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刑警队长有个不靠谱的丈母娘 二  

2010-11-12 02:4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案子说来十分简单 – 你每天擦枪,难道是带着子弹擦的?怎么会过了好几天,弹夹里少一发子弹你不知道? 除非X警官缺心眼,可这位偏偏是个浑身是消息的伶俐人。 所以,冯队说,这案子就是你干的。 那么,案发的时候,枪在警局办公室,怎么能打死人呢? 这倒可以算个问题,不过解决起来也不复杂,推论只要三步就够了。 第一步,受害人死亡时间确定,致死武器确定,说明,那支枪在那个时间,不可能在警局。 第二步,当时警局也有X警官的一支枪,从第一步继续推论,结果是 – 这支枪肯定不是杀人的凶枪,而是另外一支枪。 第三步,X警官向局里打电话,说局里这支枪是他的佩枪,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息。 结论:X警官在撒谎,局里那支枪是他从别的地方借来的。 到他那个级别,社会关系里面借出一支同样型号的枪倒也不难。当然,能借枪给他的自然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信任他不会借了枪害自己的。 这种信任应该说还是蛮有道理。X警官借了枪还真不会害朋友,他就是把那枪在办公室放了一宿,能害谁呢? 当然,他请办公室的同事把枪收起来的时候,人家除了骂一声“老X整个一马虎鬼”,也不会闲得没事儿去查对枪号。 于是,他自己的佩枪,就可以拿去作案了。 采访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对冯队推崇备至,冯队自己倒不以为然,说就是一日常工作,而且,这个案子最大的漏洞并不在他擦了枪却不知道子弹少了一颗,关键还是作案者自己留下的 – 凶枪既杀了人,又不在现场,这种矛盾的事情,好的刑警一下就会引发怀疑。 这往往就是破案的突破口。 冯队象上课一样问我 – 你说,门没开,一个犯人,关在四面没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和关在四面都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哪个案子好破? 当然是有窗户的了,我这案子说来十分简单 – 你每天擦枪,难道是带着子弹擦的?怎么会过了好几天,弹夹里少一发子弹你不知道?

除非X警官缺心眼,可这位偏偏是个浑身是消息的伶俐人。

所以,冯队说,这案子就是你干的。? “老冯说,成,我让他还钱。行了吧?老太太说了,多咱还阿?老冯说,这。。。。。。我哪儿知道啊,得先找着那骗子不是?老太太 – 你一个刑警队长,还找不着一个骗子,你干什么吃的,国家给你们开工资……老冯,好,好,我保证把他找着,找不着,呃,找不着我跳还不行吗?哎,妈,你倒是 先下来啊,咱们好好商量不行吗?老太太,你让淑娟帮我一把,我……我让你这窗栏杆给卡住了……” 让这位老兄添油加醋的一说,冯队当时恐怕真是跳楼的心都有。 这到底是怎么档子事儿呢?我问。 原来,事情倒是不复杂,这不是那时候已经开始炒房了么?有个骗子把老太太蒙得五迷三倒的,跟谁也没商量,拿了全家的存款,还借了十几万,跟着骗子就去交钱拿钥匙,结果,自然是骗子跑了,老太太急得要上吊。 好在她女儿发现了,说妈你别急,老冯不是刑警队长么,他就是干这个的,咱找他去。 结果……就玩成这样了。 那,老冯有办法嘛? 他?这位一拨浪脑袋,我看他当时才是真要跳楼呢。要不是赵老太爷...... 嗯?萨忽然觉得有点儿耳熟 -- 你说谁?赵老太爷?!他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待续]

