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刑警队长有个不靠谱的丈母娘 七  

2010-11-16 17:1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球一样“合法消费”,心乱如麻。 有人说你刑警队长可以腐败啊,捞个几十万不就行了? 问题那得看人。有的人黑眼睛看见白银子要荡出来的,有的人老实,他就是干不了这种事儿,还有的心里明白,几十万是可以捞,可是铐子也就挂你椅子边儿上了。 冯队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明白的,有人说他胆小,他也没当回事儿过,可这回一下玩出几十万的亏空,老冯可真要麻爪了。 贪污这玩意儿,是不是现学,就学得会的?老冯胡思乱想,知道自己已经快失去理智了。 正这时候,楼下一阵自行车铃声,往下一看,一个头戴草帽,身穿白汗衫的老爷子,正推车进院子。 看见他,老冯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念起佛来 – 我的天,这时候给我送来个救星啊…… 【待续】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得了。球一样“合法消费”,心乱如麻。 有人说你刑警队长可以腐败啊,捞个几十万不就行了? 问题那得看人。有的人黑眼睛看见白银子要荡出来的,有的人老实,他就是干不了这种事儿,还有的心里明白,几十万是可以捞,可是铐子也就挂你椅子边儿上了。 冯队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明白的,有人说他胆小,他也没当回事儿过,可这回一下玩出几十万的亏空,老冯可真要麻爪了。 贪污这玩意儿,是不是现学,就学得会的?老冯胡思乱想,知道自己已经快失去理智了。 正这时候,楼下一阵自行车铃声,往下一看,一个头戴草帽,身穿白汗衫的老爷子,正推车进院子。 看见他,老冯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念起佛来 – 我的天,这时候给我送来个救星啊…… 【待续】

太太:那没问题,我的妈我搞定,一切有我,啥事儿呢?
球一样“合法消费”,心乱如麻。 有人说你刑警队长可以腐败啊,捞个几十万不就行了? 问题那得看人。有的人黑眼睛看见白银子要荡出来的,有的人老实,他就是干不了这种事儿,还有的心里明白,几十万是可以捞,可是铐子也就挂你椅子边儿上了。 冯队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明白的,有人说他胆小,他也没当回事儿过,可这回一下玩出几十万的亏空,老冯可真要麻爪了。 贪污这玩意儿,是不是现学,就学得会的?老冯胡思乱想,知道自己已经快失去理智了。 正这时候,楼下一阵自行车铃声,往下一看,一个头戴草帽,身穿白汗衫的老爷子,正推车进院子。 看见他,老冯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念起佛来 – 我的天,这时候给我送来个救星啊…… 【待续】
冯队:跟你说啊,得让妈做好思想准备,这案子能破。啊,可这钱,不见得追的回来。啊,你知道,这犯罪分子吃喝嫖赌的,啊,丢了钱,就是买个教训,犯不着跳楼,啊(省略五百字)……唉,淑娟,你怎么不说话?

太太:这怎么办啊。。。。。咱妈那存折里,是咱家的钱。。。。。。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

冯队:嗯?!你怎么把咱家钱放妈那儿去了!

太太:还不是……还不是怕你有了钱乱花?你们男的哪儿看得住钱啊。。。。。。

冯队:咱妈不是有钱吗,干吗拿咱们的钱买房啊?

太太:咱妈的钱去年就让我弟炒股给炒光了。不是那骗子要钱要得急吗,妈一着急,就把咱们的钱拿出去了。
球一样“合法消费”,心乱如麻。 有人说你刑警队长可以腐败啊,捞个几十万不就行了? 问题那得看人。有的人黑眼睛看见白银子要荡出来的,有的人老实,他就是干不了这种事儿,还有的心里明白,几十万是可以捞,可是铐子也就挂你椅子边儿上了。 冯队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明白的,有人说他胆小,他也没当回事儿过,可这回一下玩出几十万的亏空,老冯可真要麻爪了。 贪污这玩意儿,是不是现学,就学得会的?老冯胡思乱想,知道自己已经快失去理智了。 正这时候,楼下一阵自行车铃声,往下一看,一个头戴草帽,身穿白汗衫的老爷子,正推车进院子。 看见他,老冯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念起佛来 – 我的天,这时候给我送来个救星啊…… 【待续】
太太:老冯,你看下一步怎么办啊?咱那钱攒了十几年,你要找不回来,我可得跳楼啊!

