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2010-01-04 20:08: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适才,看到三言堂博客中发表了一段以《谁是杜伦》为名,对于这名美军上尉生平的考证,读来别有风味。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原文可见下面链接 –
链接出处

艾斯.杜伦上尉,根据中国方面的记载,是抗战期间到达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1945年1月曾到冀中九分区考察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情况。在本次行动中,这 位美军军官于任丘敌后游击区遭到日军袭击,曾与八路军指战员共同经历了地道战的过程。红色新闻摄影家的先驱石少华在此战中拍下了自己的经典作品 – “杜伦上尉在地道战中”。三言堂博客的主人之一石志民先生就是这位摄影家的长子。

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冀中军区首长和杜伦上尉合影(右一是杨成武司令员,右二为李志民政委)石少华 摄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上看来土得掉渣的八路,洋起来却不是一般的洋。比如那位戴顶毡帽的政委李志民。
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李志民上将就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将军大合唱中那位风度翩翩的指挥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别以为李志民政委只是会玩洋玩意儿,打起洋人来也一样地在行。大战雪马里,抓了五百多英国洋人,让不列颠双徽劲旅格罗斯特营全军覆没的,便是十九兵团李政委的部下。

被称为美军中参加地道战的第一人(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人),杜伦上尉在此后却杳如黄鹤,在中美友好后两次原战时美军观察员访华的过程中也不见此人的踪影。以 至于原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高存信在1984年7月的回忆中还写道:“艾斯杜伦先生,现在的情况怎样,在美国作什么?对以往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定会有着深刻 的难忘印象。”

到底这位杜伦上尉是何许人也,他从冀中离开后的命运如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

在我看到的这篇文章中,三言堂博客的另一名主人,人民大学博士生周邓燕经过认真考证,初步揭开了这位杜伦上尉的面纱。经过和《延安使命 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的作者Carolle J Cater教授反复交流,并查找该书相关材料,周邓燕认为“杜 伦上尉是美国实业家Brooke Dolan之子,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1942年初,杜伦——“多兰”(Brooke Dolan II)以陆军中尉身份,由美国战略情报局派往西藏拜访达赖喇嘛,考察中美关系。。。。杜伦是1944年8月7日第二批抵达延安的使团成员之一。“

原来"艾斯杜伦"即"二世杜伦"!
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
在原著的102-103页,周邓燕等发现了Brooke Dolan II即“杜伦上尉”的证据 -- "1945年1月,多兰在河北中部的九分区司令部发现伪军使用信鸽。一支日伪军在黎明前袭击司令部。多兰和司令部的成员躲到了村子的地道里,他们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夜色掩护下逃了出来。"

根据该书附录引用1978年一名杜伦同事的说法,杜伦在1945年自杀身亡,这是他始终不曾再有音信的原因。

不过,周邓燕在和Cater教授的联络中,这位圣何塞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研究中也有一些看法。比如,这位教授提到自己的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并且认为,为掩护杜伦而牺牲了一名婴儿的说法不是真的。

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是,手中正好有一张这位Brooke Dolan II在西藏时候的照片。这是在一个纪念二战中盟军特种部队阵亡和获得授勋人员的网站上得到的。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如果对比这张照片和石少华拍摄的“杜伦上尉”,或许有助于辨别这是不是一个人。

