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2010-11-18 22:3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来。
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阅读时建议先打开播放背景音乐,这也是当时会场的音乐] 11月17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由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和在华苏军老战士共同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座谈会。 这是一次在雄壮的俄罗斯军歌中召开的聚会。而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几名曾在东北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中作战的女战士。 这是一个勋章的世界 年过九旬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电信大队指导员李在德在签到。 抗联第六军(后转入苏联红军步兵第八十八旅)老战士李敏在签名 这是一个拥抱的世界,和老战友,老领导见面,无一例外,都是热烈的拥抱。 在会场中观看她们的拥抱,你会感到一种阳刚与温柔最和谐的统一。 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代。在那个将军和官员们放下武器“不抵抗”的年代,这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却把自己的青春深深嵌入了血与火的沙场,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英勇奋战。 李敏老人回忆,1938年的冬天,日伪军趁着大雪,进山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围剿。她所在的密营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指导员裴成春大姐在阻击中身负 重伤,她对李敏等人说:“你们快走,我在后面掩护!”没等李敏和战友们冲出包围圈,身后便传来了裴大姐高呼“救国万岁”的声音…… 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的密营,摄于1938年10月 每一个她们身影背后,都是中国人为了这场神圣战争付出的巨大牺牲。 在座谈会中,萨搜集到的一册日军旧军官相册引起了抗联老战士和抗联后代的兴趣。 这部相册中的一部分照片,记录了日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在1937年到1941年间的多次战斗,内容包括与抗联作战的战场实地照片,抗联的密营,牺牲和被俘的 抗联战士等。到会的抗联第三军,第六军老战士恰好是在他拍摄照片的地区作战的,一部分照片被他们识别出来,包括第六军被服厂,东北抗日联军无线电培训班旧 址,锅盔山战斗后的现场……这名随身携带相机的日本军官无意中为我们保留了一段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战斗的史料。 一位穿红色风衣和裙子的老人也走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和萨聊起了那个时候的旧事。 我向老人询问起抗联的作战历史,不料,这名爱笑的老人摇摇头,说,我不是抗联阿。 定睛一看,才发现老人胸前的勋章,竟然都是苏军的勋章,其中,一枚卫国战争老战士纪念章赫然在目! “您是……”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旁有人介绍 – 这位,是我们苏联红军的老战士,莫斯科保卫战的时候,她是机枪手阿,扑过德国鬼子燃烧弹的。 “您当年是机枪手?” 老人看过来,点点头,脸上竟然有两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联红军女战士 但是,实在难以把这名举止典雅,眼神灵动的老人和苏联红军机枪手联系起莫斯科城下的中国女机枪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来。 然而,这却是事实,这位老人,不但是苏联红军的机枪手,甚至还有一个苏联名字 – 萝莎。 1941年德国纳粹对莫斯科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为了保卫苏联的首都,斯大林在红场阅兵,参加阅兵式的苏联红军战士高呼乌拉,直接开赴前线,壮烈的莫斯科保 卫战就此拉开序幕。当时在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的萝莎参加了红军后备军,通过了机枪手的训练,年仅17岁。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旗帜下,她投人到长达四年之 久的反法西斯战斗行列。她,大名李特特,是李富春和蔡畅的独生爱女。 这段身世,让我忍不住重新打量这位老人。 李富春和蔡畅这对红色夫妻,是在法国结婚的(邓小平证婚),关于他们有这样一段回忆,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较长,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久别重逢总要 拥抱亲吻。很多留法的老同事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一次,李富春出访归来,蔡畅去机场迎接。李富春刚走出机舱,陈毅就打趣道:“大姐,快!行个洋礼节!” 蔡畅满面春风地迎上去,与李富春热烈拥抱亲吻。令在场不明所以的众人惊叹不已。 李富春和蔡畅,因为蔡畅的生日比李富春大八天,李富春管蔡畅叫了一生“姐姐”,这个称呼也曾令周围的人感到十分新鲜 身穿红衣的李特特(萝莎),象极了晚年的蔡畅 这应该不是传说,在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中描述“周恩来对邓颖超始终称呼:小超,这与 李富春恰好形成一个对照。李富春始终称呼妻子蔡畅为姐姐,即便在隆重的公开场合也不例外。而且每次别后重见,一定要拥抱亲吻,并不介意旁边人怎么看。 如果说周恩来在邓颖超面前像个大哥哥,那么李富春在蔡畅面前就确实像个小弟弟,我曾亲眼见蔡畅像大姐姐一样捧住小弟弟李富春的脸亲吻,这大概是在法国勤工 俭学时受到巴黎那种西方文明影响的原因。” 原来,这位穿红色裙子的老人,卫国战争中的苏联红军女机枪手,就是这对红色浪漫的结晶啊。 不过,老人自己回忆的父母,并不是这样西方。她回忆道,文革中李富春被打成“二月逆流黑干将”的罪名,横加陷害。但他始终拒绝检查。蔡畅在妇联也被夺了 权,并逼她表态和李富春“划清界线”。在斗争最严峻的时刻,“每当父亲出去接受批判,母亲总是守候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送上一杯浓茶,默默地陪伴着他,为 他分担心灵的伤痛。”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走过去,对老人说 – 您,想知道抗战的时候,日本人是怎样评价您的父亲和母亲的么? 老人眼睛一亮:“他们怎么评价?” 我把在日本搜集到的资料给老人看 – 您看,1942年有个作中共情报的日本记者波多也乾一,写了部《延安水浒传》,从当时中国战场上的红色高级将领和干部中选出了一百零八人,认为他们是“土共”的水泊梁山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一百零八将,可以一一对应。您的父亲和母亲,都入选了。 这句话吊起了老人的兴趣,说你讲讲啊。 我说,您看这一页,您的父亲李富春,在日本方面的排名中,排在三十六天罡中的第三十四位,称为“两头蛇解珍 – 李富春”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李富春的评价 您的母亲蔡畅大姐。。。呃。。。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母大虫顾大嫂蔡畅女士”。 《延安水浒传》中关于蔡畅的评价 一边说,一边忽然觉得这个绰号有些亵渎了蔡畅大姐,赶紧看老人的脸色。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气地笑得前仰后合 – 哎呀,怎么叫她这样难听的名字啊! 看着老人的笑颜,忽然想起,老人的前半生,忙于工作的父母难以给自己的子女如普通家庭的爱,后半生,因为政治的翻覆也有很多艰难时刻。 但是,她却依然那样爱笑。 一时,老人的影子,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兵们的身影忽然混为一体。 这时,我才想起,这支一直回荡在会场中的苏联红军军歌的名字。 那是《神圣的战争》中的一曲。 向那场神圣的战争中牺牲和幸存下来的中国老战士们,致敬。 [完] 因为写作这部作品,花费了较多时间和精力,也有很强的投入感,今天已经没有力量写别的主题了。但为了这些老战士和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些,都是值得的。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同时,这次活动的拍照,使用的依然是单反相机,型号佳能EOS-7D,上一次,我谈过自己使用这种单反的实践,有很多朋友指出了不足,我也试图在工作中根据大家的提醒加以改进,这次的拍摄,仍有不如人意之处,也请大家继续加以指点,以便在今后这样的场面时,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