鸠山和幸来说,都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而且鸠山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看法,对自己与人家的太太勾勾搭搭,以致横刀夺爱的事情不以为耻,反 以为荣。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面的,鸠山的婚姻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他的家庭是否能够接受幸夫人这个又是再婚,又是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已经与鸠山两情相悦的幸夫人,当时是十分担心的。 2009年,在选战正酣的时刻,鸠山和幸夫人迎来了结婚34周年,日本《Area》杂志的记者采访了这对夫妇。采访的时间正在晚饭之后,忙碌的鸠山由纪夫饭后很自然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去洗碗。幸夫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 – “作完了饭还要自己收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据说鸠山由纪夫家里,总是保持着这样融洽的气氛。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依赖这段历史,幸夫人倒是变成了一个出色的日本料理厨师。她婚后 出过好几本书,都是谈论日本料理的呢。这件事还有一个间接影响,就是鸠山也因此开过一家日本料理店,只是不知道是给夫人技痒的时候练手,还是仅仅不想让夫 人的绝活儿埋没。 对于结婚,幸夫人回忆道: “我们是三十四年前结婚的。最初,我是和别人成家,住在旧金山的,因为先生(指鸠山由纪夫)的母 亲托人让我帮忙照顾他,这样和要在当地读研究生的先生认识了。据我家先生说,他本来是准备读完硕士就回国的,因为总是和我约会,结果弄到读完了博士才回 国。我当时对他有那样的热情,也深感吃惊。 决定要结婚的时候,真是很担心的。这时候,薰夫人(鸠山一郎夫人)一言九鼎,她说:‘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就好啊。’就这样许婚了。而我家先生的母亲一向晕 飞机,竟然飞到美国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典礼。我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但是我会不会同意儿子这样的婚事,还真是说不准呢。当时的感觉是 – 妈妈真是信任由纪夫的眼力阿。“ 其实,鸠山的妈妈安子夫人对这个婚姻也不太敢马上点头。因为他家的老二鸠山邦夫三年前刚刚娶了演员高见艾米莉,当时的影响不太好。现在老大又找了个演艺圈 的对象,老太太有点儿吃不准。对此,当父亲的鸠山威一郎没有表达正面意见,只是以自己的经验提醒鸠山由纪夫 – “女的总是老得比较快的。。。”倒是被视为“贤妻良母的标本”的薰夫人一锤定音。 薰夫人为何如此支持孙子的选择呢?后来人们才注意到,这位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当初和鸠山一郎结婚,也是自由恋爱的。 得知家里同意自己的婚事,欣喜若狂的鸠山由纪夫拉上幸夫人,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美国尤塞米提国立公园狂欢庆祝,当时买的用松塔制作的工艺品,至今还被两人珍藏着。 鸠山由纪夫婚礼照,看来很浪漫,不过,这两口子当时也有照得很雷人的照片,咱放他一马,不搁这儿了 两人真正的婚礼,在1975年3月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的基督教堂举行,出席的有双方母亲,还有大约五十名各色朋友。两人历经风雨的婚姻,至今依然给人甜美如初的感觉。 对于这位敢于不管三七二十一追求自己的丈夫,幸夫人评论说:“我家先生这个人外表柔和,其实内心刚强。我从来没见过他有被压力所迫的感觉。无论周围的事情 怎样纷繁,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放松的神情。我觉得说我家夫君是外星人,也真是有道理的,他经常能够准确地看到十年,二十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情。不过,物理上来说,当然他还是人类的一员啊。” 结婚以后,幸夫人充分做到了一名成功人物妻子所需要做的一切,为鸠山由纪夫的政治生涯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例如,第一次走进政治圈,鸠山由纪夫在是否去北海道参加竞选上犹豫不决,有些没有自信。幸夫人对他说道:“放心吧,包装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交给我吧。”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
鸠山在《朝日周刊》2005年的采访中承认,自己结婚以后把婚前的衣服都扔掉了,此后穿什么衣服都是太太决定的。

实际上,鸠山在学生时代,和所有理工科的人一样并不讲究穿着。但是交游广阔的幸夫人深知,作为一名政治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外星人抢老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选自萨苏新作《“外星人”鸠山由纪夫言行录》] 麻生:有种你过来!鸠山:有种你老婆过来。。。 鸠山由纪夫出轨,却得到太太的原谅,这位幸夫人可算奇人。幸夫人,一直被日本政界视为贤内助的典范。 其实,鸠山由纪夫的婚姻,本身就很传奇。 在刚刚当上议员的时候,有一次鸠山由纪夫和一些年轻的政界朋友们谈起婚姻来,可能是酒喝得多了,忽然出语惊人:“我家的那口子啊,本来是别人的太太哦。” 一语出口,果然四座皆惊。同事们纷纷表示诧异:“哦,这种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啊?” 说是这样说,没想到的是本来算是座上新人的鸠山由纪夫,这下子给大家的亲近感忽然强烈了很多,可能男人之间谈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自然地感到接近些。而且这种横刀夺妻的事情,大概也是很多男人有贼心没贼胆的志向,鸠山由纪夫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了不起”,“有魄力”。 说起来,鸠山的太太,还真可以算是“抢”来的,日本人把他的婚姻叫做“掠夺婚”。 小泽: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年轻人! 幸夫人,本姓桥本,是宝冢大歌剧院的明星,曾经因为在巴黎演出,轰动西方世界。在当时西方对东方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在巴黎能够和幸夫人相提并论的东方女 性,只有中国被称作“东方第一模特”的孙幼婷。作为皮尔卡丹亲手训练出的模特,孙幼婷曾经率领姐妹拉着大幅五星红旗飞车开向埃菲尔铁塔,震动巴黎。而幸夫 人当年也曾身着东洋戏装,沿着香榭丽榭大道游行,引来无数目光。