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 十三.尾声  

2010-01-09 00:2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 十二.攻守


抓捕夏某的过程异常顺利,双方一枪未发。

其实,以对方的战斗力,“摘星”本来估计是要血战一场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肖戈在交易现场时,尽管出现了他大闹卫生间的一幕,董局却迟迟不出手。已经 通过手机录音取证,在肖戈没有确定的生命危险之前,“摘星”指挥部力争在他离开现场后再开始行动。毕竟,交易现场在三楼,埋伏在楼下的警方人员要突到三 楼,谁知道中间会遇到怎样的障碍?在以前的缉毒行动中,曾有多次贩毒集团动用重武器与警方交火的战例。平远街扫毒,大毒贩马明依托钢筋混凝土的住宅顽抗, 将其击毙后,缴获的武器竟然包括53式轻机枪,40火箭筒,以及反坦克地雷。

但是,这一次警方开始行动后,看到四面楚歌,夏某干净利落地缴枪投降。

董局和云南缉毒的情报处长都在一线,走进交易现场,夏某从摆满毒品的桌子后面站起来,居然还很清醒地叹了口气,说:“得了,局长,我栽了 – 你们让北京人把我摆了。”

现场缴获已经顶上火的手枪两支,毒品1,700克。

肖戈说,我要两公斤,他打我埋伏。你看,我已经取得他绝对信任了,而且明摆着是以后还要做生意的,他居然还要短我的货,所以说,这帮贩毒的根本就没什么江湖道义可言。

夏很清楚自己的罪有多大,无论在昆明压半城也好,在境外敢埋人也好,如今手镯子一戴,那一切都是黄花泡影。所以,他被捕后立即请求立功,声称可以交出自己的上线。好点儿吗?” 肖戈苦笑,摇摇头,说这次手术后刀口长得不太好,这不,他指指手里提的一个搪瓷盆 – 炖好的鸡汤,我一夜逮着机会就给喂一口,可吃来吃去,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剩下的都让我吃了。 那个搪瓷盆很让我眼熟。 老尹说告诉老爷子保重啊。 肖戈说一定带到。 忽然想到,原来,几个月前父亲最后的日子,我也曾陪床,也有一个这样的带盖瓷盆,有时给老爷子带几口汤吃。 看着肖戈走向门外,老尹轻轻地对我说 – 老肖的爸爸一直住院,已经几次手术了。他退,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这一次手术似乎效果不太好,小哥每天得去陪床。。。 忽然觉得肖戈略微佝偻着身子走向大街的样子让我心中一热。 这不是那种优秀侦查员的霸气。 这是如今最普通的北京男人的样子 – 他们有时候背不会挺得那么直,因为他们扛着一个家。 英雄是什么? 也就是一瞬间的闪光而已。 闪光过后,英雄一样要过日子,英雄的父亲母亲一样会生病。 他也要照顾家人。 哪怕他枪法如神也没用。 他也要陪床。 哪怕他一身好武艺也没用。 他也要给父亲炖鸡汤。 哪怕他精明过人,胆量盖世也一样。 在他那个家里,当儿子,当丈夫,当父亲,其实,谁也替不了他。 他的生活,其实一如我们每个走在街头的普通中国人一样。 [全文完]

