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刑警队长有个不靠谱的丈母娘 十  

2010-11-23 02:02: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无法停车,两侧也没有停车场。所以,案犯的同伙只能把车停放在十字路口东边,等待嫌犯会合逃走。 会不会罪犯只是把车停在那里,而没有同伙,是个独行大盗呢? 侦察员们认为也不大可能,在十字路口对面,案犯走去的方向,是一条林荫道,虽然路边有停车的空间,但并非正式泊车位。那名嫌疑人此前一直和老冯的丈母娘在 一起,把老太太弄得五迷三倒的,他不可能把车好几个小时停在这里。如果在这儿停一辆车司机不见了,闹不好交警会来干预,真让警察叔叔把车拖走,可是足以让 案犯哭天抢地的事情。 所以,推测是他的同伙按约定时间在这里停车等候,人不离车,自然也就没人管他了。 侦察员认为,这显然比把车开到大楼后门接他更可靠,因为那样时间掌握稍有差池,就会形成阻塞,至少让人对这辆车产生较深刻的印象。 不过,这些结论是在掌握了很多细节后才得出的,“他怎么就知道有一个同伙呢?”习惯审问犯人的侦察员对这位网友的能耐百思不得其解。 一瞬间,转了一下心眼 – 侦察员想到的,冯队显然也会想到。 嫌疑人有一个同伙 + 案犯颇有反侦查经验 –〉他的同伙是惯犯的可能性较大 + 赵老太爷是熟悉惯犯的反黑专家……我忽然发现,这个案子冯队一定要拉赵老太爷下水,恐怕并非盲目崇拜,而是有的放矢! 我后来问冯队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冯队含笑不语,状似坐佛。 有侦察员背后说,冯队,爱玩悬念,爱……ZB…… 冯队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老太爷干吗说“好”,想了想,又打电话给老黑 &nd写到中间,有位朋友看过前面的段落,留言道:“根据时间推算出钱没出楼!或者还有其他人接应?!”正好晚上参加老尹,雷政委一干昔日北京刑警的聚会,萨把这段推测顺口说了出来。

不料,说完这句话以后,众人竟然静了一下,有人问:“留言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史老柒?写《六扇门的那些事儿》的那个?”我告诉他,说这话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网友,没有警界背景。

有位老大竖了竖拇指,说:“这脑子,他要没别的事儿干,当警察挺合适阿。这案子,我们几个也认定是有个同伙。”ash; “老太爷有什么新发现么?” 老黑回答:“调了五个储蓄所的监视录像,案发两小时内的,让我们查有没有人或包出现。” “哪五个?”冯队眼睛一亮,一边听着回答,一边在地图上标了起来。 五个储蓄所,曲曲弯弯挂在地图上,用一支铅笔一串,正好形成一条从案发地点到府右街的弧形。 冯队长的眼睛更亮了,问:“出现了没有?” “没有,人也没有,包也没有。” 他放下电话,若有所思,把案发地点,府右街用一把尺子连在一起,在地图上顺着尺子向前一看,前面赫然是三个字 -- “北京站”。 冯队刚愣了愣神,电话又响了。 接起来,是老太爷的。赵老太爷问:“一个小时,能赶到东兴楼饭庄不能?” “能,太能了!” 为了工作,厄,也为了自己家不要闹革命,冯队长连声回答,“怎么样,老太爷,有戏吗?要带多少人?” “就你一个够了。人,没多大把握,钱,八成能给你找回来。”老太爷答道。 [待续]

原来,这位,就是当年老黑手下的。
ash; “老太爷有什么新发现么?” 老黑回答:“调了五个储蓄所的监视录像,案发两小时内的,让我们查有没有人或包出现。” “哪五个?”冯队眼睛一亮,一边听着回答,一边在地图上标了起来。 五个储蓄所,曲曲弯弯挂在地图上,用一支铅笔一串,正好形成一条从案发地点到府右街的弧形。 冯队长的眼睛更亮了,问:“出现了没有?” “没有,人也没有,包也没有。” 他放下电话,若有所思,把案发地点,府右街用一把尺子连在一起,在地图上顺着尺子向前一看,前面赫然是三个字 -- “北京站”。 冯队刚愣了愣神,电话又响了。 接起来,是老太爷的。赵老太爷问:“一个小时,能赶到东兴楼饭庄不能?” “能,太能了!” 为了工作,厄,也为了自己家不要闹革命,冯队长连声回答,“怎么样,老太爷,有戏吗?要带多少人?” “就你一个够了。人,没多大把握,钱,八成能给你找回来。”老太爷答道。 [待续]
只是,他们的推测,比网友要更进一步 – 他们认为,必有一个案犯的同伙,开着车,在附近等他。

