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写在《奋斗在英超》出版的时刻  

2010-11-19 09:06: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回到家中,见我家老太太靠在沙发上,看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凑近封面一瞧,赫然是一本《奋斗在英超》。
写在《奋斗在英超》出版的时刻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奋斗在英超》封面


在足球被折腾得寻死觅活的时代,素来理智的老太太却抱着一本写足球的书,实在让人有些不可思议。“您还看足球阿,打马来西亚都得罚下人家仨人去。。。。。。”话刚出口,忽然醒悟前些天鹿小疯曾找我给他的书写序,不就是这本么?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这可不是中国足球队某球员回忆在英国踢球的文章。
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写在《奋斗在英超》出版的时刻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昨天晚上回到家中,见我家老太太靠在沙发上,看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凑近封面一瞧,赫然是一本《奋斗在英超》。 《奋斗在英超》封面 在足球被折腾得寻死觅活的时代,素来理智的老太太却抱着一本写足球的书,实在让人有些不可思议。“您还看足球阿,打马来西亚都得罚下人家仨人去。。。。。。”话刚出口,忽然醒悟前些天鹿小疯曾找我给他的书写序,不就是这本么? 这可不是中国足球队某球员回忆在英国踢球的文章。 长着一对兔仔牙的鹿小疯,本人就是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的成员 他倒不是踢球的,这个全奖的中国留学生是纽卡斯尔俱乐部的第一名中国籍雇员。 捡硬币和手机捡进了纽卡斯尔俱乐部。 电梯里撞上欧文。 亲眼目睹迟暮英雄阿兰希勒的告别。 得到传奇教练鲍比罗布森赠送的徽章。 小疯有太多可以分享的故事。 翻看一下,其实这本书写的远远不仅是足球。 为赚零花钱当了监考官。 被皇家警察雇佣,协审诈骗案件。 去尼斯湖抓怪兽。 。。。。。。 像我们家老太太这样的,会被里面的趣闻吸引,而下一代去英国的留学生,未必不可以拿它做个参考。小疯写下的,其实是一个普通中国留学生在英国的欢乐与艰 辛。一道道难关被智慧攻克,一扇扇大门在勤奋面前开启,但是,让我们想到那句话 – 只要野草能生长的地方,就有我们中国人成功的足迹。 书中插图 小疯在英国 只是小疯信笔写来,却全无滞涩,读他这本书,你只会感到一个满口京腔的家伙在侃侃而谈 – “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 阿门,赶紧给这家伙找个媳妇吧,省得他去抢德云社的饭碗。 [完] 附:萨苏为《奋斗在英超》写的序 -- 给我拿件欧文的球衣来! 偶然听说小疯
长着一对兔仔牙的鹿小疯,本人就是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的成员


他倒不是踢球的,这个全奖的中国留学生是纽卡斯尔俱乐部的第一名中国籍雇员。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捡硬币和手机捡进了纽卡斯尔俱乐部。
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电梯里撞上欧文。

亲眼目睹迟暮英雄阿兰希勒的告别。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得到传奇教练鲍比罗布森赠送的徽章。