那么,案发的时候,枪在警局办公室,怎么能打死人呢?
说,起码咱知道他是从哪儿跑的吧。连窗户都没有还能跑,这犯人简直神了。 冯队乐了 – 正好反了。没窗户的房子,犯人还跑了,这有什么神秘的,肯定是从门儿跑的啊,门没开是不可能的,看守的人员有很大嫌疑;有窗户的呢?谁知道他是从门跑的从窗户跑的?那可就复杂了。我们不怕“神”的案子,越故弄玄虚,越破得快。 就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刑警队长,怎么会落到差点儿跳楼的地步呢? 悄悄的,找老冯的队友打听。 人一听就乐,说:“知道知道,全局的人都知道。那天,我正要去吃中午饭,就听见四楼队长办公室里有人喊 – “我不活了我!” 窗户一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探出脑袋来往外钻。接着,另一扇窗户又推开了,一个女的腾就站窗台上了 – “妈,您可千万别跳啊!您跳,我就跟着跳!” 公安局成了跳楼俱乐部,这可太新鲜了 – 一时全局两百多号人都出来看,那热闹,就差摆俩狙击手了。 我一看,嘿,认识……“ 萨打断了人家:“不用介绍了,一冯队长他丈母娘,一冯队长他老婆,对不对?” 那位一愣:“对,对,就是嫂子她肚里还我们一侄子呐!” “哦,哦,哦,”萨连连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冯队呢?” “冯队?那才叫精彩呢,隔着玻璃就喊上了 – 妈,淑娟,你们俩可别跳啊,我破,我破还不行吗?” “破?破什么破…”老萨疑惑。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的话阿?老冯刚一说破,那老太太就嚷起来了 – 破,破什么破,我不要你破案,我要你让他还我钱啊!不还,我就跳…… 那边嫂子喊 – 妈,老冯是队长,他说能破,肯定能破阿。别闹了,你这么跳跳的影响多不好!” 萨忍不住腹诽一句 – 要跳的又不是你娘一个
这倒可以算个问题,不过解决起来也不复杂,推论只要三步就够了。

第一步,受害人死亡时间确定,致死武器确定,说明,那支枪在那个时间,不可能在警局。

第二步,当时警局也有X警官的一支枪,从第一步继续推论,结果是 – 这支枪肯定不是杀人的凶枪,而是另外一支枪。

第三步,X警官向局里打电话,说局里这支枪是他的佩枪,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息。

结论:X警官在撒谎,局里那支枪是他从别的地方借来的。

到他那个级别,社会关系里面借出一支同样型号的枪倒也不难。当然,能借枪给他的自然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信任他不会借了枪害自己的。

这种信任应该说还是蛮有道理。X警官借了枪还真不会害朋友,他就是把那枪在办公室放了一宿,能害谁呢?

当然,他请办公室的同事把枪收起来的时候,人家除了骂一声“老X整个一马虎鬼”,也不会闲得没事儿去查对枪号。

于是,他自己的佩枪,就可以拿去作案了。
? “老冯说,成,我让他还钱。行了吧?老太太说了,多咱还阿?老冯说,这。。。。。。我哪儿知道啊,得先找着那骗子不是?老太太 – 你一个刑警队长,还找不着一个骗子,你干什么吃的,国家给你们开工资……老冯,好,好,我保证把他找着,找不着,呃,找不着我跳还不行吗?哎,妈,你倒是 先下来啊,咱们好好商量不行吗?老太太,你让淑娟帮我一把,我……我让你这窗栏杆给卡住了……” 让这位老兄添油加醋的一说,冯队当时恐怕真是跳楼的心都有。 这到底是怎么档子事儿呢?我问。 原来,事情倒是不复杂,这不是那时候已经开始炒房了么?有个骗子把老太太蒙得五迷三倒的,跟谁也没商量,拿了全家的存款,还借了十几万,跟着骗子就去交钱拿钥匙,结果,自然是骗子跑了,老太太急得要上吊。 好在她女儿发现了,说妈你别急,老冯不是刑警队长么,他就是干这个的,咱找他去。 结果……就玩成这样了。 那,老冯有办法嘛? 他?这位一拨浪脑袋,我看他当时才是真要跳楼呢。要不是赵老太爷...... 嗯?萨忽然觉得有点儿耳熟 -- 你说谁?赵老太爷?!他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待续]
采访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对冯队推崇备至,冯队自己倒不以为然,说就是一日常工作,而且,这个案子最大的漏洞并不在他擦了枪却不知道子弹少了一颗,关键还是作案者自己留下的 – 凶枪既杀了人,又不在现场,这种矛盾的事情,好的刑警一下就会引发怀疑。