为何有这个结论呢?老萨问。ash; “老太爷有什么新发现么?” 老黑回答:“调了五个储蓄所的监视录像,案发两小时内的,让我们查有没有人或包出现。” “哪五个?”冯队眼睛一亮,一边听着回答,一边在地图上标了起来。 五个储蓄所,曲曲弯弯挂在地图上,用一支铅笔一串,正好形成一条从案发地点到府右街的弧形。 冯队长的眼睛更亮了,问:“出现了没有?” “没有,人也没有,包也没有。” 他放下电话,若有所思,把案发地点,府右街用一把尺子连在一起,在地图上顺着尺子向前一看,前面赫然是三个字 -- “北京站”。 冯队刚愣了愣神,电话又响了。 接起来,是老太爷的。赵老太爷问:“一个小时,能赶到东兴楼饭庄不能?” “能,太能了!” 为了工作,厄,也为了自己家不要闹革命,冯队长连声回答,“怎么样,老太爷,有戏吗?要带多少人?” “就你一个够了。人,没多大把握,钱,八成能给你找回来。”老太爷答道。 [待续]

那位老大耸耸肩膀 – 你可以分析阿。那嫌疑人拿了黑皮包,出了后门不加停顿就沿着马路走向十字路口,他是去干什么的?毫无疑问,他是去与同伙会合的。
写到中间,有位朋友看过前面的段落,留言道:“根据时间推算出钱没出楼!或者还有其他人接应?!”正好晚上参加老尹,雷政委一干昔日北京刑警的聚会,萨把这段推测顺口说了出来。 不料,说完这句话以后,众人竟然静了一下,有人问:“留言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史老柒?写《六扇门的那些事儿》的那个?”我告诉他,说这话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网友,没有警界背景。 有位老大竖了竖拇指,说:“这脑子,他要没别的事儿干,当警察挺合适阿。这案子,我们几个也认定是有个同伙。” 原来,这位,就是当年老黑手下的。 只是,他们的推测,比网友要更进一步 – 他们认为,必有一个案犯的同伙,开着车,在附近等他。 为何有这个结论呢?老萨问。 那位老大耸耸肩膀 – 你可以分析阿。那嫌疑人拿了黑皮包,出了后门不加停顿就沿着马路走向十字路口,他是去干什么的?毫无疑问,他是去与同伙会合的。 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得手后,罪犯最大的愿望和最合理的行动就是尽快离开发案现场。而这名嫌疑人从房子后门出来,连走了五分钟,去过马路,这本身就有点儿特别 – 他为何不在路上拦截出租车呢? 看过大楼后门周边情况,侦察员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 他是要到十字路口对面的街道,去和同伙会合,那名同伙正开着车停在那里等他。 原因? 第一, 案犯为了尽快逃离,乘车是最好的手段。不乘出租车,必然是有预定的汽车在等待。 第二, 那个房地产公司后门的街道是单行,而且颇为狭窄,路
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得手后,罪犯最大的愿望和最合理的行动就是尽快离开发案现场。而这名嫌疑人从房子后门出来,连走了五分钟,去过马路,这本身就有点儿特别 – 他为何不在路上拦截出租车呢?

