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 十.耳朵  

2010-01-05 01:35: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卫生间,否则你老往厕所跑,对方一定起疑。 进到卫生间里,肖戈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不大正常 – 在电话里有两条短信,第一条是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对方要找小姐的暗语;第二条也是暗语,意思是一会儿来人,当地警察,这人一下车,马上密捕。 都晚了三秋了。。。肖戈叹口气,赶紧一边放水一边开始联络 – 他也确实有这个需要。 双方开始通话后,肖戈用暗语迅速报告对方即将开始交易,指挥部回答周围全部布置好,已经在监视,一旦开始交易,肖戈需要找借口离开房间,周围人员会立即投入攻击,力争人赃俱获。 肖戈一声苦笑,心道方案虽好,我要是没法找借口离开怎么办? 也就在此时,肖戈灵机一动,本案中堪称最大的亮点闪现了出来 – 虽然没有窃听器材,他却在这一瞬间想出了在交易现场安一只耳朵的办法。 那样,指挥部就无需再等待他的信号了,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下决心。 这只耳朵,怎么装法呢? [待续]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一.翻脸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九。玩命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九。玩命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九。玩命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九。玩命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九。玩命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后发现是他手下的马仔干的好事)。这位警官早年与夏也 是同事,听部下汇报这个情况后一个电话打给夏,让他等着,意思是准备带着受伤的警察过去理论理论。
卫生间,否则你老往厕所跑,对方一定起疑。 进到卫生间里,肖戈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不大正常 – 在电话里有两条短信,第一条是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对方要找小姐的暗语;第二条也是暗语,意思是一会儿来人,当地警察,这人一下车,马上密捕。 都晚了三秋了。。。肖戈叹口气,赶紧一边放水一边开始联络 – 他也确实有这个需要。 双方开始通话后,肖戈用暗语迅速报告对方即将开始交易,指挥部回答周围全部布置好,已经在监视,一旦开始交易,肖戈需要找借口离开房间,周围人员会立即投入攻击,力争人赃俱获。 肖戈一声苦笑,心道方案虽好,我要是没法找借口离开怎么办? 也就在此时,肖戈灵机一动,本案中堪称最大的亮点闪现了出来 – 虽然没有窃听器材,他却在这一瞬间想出了在交易现场安一只耳朵的办法。 那样,指挥部就无需再等待他的信号了,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下决心。 这只耳朵,怎么装法呢? [待续]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一.翻脸
没等他开出两公里,车就给拦住了,直到见了两位局长,这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

但是,见了面,心里就有数了。这位警官自告奋勇,再次和夏通话,告诉他这起案子,说自己有事儿过不去了,让他帮着找肇事司机。夏满口答应。此事虚惊一场,就此收尾。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九。玩命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

还好不是又出了一个贩毒的英模。
卫生间,否则你老往厕所跑,对方一定起疑。 进到卫生间里,肖戈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不大正常 – 在电话里有两条短信,第一条是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对方要找小姐的暗语;第二条也是暗语,意思是一会儿来人,当地警察,这人一下车,马上密捕。 都晚了三秋了。。。肖戈叹口气,赶紧一边放水一边开始联络 – 他也确实有这个需要。 双方开始通话后,肖戈用暗语迅速报告对方即将开始交易,指挥部回答周围全部布置好,已经在监视,一旦开始交易,肖戈需要找借口离开房间,周围人员会立即投入攻击,力争人赃俱获。 肖戈一声苦笑,心道方案虽好,我要是没法找借口离开怎么办? 也就在此时,肖戈灵机一动,本案中堪称最大的亮点闪现了出来 – 虽然没有窃听器材,他却在这一瞬间想出了在交易现场安一只耳朵的办法。 那样,指挥部就无需再等待他的信号了,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下决心。 这只耳朵,怎么装法呢? [待续]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一.翻脸
肖戈认为夏在耍他还有一个原因,这个酒店是园林式宾馆,坐落在市郊,有点儿像北京的香山饭店,给人一种荒山野岭的感觉。此时已经夜静更深,这黑灯瞎火的到外面去怎么交易?怎么点货啊?

看到肖戈的表情,夏“恍然大悟”,说要不这样,咱们先去和小姐玩,玩完了下半夜验货?

肖戈看他不象作伪,立刻回道玩不急,你的货在这儿吗?
卫生间,否则你老往厕所跑,对方一定起疑。 进到卫生间里,肖戈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不大正常 – 在电话里有两条短信,第一条是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对方要找小姐的暗语;第二条也是暗语,意思是一会儿来人,当地警察,这人一下车,马上密捕。 都晚了三秋了。。。肖戈叹口气,赶紧一边放水一边开始联络 – 他也确实有这个需要。 双方开始通话后,肖戈用暗语迅速报告对方即将开始交易,指挥部回答周围全部布置好,已经在监视,一旦开始交易,肖戈需要找借口离开房间,周围人员会立即投入攻击,力争人赃俱获。 肖戈一声苦笑,心道方案虽好,我要是没法找借口离开怎么办? 也就在此时,肖戈灵机一动,本案中堪称最大的亮点闪现了出来 – 虽然没有窃听器材,他却在这一瞬间想出了在交易现场安一只耳朵的办法。 那样,指挥部就无需再等待他的信号了,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下决心。 这只耳朵,怎么装法呢? [待续]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一.翻脸
夏点点头,指指外面一栋楼。