这往往就是破案的突破口。说,起码咱知道他是从哪儿跑的吧。连窗户都没有还能跑,这犯人简直神了。 冯队乐了 – 正好反了。没窗户的房子,犯人还跑了,这有什么神秘的,肯定是从门儿跑的啊,门没开是不可能的,看守的人员有很大嫌疑;有窗户的呢?谁知道他是从门跑的从窗户跑的?那可就复杂了。我们不怕“神”的案子,越故弄玄虚,越破得快。 就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刑警队长,怎么会落到差点儿跳楼的地步呢? 悄悄的,找老冯的队友打听。 人一听就乐,说:“知道知道,全局的人都知道。那天,我正要去吃中午饭,就听见四楼队长办公室里有人喊 – “我不活了我!” 窗户一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探出脑袋来往外钻。接着,另一扇窗户又推开了,一个女的腾就站窗台上了 – “妈,您可千万别跳啊!您跳,我就跟着跳!” 公安局成了跳楼俱乐部,这可太新鲜了 – 一时全局两百多号人都出来看,那热闹,就差摆俩狙击手了。 我一看,嘿,认识……“ 萨打断了人家:“不用介绍了,一冯队长他丈母娘,一冯队长他老婆,对不对?” 那位一愣:“对,对,就是嫂子她肚里还我们一侄子呐!” “哦,哦,哦,”萨连连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冯队呢?” “冯队?那才叫精彩呢,隔着玻璃就喊上了 – 妈,淑娟,你们俩可别跳啊,我破,我破还不行吗?” “破?破什么破…”老萨疑惑。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的话阿?老冯刚一说破,那老太太就嚷起来了 – 破,破什么破,我不要你破案,我要你让他还我钱啊!不还,我就跳…… 那边嫂子喊 – 妈,老冯是队长,他说能破,肯定能破阿。别闹了,你这么跳跳的影响多不好!” 萨忍不住腹诽一句 – 要跳的又不是你娘一个

冯队象上课一样问我 – 你说,门没开,一个犯人,关在四面没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和关在四面都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哪个案子好破?

当然是有窗户的了,我说,起码咱知道他是从哪儿跑的吧。连窗户都没有还能跑,这犯人简直神了。

冯队乐了 – 正好反了。没窗户的房子,犯人还跑了,这有什么神秘的,肯定是从门儿跑的啊,门没开是不可能的,看守的人员有很大嫌疑;有窗户的呢?谁知道他是从门跑的从窗户跑的?那可就复杂了。我们不怕“神”的案子,越故弄玄虚,越破得快。说,起码咱知道他是从哪儿跑的吧。连窗户都没有还能跑,这犯人简直神了。 冯队乐了 – 正好反了。没窗户的房子,犯人还跑了,这有什么神秘的,肯定是从门儿跑的啊,门没开是不可能的,看守的人员有很大嫌疑;有窗户的呢?谁知道他是从门跑的从窗户跑的?那可就复杂了。我们不怕“神”的案子,越故弄玄虚,越破得快。 就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刑警队长,怎么会落到差点儿跳楼的地步呢? 悄悄的,找老冯的队友打听。 人一听就乐,说:“知道知道,全局的人都知道。那天,我正要去吃中午饭,就听见四楼队长办公室里有人喊 – “我不活了我!” 窗户一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探出脑袋来往外钻。接着,另一扇窗户又推开了,一个女的腾就站窗台上了 – “妈,您可千万别跳啊!您跳,我就跟着跳!” 公安局成了跳楼俱乐部,这可太新鲜了 – 一时全局两百多号人都出来看,那热闹,就差摆俩狙击手了。 我一看,嘿,认识……“ 萨打断了人家:“不用介绍了,一冯队长他丈母娘,一冯队长他老婆,对不对?” 那位一愣:“对,对,就是嫂子她肚里还我们一侄子呐!” “哦,哦,哦,”萨连连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冯队呢?” “冯队?那才叫精彩呢,隔着玻璃就喊上了 – 妈,淑娟,你们俩可别跳啊,我破,我破还不行吗?” “破?破什么破…”老萨疑惑。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的话阿?老冯刚一说破,那老太太就嚷起来了 – 破,破什么破,我不要你破案,我要你让他还我钱啊!不还,我就跳…… 那边嫂子喊 – 妈,老冯是队长,他说能破,肯定能破阿。别闹了,你这么跳跳的影响多不好!” 萨忍不住腹诽一句 – 要跳的又不是你娘一个