看过大楼后门周边情况,侦察员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 他是要到十字路口对面的街道,去和同伙会合,那名同伙正开着车停在那里等他。边无法停车,两侧也没有停车场。所以,案犯的同伙只能把车停放在十字路口东边,等待嫌犯会合逃走。 会不会罪犯只是把车停在那里,而没有同伙,是个独行大盗呢? 侦察员们认为也不大可能,在十字路口对面,案犯走去的方向,是一条林荫道,虽然路边有停车的空间,但并非正式泊车位。那名嫌疑人此前一直和老冯的丈母娘在 一起,把老太太弄得五迷三倒的,他不可能把车好几个小时停在这里。如果在这儿停一辆车司机不见了,闹不好交警会来干预,真让警察叔叔把车拖走,可是足以让 案犯哭天抢地的事情。 所以,推测是他的同伙按约定时间在这里停车等候,人不离车,自然也就没人管他了。 侦察员认为,这显然比把车开到大楼后门接他更可靠,因为那样时间掌握稍有差池,就会形成阻塞,至少让人对这辆车产生较深刻的印象。 不过,这些结论是在掌握了很多细节后才得出的,“他怎么就知道有一个同伙呢?”习惯审问犯人的侦察员对这位网友的能耐百思不得其解。 一瞬间,转了一下心眼 – 侦察员想到的,冯队显然也会想到。 嫌疑人有一个同伙 + 案犯颇有反侦查经验 –〉他的同伙是惯犯的可能性较大 + 赵老太爷是熟悉惯犯的反黑专家……我忽然发现,这个案子冯队一定要拉赵老太爷下水,恐怕并非盲目崇拜,而是有的放矢! 我后来问冯队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冯队含笑不语,状似坐佛。 有侦察员背后说,冯队,爱玩悬念,爱……ZB…… 冯队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老太爷干吗说“好”,想了想,又打电话给老黑 &nd

原因?
写到中间,有位朋友看过前面的段落,留言道:“根据时间推算出钱没出楼!或者还有其他人接应?!”正好晚上参加老尹,雷政委一干昔日北京刑警的聚会,萨把这段推测顺口说了出来。 不料,说完这句话以后,众人竟然静了一下,有人问:“留言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史老柒?写《六扇门的那些事儿》的那个?”我告诉他,说这话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网友,没有警界背景。 有位老大竖了竖拇指,说:“这脑子,他要没别的事儿干,当警察挺合适阿。这案子,我们几个也认定是有个同伙。” 原来,这位,就是当年老黑手下的。 只是,他们的推测,比网友要更进一步 – 他们认为,必有一个案犯的同伙,开着车,在附近等他。 为何有这个结论呢?老萨问。 那位老大耸耸肩膀 – 你可以分析阿。那嫌疑人拿了黑皮包,出了后门不加停顿就沿着马路走向十字路口,他是去干什么的?毫无疑问,他是去与同伙会合的。 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得手后,罪犯最大的愿望和最合理的行动就是尽快离开发案现场。而这名嫌疑人从房子后门出来,连走了五分钟,去过马路,这本身就有点儿特别 – 他为何不在路上拦截出租车呢? 看过大楼后门周边情况,侦察员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 他是要到十字路口对面的街道,去和同伙会合,那名同伙正开着车停在那里等他。 原因? 第一, 案犯为了尽快逃离,乘车是最好的手段。不乘出租车,必然是有预定的汽车在等待。 第二, 那个房地产公司后门的街道是单行,而且颇为狭窄,路
第一, 案犯为了尽快逃离,乘车是最好的手段。不乘出租车,必然是有预定的汽车在等待。

第二, 那个房地产公司后门的街道是单行,而且颇为狭窄,路边无法停车,两侧也没有停车场。所以,案犯的同伙只能把车停放在十字路口东边,等待嫌犯会合逃走。

会不会罪犯只是把车停在那里,而没有同伙,是个独行大盗呢?

侦察员们认为也不大可能,在十字路口对面,案犯走去的方向,是一条林荫道,虽然路边有停车的空间,但并非正式泊车位。那名嫌疑人此前一直和老冯的丈母娘在 一起,把老太太弄得五迷三倒的,他不可能把车好几个小时停在这里。如果在这儿停一辆车司机不见了,闹不好交警会来干预,真让警察叔叔把车拖走,可是足以让 案犯哭天抢地的事情。

