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中国的鱼是一种马  

2010-01-15 22:20: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日语老师给了解释:“日本人自古以来是吃鱼的民族, 日本料理里有一半的菜和鱼介类有关,当然会很关心鱼的品种了。我想,中国一定不像我们这样有很多常用的带‘鱼’的汉字吧。” 当时虽然随声附和,但心里觉得这话似乎不太对,只是想不到哪里有问题。 直到下一次回北京,走在市场门口,看到卖胖头鱼的摊子,才恍然大悟。 胖头鱼,正式的名字,叫做“鳙” 中国的汉字里不是缺少带“鱼”的常用字,而是和日本所用的不一样而已。比如鲢,鲫,鲥,鳙,鯰这类淡水鱼的名字,在中国很常见,而日本人看了,多半不知所云。 日本人吃鱼不少,但或许因为住在海边,有足够的海鱼吃,所以除了鲤鱼以外,很少吃淡水鱼,而中国人吃淡水鱼很多,内地的人却不常吃海鱼。所以,双方使用的汉字中,虽然与鱼有关的字都很多,却不一样。这大概就是海岛国家与大陆国家的不同吧。 有趣的是,那天见到一个北京大学的教授。说起日本的鱼好吃,这位教授笑着说:“其实,在古代中国,鱼还有一个意思,是一种马的名字。” 咦,这个说法倒是新鲜。我半信半疑。 教授找来一本将近两千年前,汉朝人许慎编的书《说文解字》,翻开一页给我看。只见上面写道:“马一目白曰馂(马+閒),二目白曰魚” – 解释成现代汉语就是:“一只眼睛周围是白毛的马,被称作馂(马+閒),两只眼睛周围是白毛的马,被称作鱼”。 “这样的话,如果古代中国有人说自己家有一群鱼,难道表示家里养着一群两眼周围是白毛的马?”看完书,我有些吃惊地问教授。 “可以这样解释。”教授说。 山东临淄的东周殉马坑,全部殉马当在600匹以上,可见当时马匹在中国的重要性 好啊,以后可以把这作为一件趣事讲给朋友听了。但是,仔细一看,我又烦恼起来 -- 那个“马一目白曰馂(马+閒)”的“馂(马+閒)”字,我不知道该[为《人民中国》提供的系列稿件之一(中文版),目的在向日本普通国民介绍两国文化的不同,可在《人民中国》网站看到这一系列的日文版]

去年在北京呆了几个月,回到日本以后,小魔女问我:“这段时间可想念日本的什么?”[为《人民中国》提供的系列稿件之一(中文版),目的在向日本普通国民介绍两国文化的不同,可在《人民中国》网站看到这一系列的日文版] 去年在北京呆了几个月,回到日本以后,小魔女问我:“这段时间可想念日本的什么?” “哦,当然了,日思夜想啊。”我说。 “是什么呢?”小魔端来一杯茶,很殷切地问。 “日本的鱼!新鲜的海鱼!怎么样,今天中午不做饭了,咱们去クラ寿司吃生鱼。。。”话说到这里,才发现这丫头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本来自信满满地以为被惦记的会是自己,没想到老公日思夜想的却是新鲜海鱼。老萨犯错误的结果是,负责采购料理原料的小魔一个星期都没有买过可恶的 -- 鱼。 日本的新鲜鱼的确令人艳羡 北京虽然是世界级别的大都市,但咱们这儿到我国最大的渔场 – 舟山渔场的距离超过了从东京到大阪的路程。所以这里虽然可以买到海鱼,新鲜的程度却无法和日本相比。鱼呢,总是越新鲜越好吃。作为很重视吃的中国人的一 员,我当然会对日本的鱼印象深刻 -- 当然,把太太放在鱼后面是错误的,这是有违夫纲的大问题啊。 刚到日本的时候,曾买过一个杯子,上面烧制的汉字都是各种鱼的名字,比如鯵,鲷,鲇,鲭,鰤,鲆,鮭等等,竟有几十种,看得我目瞪口呆。说实话,这些汉字 的大部分在《新华字典》里可以找到,但我这个中国人大多念不出来。看着这些字,萨想到的是陈独秀那篇关于“鱼鳖不可胜食也材木”的盖世雄文。 那么,是不是日本人找了一些字典上的怪字给大家猎奇呢?问起来,发现不是这样,大多数日本人能够很好地读出这些字,甚至还能够津津乐道每一个字代表的鱼是什么样儿的,怎样做好吃。比如鲷是过年的时候烤着吃的,鲇用签子穿了,上面撒一点盐烧最鲜美,等等。 看看日本带“鱼”旁的字,您能念出几个? 最初以为能够这样讲的日本友人都是学问高深之辈,后来发现他们在读其它汉字时也经常犯错。最后还是

