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故事是瞎编的...... [  

2010-11-12 16:4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事是瞎编的!一个日本人学中国话四个月就能听懂这样复杂的句子?怎么可能???这样的文章希望以后别再出现!!!

昨天,在翻译了日本老兵桑岛节郎《华北战记》的一部分,写成 我们能找到他吗?-- 日军记载中的无名战士之后,有一位网友在我的博客文章后给出了这样的评论。

对这样的评论,本来是无需多说的,作为作者,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 因为网络世界各种各样的评论都是司空见惯的。实际上,在一百多条评论中只有一条抱这样观点的,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那么,我又为何会把这条留言单独拿出来讲呢?

因为它很有特色,这种特色正是当代网络常见的,也是网上讨论往往不能平和进行的一大原因。我们来分析一下,可以提醒自己不要犯这样的错儿。仅专门学过四个月中文的桑岛能大致听懂八路军俘虏的那几句话,从逻辑上说并不奇怪。 也就是说,做出评论的朋友实际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来说这段史料是虚假的,评论的网友不了解情况,也没有考虑自己的逻辑可能存在很大的漏洞,得出结论太仓促了些。评论者轻易做出这样的结论,想当年的牺牲者泉下有灵,是不是会觉出自己不够厚道呢? 相反,有更多的证据表明,桑岛所说颇有依据。 例如,他在文中提到一个细节,称一名令他感受颇深的青年战俘“据说是八路军招远县南部地区大队长的外甥”。这一说法可能让人觉得困惑 -- 招远县县大队只有一个,何来“南部地区大队长”之说呢? 查阅史料才明白,原来他这样说,还真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 -- 今天的招远县,和日占时期的敌伪区划基本一致。但是,从八路军角度看却不一样,抗日政权将其分成了两个县,南部为招远县,北部为招北县,各有一个县政府和 一个县大队。在日军看来,自然八路军招北县大队就是“北部地区大队”,而招远县大队,就是“南部地区大队”了。桑岛对这个细节的描写,无意中反映了当时敌 我双方行政区划的不同。 正是这样的细节,使桑岛的叙述不像“瞎编的”。 而且作为一个和共产党八路军没有什么关系的老日本兵,写给日本人看的书,至今没有中文译本的书,让他美化中国的战士,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只能说这种评论,结论下得太过轻率。 网上这种结论下的轻率的文字比比皆是,而且往往为了表达自己的正确,用词必要十分激烈,与证据推论之可靠性恰成反比。 也许,我们的网友只是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措辞强烈一些。而更多的情况下,这是一种网络表达习惯。据我的了解,很多网站往往推动作者写出更加激烈,有 火药味的文章来,因为这样的文章可以获得更高的点击率。这

根据这个评论,“一个日本人学中国话四个月就能听懂这样复杂的句子?怎么可能???”是得出“故事是瞎编的”这一结论的理由。

乍一听有些道理,但实际却不足为据。其原因有四 --

第一,桑岛节郎是1942年1月到达中国参加作战的,而文中提到烈士的牺牲是在1943年11月和12月。其时,桑岛到中国已经将近两年。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在某一个国家生活两年,对其语言的理解,应该已经不是一二三四五的水平了。故事是瞎编的!一个日本人学中国话四个月就能听懂这样复杂的句子?怎么可能???这样的文章希望以后别再出现!!! 昨天,在翻译了日本老兵桑岛节郎《华北战记》的一部分,写成 我们能找到他吗?--日军记载中的无名战士之后,有一位网友在我的博客文章后给出了这样的评论。 对这样的评论,本来是无需多说的,作为作者,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 因为网络世界各种各样的评论都是司空见惯的。实际上,在一百多条评论中只有一条抱这样观点的,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那么,我又为何会把这条留言单独拿出来讲呢? 因为它很有特色,这种特色正是当代网络常见的,也是网上讨论往往不能平和进行的一大原因。我们来分析一下,可以提醒自己不要犯这样的错儿。 根据这个评论,“一个日本人学中国话四个月就能听懂这样复杂的句子?怎么可能???”是得出“故事是瞎编的”这一结论的理由。 乍一听有些道理,但实际却不足为据。其原因有四 -- 第一,桑岛节郎是1942年1月到达中国参加作战的,而文中提到烈士的牺牲是在1943年11月和12月。其时,桑岛到中国已经将近两年。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在某一个国家生活两年,对其语言的理解,应该已经不是一二三四五的水平了。 第二,日军士兵在到中国作战期间,都要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了解中国抵抗力量(在山东主要是八路军)的作战特点,宣传内容等,所以对八路军的口号,救国思想等,桑岛等人都专门学过,当然这不是桑岛的专利。 第三,文中提到,桑岛在下店分遣队时,曾与警备队员多所接触。他们的接触是工作需要,因为桑岛是卫生兵,伪军警备队看病也要找他。实际上书中还提到桑岛等人到村中给伪政权人员看病的细节。所以,他的中国话在这种情况下较快提高,是正常的。 所以,仅