上线交出,同样是令人震惊的,竟然又是他的前任大队长。

这位前任大队长隐藏更深,退役多年,行走上层,俨然已经是一个富贵商人。

但是,侦查员捕他的时候,对方还是很有力地反抗了一下,不愧是老缉毒警的底子。等看明白不是黑吃黑是警方人员,他马上停止了抵抗,也是叹口气,很顺从地戴了手铐。这位局长两眼通红地过来,用力握了一下肖戈的手,说:“北京的警察靠得住啊。我是又敬佩你,又恨你。敬佩你的胆量,恨你是因为你干掉了我们的缉毒英雄。” 肖戈卧底12小时,卧掉了他两个大队长,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弟兄,能不眼睛红吗? 肖戈说我和他狠狠地一握手,眼睛也红了 – “用了那么多麻骨,我当时精神脆弱。”他说。 无论这是不是托词,肖戈当时的状况的确很令人担忧。他表现得十分兴奋,健谈,竟然接连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顾医生反对,他蛮横地要和战友“喝一杯庆功酒”,刚喝一口,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吐得全是清水也止不住。 第一夜,医生为肖戈连续用药十次,中间一度出现休克和散瞳的现象。 但是,肖戈还是挺了下来 – 他在出发前所服药物虽然不对路,但依然有效地保护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对肖戈来说,这实在是意外的幸运。 回到北京,开始给肖戈报了个三等功,后来有一次傅局长来北京,一来就找肖戈,听说才给了一个三等功,大声叫屈,说老肖活着回来才给三等功?我给你材料,你重新报! 这样就按照四大亮点把整个过程报了(比萨这个要详细,还有一些不便公开披露的情节),结果上头二话没说,就给了一等功。 以后。。。 以后,就是漫长的戒毒过程 – 新型毒品来势凶猛,尽管只是吸了一次,肖戈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革除毒瘾。 肖戈说,回到北京的日子,一到下午两三点钟,身上就仿佛蚂蚁乱爬,全身疼痛,膝盖以下都是凉的。。。但这样的物理毒瘾好对付,用药以后不到一个月就戒除 了。而心理毒瘾却让人难以忍受。肖戈用了整整十个月的冷水疗法,甚至关键时刻还要喊同事把自己绑起来,但他终于坚持住了,得以重新回到岗位上。 “张学良戒毒说得挺神,我比他受的罪还大,他吸的是吗啡,能跟我这麻骨比吗?”肖戈苦笑。 这起案子,肖戈被“解放”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审判早就结束了。 几次谈案子,却发现肖戈有的时候形象会有些不同。两次约他在上午,见面后只见他两眼满布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只是,一开始谈案子,肖戈马上精神抖擞,面色也明朗起来。 最后一次谈着,旁边陪我去的老尹不时看表。等肖戈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尹伸出手去和他一握,问道:“你爸

干过这一行,最清楚落到这个份儿上无论怎么折腾都没用了。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二.攻守 抓捕夏某的过程异常顺利,双方一枪未发。 其实,以对方的战斗力,“摘星”本来估计是要血战一场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肖戈在交易现场时,尽管出现了他大闹卫生间的一幕,董局却迟迟不出手。已经 通过手机录音取证,在肖戈没有确定的生命危险之前,“摘星”指挥部力争在他离开现场后再开始行动。毕竟,交易现场在三楼,埋伏在楼下的警方人员要突到三 楼,谁知道中间会遇到怎样的障碍?在以前的缉毒行动中,曾有多次贩毒集团动用重武器与警方交火的战例。平远街扫毒,大毒贩马明依托钢筋混凝土的住宅顽抗, 将其击毙后,缴获的武器竟然包括53式轻机枪,40火箭筒,以及反坦克地雷。 但是,这一次警方开始行动后,看到四面楚歌,夏某干净利落地缴枪投降。 董局和云南缉毒的情报处长都在一线,走进交易现场,夏某从摆满毒品的桌子后面站起来,居然还很清醒地叹了口气,说:“得了,局长,我栽了 – 你们让北京人把我摆了。” 现场缴获已经顶上火的手枪两支,毒品1,700克。 肖戈说,我要两公斤,他打我埋伏。你看,我已经取得他绝对信任了,而且明摆着是以后还要做生意的,他居然还要短我的货,所以说,这帮贩毒的根本就没什么江湖道义可言。 夏很清楚自己的罪有多大,无论在昆明压半城也好,在境外敢埋人也好,如今手镯子一戴,那一切都是黄花泡影。所以,他被捕后立即请求立功,声称可以交出自己的上线。 上线交出,同样是令人震惊的,竟然又是他的前任大队长。 这位前任大队长隐藏更深,退役多年,行走上层,俨然已经是一个富贵商人。 但是,侦查员捕他的时候,对方还是很有力地反抗了一下,不愧是老缉毒警的底子。等看明白不是黑吃黑是警方人员,他马上停止了抵抗,也是叹口气,很顺从地戴了手铐。 干过这一行,最清楚落到这个份儿上无论怎么折腾都没用了。 这位元老级的大队长告诉侦查员自己车里有枪,乖乖地交出了两支卡宾枪,甚至还有手雷。审问的时候他很坦率地承认,那是预防有人黑吃黑的。“我怎么也不能向小兄弟们开枪吧。”在回答当时是否有意袭警时,他说。 当天晚上,领导们络绎不绝地来看肖戈。肖戈的情况很不正常,所以大多数人见过也就算了,只有一位局长让他印象深刻。
这位元老级的大队长告诉侦查员自己车里有枪,乖乖地交出了两支卡宾枪,甚至还有手雷。审问的时候他很坦率地承认,那是预防有人黑吃黑的。“我怎么也不能向小兄弟们开枪吧。”在回答当时是否有意袭警时,他说。