适才,看到三言堂博客中发表了一段以《谁是杜伦》为名,对于这名美军上尉生平的考证,读来别有风味。 原文可见下面链接 – 链接出处 艾斯.杜伦上尉,根据中国方面的记载,是抗战期间到达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1945年1月曾到冀中九分区考察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情况。在本次行动中,这 位美军军官于任丘敌后游击区遭到日军袭击,曾与八路军指战员共同经历了地道战的过程。红色新闻摄影家的先驱石少华在此战中拍下了自己的经典作品 – “杜伦上尉在地道战中”。三言堂博客的主人之一石志民先生就是这位摄影家的长子。 冀中军区首长和杜伦上尉合影(右一是杨成武司令员,右二为李志民政委)石少华 摄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上看来土得掉渣的八路,洋起来却不是一般的洋。比如那位戴顶毡帽的政委李志民。 李志民上将就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将军大合唱中那位风度翩翩的指挥 别以为李志民政委只是会玩洋玩意儿,打起洋人来也一样地在行。大战雪马里,抓了五百多英国洋人,让不列颠双徽劲旅格罗斯特营全军覆没的,便是十九兵团李政委的部下。 被称为美军中参加地道战的第一人(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人),杜伦上尉在此后却杳如黄鹤,在中美友好后两次原战时美军观察员访华的过程中也不见此人的踪影。以 至于原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高存信在1984年7月的回忆中还写道:“艾斯杜伦先生,现在的情况怎样,在美国作什么?对以往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定会有着深刻 的难忘印象。” 到底这位杜伦上尉是何许人也,他从冀中离开后的命运如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 在我看到的这篇文章中,三言堂博客的另一名主人,人民大学博士生周邓燕经过认真考证,初步揭开了这位杜伦上尉的面纱。经过和《延安使命 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的作者Carolle J Cater教授反复交流,并查找该书相关材料,周邓燕认为“杜 伦上尉是美国实业家Brooke Dolan之子,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1942年初,杜伦——“多兰”(Brooke Dolan II)以陆军中尉身份,由美国战略情报局派往西藏拜访达赖喇嘛,考察中美关系。。。。杜伦是1944年8月7日第二批抵达延安的使团成员之一。“ 原来艾斯杜伦即二世杜伦! 在原著的102-103页,周邓燕等发现了Brooke Dolan II即“杜伦上尉”的证据 -- 1945年1月,多兰在河北中部的九分区司令部发现伪军使用信鸽。一支日伪军在黎明前袭击司令部。多兰和司令部的成员躲到了村子的地道里,他们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夜色掩护下逃了出来。 根据该书附录引用1978年一名杜伦同事的说法,杜伦在1945年自杀身亡,这是他始终不曾再有音信的原因。 不过,周邓燕在和Cater教授的联络中,这位圣何塞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研究中也有一些看法。比如,这位教授提到自己的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并且认为,为掩护杜伦而牺牲了一名婴儿的说法不是真的。 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是,手中正好有一张这位Brooke Dolan II在西藏时候的照片。这是在一个纪念二战中盟军特种部队阵亡和获得授勋人员的网站上得到的。 如果对比这张照片和石少华拍摄的“杜伦上尉”,或许有助于辨别这是不是一个人。 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 杜伦出发到分区视察前在军区住房门口。石少华摄 第一个感觉不大像,虽然其上唇的长度和口鼻的位置,有一点模糊的相似。 除了觉得不像,我们直觉上也会不大相信这是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一名能够到共产党根据地参加战斗的美军上尉,应该是个身强体健,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也许 还会对这个敢钻地道的“杜伦上尉”产生一种美国“愤青”的感觉,而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却是一名出生于1908年,
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
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
杜伦出发到分区视察前在军区住房门口。石少华摄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第一个感觉不大像,虽然其上唇的长度和口鼻的位置,有一点模糊的相似。