小疯有太多可以分享的故事。

翻看一下,其实这本书写的远远不仅是足球。

为赚零花钱当了监考官。

被皇家警察雇佣,协审诈骗案件。

去尼斯湖抓怪兽。

。。。。。。

像我们家老太太这样的,会被里面的趣闻吸引,而下一代去英国的留学生,未必不可以拿它做个参考。小疯写下的,其实是一个普通中国留学生在英国的欢乐与艰 辛。一道道难关被智慧攻克,一扇扇大门在勤奋面前开启,但是,让我们想到那句话 – 只要野草能生长的地方,就有我们中国人成功的足迹。
昨天晚上回到家中,见我家老太太靠在沙发上,看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凑近封面一瞧,赫然是一本《奋斗在英超》。 《奋斗在英超》封面 在足球被折腾得寻死觅活的时代,素来理智的老太太却抱着一本写足球的书,实在让人有些不可思议。“您还看足球阿,打马来西亚都得罚下人家仨人去。。。。。。”话刚出口,忽然醒悟前些天鹿小疯曾找我给他的书写序,不就是这本么? 这可不是中国足球队某球员回忆在英国踢球的文章。 长着一对兔仔牙的鹿小疯,本人就是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的成员 他倒不是踢球的,这个全奖的中国留学生是纽卡斯尔俱乐部的第一名中国籍雇员。 捡硬币和手机捡进了纽卡斯尔俱乐部。 电梯里撞上欧文。 亲眼目睹迟暮英雄阿兰希勒的告别。 得到传奇教练鲍比罗布森赠送的徽章。 小疯有太多可以分享的故事。 翻看一下,其实这本书写的远远不仅是足球。 为赚零花钱当了监考官。 被皇家警察雇佣,协审诈骗案件。 去尼斯湖抓怪兽。 。。。。。。 像我们家老太太这样的,会被里面的趣闻吸引,而下一代去英国的留学生,未必不可以拿它做个参考。小疯写下的,其实是一个普通中国留学生在英国的欢乐与艰 辛。一道道难关被智慧攻克,一扇扇大门在勤奋面前开启,但是,让我们想到那句话 – 只要野草能生长的地方,就有我们中国人成功的足迹。 书中插图 小疯在英国 只是小疯信笔写来,却全无滞涩,读他这本书,你只会感到一个满口京腔的家伙在侃侃而谈 – “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 阿门,赶紧给这家伙找个媳妇吧,省得他去抢德云社的饭碗。 [完] 附:萨苏为《奋斗在英超》写的序 -- 给我拿件欧文的球衣来! 偶然听说小疯写在《奋斗在英超》出版的时刻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书中插图 小疯在英国
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只是小疯信笔写来,却全无滞涩,读他这本书,你只会感到一个满口京腔的家伙在侃侃而谈 – “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

阿门,赶紧给这家伙找个媳妇吧,省得他去抢德云社的饭碗。

[完]

或者,你要想知道电梯里活生生的欧文是什么样儿的,就看他的描述吧。 最后要补充一点,小疯在纽卡斯尔当然不是什么“酒保”,而是该俱乐部球场的高级主管之一,底下管着几十条英国汉子呢。听说,他在那儿威望还挺高。那是自然 的,小疯是一个极受欢迎的人,好像无论饱学的先生还是漂亮的女孩子,总是对他敞开着房门 – 虽然据我所知这个不开窍的家伙至今还在被老妈督促着尽快找一个媳妇,这种情况曾经让很多人感到困惑不解,难道这小子也憋着上个“非诚勿扰”?不过,只有读 到他的文章之后,才隐约体会出这其中的奥秘。小疯,是个无论在困境还是在顺境,无论在北京枣树遮蔽的院子里,还是在异国万里的他乡,从来不曾放弃过爱与真 诚的人。 张海迪曾经写过一段名言: “生命之树常青”。小疯要写,我猜应该是“爱之树常青”。让我们共勉。 闲话少说,就让我们跟着小疯的笔,去看看英超更衣室外面,到底有哪些故事吧,毕竟,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上纽卡斯尔俱乐部里边溜达几年的。 萨 苏附:萨苏为《奋斗在英超》写的序 -- 给我拿件欧文的球衣来!