当天晚上,领导们络绎不绝地来看肖戈。肖戈的情况很不正常,所以大多数人见过也就算了,只有一位局长让他印象深刻。这位局长两眼通红地过来,用力握了一下肖戈的手,说:“北京的警察靠得住啊。我是又敬佩你,又恨你。敬佩你的胆量,恨你是因为你干掉了我们的缉毒英雄。”

肖戈卧底12小时,卧掉了他两个大队长,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弟兄,能不眼睛红吗?
好点儿吗?” 肖戈苦笑,摇摇头,说这次手术后刀口长得不太好,这不,他指指手里提的一个搪瓷盆 – 炖好的鸡汤,我一夜逮着机会就给喂一口,可吃来吃去,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剩下的都让我吃了。 那个搪瓷盆很让我眼熟。 老尹说告诉老爷子保重啊。 肖戈说一定带到。 忽然想到,原来,几个月前父亲最后的日子,我也曾陪床,也有一个这样的带盖瓷盆,有时给老爷子带几口汤吃。 看着肖戈走向门外,老尹轻轻地对我说 – 老肖的爸爸一直住院,已经几次手术了。他退,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这一次手术似乎效果不太好,小哥每天得去陪床。。。 忽然觉得肖戈略微佝偻着身子走向大街的样子让我心中一热。 这不是那种优秀侦查员的霸气。 这是如今最普通的北京男人的样子 – 他们有时候背不会挺得那么直,因为他们扛着一个家。 英雄是什么? 也就是一瞬间的闪光而已。 闪光过后,英雄一样要过日子,英雄的父亲母亲一样会生病。 他也要照顾家人。 哪怕他枪法如神也没用。 他也要陪床。 哪怕他一身好武艺也没用。 他也要给父亲炖鸡汤。 哪怕他精明过人,胆量盖世也一样。 在他那个家里,当儿子,当丈夫,当父亲,其实,谁也替不了他。 他的生活,其实一如我们每个走在街头的普通中国人一样。 [全文完]
肖戈说我和他狠狠地一握手,眼睛也红了 – “用了那么多麻骨,我当时精神脆弱。”他说。

无论这是不是托词,肖戈当时的状况的确很令人担忧。他表现得十分兴奋,健谈,竟然接连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顾医生反对,他蛮横地要和战友“喝一杯庆功酒”,刚喝一口,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吐得全是清水也止不住。好点儿吗?” 肖戈苦笑,摇摇头,说这次手术后刀口长得不太好,这不,他指指手里提的一个搪瓷盆 – 炖好的鸡汤,我一夜逮着机会就给喂一口,可吃来吃去,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剩下的都让我吃了。 那个搪瓷盆很让我眼熟。 老尹说告诉老爷子保重啊。 肖戈说一定带到。 忽然想到,原来,几个月前父亲最后的日子,我也曾陪床,也有一个这样的带盖瓷盆,有时给老爷子带几口汤吃。 看着肖戈走向门外,老尹轻轻地对我说 – 老肖的爸爸一直住院,已经几次手术了。他退,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这一次手术似乎效果不太好,小哥每天得去陪床。。。 忽然觉得肖戈略微佝偻着身子走向大街的样子让我心中一热。 这不是那种优秀侦查员的霸气。 这是如今最普通的北京男人的样子 – 他们有时候背不会挺得那么直,因为他们扛着一个家。 英雄是什么? 也就是一瞬间的闪光而已。 闪光过后,英雄一样要过日子,英雄的父亲母亲一样会生病。 他也要照顾家人。 哪怕他枪法如神也没用。 他也要陪床。 哪怕他一身好武艺也没用。 他也要给父亲炖鸡汤。 哪怕他精明过人,胆量盖世也一样。 在他那个家里,当儿子,当丈夫,当父亲,其实,谁也替不了他。 他的生活,其实一如我们每个走在街头的普通中国人一样。 [全文完]

第一夜,医生为肖戈连续用药十次,中间一度出现休克和散瞳的现象。

但是,肖戈还是挺了下来 – 他在出发前所服药物虽然不对路,但依然有效地保护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对肖戈来说,这实在是意外的幸运。

