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刑警队长有个不靠谱的丈母娘 一  

2010-11-11 00:45: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我去采访冯队的时候,是在他家里,而且看来到得不大是时候。

一个戴着一对儿英文字母状耳环的老太太正絮絮叨叨地跟冯队叨唠,说:“你们俩啊,也没个百八十万的积蓄,我这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吗?”

“妈,知道您为我们着想,可是我哪有功夫炒阿,股票这东西可得天天盯着,我还办案子不办了?”冯队很殷勤地大声说,一边示意我坐下,顺手比划了一下侧耳倾听的样子,意思是老太太耳朵不好,听不清。验,凶器是一支警用[**]式手枪,比对档案,这支枪是X警官的佩枪,此人有犯罪时间。只是,案发那一天, 他的佩枪偏偏不在身上 – 他把枪忘在了办公室,半夜想起来还特意打电话给值班的同事,请人帮忙把枪收好,第二天才取回。 冯队接手调查后,仔细检验了那支枪,他确信子弹是从这支枪里射出去的,而且,弹夹中的子弹,确实少了一发,问X警官。X警官茫然不知。 但是,那一天保管枪支的人员,一直在局里值班,没有犯罪时间。 有人问冯队 – 会不会是保管枪支的人员把枪借给了凶手,而后造成血案。 冯队命令提取枪身上的指纹,但一无所获,他问X警官取回后是不是擦过这支枪。X警官答是的,自己习惯每天擦枪。 “那,这案子就是你干的。”冯队悠悠地说。 [待续]

“哎呀,你不能炒,不能让淑娟炒么?她又不忙。”老太太皱着眉头,一脑门子官司的样子。
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
“就您那闺女?我那媳妇?数到十一就得脱袜子看脚趾头的主儿,她炒股?那还不得赔死啊?”

“可也是阿。”老太太抱着手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双手一拍,道:“把你们的存折给我啊,我帮你们炒,我天天闲得没事儿,正好帮你们赚钱阿!”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

“您?得,打住阿,妈您还是给我们俩留俩钱儿当棺材本儿吧。”冯队看着老太太,双手乱摇。
验,凶器是一支警用[**]式手枪,比对档案,这支枪是X警官的佩枪,此人有犯罪时间。只是,案发那一天, 他的佩枪偏偏不在身上 – 他把枪忘在了办公室,半夜想起来还特意打电话给值班的同事,请人帮忙把枪收好,第二天才取回。 冯队接手调查后,仔细检验了那支枪,他确信子弹是从这支枪里射出去的,而且,弹夹中的子弹,确实少了一发,问X警官。X警官茫然不知。 但是,那一天保管枪支的人员,一直在局里值班,没有犯罪时间。 有人问冯队 – 会不会是保管枪支的人员把枪借给了凶手,而后造成血案。 冯队命令提取枪身上的指纹,但一无所获,他问X警官取回后是不是擦过这支枪。X警官答是的,自己习惯每天擦枪。 “那,这案子就是你干的。”冯队悠悠地说。 [待续]
“怎么,妈你还信不过么?”老太太一甩满脑袋花白夹杂着茶色的卷花头,看这意思是要发作。

“哪儿啊,哪儿啊,您,我当然信得过。”冯队笑嘻嘻的,轻声接着道,“六十万啊,六十万。”我去采访冯队的时候,是在他家里,而且看来到得不大是时候。 一个戴着一对儿英文字母状耳环的老太太正絮絮叨叨地跟冯队叨唠,说:“你们俩啊,也没个百八十万的积蓄,我这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吗?” “妈,知道您为我们着想,可是我哪有功夫炒阿,股票这东西可得天天盯着,我还办案子不办了?”冯队很殷勤地大声说,一边示意我坐下,顺手比划了一下侧耳倾听的样子,意思是老太太耳朵不好,听不清。 “哎呀,你不能炒,不能让淑娟炒么?她又不忙。”老太太皱着眉头,一脑门子官司的样子。 “就您那闺女?我那媳妇?数到十一就得脱袜子看脚趾头的主儿,她炒股?那还不得赔死啊?” “可也是阿。”老太太抱着手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双手一拍,道:“把你们的存折给我啊,我帮你们炒,我天天闲得没事儿,正好帮你们赚钱阿!” “您?得,打住阿,妈您还是给我们俩留俩钱儿当棺材本儿吧。”冯队看着老太太,双手乱摇。 “怎么,妈你还信不过么?”老太太一甩满脑袋花白夹杂着茶色的卷花头,看这意思是要发作。 “哪儿啊,哪儿啊,您,我当然信得过。”冯队笑嘻嘻的,轻声接着道,“六十万啊,六十万。” 听到这句话,老太太好像忽然熄了火,脸上竟带出了些红色,一转头,才发现萨的存在,连忙说:“哎呀呀,你有客人啊,怎么早不跟我说呢?我先走了啊,隔壁你刘姨约我去打牌……” “哎,您可不带