第二,日军士兵在到中国作战期间,都要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了解中国抵抗力量(在山东主要是八路军)的作战特点,宣传内容等,所以对八路军的口号,救国思想等,桑岛等人都专门学过,当然这不是桑岛的专利。

第三,文中提到,桑岛在下店分遣队时,曾与警备队员多所接触。他们的接触是工作需要,因为桑岛是卫生兵,伪军警备队看病也要找他。实际上书中还提到桑岛等人到村中给伪政权人员看病的细节。所以,他的中国话在这种情况下较快提高,是正常的。

所以,仅仅专门学过四个月中文的桑岛能大致听懂八路军俘虏的那几句话,从逻辑上说并不奇怪。 也就是说,做出评论的朋友实际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来说这段史料是虚假的,评论的网友不了解情况,也没有考虑自己的逻辑可能存在很大的漏洞,得出结论太仓促了些。评论者轻易做出这样的结论,想当年的牺牲者泉下有灵,是不是会觉出自己不够厚道呢?

相反,有更多的证据表明,桑岛所说颇有依据。

例如,他在文中提到一个细节,称一名令他感受颇深的青年战俘“据说是八路军招远县南部地区大队长的外甥”。这一说法可能让人觉得困惑 -- 招远县县大队只有一个,何来“南部地区大队长”之说呢?

查阅史料才明白,原来他这样说,还真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 -- 今天的招远县,和日占时期的敌伪区划基本一致。但是,从八路军角度看却不一样,抗日政权将其分成了两个县,南部为招远县,北部为招北县,各有一个县政府和 一个县大队。在日军看来,自然八路军招北县大队就是“北部地区大队”,而招远县大队,就是“南部地区大队”了。桑岛对这个细节的描写,无意中反映了当时敌 我双方行政区划的不同。仅专门学过四个月中文的桑岛能大致听懂八路军俘虏的那几句话,从逻辑上说并不奇怪。 也就是说,做出评论的朋友实际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来说这段史料是虚假的,评论的网友不了解情况,也没有考虑自己的逻辑可能存在很大的漏洞,得出结论太仓促了些。评论者轻易做出这样的结论,想当年的牺牲者泉下有灵,是不是会觉出自己不够厚道呢? 相反,有更多的证据表明,桑岛所说颇有依据。 例如,他在文中提到一个细节,称一名令他感受颇深的青年战俘“据说是八路军招远县南部地区大队长的外甥”。这一说法可能让人觉得困惑 -- 招远县县大队只有一个,何来“南部地区大队长”之说呢? 查阅史料才明白,原来他这样说,还真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 -- 今天的招远县,和日占时期的敌伪区划基本一致。但是,从八路军角度看却不一样,抗日政权将其分成了两个县,南部为招远县,北部为招北县,各有一个县政府和 一个县大队。在日军看来,自然八路军招北县大队就是“北部地区大队”,而招远县大队,就是“南部地区大队”了。桑岛对这个细节的描写,无意中反映了当时敌 我双方行政区划的不同。 正是这样的细节,使桑岛的叙述不像“瞎编的”。 而且作为一个和共产党八路军没有什么关系的老日本兵,写给日本人看的书,至今没有中文译本的书,让他美化中国的战士,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只能说这种评论,结论下得太过轻率。 网上这种结论下的轻率的文字比比皆是,而且往往为了表达自己的正确,用词必要十分激烈,与证据推论之可靠性恰成反比。 也许,我们的网友只是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措辞强烈一些。而更多的情况下,这是一种网络表达习惯。据我的了解,很多网站往往推动作者写出更加激烈,有 火药味的文章来,因为这样的文章可以获得更高的点击率。这

正是这样的细节,使桑岛的叙述不像“瞎编的”。
也无可厚非,但却有意无意助长了社会中常有的浮躁风气在网络上的发展。 也曾见到一些朋友,明明推论的过程是错误的,比如有一次见到一网友说某人居心叵测,因为他和某人说过某某话。后来证明这话并不是那人说的。结果,这位网友 不但不为自己的错误感到惭愧,反而继续”某人居心叵测“的观点,并忙着再找证据。当然,这样做的结果不过是让大家明白他不过是只要打倒某人就是。这就更等 而下之了。 但是,如果想让网络世界更有建设性,还是应该更认真一点,更负责任一点吧。花了时间上网,总是有收获才好,若仅仅为了发出激烈的语言,声音提得高了,朋友也就变少了,自己也少了吸收的机会。 “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醴,不觉自醉”,当与朋友们共勉。 虽然这样说,会有网站的朋友责老萨在想着法儿降他们的点击率,砸他们的饭碗。 【完】 1943年底,招远县县大队队长,是后来担任过哈尔滨市委副书记的徐来咏,我们正在试图和他的家人联系,看是否可以取得更多的关于那批烈士的信息。
而且作为一个和共产党八路军没有什么关系的老日本兵,写给日本人看的书,至今没有中文译本的书,让他美化中国的战士,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只能说这种评论,结论下得太过轻率。