回到北京,开始给肖戈报了个三等功,后来有一次傅局长来北京,一来就找肖戈,听说才给了一个三等功,大声叫屈,说老肖活着回来才给三等功?我给你材料,你重新报!这位局长两眼通红地过来,用力握了一下肖戈的手,说:“北京的警察靠得住啊。我是又敬佩你,又恨你。敬佩你的胆量,恨你是因为你干掉了我们的缉毒英雄。” 肖戈卧底12小时,卧掉了他两个大队长,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弟兄,能不眼睛红吗? 肖戈说我和他狠狠地一握手,眼睛也红了 – “用了那么多麻骨,我当时精神脆弱。”他说。 无论这是不是托词,肖戈当时的状况的确很令人担忧。他表现得十分兴奋,健谈,竟然接连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顾医生反对,他蛮横地要和战友“喝一杯庆功酒”,刚喝一口,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吐得全是清水也止不住。 第一夜,医生为肖戈连续用药十次,中间一度出现休克和散瞳的现象。 但是,肖戈还是挺了下来 – 他在出发前所服药物虽然不对路,但依然有效地保护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对肖戈来说,这实在是意外的幸运。 回到北京,开始给肖戈报了个三等功,后来有一次傅局长来北京,一来就找肖戈,听说才给了一个三等功,大声叫屈,说老肖活着回来才给三等功?我给你材料,你重新报! 这样就按照四大亮点把整个过程报了(比萨这个要详细,还有一些不便公开披露的情节),结果上头二话没说,就给了一等功。 以后。。。 以后,就是漫长的戒毒过程 – 新型毒品来势凶猛,尽管只是吸了一次,肖戈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革除毒瘾。 肖戈说,回到北京的日子,一到下午两三点钟,身上就仿佛蚂蚁乱爬,全身疼痛,膝盖以下都是凉的。。。但这样的物理毒瘾好对付,用药以后不到一个月就戒除 了。而心理毒瘾却让人难以忍受。肖戈用了整整十个月的冷水疗法,甚至关键时刻还要喊同事把自己绑起来,但他终于坚持住了,得以重新回到岗位上。 “张学良戒毒说得挺神,我比他受的罪还大,他吸的是吗啡,能跟我这麻骨比吗?”肖戈苦笑。 这起案子,肖戈被“解放”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审判早就结束了。 几次谈案子,却发现肖戈有的时候形象会有些不同。两次约他在上午,见面后只见他两眼满布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只是,一开始谈案子,肖戈马上精神抖擞,面色也明朗起来。 最后一次谈着,旁边陪我去的老尹不时看表。等肖戈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尹伸出手去和他一握,问道:“你爸

这样就按照四大亮点把整个过程报了(比萨这个要详细,还有一些不便公开披露的情节),结果上头二话没说,就给了一等功。
好点儿吗?” 肖戈苦笑,摇摇头,说这次手术后刀口长得不太好,这不,他指指手里提的一个搪瓷盆 – 炖好的鸡汤,我一夜逮着机会就给喂一口,可吃来吃去,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剩下的都让我吃了。 那个搪瓷盆很让我眼熟。 老尹说告诉老爷子保重啊。 肖戈说一定带到。 忽然想到,原来,几个月前父亲最后的日子,我也曾陪床,也有一个这样的带盖瓷盆,有时给老爷子带几口汤吃。 看着肖戈走向门外,老尹轻轻地对我说 – 老肖的爸爸一直住院,已经几次手术了。他退,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这一次手术似乎效果不太好,小哥每天得去陪床。。。 忽然觉得肖戈略微佝偻着身子走向大街的样子让我心中一热。 这不是那种优秀侦查员的霸气。 这是如今最普通的北京男人的样子 – 他们有时候背不会挺得那么直,因为他们扛着一个家。 英雄是什么? 也就是一瞬间的闪光而已。 闪光过后,英雄一样要过日子,英雄的父亲母亲一样会生病。 他也要照顾家人。 哪怕他枪法如神也没用。 他也要陪床。 哪怕他一身好武艺也没用。 他也要给父亲炖鸡汤。 哪怕他精明过人,胆量盖世也一样。 在他那个家里,当儿子,当丈夫,当父亲,其实,谁也替不了他。 他的生活,其实一如我们每个走在街头的普通中国人一样。 [全文完]
以后。。。

以后,就是漫长的戒毒过程 – 新型毒品来势凶猛,尽管只是吸了一次,肖戈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革除毒瘾。

肖戈说,回到北京的日子,一到下午两三点钟,身上就仿佛蚂蚁乱爬,全身疼痛,膝盖以下都是凉的。。。但这样的物理毒瘾好对付,用药以后不到一个月就戒除 了。而心理毒瘾却让人难以忍受。肖戈用了整整十个月的冷水疗法,甚至关键时刻还要喊同事把自己绑起来,但他终于坚持住了,得以重新回到岗位上。