听到这句话,老太太好像忽然熄了火,脸上竟带出了些红色,一转头,才发现萨的存在,连忙说:“哎呀呀,你有客人啊,怎么早不跟我说呢?我先走了啊,隔壁你刘姨约我去打牌……”
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
“哎,您可不带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我去采访冯队的时候,是在他家里,而且看来到得不大是时候。 一个戴着一对儿英文字母状耳环的老太太正絮絮叨叨地跟冯队叨唠,说:“你们俩啊,也没个百八十万的积蓄,我这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吗?” “妈,知道您为我们着想,可是我哪有功夫炒阿,股票这东西可得天天盯着,我还办案子不办了?”冯队很殷勤地大声说,一边示意我坐下,顺手比划了一下侧耳倾听的样子,意思是老太太耳朵不好,听不清。 “哎呀,你不能炒,不能让淑娟炒么?她又不忙。”老太太皱着眉头,一脑门子官司的样子。 “就您那闺女?我那媳妇?数到十一就得脱袜子看脚趾头的主儿,她炒股?那还不得赔死啊?” “可也是阿。”老太太抱着手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双手一拍,道:“把你们的存折给我啊,我帮你们炒,我天天闲得没事儿,正好帮你们赚钱阿!” “您?得,打住阿,妈您还是给我们俩留俩钱儿当棺材本儿吧。”冯队看着老太太,双手乱摇。 “怎么,妈你还信不过么?”老太太一甩满脑袋花白夹杂着茶色的卷花头,看这意思是要发作。 “哪儿啊,哪儿啊,您,我当然信得过。”冯队笑嘻嘻的,轻声接着道,“六十万啊,六十万。” 听到这句话,老太太好像忽然熄了火,脸上竟带出了些红色,一转头,才发现萨的存在,连忙说:“哎呀呀,你有客人啊,怎么早不跟我说呢?我先走了啊,隔壁你刘姨约我去打牌……” “哎,您可不带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我去采访冯队的时候,是在他家里,而且看来到得不大是时候。 一个戴着一对儿英文字母状耳环的老太太正絮絮叨叨地跟冯队叨唠,说:“你们俩啊,也没个百八十万的积蓄,我这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吗?” “妈,知道您为我们着想,可是我哪有功夫炒阿,股票这东西可得天天盯着,我还办案子不办了?”冯队很殷勤地大声说,一边示意我坐下,顺手比划了一下侧耳倾听的样子,意思是老太太耳朵不好,听不清。 “哎呀,你不能炒,不能让淑娟炒么?她又不忙。”老太太皱着眉头,一脑门子官司的样子。 “就您那闺女?我那媳妇?数到十一就得脱袜子看脚趾头的主儿,她炒股?那还不得赔死啊?” “可也是阿。”老太太抱着手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双手一拍,道:“把你们的存折给我啊,我帮你们炒,我天天闲得没事儿,正好帮你们赚钱阿!” “您?得,打住阿,妈您还是给我们俩留俩钱儿当棺材本儿吧。”冯队看着老太太,双手乱摇。 “怎么,妈你还信不过么?”老太太一甩满脑袋花白夹杂着茶色的卷花头,看这意思是要发作。 “哪儿啊,哪儿啊,您,我当然信得过。”冯队笑嘻嘻的,轻声接着道,“六十万啊,六十万。” 听到这句话,老太太好像忽然熄了火,脸上竟带出了些红色,一转头,才发现萨的存在,连忙说:“哎呀呀,你有客人啊,怎么早不跟我说呢?我先走了啊,隔壁你刘姨约我去打牌……” “哎,您可不带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验,凶器是一支警用[**]式手枪,比对档案,这支枪是X警官的佩枪,此人有犯罪时间。只是,案发那一天, 他的佩枪偏偏不在身上 – 他把枪忘在了办公室,半夜想起来还特意打电话给值班的同事,请人帮忙把枪收好,第二天才取回。 冯队接手调查后,仔细检验了那支枪,他确信子弹是从这支枪里射出去的,而且,弹夹中的子弹,确实少了一发,问X警官。X警官茫然不知。 但是,那一天保管枪支的人员,一直在局里值班,没有犯罪时间。 有人问冯队 – 会不会是保管枪支的人员把枪借给了凶手,而后造成血案。 冯队命令提取枪身上的指纹,但一无所获,他问X警官取回后是不是擦过这支枪。X警官答是的,自己习惯每天擦枪。 “那,这案子就是你干的。”冯队悠悠地说。 [待续]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我去采访冯队的时候,是在他家里,而且看来到得不大是时候。 一个戴着一对儿英文字母状耳环的老太太正絮絮叨叨地跟冯队叨唠,说:“你们俩啊,也没个百八十万的积蓄,我这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吗?” “妈,知道您为我们着想,可是我哪有功夫炒阿,股票这东西可得天天盯着,我还办案子不办了?”冯队很殷勤地大声说,一边示意我坐下,顺手比划了一下侧耳倾听的样子,意思是老太太耳朵不好,听不清。 “哎呀,你不能炒,不能让淑娟炒么?她又不忙。”老太太皱着眉头,一脑门子官司的样子。 “就您那闺女?我那媳妇?数到十一就得脱袜子看脚趾头的主儿,她炒股?那还不得赔死啊?” “可也是阿。”老太太抱着手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双手一拍,道:“把你们的存折给我啊,我帮你们炒,我天天闲得没事儿,正好帮你们赚钱阿!” “您?得,打住阿,妈您还是给我们俩留俩钱儿当棺材本儿吧。”冯队看着老太太,双手乱摇。 “怎么,妈你还信不过么?”老太太一甩满脑袋花白夹杂着茶色的卷花头,看这意思是要发作。 “哪儿啊,哪儿啊,您,我当然信得过。”冯队笑嘻嘻的,轻声接着道,“六十万啊,六十万。” 听到这句话,老太太好像忽然熄了火,脸上竟带出了些红色,一转头,才发现萨的存在,连忙说:“哎呀呀,你有客人啊,怎么早不跟我说呢?我先走了啊,隔壁你刘姨约我去打牌……” “哎,您可不带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验,凶器是一支警用[**]式手枪,比对档案,这支枪是X警官的佩枪,此人有犯罪时间。只是,案发那一天, 他的佩枪偏偏不在身上 – 他把枪忘在了办公室,半夜想起来还特意打电话给值班的同事,请人帮忙把枪收好,第二天才取回。 冯队接手调查后,仔细检验了那支枪,他确信子弹是从这支枪里射出去的,而且,弹夹中的子弹,确实少了一发,问X警官。X警官茫然不知。 但是,那一天保管枪支的人员,一直在局里值班,没有犯罪时间。 有人问冯队 – 会不会是保管枪支的人员把枪借给了凶手,而后造成血案。 冯队命令提取枪身上的指纹,但一无所获,他问X警官取回后是不是擦过这支枪。X警官答是的,自己习惯每天擦枪。 “那,这案子就是你干的。”冯队悠悠地说。 [待续]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验,凶器是一支警用[**]式手枪,比对档案,这支枪是X警官的佩枪,此人有犯罪时间。只是,案发那一天, 他的佩枪偏偏不在身上 – 他把枪忘在了办公室,半夜想起来还特意打电话给值班的同事,请人帮忙把枪收好,第二天才取回。