就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刑警队长,怎么会落到差点儿跳楼的地步呢?
这案子说来十分简单 – 你每天擦枪,难道是带着子弹擦的?怎么会过了好几天,弹夹里少一发子弹你不知道? 除非X警官缺心眼,可这位偏偏是个浑身是消息的伶俐人。 所以,冯队说,这案子就是你干的。 那么,案发的时候,枪在警局办公室,怎么能打死人呢? 这倒可以算个问题,不过解决起来也不复杂,推论只要三步就够了。 第一步,受害人死亡时间确定,致死武器确定,说明,那支枪在那个时间,不可能在警局。 第二步,当时警局也有X警官的一支枪,从第一步继续推论,结果是 – 这支枪肯定不是杀人的凶枪,而是另外一支枪。 第三步,X警官向局里打电话,说局里这支枪是他的佩枪,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息。 结论:X警官在撒谎,局里那支枪是他从别的地方借来的。 到他那个级别,社会关系里面借出一支同样型号的枪倒也不难。当然,能借枪给他的自然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信任他不会借了枪害自己的。 这种信任应该说还是蛮有道理。X警官借了枪还真不会害朋友,他就是把那枪在办公室放了一宿,能害谁呢? 当然,他请办公室的同事把枪收起来的时候,人家除了骂一声“老X整个一马虎鬼”,也不会闲得没事儿去查对枪号。 于是,他自己的佩枪,就可以拿去作案了。 采访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对冯队推崇备至,冯队自己倒不以为然,说就是一日常工作,而且,这个案子最大的漏洞并不在他擦了枪却不知道子弹少了一颗,关键还是作案者自己留下的 – 凶枪既杀了人,又不在现场,这种矛盾的事情,好的刑警一下就会引发怀疑。 这往往就是破案的突破口。 冯队象上课一样问我 – 你说,门没开,一个犯人,关在四面没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和关在四面都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哪个案子好破? 当然是有窗户的了,我
悄悄的,找老冯的队友打听。

人一听就乐,说:“知道知道,全局的人都知道。那天,我正要去吃中午饭,就听见四楼队长办公室里有人喊 – “我不活了我!”说,起码咱知道他是从哪儿跑的吧。连窗户都没有还能跑,这犯人简直神了。 冯队乐了 – 正好反了。没窗户的房子,犯人还跑了,这有什么神秘的,肯定是从门儿跑的啊,门没开是不可能的,看守的人员有很大嫌疑;有窗户的呢?谁知道他是从门跑的从窗户跑的?那可就复杂了。我们不怕“神”的案子,越故弄玄虚,越破得快。 就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刑警队长,怎么会落到差点儿跳楼的地步呢? 悄悄的,找老冯的队友打听。 人一听就乐,说:“知道知道,全局的人都知道。那天,我正要去吃中午饭,就听见四楼队长办公室里有人喊 – “我不活了我!” 窗户一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探出脑袋来往外钻。接着,另一扇窗户又推开了,一个女的腾就站窗台上了 – “妈,您可千万别跳啊!您跳,我就跟着跳!” 公安局成了跳楼俱乐部,这可太新鲜了 – 一时全局两百多号人都出来看,那热闹,就差摆俩狙击手了。 我一看,嘿,认识……“ 萨打断了人家:“不用介绍了,一冯队长他丈母娘,一冯队长他老婆,对不对?” 那位一愣:“对,对,就是嫂子她肚里还我们一侄子呐!” “哦,哦,哦,”萨连连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冯队呢?” “冯队?那才叫精彩呢,隔着玻璃就喊上了 – 妈,淑娟,你们俩可别跳啊,我破,我破还不行吗?” “破?破什么破…”老萨疑惑。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的话阿?老冯刚一说破,那老太太就嚷起来了 – 破,破什么破,我不要你破案,我要你让他还我钱啊!不还,我就跳…… 那边嫂子喊 – 妈,老冯是队长,他说能破,肯定能破阿。别闹了,你这么跳跳的影响多不好!” 萨忍不住腹诽一句 – 要跳的又不是你娘一个