“张学良戒毒说得挺神,我比他受的罪还大,他吸的是吗啡,能跟我这麻骨比吗?”肖戈苦笑。

这起案子,肖戈被“解放”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审判早就结束了。好点儿吗?” 肖戈苦笑,摇摇头,说这次手术后刀口长得不太好,这不,他指指手里提的一个搪瓷盆 – 炖好的鸡汤,我一夜逮着机会就给喂一口,可吃来吃去,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剩下的都让我吃了。 那个搪瓷盆很让我眼熟。 老尹说告诉老爷子保重啊。 肖戈说一定带到。 忽然想到,原来,几个月前父亲最后的日子,我也曾陪床,也有一个这样的带盖瓷盆,有时给老爷子带几口汤吃。 看着肖戈走向门外,老尹轻轻地对我说 – 老肖的爸爸一直住院,已经几次手术了。他退,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这一次手术似乎效果不太好,小哥每天得去陪床。。。 忽然觉得肖戈略微佝偻着身子走向大街的样子让我心中一热。 这不是那种优秀侦查员的霸气。 这是如今最普通的北京男人的样子 – 他们有时候背不会挺得那么直,因为他们扛着一个家。 英雄是什么? 也就是一瞬间的闪光而已。 闪光过后,英雄一样要过日子,英雄的父亲母亲一样会生病。 他也要照顾家人。 哪怕他枪法如神也没用。 他也要陪床。 哪怕他一身好武艺也没用。 他也要给父亲炖鸡汤。 哪怕他精明过人,胆量盖世也一样。 在他那个家里,当儿子,当丈夫,当父亲,其实,谁也替不了他。 他的生活,其实一如我们每个走在街头的普通中国人一样。 [全文完]

几次谈案子,却发现肖戈有的时候形象会有些不同。两次约他在上午,见面后只见他两眼满布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只是,一开始谈案子,肖戈马上精神抖擞,面色也明朗起来。

最后一次谈着,旁边陪我去的老尹不时看表。等肖戈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尹伸出手去和他一握,问道:“你爸好点儿吗?”

肖戈苦笑,摇摇头,说这次手术后刀口长得不太好,这不,他指指手里提的一个搪瓷盆 – 炖好的鸡汤,我一夜逮着机会就给喂一口,可吃来吃去,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剩下的都让我吃了。

那个搪瓷盆很让我眼熟。

老尹说告诉老爷子保重啊。

肖戈说一定带到。

忽然想到,原来,几个月前父亲最后的日子,我也曾陪床,也有一个这样的带盖瓷盆,有时给老爷子带几口汤吃。

看着肖戈走向门外,老尹轻轻地对我说 – 老肖的爸爸一直住院,已经几次手术了。他退,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这一次手术似乎效果不太好,小哥每天得去陪床。。。

忽然觉得肖戈略微佝偻着身子走向大街的样子让我心中一热。

这不是那种优秀侦查员的霸气。

这是如今最普通的北京男人的样子 – 他们有时候背不会挺得那么直,因为他们扛着一个家。

英雄是什么?这位局长两眼通红地过来,用力握了一下肖戈的手,说:“北京的警察靠得住啊。我是又敬佩你,又恨你。敬佩你的胆量,恨你是因为你干掉了我们的缉毒英雄。” 肖戈卧底12小时,卧掉了他两个大队长,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弟兄,能不眼睛红吗? 肖戈说我和他狠狠地一握手,眼睛也红了 – “用了那么多麻骨,我当时精神脆弱。”他说。 无论这是不是托词,肖戈当时的状况的确很令人担忧。他表现得十分兴奋,健谈,竟然接连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顾医生反对,他蛮横地要和战友“喝一杯庆功酒”,刚喝一口,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吐得全是清水也止不住。 第一夜,医生为肖戈连续用药十次,中间一度出现休克和散瞳的现象。 但是,肖戈还是挺了下来 – 他在出发前所服药物虽然不对路,但依然有效地保护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对肖戈来说,这实在是意外的幸运。 回到北京,开始给肖戈报了个三等功,后来有一次傅局长来北京,一来就找肖戈,听说才给了一个三等功,大声叫屈,说老肖活着回来才给三等功?我给你材料,你重新报! 这样就按照四大亮点把整个过程报了(比萨这个要详细,还有一些不便公开披露的情节),结果上头二话没说,就给了一等功。 以后。。。 以后,就是漫长的戒毒过程 – 新型毒品来势凶猛,尽管只是吸了一次,肖戈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革除毒瘾。 肖戈说,回到北京的日子,一到下午两三点钟,身上就仿佛蚂蚁乱爬,全身疼痛,膝盖以下都是凉的。。。但这样的物理毒瘾好对付,用药以后不到一个月就戒除 了。而心理毒瘾却让人难以忍受。肖戈用了整整十个月的冷水疗法,甚至关键时刻还要喊同事把自己绑起来,但他终于坚持住了,得以重新回到岗位上。 “张学良戒毒说得挺神,我比他受的罪还大,他吸的是吗啡,能跟我这麻骨比吗?”肖戈苦笑。 这起案子,肖戈被“解放”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审判早就结束了。 几次谈案子,却发现肖戈有的时候形象会有些不同。两次约他在上午,见面后只见他两眼满布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只是,一开始谈案子,肖戈马上精神抖擞,面色也明朗起来。 最后一次谈着,旁边陪我去的老尹不时看表。等肖戈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尹伸出手去和他一握,问道:“你爸