除了觉得不像,我们直觉上也会不大相信这是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一名能够到共产党根据地参加战斗的美军上尉,应该是个身强体健,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也许 还会对这个敢钻地道的“杜伦上尉”产生一种美国“愤青”的感觉,而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却是一名出生于1908年,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适才,看到三言堂博客中发表了一段以《谁是杜伦》为名,对于这名美军上尉生平的考证,读来别有风味。 原文可见下面链接 – 链接出处 艾斯.杜伦上尉,根据中国方面的记载,是抗战期间到达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1945年1月曾到冀中九分区考察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情况。在本次行动中,这 位美军军官于任丘敌后游击区遭到日军袭击,曾与八路军指战员共同经历了地道战的过程。红色新闻摄影家的先驱石少华在此战中拍下了自己的经典作品 – “杜伦上尉在地道战中”。三言堂博客的主人之一石志民先生就是这位摄影家的长子。 冀中军区首长和杜伦上尉合影(右一是杨成武司令员,右二为李志民政委)石少华 摄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上看来土得掉渣的八路,洋起来却不是一般的洋。比如那位戴顶毡帽的政委李志民。 李志民上将就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将军大合唱中那位风度翩翩的指挥 别以为李志民政委只是会玩洋玩意儿,打起洋人来也一样地在行。大战雪马里,抓了五百多英国洋人,让不列颠双徽劲旅格罗斯特营全军覆没的,便是十九兵团李政委的部下。 被称为美军中参加地道战的第一人(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人),杜伦上尉在此后却杳如黄鹤,在中美友好后两次原战时美军观察员访华的过程中也不见此人的踪影。以 至于原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高存信在1984年7月的回忆中还写道:“艾斯杜伦先生,现在的情况怎样,在美国作什么?对以往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定会有着深刻 的难忘印象。” 到底这位杜伦上尉是何许人也,他从冀中离开后的命运如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 在我看到的这篇文章中,三言堂博客的另一名主人,人民大学博士生周邓燕经过认真考证,初步揭开了这位杜伦上尉的面纱。经过和《延安使命 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的作者Carolle J Cater教授反复交流,并查找该书相关材料,周邓燕认为“杜 伦上尉是美国实业家Brooke Dolan之子,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1942年初,杜伦——“多兰”(Brooke Dolan II)以陆军中尉身份,由美国战略情报局派往西藏拜访达赖喇嘛,考察中美关系。。。。杜伦是1944年8月7日第二批抵达延安的使团成员之一。“ 原来艾斯杜伦即二世杜伦! 在原著的102-103页,周邓燕等发现了Brooke Dolan II即“杜伦上尉”的证据 -- 1945年1月,多兰在河北中部的九分区司令部发现伪军使用信鸽。一支日伪军在黎明前袭击司令部。多兰和司令部的成员躲到了村子的地道里,他们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夜色掩护下逃了出来。 根据该书附录引用1978年一名杜伦同事的说法,杜伦在1945年自杀身亡,这是他始终不曾再有音信的原因。 不过,周邓燕在和Cater教授的联络中,这位圣何塞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研究中也有一些看法。比如,这位教授提到自己的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并且认为,为掩护杜伦而牺牲了一名婴儿的说法不是真的。 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是,手中正好有一张这位Brooke Dolan II在西藏时候的照片。这是在一个纪念二战中盟军特种部队阵亡和获得授勋人员的网站上得到的。 如果对比这张照片和石少华拍摄的“杜伦上尉”,或许有助于辨别这是不是一个人。 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 杜伦出发到分区视察前在军区住房门口。石少华摄 第一个感觉不大像,虽然其上唇的长度和口鼻的位置,有一点模糊的相似。 