冯队接手调查后,仔细检验了那支枪,他确信子弹是从这支枪里射出去的,而且,弹夹中的子弹,确实少了一发,问X警官。X警官茫然不知。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

但是,那一天保管枪支的人员,一直在局里值班,没有犯罪时间。

有人问冯队 – 会不会是保管枪支的人员把枪借给了凶手,而后造成血案。

冯队命令提取枪身上的指纹,但一无所获,他问X警官取回后是不是擦过这支枪。X警官答是的,自己习惯每天擦枪。验,凶器是一支警用[**]式手枪,比对档案,这支枪是X警官的佩枪,此人有犯罪时间。只是,案发那一天, 他的佩枪偏偏不在身上 – 他把枪忘在了办公室,半夜想起来还特意打电话给值班的同事,请人帮忙把枪收好,第二天才取回。 冯队接手调查后,仔细检验了那支枪,他确信子弹是从这支枪里射出去的,而且,弹夹中的子弹,确实少了一发,问X警官。X警官茫然不知。 但是,那一天保管枪支的人员,一直在局里值班,没有犯罪时间。 有人问冯队 – 会不会是保管枪支的人员把枪借给了凶手,而后造成血案。 冯队命令提取枪身上的指纹,但一无所获,他问X警官取回后是不是擦过这支枪。X警官答是的,自己习惯每天擦枪。 “那,这案子就是你干的。”冯队悠悠地说。 [待续]

“那,这案子就是你干的。”冯队悠悠地说。
玩钱的阿!”冯队站起来,追着说,老太太已经草上飞似的出去了,从老萨面前过,带起一阵香风。 “这谁啊?”我问。 “我丈母娘,人特不靠谱,这不,逼着我炒股赚钱呢。我哪儿有那个功夫啊。”冯队坐回椅子上,指着旁边一把转椅对老萨说,“坐。” 萨坐了,顺口道:“我看她挺厉害的,哎,您怎么一提‘六十万’老太太就哑火了。” “还不是老太太瞎搞,就她那六十万,差点儿弄出我们家三条人命来,连我都差点儿跳楼……”顺口答了一句,冯队忽然反应过来,“唉,你不是来采访的么,怎么还管我们家的家务事儿啊?” 萨张口还要问,看看冯队,没敢,赶紧换了一副面孔,诚挚地问:“冯队,咱能说说您抓那个持枪挟持亲闺女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一天的采访都很是别扭,看得出来,冯队对我老有一点儿防着的意思。 他这份防范之心,不能不承认是有些道理的。刚才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勾起了老萨的好奇心。六十万,肯定那六十万后头有故事……萨忍不住心中暗想。 说起来,耐不住这份好奇,是因为对冯队还比较了解,作为北京刑侦口出了名的刑警队长,不找别人麻烦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他怎么能给逼得要跳楼?! 冯队这个人,在办案上颇有一套,不但行动上有一套,更主要的是,脑子特别清楚。 举个例子吧。 有一回,冯队奉命调查京郊一起杀人案。 死者是被人约出,头部中弹,一枪毙命。经弹道检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