也就是一瞬间的闪光而已。

闪光过后,英雄一样要过日子,英雄的父亲母亲一样会生病。

他也要照顾家人。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二.攻守 抓捕夏某的过程异常顺利,双方一枪未发。 其实,以对方的战斗力,“摘星”本来估计是要血战一场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肖戈在交易现场时,尽管出现了他大闹卫生间的一幕,董局却迟迟不出手。已经 通过手机录音取证,在肖戈没有确定的生命危险之前,“摘星”指挥部力争在他离开现场后再开始行动。毕竟,交易现场在三楼,埋伏在楼下的警方人员要突到三 楼,谁知道中间会遇到怎样的障碍?在以前的缉毒行动中,曾有多次贩毒集团动用重武器与警方交火的战例。平远街扫毒,大毒贩马明依托钢筋混凝土的住宅顽抗, 将其击毙后,缴获的武器竟然包括53式轻机枪,40火箭筒,以及反坦克地雷。 但是,这一次警方开始行动后,看到四面楚歌,夏某干净利落地缴枪投降。 董局和云南缉毒的情报处长都在一线,走进交易现场,夏某从摆满毒品的桌子后面站起来,居然还很清醒地叹了口气,说:“得了,局长,我栽了 – 你们让北京人把我摆了。” 现场缴获已经顶上火的手枪两支,毒品1,700克。 肖戈说,我要两公斤,他打我埋伏。你看,我已经取得他绝对信任了,而且明摆着是以后还要做生意的,他居然还要短我的货,所以说,这帮贩毒的根本就没什么江湖道义可言。 夏很清楚自己的罪有多大,无论在昆明压半城也好,在境外敢埋人也好,如今手镯子一戴,那一切都是黄花泡影。所以,他被捕后立即请求立功,声称可以交出自己的上线。 上线交出,同样是令人震惊的,竟然又是他的前任大队长。 这位前任大队长隐藏更深,退役多年,行走上层,俨然已经是一个富贵商人。 但是,侦查员捕他的时候,对方还是很有力地反抗了一下,不愧是老缉毒警的底子。等看明白不是黑吃黑是警方人员,他马上停止了抵抗,也是叹口气,很顺从地戴了手铐。 干过这一行,最清楚落到这个份儿上无论怎么折腾都没用了。 这位元老级的大队长告诉侦查员自己车里有枪,乖乖地交出了两支卡宾枪,甚至还有手雷。审问的时候他很坦率地承认,那是预防有人黑吃黑的。“我怎么也不能向小兄弟们开枪吧。”在回答当时是否有意袭警时,他说。 当天晚上,领导们络绎不绝地来看肖戈。肖戈的情况很不正常,所以大多数人见过也就算了,只有一位局长让他印象深刻。