除了觉得不像,我们直觉上也会不大相信这是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一名能够到共产党根据地参加战斗的美军上尉,应该是个身强体健,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也许 还会对这个敢钻地道的“杜伦上尉”产生一种美国“愤青”的感觉,而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却是一名出生于1908年,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适才,看到三言堂博客中发表了一段以《谁是杜伦》为名,对于这名美军上尉生平的考证,读来别有风味。 原文可见下面链接 – 链接出处 艾斯.杜伦上尉,根据中国方面的记载,是抗战期间到达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1945年1月曾到冀中九分区考察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情况。在本次行动中,这 位美军军官于任丘敌后游击区遭到日军袭击,曾与八路军指战员共同经历了地道战的过程。红色新闻摄影家的先驱石少华在此战中拍下了自己的经典作品 – “杜伦上尉在地道战中”。三言堂博客的主人之一石志民先生就是这位摄影家的长子。 冀中军区首长和杜伦上尉合影(右一是杨成武司令员,右二为李志民政委)石少华 摄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上看来土得掉渣的八路,洋起来却不是一般的洋。比如那位戴顶毡帽的政委李志民。 李志民上将就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将军大合唱中那位风度翩翩的指挥 别以为李志民政委只是会玩洋玩意儿,打起洋人来也一样地在行。大战雪马里,抓了五百多英国洋人,让不列颠双徽劲旅格罗斯特营全军覆没的,便是十九兵团李政委的部下。 被称为美军中参加地道战的第一人(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人),杜伦上尉在此后却杳如黄鹤,在中美友好后两次原战时美军观察员访华的过程中也不见此人的踪影。以 至于原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高存信在1984年7月的回忆中还写道:“艾斯杜伦先生,现在的情况怎样,在美国作什么?对以往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定会有着深刻 的难忘印象。” 到底这位杜伦上尉是何许人也,他从冀中离开后的命运如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 在我看到的这篇文章中,三言堂博客的另一名主人,人民大学博士生周邓燕经过认真考证,初步揭开了这位杜伦上尉的面纱。经过和《延安使命 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的作者Carolle J Cater教授反复交流,并查找该书相关材料,周邓燕认为“杜 伦上尉是美国实业家Brooke Dolan之子,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1942年初,杜伦——“多兰”(Brooke Dolan II)以陆军中尉身份,由美国战略情报局派往西藏拜访达赖喇嘛,考察中美关系。。。。杜伦是1944年8月7日第二批抵达延安的使团成员之一。“ 原来艾斯杜伦即二世杜伦! 在原著的102-103页,周邓燕等发现了Brooke Dolan II即“杜伦上尉”的证据 -- 1945年1月,多兰在河北中部的九分区司令部发现伪军使用信鸽。一支日伪军在黎明前袭击司令部。多兰和司令部的成员躲到了村子的地道里,他们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夜色掩护下逃了出来。 根据该书附录引用1978年一名杜伦同事的说法,杜伦在1945年自杀身亡,这是他始终不曾再有音信的原因。 不过,周邓燕在和Cater教授的联络中,这位圣何塞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研究中也有一些看法。比如,这位教授提到自己的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并且认为,为掩护杜伦而牺牲了一名婴儿的说法不是真的。 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是,手中正好有一张这位Brooke Dolan II在西藏时候的照片。这是在一个纪念二战中盟军特种部队阵亡和获得授勋人员的网站上得到的。 如果对比这张照片和石少华拍摄的“杜伦上尉”,或许有助于辨别这是不是一个人。 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 杜伦出发到分区视察前在军区住房门口。石少华摄 第一个感觉不大像,虽然其上唇的长度和口鼻的位置,有一点模糊的相似。 除了觉得不像,我们直觉上也会不大相信这是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一名能够到共产党根据地参加战斗的美军上尉,应该是个身强体健,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也许 还会对这个敢钻地道的“杜伦上尉”产生一种美国“愤青”的感觉,而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却是一名出生于1908年,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适才,看到三言堂博客中发表了一段以《谁是杜伦》为名,对于这名美军上尉生平的考证,读来别有风味。 