肖戈当时不知道他就是此地的老板,心中疑惑未消,于是提出那就先去看货吧,回来再和小姐那个。卫生间,否则你老往厕所跑,对方一定起疑。 进到卫生间里,肖戈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不大正常 – 在电话里有两条短信,第一条是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对方要找小姐的暗语;第二条也是暗语,意思是一会儿来人,当地警察,这人一下车,马上密捕。 都晚了三秋了。。。肖戈叹口气,赶紧一边放水一边开始联络 – 他也确实有这个需要。 双方开始通话后,肖戈用暗语迅速报告对方即将开始交易,指挥部回答周围全部布置好,已经在监视,一旦开始交易,肖戈需要找借口离开房间,周围人员会立即投入攻击,力争人赃俱获。 肖戈一声苦笑,心道方案虽好,我要是没法找借口离开怎么办? 也就在此时,肖戈灵机一动,本案中堪称最大的亮点闪现了出来 – 虽然没有窃听器材,他却在这一瞬间想出了在交易现场安一只耳朵的办法。 那样,指挥部就无需再等待他的信号了,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下决心。 这只耳朵,怎么装法呢? [待续]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一.翻脸

两人让选好的小姐先去房间等待,一起朝外走去。

其实,肖戈当时心中一个劲儿地嘀咕,说你不是要黑吃黑吧?于是,肖提议自己先验货,点货,点好以后电话通知马仔转账付款,夏这边查验钱到帐后自己带着毒品走。

其实,肖戈身上没带钱,夏完全知道,这种黑吃黑的危险并不大。但是,吸毒以后肖戈的大脑处于极度兴奋状态,思维变得光怪陆离,要时时控制自己抓什么东西去砸“夏队长“脑袋的冲动。卫生间,否则你老往厕所跑,对方一定起疑。 进到卫生间里,肖戈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不大正常 – 在电话里有两条短信,第一条是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对方要找小姐的暗语;第二条也是暗语,意思是一会儿来人,当地警察,这人一下车,马上密捕。 都晚了三秋了。。。肖戈叹口气,赶紧一边放水一边开始联络 – 他也确实有这个需要。 双方开始通话后,肖戈用暗语迅速报告对方即将开始交易,指挥部回答周围全部布置好,已经在监视,一旦开始交易,肖戈需要找借口离开房间,周围人员会立即投入攻击,力争人赃俱获。 肖戈一声苦笑,心道方案虽好,我要是没法找借口离开怎么办? 也就在此时,肖戈灵机一动,本案中堪称最大的亮点闪现了出来 – 虽然没有窃听器材,他却在这一瞬间想出了在交易现场安一只耳朵的办法。 那样,指挥部就无需再等待他的信号了,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下决心。 这只耳朵,怎么装法呢? [待续]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一.翻脸

夏点头应允。
后发现是他手下的马仔干的好事)。这位警官早年与夏也 是同事,听部下汇报这个情况后一个电话打给夏,让他等着,意思是准备带着受伤的警察过去理论理论。 没等他开出两公里,车就给拦住了,直到见了两位局长,这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 但是,见了面,心里就有数了。这位警官自告奋勇,再次和夏通话,告诉他这起案子,说自己有事儿过不去了,让他帮着找肇事司机。夏满口答应。此事虚惊一场,就此收尾。 还好不是又出了一个贩毒的英模。 肖戈认为夏在耍他还有一个原因,这个酒店是园林式宾馆,坐落在市郊,有点儿像北京的香山饭店,给人一种荒山野岭的感觉。此时已经夜静更深,这黑灯瞎火的到外面去怎么交易?怎么点货啊? 看到肖戈的表情,夏“恍然大悟”,说要不这样,咱们先去和小姐玩,玩完了下半夜验货? 肖戈看他不象作伪,立刻回道玩不急,你的货在这儿吗? 夏点点头,指指外面一栋楼。 肖戈当时不知道他就是此地的老板,心中疑惑未消,于是提出那就先去看货吧,回来再和小姐那个。 两人让选好的小姐先去房间等待,一起朝外走去。 其实,肖戈当时心中一个劲儿地嘀咕,说你不是要黑吃黑吧?于是,肖提议自己先验货,点货,点好以后电话通知马仔转账付款,夏这边查验钱到帐后自己带着毒品走。 其实,肖戈身上没带钱,夏完全知道,这种黑吃黑的危险并不大。但是,吸毒以后肖戈的大脑处于极度兴奋状态,思维变得光怪陆离,要时时控制自己抓什么东西去砸“夏队长“脑袋的冲动。 夏点头应允。 肖戈说你稍等一下,我上趟卫生间。 上卫生间干吗? 得跟上级通个信儿嘛。肖戈在出发前已经和上级约定,在即将开始交易前以上卫生间为名义给指挥部打电话。这之前多难受也不能去
肖戈说你稍等一下,我上趟卫生间。