哪怕他枪法如神也没用。
京城十案之毒斗天南十二.攻守 抓捕夏某的过程异常顺利,双方一枪未发。 其实,以对方的战斗力,“摘星”本来估计是要血战一场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肖戈在交易现场时,尽管出现了他大闹卫生间的一幕,董局却迟迟不出手。已经 通过手机录音取证,在肖戈没有确定的生命危险之前,“摘星”指挥部力争在他离开现场后再开始行动。毕竟,交易现场在三楼,埋伏在楼下的警方人员要突到三 楼,谁知道中间会遇到怎样的障碍?在以前的缉毒行动中,曾有多次贩毒集团动用重武器与警方交火的战例。平远街扫毒,大毒贩马明依托钢筋混凝土的住宅顽抗, 将其击毙后,缴获的武器竟然包括53式轻机枪,40火箭筒,以及反坦克地雷。 但是,这一次警方开始行动后,看到四面楚歌,夏某干净利落地缴枪投降。 董局和云南缉毒的情报处长都在一线,走进交易现场,夏某从摆满毒品的桌子后面站起来,居然还很清醒地叹了口气,说:“得了,局长,我栽了 – 你们让北京人把我摆了。” 现场缴获已经顶上火的手枪两支,毒品1,700克。 肖戈说,我要两公斤,他打我埋伏。你看,我已经取得他绝对信任了,而且明摆着是以后还要做生意的,他居然还要短我的货,所以说,这帮贩毒的根本就没什么江湖道义可言。 夏很清楚自己的罪有多大,无论在昆明压半城也好,在境外敢埋人也好,如今手镯子一戴,那一切都是黄花泡影。所以,他被捕后立即请求立功,声称可以交出自己的上线。 上线交出,同样是令人震惊的,竟然又是他的前任大队长。 这位前任大队长隐藏更深,退役多年,行走上层,俨然已经是一个富贵商人。 但是,侦查员捕他的时候,对方还是很有力地反抗了一下,不愧是老缉毒警的底子。等看明白不是黑吃黑是警方人员,他马上停止了抵抗,也是叹口气,很顺从地戴了手铐。 干过这一行,最清楚落到这个份儿上无论怎么折腾都没用了。 这位元老级的大队长告诉侦查员自己车里有枪,乖乖地交出了两支卡宾枪,甚至还有手雷。审问的时候他很坦率地承认,那是预防有人黑吃黑的。“我怎么也不能向小兄弟们开枪吧。”在回答当时是否有意袭警时,他说。 当天晚上,领导们络绎不绝地来看肖戈。肖戈的情况很不正常,所以大多数人见过也就算了,只有一位局长让他印象深刻。
他也要陪床。

哪怕他一身好武艺也没用。这位局长两眼通红地过来,用力握了一下肖戈的手,说:“北京的警察靠得住啊。我是又敬佩你,又恨你。敬佩你的胆量,恨你是因为你干掉了我们的缉毒英雄。” 肖戈卧底12小时,卧掉了他两个大队长,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弟兄,能不眼睛红吗? 肖戈说我和他狠狠地一握手,眼睛也红了 – “用了那么多麻骨,我当时精神脆弱。”他说。 无论这是不是托词,肖戈当时的状况的确很令人担忧。他表现得十分兴奋,健谈,竟然接连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顾医生反对,他蛮横地要和战友“喝一杯庆功酒”,刚喝一口,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吐得全是清水也止不住。 第一夜,医生为肖戈连续用药十次,中间一度出现休克和散瞳的现象。 但是,肖戈还是挺了下来 – 他在出发前所服药物虽然不对路,但依然有效地保护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对肖戈来说,这实在是意外的幸运。 回到北京,开始给肖戈报了个三等功,后来有一次傅局长来北京,一来就找肖戈,听说才给了一个三等功,大声叫屈,说老肖活着回来才给三等功?我给你材料,你重新报! 这样就按照四大亮点把整个过程报了(比萨这个要详细,还有一些不便公开披露的情节),结果上头二话没说,就给了一等功。 以后。。。 以后,就是漫长的戒毒过程 – 新型毒品来势凶猛,尽管只是吸了一次,肖戈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革除毒瘾。 肖戈说,回到北京的日子,一到下午两三点钟,身上就仿佛蚂蚁乱爬,全身疼痛,膝盖以下都是凉的。。。但这样的物理毒瘾好对付,用药以后不到一个月就戒除 了。而心理毒瘾却让人难以忍受。肖戈用了整整十个月的冷水疗法,甚至关键时刻还要喊同事把自己绑起来,但他终于坚持住了,得以重新回到岗位上。 “张学良戒毒说得挺神,我比他受的罪还大,他吸的是吗啡,能跟我这麻骨比吗?”肖戈苦笑。 这起案子,肖戈被“解放”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审判早就结束了。 几次谈案子,却发现肖戈有的时候形象会有些不同。两次约他在上午,见面后只见他两眼满布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只是,一开始谈案子,肖戈马上精神抖擞,面色也明朗起来。 最后一次谈着,旁边陪我去的老尹不时看表。等肖戈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尹伸出手去和他一握,问道:“你爸