所以,推测是他的同伙按约定时间在这里停车等候,人不离车,自然也就没人管他了。边无法停车,两侧也没有停车场。所以,案犯的同伙只能把车停放在十字路口东边,等待嫌犯会合逃走。 会不会罪犯只是把车停在那里,而没有同伙,是个独行大盗呢? 侦察员们认为也不大可能,在十字路口对面,案犯走去的方向,是一条林荫道,虽然路边有停车的空间,但并非正式泊车位。那名嫌疑人此前一直和老冯的丈母娘在 一起,把老太太弄得五迷三倒的,他不可能把车好几个小时停在这里。如果在这儿停一辆车司机不见了,闹不好交警会来干预,真让警察叔叔把车拖走,可是足以让 案犯哭天抢地的事情。 所以,推测是他的同伙按约定时间在这里停车等候,人不离车,自然也就没人管他了。 侦察员认为,这显然比把车开到大楼后门接他更可靠,因为那样时间掌握稍有差池,就会形成阻塞,至少让人对这辆车产生较深刻的印象。 不过,这些结论是在掌握了很多细节后才得出的,“他怎么就知道有一个同伙呢?”习惯审问犯人的侦察员对这位网友的能耐百思不得其解。 一瞬间,转了一下心眼 – 侦察员想到的,冯队显然也会想到。 嫌疑人有一个同伙 + 案犯颇有反侦查经验 –〉他的同伙是惯犯的可能性较大 + 赵老太爷是熟悉惯犯的反黑专家……我忽然发现,这个案子冯队一定要拉赵老太爷下水,恐怕并非盲目崇拜,而是有的放矢! 我后来问冯队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冯队含笑不语,状似坐佛。 有侦察员背后说,冯队,爱玩悬念,爱……ZB…… 冯队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老太爷干吗说“好”,想了想,又打电话给老黑 &nd

侦察员认为,这显然比把车开到大楼后门接他更可靠,因为那样时间掌握稍有差池,就会形成阻塞,至少让人对这辆车产生较深刻的印象。

不过,这些结论是在掌握了很多细节后才得出的,“他怎么就知道有一个同伙呢?”习惯审问犯人的侦察员对这位网友的能耐百思不得其解。

一瞬间,转了一下心眼 – 侦察员想到的,冯队显然也会想到。

嫌疑人有一个同伙 + 案犯颇有反侦查经验 –〉他的同伙是惯犯的可能性较大 + 赵老太爷是熟悉惯犯的反黑专家……我忽然发现,这个案子冯队一定要拉赵老太爷下水,恐怕并非盲目崇拜,而是有的放矢!
写到中间,有位朋友看过前面的段落,留言道:“根据时间推算出钱没出楼!或者还有其他人接应?!”正好晚上参加老尹,雷政委一干昔日北京刑警的聚会,萨把这段推测顺口说了出来。 不料,说完这句话以后,众人竟然静了一下,有人问:“留言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史老柒?写《六扇门的那些事儿》的那个?”我告诉他,说这话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网友,没有警界背景。 有位老大竖了竖拇指,说:“这脑子,他要没别的事儿干,当警察挺合适阿。这案子,我们几个也认定是有个同伙。” 原来,这位,就是当年老黑手下的。 只是,他们的推测,比网友要更进一步 – 他们认为,必有一个案犯的同伙,开着车,在附近等他。 为何有这个结论呢?老萨问。 那位老大耸耸肩膀 – 你可以分析阿。那嫌疑人拿了黑皮包,出了后门不加停顿就沿着马路走向十字路口,他是去干什么的?毫无疑问,他是去与同伙会合的。 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得手后,罪犯最大的愿望和最合理的行动就是尽快离开发案现场。而这名嫌疑人从房子后门出来,连走了五分钟,去过马路,这本身就有点儿特别 – 他为何不在路上拦截出租车呢? 看过大楼后门周边情况,侦察员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 他是要到十字路口对面的街道,去和同伙会合,那名同伙正开着车停在那里等他。 原因? 第一, 案犯为了尽快逃离,乘车是最好的手段。不乘出租车,必然是有预定的汽车在等待。 第二, 那个房地产公司后门的街道是单行,而且颇为狭窄,路
我后来问冯队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冯队含笑不语,状似坐佛。