窗户一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探出脑袋来往外钻。接着,另一扇窗户又推开了,一个女的腾就站窗台上了 – “妈,您可千万别跳啊!您跳,我就跟着跳!”
说,起码咱知道他是从哪儿跑的吧。连窗户都没有还能跑,这犯人简直神了。 冯队乐了 – 正好反了。没窗户的房子,犯人还跑了,这有什么神秘的,肯定是从门儿跑的啊,门没开是不可能的,看守的人员有很大嫌疑;有窗户的呢?谁知道他是从门跑的从窗户跑的?那可就复杂了。我们不怕“神”的案子,越故弄玄虚,越破得快。 就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刑警队长,怎么会落到差点儿跳楼的地步呢? 悄悄的,找老冯的队友打听。 人一听就乐,说:“知道知道,全局的人都知道。那天,我正要去吃中午饭,就听见四楼队长办公室里有人喊 – “我不活了我!” 窗户一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探出脑袋来往外钻。接着,另一扇窗户又推开了,一个女的腾就站窗台上了 – “妈,您可千万别跳啊!您跳,我就跟着跳!” 公安局成了跳楼俱乐部,这可太新鲜了 – 一时全局两百多号人都出来看,那热闹,就差摆俩狙击手了。 我一看,嘿,认识……“ 萨打断了人家:“不用介绍了,一冯队长他丈母娘,一冯队长他老婆,对不对?” 那位一愣:“对,对,就是嫂子她肚里还我们一侄子呐!” “哦,哦,哦,”萨连连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冯队呢?” “冯队?那才叫精彩呢,隔着玻璃就喊上了 – 妈,淑娟,你们俩可别跳啊,我破,我破还不行吗?” “破?破什么破…”老萨疑惑。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的话阿?老冯刚一说破,那老太太就嚷起来了 – 破,破什么破,我不要你破案,我要你让他还我钱啊!不还,我就跳…… 那边嫂子喊 – 妈,老冯是队长,他说能破,肯定能破阿。别闹了,你这么跳跳的影响多不好!” 萨忍不住腹诽一句 – 要跳的又不是你娘一个
公安局成了跳楼俱乐部,这可太新鲜了 – 一时全局两百多号人都出来看,那热闹,就差摆俩狙击手了。

我一看,嘿,认识……“

萨打断了人家:“不用介绍了,一冯队长他丈母娘,一冯队长他老婆,对不对?”

那位一愣:“对,对,就是嫂子她肚里还我们一侄子呐!”

“哦,哦,哦,”萨连连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冯队呢?”

“冯队?那才叫精彩呢,隔着玻璃就喊上了 – 妈,淑娟,你们俩可别跳啊,我破,我破还不行吗?”
这案子说来十分简单 – 你每天擦枪,难道是带着子弹擦的?怎么会过了好几天,弹夹里少一发子弹你不知道? 除非X警官缺心眼,可这位偏偏是个浑身是消息的伶俐人。 所以,冯队说,这案子就是你干的。 那么,案发的时候,枪在警局办公室,怎么能打死人呢? 这倒可以算个问题,不过解决起来也不复杂,推论只要三步就够了。 第一步,受害人死亡时间确定,致死武器确定,说明,那支枪在那个时间,不可能在警局。 第二步,当时警局也有X警官的一支枪,从第一步继续推论,结果是 – 这支枪肯定不是杀人的凶枪,而是另外一支枪。 第三步,X警官向局里打电话,说局里这支枪是他的佩枪,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息。 结论:X警官在撒谎,局里那支枪是他从别的地方借来的。 到他那个级别,社会关系里面借出一支同样型号的枪倒也不难。当然,能借枪给他的自然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信任他不会借了枪害自己的。 这种信任应该说还是蛮有道理。X警官借了枪还真不会害朋友,他就是把那枪在办公室放了一宿,能害谁呢? 当然,他请办公室的同事把枪收起来的时候,人家除了骂一声“老X整个一马虎鬼”,也不会闲得没事儿去查对枪号。 于是,他自己的佩枪,就可以拿去作案了。 采访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对冯队推崇备至,冯队自己倒不以为然,说就是一日常工作,而且,这个案子最大的漏洞并不在他擦了枪却不知道子弹少了一颗,关键还是作案者自己留下的 – 凶枪既杀了人,又不在现场,这种矛盾的事情,好的刑警一下就会引发怀疑。 这往往就是破案的突破口。 冯队象上课一样问我 – 你说,门没开,一个犯人,关在四面没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和关在四面都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哪个案子好破? 当然是有窗户的了,我
“破?破什么破…”老萨疑惑。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的话阿?老冯刚一说破,那老太太就嚷起来了 – 破,破什么破,我不要你破案,我要你让他还我钱啊!不还,我就跳…… 那边嫂子喊 – 妈,老冯是队长,他说能破,肯定能破阿。别闹了,你这么跳跳的影响多不好!”