他也要给父亲炖鸡汤。
这位局长两眼通红地过来,用力握了一下肖戈的手,说:“北京的警察靠得住啊。我是又敬佩你,又恨你。敬佩你的胆量,恨你是因为你干掉了我们的缉毒英雄。” 肖戈卧底12小时,卧掉了他两个大队长,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弟兄,能不眼睛红吗? 肖戈说我和他狠狠地一握手,眼睛也红了 – “用了那么多麻骨,我当时精神脆弱。”他说。 无论这是不是托词,肖戈当时的状况的确很令人担忧。他表现得十分兴奋,健谈,竟然接连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顾医生反对,他蛮横地要和战友“喝一杯庆功酒”,刚喝一口,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吐得全是清水也止不住。 第一夜,医生为肖戈连续用药十次,中间一度出现休克和散瞳的现象。 但是,肖戈还是挺了下来 – 他在出发前所服药物虽然不对路,但依然有效地保护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对肖戈来说,这实在是意外的幸运。 回到北京,开始给肖戈报了个三等功,后来有一次傅局长来北京,一来就找肖戈,听说才给了一个三等功,大声叫屈,说老肖活着回来才给三等功?我给你材料,你重新报! 这样就按照四大亮点把整个过程报了(比萨这个要详细,还有一些不便公开披露的情节),结果上头二话没说,就给了一等功。 以后。。。 以后,就是漫长的戒毒过程 – 新型毒品来势凶猛,尽管只是吸了一次,肖戈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革除毒瘾。 肖戈说,回到北京的日子,一到下午两三点钟,身上就仿佛蚂蚁乱爬,全身疼痛,膝盖以下都是凉的。。。但这样的物理毒瘾好对付,用药以后不到一个月就戒除 了。而心理毒瘾却让人难以忍受。肖戈用了整整十个月的冷水疗法,甚至关键时刻还要喊同事把自己绑起来,但他终于坚持住了,得以重新回到岗位上。 “张学良戒毒说得挺神,我比他受的罪还大,他吸的是吗啡,能跟我这麻骨比吗?”肖戈苦笑。 这起案子,肖戈被“解放”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审判早就结束了。 几次谈案子,却发现肖戈有的时候形象会有些不同。两次约他在上午,见面后只见他两眼满布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只是,一开始谈案子,肖戈马上精神抖擞,面色也明朗起来。 最后一次谈着,旁边陪我去的老尹不时看表。等肖戈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尹伸出手去和他一握,问道:“你爸
哪怕他精明过人,胆量盖世也一样。

在他那个家里,当儿子,当丈夫,当父亲,其实,谁也替不了他。这位局长两眼通红地过来,用力握了一下肖戈的手,说:“北京的警察靠得住啊。我是又敬佩你,又恨你。敬佩你的胆量,恨你是因为你干掉了我们的缉毒英雄。” 肖戈卧底12小时,卧掉了他两个大队长,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弟兄,能不眼睛红吗? 肖戈说我和他狠狠地一握手,眼睛也红了 – “用了那么多麻骨,我当时精神脆弱。”他说。 无论这是不是托词,肖戈当时的状况的确很令人担忧。他表现得十分兴奋,健谈,竟然接连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顾医生反对,他蛮横地要和战友“喝一杯庆功酒”,刚喝一口,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吐得全是清水也止不住。 第一夜,医生为肖戈连续用药十次,中间一度出现休克和散瞳的现象。 但是,肖戈还是挺了下来 – 他在出发前所服药物虽然不对路,但依然有效地保护了他的神经系统和大脑,对肖戈来说,这实在是意外的幸运。 回到北京,开始给肖戈报了个三等功,后来有一次傅局长来北京,一来就找肖戈,听说才给了一个三等功,大声叫屈,说老肖活着回来才给三等功?我给你材料,你重新报! 这样就按照四大亮点把整个过程报了(比萨这个要详细,还有一些不便公开披露的情节),结果上头二话没说,就给了一等功。 以后。。。 以后,就是漫长的戒毒过程 – 新型毒品来势凶猛,尽管只是吸了一次,肖戈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革除毒瘾。 肖戈说,回到北京的日子,一到下午两三点钟,身上就仿佛蚂蚁乱爬,全身疼痛,膝盖以下都是凉的。。。但这样的物理毒瘾好对付,用药以后不到一个月就戒除 了。而心理毒瘾却让人难以忍受。肖戈用了整整十个月的冷水疗法,甚至关键时刻还要喊同事把自己绑起来,但他终于坚持住了,得以重新回到岗位上。 “张学良戒毒说得挺神,我比他受的罪还大,他吸的是吗啡,能跟我这麻骨比吗?”肖戈苦笑。 这起案子,肖戈被“解放”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审判早就结束了。 几次谈案子,却发现肖戈有的时候形象会有些不同。两次约他在上午,见面后只见他两眼满布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只是,一开始谈案子,肖戈马上精神抖擞,面色也明朗起来。 最后一次谈着,旁边陪我去的老尹不时看表。等肖戈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尹伸出手去和他一握,问道:“你爸

他的生活,其实一如我们每个走在街头的普通中国人一样。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