原文可见下面链接 – 链接出处 艾斯.杜伦上尉,根据中国方面的记载,是抗战期间到达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1945年1月曾到冀中九分区考察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情况。在本次行动中,这 位美军军官于任丘敌后游击区遭到日军袭击,曾与八路军指战员共同经历了地道战的过程。红色新闻摄影家的先驱石少华在此战中拍下了自己的经典作品 – “杜伦上尉在地道战中”。三言堂博客的主人之一石志民先生就是这位摄影家的长子。 冀中军区首长和杜伦上尉合影(右一是杨成武司令员,右二为李志民政委)石少华 摄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上看来土得掉渣的八路,洋起来却不是一般的洋。比如那位戴顶毡帽的政委李志民。 李志民上将就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将军大合唱中那位风度翩翩的指挥 别以为李志民政委只是会玩洋玩意儿,打起洋人来也一样地在行。大战雪马里,抓了五百多英国洋人,让不列颠双徽劲旅格罗斯特营全军覆没的,便是十九兵团李政委的部下。 被称为美军中参加地道战的第一人(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人),杜伦上尉在此后却杳如黄鹤,在中美友好后两次原战时美军观察员访华的过程中也不见此人的踪影。以 至于原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高存信在1984年7月的回忆中还写道:“艾斯杜伦先生,现在的情况怎样,在美国作什么?对以往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定会有着深刻 的难忘印象。” 到底这位杜伦上尉是何许人也,他从冀中离开后的命运如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 在我看到的这篇文章中,三言堂博客的另一名主人,人民大学博士生周邓燕经过认真考证,初步揭开了这位杜伦上尉的面纱。经过和《延安使命 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的作者Carolle J Cater教授反复交流,并查找该书相关材料,周邓燕认为“杜 伦上尉是美国实业家Brooke Dolan之子,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1942年初,杜伦——“多兰”(Brooke Dolan II)以陆军中尉身份,由美国战略情报局派往西藏拜访达赖喇嘛,考察中美关系。。。。杜伦是1944年8月7日第二批抵达延安的使团成员之一。“ 原来艾斯杜伦即二世杜伦! 在原著的102-103页,周邓燕等发现了Brooke Dolan II即“杜伦上尉”的证据 -- 1945年1月,多兰在河北中部的九分区司令部发现伪军使用信鸽。一支日伪军在黎明前袭击司令部。多兰和司令部的成员躲到了村子的地道里,他们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夜色掩护下逃了出来。 根据该书附录引用1978年一名杜伦同事的说法,杜伦在1945年自杀身亡,这是他始终不曾再有音信的原因。 不过,周邓燕在和Cater教授的联络中,这位圣何塞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研究中也有一些看法。比如,这位教授提到自己的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并且认为,为掩护杜伦而牺牲了一名婴儿的说法不是真的。 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是,手中正好有一张这位Brooke Dolan II在西藏时候的照片。这是在一个纪念二战中盟军特种部队阵亡和获得授勋人员的网站上得到的。 如果对比这张照片和石少华拍摄的“杜伦上尉”,或许有助于辨别这是不是一个人。 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 杜伦出发到分区视察前在军区住房门口。石少华摄 第一个感觉不大像,虽然其上唇的长度和口鼻的位置,有一点模糊的相似。 除了觉得不像,我们直觉上也会不大相信这是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一名能够到共产党根据地参加战斗的美军上尉,应该是个身强体健,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也许 还会对这个敢钻地道的“杜伦上尉”产生一种美国“愤青”的感觉,而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却是一名出生于1908年,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取材,也是正常的事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Cater教授的书,中方译者本身就是选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无需取得作者授权)。