上卫生间干吗?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九。玩命 傅,董两位局长流汗并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好对付 – 你都暴露了我还不好收拾吗?流汗是因为这位现役高级警官,也是昆明的英模人物,一向被认为是人品正直的警风模范。要是咱们的英模个个涉毒,那两位局长还干不干了? 咬着后槽牙领导下达了指令。立即进行定位,派出机动兵力力争将其截止在与夏见面之前。同时部署数名精干警员到肖戈所在酒店的停车场,如果这名警官没有被截住,只要他一下车立即扣留! 因为这个电话,肖戈几次和夏提交易的事情,夏始终说不急,先吃饭。 饭吃得差不多了,夏说咱们还是先找个小姐吧,生意长着呢,从北京来千里迢迢,我得把你招待好。 难道还要给我来一个双重考验不成?肖戈使劲搜索记忆,也没想起哪个案子有这种考验法。 对于夏队长的建议,肖戈点头同意。 这种情况下就我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能找我的毛病吧? 夏是春城娱乐业的一霸,找来的小姐果然水平不一般,看得肖戈直眼花。几个人点好小姐,正要分头回房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那位警官。 用云南土话交谈了几句,夏放下电话,对肖戈说:“让小姐到房间等你,咱们到外面去,先交易吧。” 肖戈第一个反应就是 – 这小子耍我! 其实,夏倒不是故意耍他,而是因为两个人电话里把事情谈妥,夏发现此事和肖戈无关,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先把交易作完。 这位警官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过去才让人觉得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警官找夏队长,纯属公务。他属下几名警察在拦路查车的时候碰上一个酒后开车的,刚说要扣本对方踩油门就跑,撞伤执 行检查的警察脱逃。几名在场的警察追之不及,却记下了车牌号码,查过之后发现是夏所开夜总会的车(事

得跟上级通个信儿嘛。肖戈在出发前已经和上级约定,在即将开始交易前以上卫生间为名义给指挥部打电话。这之前多难受也不能去卫生间,否则你老往厕所跑,对方一定起疑。

进到卫生间里,肖戈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不大正常 – 在电话里有两条短信,第一条是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对方要找小姐的暗语;第二条也是暗语,意思是一会儿来人,当地警察,这人一下车,马上密捕。

都晚了三秋了。。。肖戈叹口气,赶紧一边放水一边开始联络 – 他也确实有这个需要。

双方开始通话后,肖戈用暗语迅速报告对方即将开始交易,指挥部回答周围全部布置好,已经在监视,一旦开始交易,肖戈需要找借口离开房间,周围人员会立即投入攻击,力争人赃俱获。

肖戈一声苦笑,心道方案虽好,我要是没法找借口离开怎么办?

也就在此时,肖戈灵机一动,本案中堪称最大的亮点闪现了出来 – 虽然没有窃听器材,他却在这一瞬间想出了在交易现场安一只耳朵的办法。

那样,指挥部就无需再等待他的信号了,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下决心。
后发现是他手下的马仔干的好事)。这位警官早年与夏也 是同事,听部下汇报这个情况后一个电话打给夏,让他等着,意思是准备带着受伤的警察过去理论理论。 没等他开出两公里,车就给拦住了,直到见了两位局长,这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 但是,见了面,心里就有数了。这位警官自告奋勇,再次和夏通话,告诉他这起案子,说自己有事儿过不去了,让他帮着找肇事司机。夏满口答应。此事虚惊一场,就此收尾。 还好不是又出了一个贩毒的英模。 肖戈认为夏在耍他还有一个原因,这个酒店是园林式宾馆,坐落在市郊,有点儿像北京的香山饭店,给人一种荒山野岭的感觉。此时已经夜静更深,这黑灯瞎火的到外面去怎么交易?怎么点货啊? 看到肖戈的表情,夏“恍然大悟”,说要不这样,咱们先去和小姐玩,玩完了下半夜验货? 肖戈看他不象作伪,立刻回道玩不急,你的货在这儿吗? 夏点点头,指指外面一栋楼。 肖戈当时不知道他就是此地的老板,心中疑惑未消,于是提出那就先去看货吧,回来再和小姐那个。 两人让选好的小姐先去房间等待,一起朝外走去。 其实,肖戈当时心中一个劲儿地嘀咕,说你不是要黑吃黑吧?于是,肖提议自己先验货,点货,点好以后电话通知马仔转账付款,夏这边查验钱到帐后自己带着毒品走。 其实,肖戈身上没带钱,夏完全知道,这种黑吃黑的危险并不大。但是,吸毒以后肖戈的大脑处于极度兴奋状态,思维变得光怪陆离,要时时控制自己抓什么东西去砸“夏队长“脑袋的冲动。 夏点头应允。 肖戈说你稍等一下,我上趟卫生间。 上卫生间干吗? 得跟上级通个信儿嘛。肖戈在出发前已经和上级约定,在即将开始交易前以上卫生间为名义给指挥部打电话。这之前多难受也不能去
这只耳朵,怎么装法呢?

[待续]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 十一.翻脸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