网上这种结论下的轻率的文字比比皆是,而且往往为了表达自己的正确,用词必要十分激烈,与证据推论之可靠性恰成反比。

也许,我们的网友只是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措辞强烈一些。而更多的情况下,这是一种网络表达习惯。据我的了解,很多网站往往推动作者写出更加激烈,有 火药味的文章来,因为这样的文章可以获得更高的点击率。这也无可厚非,但却有意无意助长了社会中常有的浮躁风气在网络上的发展。

也曾见到一些朋友,明明推论的过程是错误的,比如有一次见到一网友说某人居心叵测,因为他和某人说过某某话。后来证明这话并不是那人说的。结果,这位网友 不但不为自己的错误感到惭愧,反而继续”某人居心叵测“的观点,并忙着再找证据。当然,这样做的结果不过是让大家明白他不过是只要打倒某人就是。这就更等 而下之了。仅专门学过四个月中文的桑岛能大致听懂八路军俘虏的那几句话,从逻辑上说并不奇怪。 也就是说,做出评论的朋友实际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来说这段史料是虚假的,评论的网友不了解情况,也没有考虑自己的逻辑可能存在很大的漏洞,得出结论太仓促了些。评论者轻易做出这样的结论,想当年的牺牲者泉下有灵,是不是会觉出自己不够厚道呢? 相反,有更多的证据表明,桑岛所说颇有依据。 例如,他在文中提到一个细节,称一名令他感受颇深的青年战俘“据说是八路军招远县南部地区大队长的外甥”。这一说法可能让人觉得困惑 -- 招远县县大队只有一个,何来“南部地区大队长”之说呢? 查阅史料才明白,原来他这样说,还真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 -- 今天的招远县,和日占时期的敌伪区划基本一致。但是,从八路军角度看却不一样,抗日政权将其分成了两个县,南部为招远县,北部为招北县,各有一个县政府和 一个县大队。在日军看来,自然八路军招北县大队就是“北部地区大队”,而招远县大队,就是“南部地区大队”了。桑岛对这个细节的描写,无意中反映了当时敌 我双方行政区划的不同。 正是这样的细节,使桑岛的叙述不像“瞎编的”。 而且作为一个和共产党八路军没有什么关系的老日本兵,写给日本人看的书,至今没有中文译本的书,让他美化中国的战士,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只能说这种评论,结论下得太过轻率。 网上这种结论下的轻率的文字比比皆是,而且往往为了表达自己的正确,用词必要十分激烈,与证据推论之可靠性恰成反比。 也许,我们的网友只是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措辞强烈一些。而更多的情况下,这是一种网络表达习惯。据我的了解,很多网站往往推动作者写出更加激烈,有 火药味的文章来,因为这样的文章可以获得更高的点击率。这

但是,如果想让网络世界更有建设性,还是应该更认真一点,更负责任一点吧。花了时间上网,总是有收获才好,若仅仅为了发出激烈的语言,声音提得高了,朋友也就变少了,自己也少了吸收的机会。

“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醴,不觉自醉”,当与朋友们共勉。

虽然这样说,会有网站的朋友责老萨在想着法儿降他们的点击率,砸他们的饭碗。

【完】
故事是瞎编的!一个日本人学中国话四个月就能听懂这样复杂的句子?怎么可能???这样的文章希望以后别再出现!!! 昨天,在翻译了日本老兵桑岛节郎《华北战记》的一部分,写成 我们能找到他吗?--日军记载中的无名战士之后,有一位网友在我的博客文章后给出了这样的评论。 对这样的评论,本来是无需多说的,作为作者,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 因为网络世界各种各样的评论都是司空见惯的。实际上,在一百多条评论中只有一条抱这样观点的,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那么,我又为何会把这条留言单独拿出来讲呢? 因为它很有特色,这种特色正是当代网络常见的,也是网上讨论往往不能平和进行的一大原因。我们来分析一下,可以提醒自己不要犯这样的错儿。 根据这个评论,“一个日本人学中国话四个月就能听懂这样复杂的句子?怎么可能???”是得出“故事是瞎编的”这一结论的理由。 乍一听有些道理,但实际却不足为据。其原因有四 -- 第一,桑岛节郎是1942年1月到达中国参加作战的,而文中提到烈士的牺牲是在1943年11月和12月。其时,桑岛到中国已经将近两年。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在某一个国家生活两年,对其语言的理解,应该已经不是一二三四五的水平了。 第二,日军士兵在到中国作战期间,都要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了解中国抵抗力量(在山东主要是八路军)的作战特点,宣传内容等,所以对八路军的口号,救国思想等,桑岛等人都专门学过,当然这不是桑岛的专利。 第三,文中提到,桑岛在下店分遣队时,曾与警备队员多所接触。他们的接触是工作需要,因为桑岛是卫生兵,伪军警备队看病也要找他。实际上书中还提到桑岛等人到村中给伪政权人员看病的细节。所以,他的中国话在这种情况下较快提高,是正常的。 所以,仅

1943年底,招远县县大队队长,是后来担任过哈尔滨市委副书记的徐来咏,我们正在试图和他的家人联系,看是否可以取得更多的关于那批烈士的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