冯队:下一步怎么办?下一步……我也想跳楼!球一样“合法消费”,心乱如麻。 有人说你刑警队长可以腐败啊,捞个几十万不就行了? 问题那得看人。有的人黑眼睛看见白银子要荡出来的,有的人老实,他就是干不了这种事儿,还有的心里明白,几十万是可以捞,可是铐子也就挂你椅子边儿上了。 冯队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明白的,有人说他胆小,他也没当回事儿过,可这回一下玩出几十万的亏空,老冯可真要麻爪了。 贪污这玩意儿,是不是现学,就学得会的?老冯胡思乱想,知道自己已经快失去理智了。 正这时候,楼下一阵自行车铃声,往下一看,一个头戴草帽,身穿白汗衫的老爷子,正推车进院子。 看见他,老冯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念起佛来 – 我的天,这时候给我送来个救星啊…… 【待续】

扔了电话,冯队在屋里转悠了三圈,一筹莫展,情急则乱,放到警察头上也是一样。这案子他已经粗粗看过,没有明显线索,要他一两天内破案实在不太容易。可他也深知,这种案犯,在四十八小时内可以跑出多远去。
球一样“合法消费”,心乱如麻。 有人说你刑警队长可以腐败啊,捞个几十万不就行了? 问题那得看人。有的人黑眼睛看见白银子要荡出来的,有的人老实,他就是干不了这种事儿,还有的心里明白,几十万是可以捞,可是铐子也就挂你椅子边儿上了。 冯队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明白的,有人说他胆小,他也没当回事儿过,可这回一下玩出几十万的亏空,老冯可真要麻爪了。 贪污这玩意儿,是不是现学,就学得会的?老冯胡思乱想,知道自己已经快失去理智了。 正这时候,楼下一阵自行车铃声,往下一看,一个头戴草帽,身穿白汗衫的老爷子,正推车进院子。 看见他,老冯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念起佛来 – 我的天,这时候给我送来个救星啊…… 【待续】
飞机,高铁,租快艇,反正什么快他能用什么,用的钱呢。。。。。。

冯队仿佛看到自家的那点儿银子被溶雪球一样“合法消费”,心乱如麻。

有人说你刑警队长可以腐败啊,捞个几十万不就行了?

问题那得看人。有的人黑眼睛看见白银子要荡出来的,有的人老实,他就是干不了这种事儿,还有的心里明白,几十万是可以捞,可是铐子也就挂你椅子边儿上了。

冯队就是属于那种心里明白的,有人说他胆小,他也没当回事儿过,可这回一下玩出几十万的亏空,老冯可真要麻爪了。得了。 太太:那没问题,我的妈我搞定,一切有我,啥事儿呢? 冯队:跟你说啊,得让妈做好思想准备,这案子能破。啊,可这钱,不见得追的回来。啊,你知道,这犯罪分子吃喝嫖赌的,啊,丢了钱,就是买个教训,犯不着跳楼,啊(省略五百字)……唉,淑娟,你怎么不说话? 太太:这怎么办啊。。。。。咱妈那存折里,是咱家的钱。。。。。。 冯队:嗯?!你怎么把咱家钱放妈那儿去了! 太太:还不是……还不是怕你有了钱乱花?你们男的哪儿看得住钱啊。。。。。。 冯队:咱妈不是有钱吗,干吗拿咱们的钱买房啊? 太太:咱妈的钱去年就让我弟炒股给炒光了。不是那骗子要钱要得急吗,妈一着急,就把咱们的钱拿出去了。 太太:老冯,你看下一步怎么办啊?咱那钱攒了十几年,你要找不回来,我可得跳楼啊! 冯队:下一步怎么办?下一步……我也想跳楼! 扔了电话,冯队在屋里转悠了三圈,一筹莫展,情急则乱,放到警察头上也是一样。这案子他已经粗粗看过,没有明显线索,要他一两天内破案实在不太容易。可他也深知,这种案犯,在四十八小时内可以跑出多远去。 飞机,高铁,租快艇,反正什么快他能用什么,用的钱呢。。。。。。 冯队仿佛看到自家的那点儿银子被溶雪

贪污这玩意儿,是不是现学,就学得会的?老冯胡思乱想,知道自己已经快失去理智了。
后面的行骗细节就不必多说了,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来。 直到跟着骗子去该公司交款,老太太还感慨这小伙子能干呢 – 到家连水都不喝一口,走哪儿都戴着干净利落的白手套。 冯队一听这个就摇头,这小子恐怕是个惯犯,连这都想到了。 案子自然是立了,但破不破得了,就算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不能说满话。一番勘察询问下来,该干的都干了,该派的都派了。但是冯队自己感到,这个案犯做事很“干净”,几乎没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长相也十分大众,这案子恐怕不是三天两天能破得了。 他郑重其事地跟老太太说,妈,这案子,恐怕得拖几天,破呢,我看十有八九,可拖上几天的话,钱不一定能追回来了。 老太太一口气松下来,拍拍胸脯,说,放心,你能抓到,钱就肯定能追回来。 嗯?冯队一愣,心说这种骗子拿了钱吃喝嫖赌的,我都不见得能把钱追回来,您这么有把握? 看出冯队疑惑,老太太冷笑一声 – 他拿钱走的时候,给我写了欠条的,不怕他不还! 冯队&&*&……%%% 冯队给太太打电话:淑娟啊,你得跟妈谈一谈,帮我做做工作。 太太:怎么,案子破不了?!你一个刑警队长…… 冯队:不是,这案子,下点儿功夫,估计破
正这时候,楼下一阵自行车铃声,往下一看,一个头戴草帽,身穿白汗衫的老爷子,正推车进院子。

看见他,老冯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念起佛来 – 我的天,这时候给我送来个救星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