“哦,当然了,日思夜想啊。”我说。

“是什么呢?”小魔端来一杯茶,很殷切地问。

“日本的鱼!新鲜的海鱼!怎么样,今天中午不做饭了,咱们去クラ寿司吃生鱼。。。”话说到这里,才发现这丫头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

本来自信满满地以为被惦记的会是自己,没想到老公日思夜想的却是新鲜海鱼。老萨犯错误的结果是,负责采购料理原料的小魔一个星期都没有买过可恶的 -- 鱼。
[为《人民中国》提供的系列稿件之一(中文版),目的在向日本普通国民介绍两国文化的不同,可在《人民中国》网站看到这一系列的日文版] 去年在北京呆了几个月,回到日本以后,小魔女问我:“这段时间可想念日本的什么?” “哦,当然了,日思夜想啊。”我说。 “是什么呢?”小魔端来一杯茶,很殷切地问。 “日本的鱼!新鲜的海鱼!怎么样,今天中午不做饭了,咱们去クラ寿司吃生鱼。。。”话说到这里,才发现这丫头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本来自信满满地以为被惦记的会是自己,没想到老公日思夜想的却是新鲜海鱼。老萨犯错误的结果是,负责采购料理原料的小魔一个星期都没有买过可恶的 -- 鱼。 日本的新鲜鱼的确令人艳羡 北京虽然是世界级别的大都市,但咱们这儿到我国最大的渔场 – 舟山渔场的距离超过了从东京到大阪的路程。所以这里虽然可以买到海鱼,新鲜的程度却无法和日本相比。鱼呢,总是越新鲜越好吃。作为很重视吃的中国人的一 员,我当然会对日本的鱼印象深刻 -- 当然,把太太放在鱼后面是错误的,这是有违夫纲的大问题啊。 刚到日本的时候,曾买过一个杯子,上面烧制的汉字都是各种鱼的名字,比如鯵,鲷,鲇,鲭,鰤,鲆,鮭等等,竟有几十种,看得我目瞪口呆。说实话,这些汉字 的大部分在《新华字典》里可以找到,但我这个中国人大多念不出来。看着这些字,萨想到的是陈独秀那篇关于“鱼鳖不可胜食也材木”的盖世雄文。 那么,是不是日本人找了一些字典上的怪字给大家猎奇呢?问起来,发现不是这样,大多数日本人能够很好地读出这些字,甚至还能够津津乐道每一个字代表的鱼是什么样儿的,怎样做好吃。比如鲷是过年的时候烤着吃的,鲇用签子穿了,上面撒一点盐烧最鲜美,等等。 看看日本带“鱼”旁的字,您能念出几个? 最初以为能够这样讲的日本友人都是学问高深之辈,后来发现他们在读其它汉字时也经常犯错。最后还是
中国的鱼是一种马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一个日语老师给了解释:“日本人自古以来是吃鱼的民族, 日本料理里有一半的菜和鱼介类有关,当然会很关心鱼的品种了。我想,中国一定不像我们这样有很多常用的带‘鱼’的汉字吧。” 当时虽然随声附和,但心里觉得这话似乎不太对,只是想不到哪里有问题。 直到下一次回北京,走在市场门口,看到卖胖头鱼的摊子,才恍然大悟。 胖头鱼,正式的名字,叫做“鳙” 中国的汉字里不是缺少带“鱼”的常用字,而是和日本所用的不一样而已。比如鲢,鲫,鲥,鳙,鯰这类淡水鱼的名字,在中国很常见,而日本人看了,多半不知所云。 日本人吃鱼不少,但或许因为住在海边,有足够的海鱼吃,所以除了鲤鱼以外,很少吃淡水鱼,而中国人吃淡水鱼很多,内地的人却不常吃海鱼。所以,双方使用的汉字中,虽然与鱼有关的字都很多,却不一样。这大概就是海岛国家与大陆国家的不同吧。 有趣的是,那天见到一个北京大学的教授。说起日本的鱼好吃,这位教授笑着说:“其实,在古代中国,鱼还有一个意思,是一种马的名字。” 咦,这个说法倒是新鲜。我半信半疑。 教授找来一本将近两千年前,汉朝人许慎编的书《说文解字》,翻开一页给我看。只见上面写道:“马一目白曰馂(马+閒),二目白曰魚” – 解释成现代汉语就是:“一只眼睛周围是白毛的马,被称作馂(马+閒),两只眼睛周围是白毛的马,被称作鱼”。 “这样的话,如果古代中国有人说自己家有一群鱼,难道表示家里养着一群两眼周围是白毛的马?”看完书,我有些吃惊地问教授。 “可以这样解释。”教授说。 山东临淄的东周殉马坑,全部殉马当在600匹以上,可见当时马匹在中国的重要性 好啊,以后可以把这作为一件趣事讲给朋友听了。但是,仔细一看,我又烦恼起来 -- 那个“马一目白曰馂(马+閒)”的“馂(马+閒)”字,我不知道该
日本的新鲜鱼的确令人艳羡