两个年轻女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出现在法国,但都是本国文化的代表人物,一个铨叙东瀛风 情,一个展现中华风采,在巴黎都曾风云一时。 宝冢歌剧院时代的幸夫人,大概,鸠山刚遇见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幸夫人最红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与她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不认识她。此时的鸠山还浸在东京大学的数理统计考试之中不能自拔呢。 两个没有交集的人自然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幸夫人和山口百惠这样的影星一样,采取了在风头上嫁人退出文艺圈的传统做法。幸夫人选择的夫君是在美国的日侨。于是,这位离开歌剧院的女星风风光光来到了美国,开始自己婚后平静的生活。 鸠山在读完东京大学之后,也选择了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攻读博士学位。略带羞怯的鸠山由纪夫,对美国的生活还有点儿担心。 这样,有一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在鸠山要到美国留学前夕,就介绍正好回国的幸夫人和他见面了,人家的意思是请活泼的幸夫人到了美国没事儿照顾照顾这个小老弟。幸夫人也乐得做件好事。 ――哦,忘了说,鸠山由纪夫比幸夫人小四岁呢。 但是,这次见面,给鸠山由纪夫的印象却是震动。 据说当时鸠山由纪夫的表现是“两眼发直”。鸠山自己回忆道:“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她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女性,有着美丽的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是真正的日本美女。” 与鸠山由纪夫的强烈印象不同,幸夫人当时对鸠山却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只记得“是个个子高高,但是很瘦的人,其它的还真回忆不起来有什么印象了”。 不管怎样,到了美国之后,这种“照顾”很快进入到鸠山由纪夫期望的轨道上去了 ――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他自己后来说 ――别人是从未婚女性中选择太太,我是从所有的女性中选择。。。他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看我就是去读书读出来的老婆。。。” 或许当时鸠山由纪夫并没有真正横刀夺爱的决心,只是被未来的太太吸引,不能自已而已。 恋爱中的鸠山和幸,这照片都让狗仔队翻出来了。。。 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根据两人的回忆,当时鸠山由纪夫几乎每天都驱车到幸的家里,和她一会,如果一天不去,就会抑郁不乐。问题是,后来人们发现,鸠山的学校到幸夫人家足有五十公里,鸠山对这个距离根本无视,风雨无阻,只能说爱情是可以把人烧昏的。 耐人寻味的是幸夫人当时的态度。 幸夫人自己回忆,因为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鸠山比自己小得多,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不过,细看当时幸夫人的第一次婚姻,实际上双方已经出现了裂痕。她的丈夫在旧金山开的是日本料理店,整天忙于生意,对感情投入不多,而幸夫人热烈奔放,眼 界开阔,对于嫁作商人妇的生涯,也不是很满意。与鸠山的约会,就算主观上没有什么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外星人抢老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家,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因此,很认真地为鸠山搭配服装。幸夫人自己后来说:“给我家先生选择服装的样式,是我的本职工作。” 于是,走入政坛的鸠山由纪夫永远衣冠楚楚,正装总是从意大利定做的名牌西服,加上紫色的或红色的领带。穿便服则不时用上类似美国国旗或者班马壮的图案装 饰,让人看了既醒目又优雅。无论是初战北海道还是此后在东京的各次选举,鸠山由纪夫一丝不乱的服饰给他带来了不低的印象分。 而幸夫人对鸠山的帮助远不止此,出身于上海的幸夫人人情练达,对世事看得通透,经常给鸠山由纪夫很好的建议和提醒。鸠山自己说:“在政坛,我是借了幸充沛 的能量而生存。”特别是2003年左右,由于在和小泉对垒中连连失利,鸠山的公众形象颇为受损,一度被称为“已经成为过期食品的鸠山”。在这样的艰难中, 幸夫人始终对他鼎力支持,终于使丈夫渡过难关。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家 在从2003年的谷底渐渐攀升的过程中,由于鸠山不时强调妻子对自己的帮助和神奇力量,颇有人作出一些离谱的猜测。例如,民主党的担当记者当时曾经传播一 种说法,讲鸠山由纪夫的西服口袋里装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是幸夫人从美国具有超能力的某个大仙那里得来的。鸠山拿到它以后,每次做决策的时候都要用这块水 晶占卜一下。 此言一出,公众哗然,鸠山由纪夫几乎被和邪教拉上关系,只好拼命辟谣。 倒是有记者很聪明地直接去问幸夫人,问她到底给了鸠山由纪夫怎样的支持。 幸夫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作为妻子的责任呢,就是让先生回到家中的时候,心境能够变得健康愉快。” 看来,这个说法,比弄一块魔力水晶帮丈夫决策要靠谱得多。 日本的政治记者评价说:“长得出众,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在选举中参加活动也举重若轻,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妻子,所见只此一位。”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鸠山两口子的小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幸夫人出生于上海,故此中国颇多人脉,鸠山家的金主普利斯通公司在中国颇有投资,幸夫人经常穿梭中日,照顾生意。鸠山当选后几天,笔者在北 京偶遇被日本政府选位文化大使的旅日作家毛丹青,毛先生说起在上海和幸夫人及日本作家五木宽之喝咖啡,当时幸夫人对上海的梧桐树夸赞有加,很 是怀恋。

这一次民主党上台执政,与中国的关系是执行其既定政策的重头戏,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幸夫人这个时候到上海,恐怕就不仅仅是看看梧桐树这样简单的事情了。对鸠山来说太阳一样存在的太太,恐怕未来还可以给他作出不少帮助。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