萨忍不住腹诽一句 – 要跳的又不是你娘一个?
这案子说来十分简单 – 你每天擦枪,难道是带着子弹擦的?怎么会过了好几天,弹夹里少一发子弹你不知道? 除非X警官缺心眼,可这位偏偏是个浑身是消息的伶俐人。 所以,冯队说,这案子就是你干的。 那么,案发的时候,枪在警局办公室,怎么能打死人呢? 这倒可以算个问题,不过解决起来也不复杂,推论只要三步就够了。 第一步,受害人死亡时间确定,致死武器确定,说明,那支枪在那个时间,不可能在警局。 第二步,当时警局也有X警官的一支枪,从第一步继续推论,结果是 – 这支枪肯定不是杀人的凶枪,而是另外一支枪。 第三步,X警官向局里打电话,说局里这支枪是他的佩枪,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息。 结论:X警官在撒谎,局里那支枪是他从别的地方借来的。 到他那个级别,社会关系里面借出一支同样型号的枪倒也不难。当然,能借枪给他的自然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信任他不会借了枪害自己的。 这种信任应该说还是蛮有道理。X警官借了枪还真不会害朋友,他就是把那枪在办公室放了一宿,能害谁呢? 当然,他请办公室的同事把枪收起来的时候,人家除了骂一声“老X整个一马虎鬼”,也不会闲得没事儿去查对枪号。 于是,他自己的佩枪,就可以拿去作案了。 采访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对冯队推崇备至,冯队自己倒不以为然,说就是一日常工作,而且,这个案子最大的漏洞并不在他擦了枪却不知道子弹少了一颗,关键还是作案者自己留下的 – 凶枪既杀了人,又不在现场,这种矛盾的事情,好的刑警一下就会引发怀疑。 这往往就是破案的突破口。 冯队象上课一样问我 – 你说,门没开,一个犯人,关在四面没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和关在四面都有窗户的房子里跑了,哪个案子好破? 当然是有窗户的了,我
“老冯说,成,我让他还钱。行了吧?老太太说了,多咱还阿?老冯说,这。。。。。。我哪儿知道啊,得先找着那骗子不是?老太太 – 你一个刑警队长,还找不着一个骗子,你干什么吃的,国家给你们开工资……老冯,好,好,我保证把他找着,找不着,呃,找不着我跳还不行吗?哎,妈,你倒是 先下来啊,咱们好好商量不行吗?老太太,你让淑娟帮我一把,我……我让你这窗栏杆给卡住了……”

让这位老兄添油加醋的一说,冯队当时恐怕真是跳楼的心都有。

这到底是怎么档子事儿呢?我问。

原来,事情倒是不复杂,这不是那时候已经开始炒房了么?有个骗子把老太太蒙得五迷三倒的,跟谁也没商量,拿了全家的存款,还借了十几万,跟着骗子就去交钱拿钥匙,结果,自然是骗子跑了,老太太急得要上吊。

好在她女儿发现了,说妈你别急,老冯不是刑警队长么,他就是干这个的,咱找他去。

结果……就玩成这样了。

那,老冯有办法嘛?

他?这位一拨浪脑袋,我看他当时才是真要跳楼呢。要不是赵老太爷......

嗯?萨忽然觉得有点儿耳熟 -- 你说谁?赵老太爷?!他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