北京虽然是世界级别的大都市,但咱们这儿到我国最大的渔场 – 舟山渔场的距离超过了从东京到大阪的路程。所以这里虽然可以买到海鱼,新鲜的程度却无法和日本相比。鱼呢,总是越新鲜越好吃。作为很重视吃的中国人的一 员,我当然会对日本的鱼印象深刻 -- 当然,把太太放在鱼后面是错误的,这是有违夫纲的大问题啊。
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
刚到日本的时候,曾买过一个杯子,上面烧制的汉字都是各种鱼的名字,比如鯵,鲷,鲇,鲭,鰤,鲆,鮭等等,竟有几十种,看得我目瞪口呆。说实话,这些汉字 的大部分在《新华字典》里可以找到,但我这个中国人大多念不出来。看着这些字,萨想到的是陈独秀那篇关于“鱼鳖不可胜食也材木”的盖世雄文。

那么,是不是日本人找了一些字典上的怪字给大家猎奇呢?问起来,发现不是这样,大多数日本人能够很好地读出这些字,甚至还能够津津乐道每一个字代表的鱼是什么样儿的,怎样做好吃。比如鲷是过年的时候烤着吃的,鲇用签子穿了,上面撒一点盐烧最鲜美,等等。
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中国的鱼是一种马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看看日本带“鱼”旁的字,您能念出几个?


最初以为能够这样讲的日本友人都是学问高深之辈,后来发现他们在读其它汉字时也经常犯错。最后还是一个日语老师给了解释:“日本人自古以来是吃鱼的民族, 日本料理里有一半的菜和鱼介类有关,当然会很关心鱼的品种了。我想,中国一定不像我们这样有很多常用的带‘鱼’的汉字吧。”

当时虽然随声附和,但心里觉得这话似乎不太对,只是想不到哪里有问题。

直到下一次回北京,走在市场门口,看到卖胖头鱼的摊子,才恍然大悟。
中国的鱼是一种马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胖头鱼,正式的名字,叫做“鳙”
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
中国的汉字里不是缺少带“鱼”的常用字,而是和日本所用的不一样而已。比如鲢,鲫,鲥,鳙,鯰这类淡水鱼的名字,在中国很常见,而日本人看了,多半不知所云。

日本人吃鱼不少,但或许因为住在海边,有足够的海鱼吃,所以除了鲤鱼以外,很少吃淡水鱼,而中国人吃淡水鱼很多,内地的人却不常吃海鱼。所以,双方使用的汉字中,虽然与鱼有关的字都很多,却不一样。这大概就是海岛国家与大陆国家的不同吧。

有趣的是,那天见到一个北京大学的教授。说起日本的鱼好吃,这位教授笑着说:“其实,在古代中国,鱼还有一个意思,是一种马的名字。”
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
咦,这个说法倒是新鲜。我半信半疑。