偶然听说小疯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或者,你要想知道电梯里活生生的欧文是什么样儿的,就看他的描述吧。 最后要补充一点,小疯在纽卡斯尔当然不是什么“酒保”,而是该俱乐部球场的高级主管之一,底下管着几十条英国汉子呢。听说,他在那儿威望还挺高。那是自然 的,小疯是一个极受欢迎的人,好像无论饱学的先生还是漂亮的女孩子,总是对他敞开着房门 – 虽然据我所知这个不开窍的家伙至今还在被老妈督促着尽快找一个媳妇,这种情况曾经让很多人感到困惑不解,难道这小子也憋着上个“非诚勿扰”?不过,只有读 到他的文章之后,才隐约体会出这其中的奥秘。小疯,是个无论在困境还是在顺境,无论在北京枣树遮蔽的院子里,还是在异国万里的他乡,从来不曾放弃过爱与真 诚的人。 张海迪曾经写过一段名言: “生命之树常青”。小疯要写,我猜应该是“爱之树常青”。让我们共勉。 闲话少说,就让我们跟着小疯的笔,去看看英超更衣室外面,到底有哪些故事吧,毕竟,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上纽卡斯尔俱乐部里边溜达几年的。 萨 苏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或者,你要想知道电梯里活生生的欧文是什么样儿的,就看他的描述吧。 最后要补充一点,小疯在纽卡斯尔当然不是什么“酒保”,而是该俱乐部球场的高级主管之一,底下管着几十条英国汉子呢。听说,他在那儿威望还挺高。那是自然 的,小疯是一个极受欢迎的人,好像无论饱学的先生还是漂亮的女孩子,总是对他敞开着房门 – 虽然据我所知这个不开窍的家伙至今还在被老妈督促着尽快找一个媳妇,这种情况曾经让很多人感到困惑不解,难道这小子也憋着上个“非诚勿扰”?不过,只有读 到他的文章之后,才隐约体会出这其中的奥秘。小疯,是个无论在困境还是在顺境,无论在北京枣树遮蔽的院子里,还是在异国万里的他乡,从来不曾放弃过爱与真 诚的人。 张海迪曾经写过一段名言: “生命之树常青”。小疯要写,我猜应该是“爱之树常青”。让我们共勉。 闲话少说,就让我们跟着小疯的笔,去看看英超更衣室外面,到底有哪些故事吧,毕竟,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上纽卡斯尔俱乐部里边溜达几年的。 萨 苏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或者,你要想知道电梯里活生生的欧文是什么样儿的,就看他的描述吧。
的文字要结集出版了,说的是他在英超纽卡斯尔俱乐部奋斗的那些日子。 萨马上打电话去,第一是祝贺,第二还是祝贺,第三。。。你答应帮我弄件欧文的球衣来,货呢? 小疯慢条斯理地听着,第一是谢谢,第二是谢谢,第三,说你答应回国帮俺踅摸一漂亮媳妇的,人在哪儿呢? 可以想象这小子一边说话一边坏笑的样儿。 鹿小疯,曾在英国留学,没有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却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和一对闪亮的镜片。中国球员能到英超试训的都上新闻,像小疯这样在俱乐部里混一正式编制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说了半天,小疯在纽卡斯尔是踢哪个位置的?好像不记得咱谁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出来过嘛? 小疯这个位置啊。。。 记得那年,当我拨通电话,找到这位22岁的全奖博士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刚当上“酒保” ? 哦,当然不是在景阳岗,而是在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的酒吧里混上了一份工作,那天他刚刚拿到“坏小子”克鲁伊维特的签名。哦,鹿小疯可是克鲁伊维特 转会纽卡斯尔后第一个要到他签名的中国人哦。 你怎么钻进纽卡的?我问他。要知道就是记者也不那么容易混进去要签名的呢。 哦,从捡瓶子开始的…… 就这样他拉开了话匣子,从怎么从捡瓶子到被俱乐部的老大“捡”进办公室去,从鲁尼怎么嗜赌成性到帅哥小贝的乡巴佬行径,一侃就是两个多钟头。 其中有的是欢笑,只是,在说到纽卡球迷苏珊大妈的那一幕,竟有点儿让人觉得眼睛酸酸的。 小疯的书,大体应该就是这个风格吧 – 他不是那种有写手情结的人,所以他写的东西,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漂在英国的北京孩子的家信,和那种被称作“作品”的东西不沾边。 你要想知道英超更衣室的最近距离秘密,就看他的描述吧。
最后要补充一点,小疯在纽卡斯尔当然不是什么“酒保”,而是该俱乐部球场的高级主管之一,底下管着几十条英国汉子呢。听说,他在那儿威望还挺高。那是自然 的,小疯是一个极受欢迎的人,好像无论饱学的先生还是漂亮的女孩子,总是对他敞开着房门 – 虽然据我所知这个不开窍的家伙至今还在被老妈督促着尽快找一个媳妇,这种情况曾经让很多人感到困惑不解,难道这小子也憋着上个“非诚勿扰”?不过,只有读 到他的文章之后,才隐约体会出这其中的奥秘。小疯,是个无论在困境还是在顺境,无论在北京枣树遮蔽的院子里,还是在异国万里的他乡,从来不曾放弃过爱与真 诚的人。

张海迪曾经写过一段名言: “生命之树常青”。小疯要写,我猜应该是“爱之树常青”。让我们共勉。

闲话少说,就让我们跟着小疯的笔,去看看英超更衣室外面,到底有哪些故事吧,毕竟,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上纽卡斯尔俱乐部里边溜达几年的。

萨 苏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