对杜伦上尉的脱险,萨恰好曾在一次与此无关的采访中得到一些细节的描写。

笔者曾为轿岩山之战的资料收集,在北京采访原冀中9分区第24团情报参谋刘居仁将军(刘老在抗美援朝中担任68军某师作战科长,周恩来总理的联络员,以正 军级离休)。刘老是杜伦上尉被困地道的真实目击者之一,当时恰好谈过这段历史。根据采访整理的一段文字或许对重现这段历史有所帮助 --–
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大家可能知道杜伦被困地道的事情,实际上根据老人讲述,他被困地道还是怪自己。因为杜伦没有在敌占区活动经验,敌人一来,大家都下地道,他把一个笔记本丢在炕上了。

为了这个笔记本,房东被酷刑折磨。老人回忆:“那个房东老大娘阿,日本鬼子用刺刀把她手指头都割掉了,就是说不知道阿。”

老人是举着自己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那份痛看得到是在心里。生活复杂,见多识广,1945年已经三十七岁的博物学者。 不过,如果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摘去帽子的杜伦上尉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 地道中的杜伦上尉。石少华摄 光亮的前额不但暴露了“杜伦上尉”的真实年龄,也暴露了他与那张西藏照片中人的相似之处。 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基本判断,周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杜伦上尉”与Brooke Dolan II正是一个人。 在同一个网站的资料中,提到他被颁荣获美国国会功绩勋章(LEGION OF MERIT)此后一直在中国工作,也有对“杜伦上尉”死亡的描述,内容如下 – “Killed while attempting the rescue of Allied bomber crews downed behind enemy lines,Chongking,China。one source suggests he committed suicide(在中国重庆期间,于一次试图营救落入敌后的美军飞行员行动中战死。也有说法讲他是自杀。)” 到底杜伦是怎样死的呢?恰好我查到了杜伦上尉的死亡时间 – 1945年8月19日。从这个时间看,杜伦上尉的死因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候日本已经投降四天了,不大可能再有截杀美军飞行员的行为。至于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 既然如此,对Cater教授提到自己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也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这位杜伦上尉(Brooke Dolan II)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人物。 杜伦上尉本人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成员,在到达冀中之前,曾先去西藏活动。派遣他前往西藏的,就是美国情报界的巨头 -- “野牛”多诺万。 威廉.J.多诺万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为人十分强悍。 有一段记录提到此人和国民党特工王戴笠的交谈。当时戴笠表示不同意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在中美合作所范围外活动,多诺万说如果这样美国特工将自行行动。 戴笠耸耸肩,说那样的话我的人会杀死你们的人。 多诺万回道:如果这样我们会杀死你们一个将军抵命。 戴笠阴沉着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多诺万再次回道:我就是这样对你说话。 唯一在面对面交锋中曾让多诺万吃亏的,只有斯大林。 多诺万派遣杜伦上尉(当时还是中尉)前往西藏,是为了调查中国试图通过西藏修建中印公路的情况,他是托尔斯泰上校的随员和向导。他们的行动代号是“香格里拉任务”。托尔斯泰上校?听着耳熟?没错,此人就是〈战争与和平〉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先生的孙子。 在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中,最初是海军捷足先登,出身陆军系统的多诺万对此十分不满,这也是他和戴笠剑拔弩张的原因 – 戴笠是倾向与美国海军合作的。 杜伦前往华北,也可以看到美国陆海军矛盾的影子 – 第一个到华北考察的美国军官,是后来海军陆战队的传奇英雄卡尔逊少校,时间在1938年。而杜伦上尉则隶属陆军。 托尔斯泰和杜伦在西藏的活动很不光彩,甚至有报道他们越权向达赖表达了美国将支持西藏获得国际承认的错误信息。从当时的活动看,他们两人对中国的态度并不 友好,正因为他们的报告,美国政府曾召见在华府活动的宋子文,警告中国政府不要兵进藏区,因为“那里的边境已经平静了几百年”。这些,在一本叫做 〈Orphans of the Cold War(冷战孤儿)〉的书中都可以读到。 这可以算是美国干涉中国西藏问题的最早动作了。 难怪杜伦上尉刚到冀中的时候,他给当地干部的印象并不好。高存信就曾描述杜伦“当时表现有些傲慢,对我敌后军民所进行的游击战争,抱着不好理解甚至怀疑态度。” 如果是这样,在Cater教授描述杜伦上尉的文章中有大量与主题关系不大,却涉及西藏问题的内容,被翻译者删节

鬼子虽然无法查到地道,但就是不走(常规情况下,日军怕夜间中伏,出击后到傍晚都会回据点)。

当时我军在那一带没有多少兵力,但是听说国际友人杜伦被困在地道里了,严令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前去解救。

老爷子当时担任九分区某团参谋,带了一个在附近活动的区队(应该是42区队),朝着杜伦所在的村子一路冲过去,中间和日军骑兵警戒哨打了一下。此时,周围都有八路军向这个方向活动的情报。日军不知道会来多少八路,一吓,就逃走了。