教授找来一本将近两千年前,汉朝人许慎编的书《说文解字》,翻开一页给我看。只见上面写道:“马一目白曰馂(马+閒),二目白曰魚” – 解释成现代汉语就是:“一只眼睛周围是白毛的马,被称作馂(马+閒),两只眼睛周围是白毛的马,被称作鱼”。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

“这样的话,如果古代中国有人说自己家有一群鱼,难道表示家里养着一群两眼周围是白毛的马?”看完书,我有些吃惊地问教授。

“可以这样解释。”教授说。
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中国的鱼是一种马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山东临淄的东周殉马坑,全部殉马当在600匹以上,可见当时马匹在中国的重要性


好啊,以后可以把这作为一件趣事讲给朋友听了。但是,仔细一看,我又烦恼起来 -- 那个“马一目白曰馂(马+閒)”的“馂(马+閒)”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为《人民中国》提供的系列稿件之一(中文版),目的在向日本普通国民介绍两国文化的不同,可在《人民中国》网站看到这一系列的日文版] 去年在北京呆了几个月,回到日本以后,小魔女问我:“这段时间可想念日本的什么?” “哦,当然了,日思夜想啊。”我说。 “是什么呢?”小魔端来一杯茶,很殷切地问。 “日本的鱼!新鲜的海鱼!怎么样,今天中午不做饭了,咱们去クラ寿司吃生鱼。。。”话说到这里,才发现这丫头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本来自信满满地以为被惦记的会是自己,没想到老公日思夜想的却是新鲜海鱼。老萨犯错误的结果是,负责采购料理原料的小魔一个星期都没有买过可恶的 -- 鱼。 日本的新鲜鱼的确令人艳羡 北京虽然是世界级别的大都市,但咱们这儿到我国最大的渔场 – 舟山渔场的距离超过了从东京到大阪的路程。所以这里虽然可以买到海鱼,新鲜的程度却无法和日本相比。鱼呢,总是越新鲜越好吃。作为很重视吃的中国人的一 员,我当然会对日本的鱼印象深刻 -- 当然,把太太放在鱼后面是错误的,这是有违夫纲的大问题啊。 刚到日本的时候,曾买过一个杯子,上面烧制的汉字都是各种鱼的名字,比如鯵,鲷,鲇,鲭,鰤,鲆,鮭等等,竟有几十种,看得我目瞪口呆。说实话,这些汉字 的大部分在《新华字典》里可以找到,但我这个中国人大多念不出来。看着这些字,萨想到的是陈独秀那篇关于“鱼鳖不可胜食也材木”的盖世雄文。 那么,是不是日本人找了一些字典上的怪字给大家猎奇呢?问起来,发现不是这样,大多数日本人能够很好地读出这些字,甚至还能够津津乐道每一个字代表的鱼是什么样儿的,怎样做好吃。比如鲷是过年的时候烤着吃的,鲇用签子穿了,上面撒一点盐烧最鲜美,等等。 看看日本带“鱼”旁的字,您能念出几个? 最初以为能够这样讲的日本友人都是学问高深之辈,后来发现他们在读其它汉字时也经常犯错。最后还是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中国的鱼是一种马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怎么念,给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念错了要让人笑话的。 连忙请教教授。教授说你不要担心。要知道,当时中国人形容马的字,足有将近一百种,比如前腿都是白色的马,叫騱,黄白杂毛的,叫駓,尾巴根白的,叫騴,整个尾巴毛白的,叫駺,但你不需要琢磨这些字怎么念,今天已经没有人用这些字了。 一个马,古代中国人为什么把它的品种弄得这样麻烦呢? 教授说你看这就是中国与日本不同的地方了。中国是大陆国家,对于鱼的品种不会像日本那样讲究,我年轻的时候,市场上卖的鱼统统拿来红烧,从来不琢磨它的品 种。但是,作为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出门要靠马,打仗要靠马,甚至有时候食物和饮料也来自于马,对于马当然要重视 – 比日本人对于鱼还要重视。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样多形容不同种类马匹的字。今天马不那么重要了,很多字也就被忘掉了。 至于那个时代尾巴根白和整个尾巴白的马有什么区别嘛,教授说,都是凌志,600SL和IS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日本首相用的,一个我们家用的。。。 原来古代中国的马相当于今天的轿车阿,难怪这么讲究! 最后问一句 -- 今天,你家养鱼了吗? [完]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