其实,来救援的都是地方部队,战斗力不强,很是侥幸。
适才,看到三言堂博客中发表了一段以《谁是杜伦》为名,对于这名美军上尉生平的考证,读来别有风味。 原文可见下面链接 – 链接出处 艾斯.杜伦上尉,根据中国方面的记载,是抗战期间到达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1945年1月曾到冀中九分区考察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情况。在本次行动中,这 位美军军官于任丘敌后游击区遭到日军袭击,曾与八路军指战员共同经历了地道战的过程。红色新闻摄影家的先驱石少华在此战中拍下了自己的经典作品 – “杜伦上尉在地道战中”。三言堂博客的主人之一石志民先生就是这位摄影家的长子。 冀中军区首长和杜伦上尉合影(右一是杨成武司令员,右二为李志民政委)石少华 摄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上看来土得掉渣的八路,洋起来却不是一般的洋。比如那位戴顶毡帽的政委李志民。 李志民上将就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将军大合唱中那位风度翩翩的指挥 别以为李志民政委只是会玩洋玩意儿,打起洋人来也一样地在行。大战雪马里,抓了五百多英国洋人,让不列颠双徽劲旅格罗斯特营全军覆没的,便是十九兵团李政委的部下。 被称为美军中参加地道战的第一人(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人),杜伦上尉在此后却杳如黄鹤,在中美友好后两次原战时美军观察员访华的过程中也不见此人的踪影。以 至于原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高存信在1984年7月的回忆中还写道:“艾斯杜伦先生,现在的情况怎样,在美国作什么?对以往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定会有着深刻 的难忘印象。” 到底这位杜伦上尉是何许人也,他从冀中离开后的命运如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 在我看到的这篇文章中,三言堂博客的另一名主人,人民大学博士生周邓燕经过认真考证,初步揭开了这位杜伦上尉的面纱。经过和《延安使命 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的作者Carolle J Cater教授反复交流,并查找该书相关材料,周邓燕认为“杜 伦上尉是美国实业家Brooke Dolan之子,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1942年初,杜伦——“多兰”(Brooke Dolan II)以陆军中尉身份,由美国战略情报局派往西藏拜访达赖喇嘛,考察中美关系。。。。杜伦是1944年8月7日第二批抵达延安的使团成员之一。“ 原来艾斯杜伦即二世杜伦! 在原著的102-103页,周邓燕等发现了Brooke Dolan II即“杜伦上尉”的证据 -- 1945年1月,多兰在河北中部的九分区司令部发现伪军使用信鸽。一支日伪军在黎明前袭击司令部。多兰和司令部的成员躲到了村子的地道里,他们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夜色掩护下逃了出来。 根据该书附录引用1978年一名杜伦同事的说法,杜伦在1945年自杀身亡,这是他始终不曾再有音信的原因。 不过,周邓燕在和Cater教授的联络中,这位圣何塞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研究中也有一些看法。比如,这位教授提到自己的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并且认为,为掩护杜伦而牺牲了一名婴儿的说法不是真的。 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是,手中正好有一张这位Brooke Dolan II在西藏时候的照片。这是在一个纪念二战中盟军特种部队阵亡和获得授勋人员的网站上得到的。 如果对比这张照片和石少华拍摄的“杜伦上尉”,或许有助于辨别这是不是一个人。 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 杜伦出发到分区视察前在军区住房门口。石少华摄 第一个感觉不大像,虽然其上唇的长度和口鼻的位置,有一点模糊的相似。 除了觉得不像,我们直觉上也会不大相信这是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一名能够到共产党根据地参加战斗的美军上尉,应该是个身强体健,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也许 还会对这个敢钻地道的“杜伦上尉”产生一种美国“愤青”的感觉,而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却是一名出生于1908年,
这位老人自己也曾被困在地道里,日军的马队在上边跑过,因为地道的顶盖很简陋,眼看要塌,所有人都万分紧张,鬼子却过完了。事后,大家也连呼幸运!“

包括那个在地道中死去的孩子,亲人都还在世,这段历史事实,是很容易证明的。Cater教授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很正常,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杜伦上尉交谈的记录。杜伦上尉的早逝,也使他无法把自己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出来。

而,我接触的大多数西方人,至今很难理解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是怎样的残酷和血腥。也许Cater教授还会想这种情况下中国战士可以“人道”地放下武器,妈妈把孩子抱出地道,然后日本兵过来敬礼问好,再找来奶粉面包,两军士兵围着孩子开一个战地的联欢会吧?
关于杜伦上尉的一点考证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西线无战事,东线。。。


杜伦显然是理解的,所以他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适才,看到三言堂博客中发表了一段以《谁是杜伦》为名,对于这名美军上尉生平的考证,读来别有风味。 原文可见下面链接 – 链接出处 艾斯.杜伦上尉,根据中国方面的记载,是抗战期间到达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1945年1月曾到冀中九分区考察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情况。在本次行动中,这 位美军军官于任丘敌后游击区遭到日军袭击,曾与八路军指战员共同经历了地道战的过程。红色新闻摄影家的先驱石少华在此战中拍下了自己的经典作品 – “杜伦上尉在地道战中”。三言堂博客的主人之一石志民先生就是这位摄影家的长子。 冀中军区首长和杜伦上尉合影(右一是杨成武司令员,右二为李志民政委)石少华 摄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照片上看来土得掉渣的八路,洋起来却不是一般的洋。比如那位戴顶毡帽的政委李志民。 李志民上将就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将军大合唱中那位风度翩翩的指挥 别以为李志民政委只是会玩洋玩意儿,打起洋人来也一样地在行。大战雪马里,抓了五百多英国洋人,让不列颠双徽劲旅格罗斯特营全军覆没的,便是十九兵团李政委的部下。 被称为美军中参加地道战的第一人(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人),杜伦上尉在此后却杳如黄鹤,在中美友好后两次原战时美军观察员访华的过程中也不见此人的踪影。以 至于原冀中军区联络科科长高存信在1984年7月的回忆中还写道:“艾斯杜伦先生,现在的情况怎样,在美国作什么?对以往的这一段战斗经历,定会有着深刻 的难忘印象。” 到底这位杜伦上尉是何许人也,他从冀中离开后的命运如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团。 在我看到的这篇文章中,三言堂博客的另一名主人,人民大学博士生周邓燕经过认真考证,初步揭开了这位杜伦上尉的面纱。经过和《延安使命 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的作者Carolle J Cater教授反复交流,并查找该书相关材料,周邓燕认为“杜 伦上尉是美国实业家Brooke Dolan之子,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1942年初,杜伦——“多兰”(Brooke Dolan II)以陆军中尉身份,由美国战略情报局派往西藏拜访达赖喇嘛,考察中美关系。。。。杜伦是1944年8月7日第二批抵达延安的使团成员之一。“ 原来艾斯杜伦即二世杜伦! 在原著的102-103页,周邓燕等发现了Brooke Dolan II即“杜伦上尉”的证据 -- 1945年1月,多兰在河北中部的九分区司令部发现伪军使用信鸽。一支日伪军在黎明前袭击司令部。多兰和司令部的成员躲到了村子的地道里,他们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夜色掩护下逃了出来。 根据该书附录引用1978年一名杜伦同事的说法,杜伦在1945年自杀身亡,这是他始终不曾再有音信的原因。 不过,周邓燕在和Cater教授的联络中,这位圣何塞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研究中也有一些看法。比如,这位教授提到自己的书的中译本“删节了大量事实”,并且认为,为掩护杜伦而牺牲了一名婴儿的说法不是真的。 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是,手中正好有一张这位Brooke Dolan II在西藏时候的照片。这是在一个纪念二战中盟军特种部队阵亡和获得授勋人员的网站上得到的。 如果对比这张照片和石少华拍摄的“杜伦上尉”,或许有助于辨别这是不是一个人。 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 杜伦出发到分区视察前在军区住房门口。石少华摄 第一个感觉不大像,虽然其上唇的长度和口鼻的位置,有一点模糊的相似。 除了觉得不像,我们直觉上也会不大相信这是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一名能够到共产党根据地参加战斗的美军上尉,应该是个身强体健,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也许 还会对这个敢钻地道的“杜伦上尉”产生一种美国“愤青”的感觉,而在西藏旅行的Brooke Dolan II却是一名出生于1908年,

也许,这个曾经对中国有敌意的美国军人加特工,此后一直留在这个国度直到战争结束,本身已经表明了这种转变。

那么,曾经被单纯的中国人当作朋友的杜伦上尉,也许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真的成了中国人的朋友。

至少,我这样希望。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