有侦察员背后说,冯队,爱玩悬念,爱……ZB……

冯队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老太爷干吗说“好”,想了想,又打电话给老黑 – “老太爷有什么新发现么?”
写到中间,有位朋友看过前面的段落,留言道:“根据时间推算出钱没出楼!或者还有其他人接应?!”正好晚上参加老尹,雷政委一干昔日北京刑警的聚会,萨把这段推测顺口说了出来。 不料,说完这句话以后,众人竟然静了一下,有人问:“留言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史老柒?写《六扇门的那些事儿》的那个?”我告诉他,说这话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网友,没有警界背景。 有位老大竖了竖拇指,说:“这脑子,他要没别的事儿干,当警察挺合适阿。这案子,我们几个也认定是有个同伙。” 原来,这位,就是当年老黑手下的。 只是,他们的推测,比网友要更进一步 – 他们认为,必有一个案犯的同伙,开着车,在附近等他。 为何有这个结论呢?老萨问。 那位老大耸耸肩膀 – 你可以分析阿。那嫌疑人拿了黑皮包,出了后门不加停顿就沿着马路走向十字路口,他是去干什么的?毫无疑问,他是去与同伙会合的。 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得手后,罪犯最大的愿望和最合理的行动就是尽快离开发案现场。而这名嫌疑人从房子后门出来,连走了五分钟,去过马路,这本身就有点儿特别 – 他为何不在路上拦截出租车呢? 看过大楼后门周边情况,侦察员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 他是要到十字路口对面的街道,去和同伙会合,那名同伙正开着车停在那里等他。 原因? 第一, 案犯为了尽快逃离,乘车是最好的手段。不乘出租车,必然是有预定的汽车在等待。 第二, 那个房地产公司后门的街道是单行,而且颇为狭窄,路
老黑回答:“调了五个储蓄所的监视录像,案发两小时内的,让我们查有没有人或包出现。”

“哪五个?”冯队眼睛一亮,一边听着回答,一边在地图上标了起来。

五个储蓄所,曲曲弯弯挂在地图上,用一支铅笔一串,正好形成一条从案发地点到府右街的弧形。

冯队长的眼睛更亮了,问:“出现了没有?”

“没有,人也没有,包也没有。”写到中间,有位朋友看过前面的段落,留言道:“根据时间推算出钱没出楼!或者还有其他人接应?!”正好晚上参加老尹,雷政委一干昔日北京刑警的聚会,萨把这段推测顺口说了出来。 不料,说完这句话以后,众人竟然静了一下,有人问:“留言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史老柒?写《六扇门的那些事儿》的那个?”我告诉他,说这话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网友,没有警界背景。 有位老大竖了竖拇指,说:“这脑子,他要没别的事儿干,当警察挺合适阿。这案子,我们几个也认定是有个同伙。” 原来,这位,就是当年老黑手下的。 只是,他们的推测,比网友要更进一步 – 他们认为,必有一个案犯的同伙,开着车,在附近等他。 为何有这个结论呢?老萨问。 那位老大耸耸肩膀 – 你可以分析阿。那嫌疑人拿了黑皮包,出了后门不加停顿就沿着马路走向十字路口,他是去干什么的?毫无疑问,他是去与同伙会合的。 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得手后,罪犯最大的愿望和最合理的行动就是尽快离开发案现场。而这名嫌疑人从房子后门出来,连走了五分钟,去过马路,这本身就有点儿特别 – 他为何不在路上拦截出租车呢? 看过大楼后门周边情况,侦察员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 他是要到十字路口对面的街道,去和同伙会合,那名同伙正开着车停在那里等他。 原因? 第一, 案犯为了尽快逃离,乘车是最好的手段。不乘出租车,必然是有预定的汽车在等待。 第二, 那个房地产公司后门的街道是单行,而且颇为狭窄,路

他放下电话,若有所思,把案发地点,府右街用一把尺子连在一起,在地图上顺着尺子向前一看,前面赫然是三个字 -- “北京站”。

冯队刚愣了愣神,电话又响了。

接起来,是老太爷的。赵老太爷问:“一个小时,能赶到东兴楼饭庄不能?”写到中间,有位朋友看过前面的段落,留言道:“根据时间推算出钱没出楼!或者还有其他人接应?!”正好晚上参加老尹,雷政委一干昔日北京刑警的聚会,萨把这段推测顺口说了出来。 不料,说完这句话以后,众人竟然静了一下,有人问:“留言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史老柒?写《六扇门的那些事儿》的那个?”我告诉他,说这话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网友,没有警界背景。 有位老大竖了竖拇指,说:“这脑子,他要没别的事儿干,当警察挺合适阿。这案子,我们几个也认定是有个同伙。” 原来,这位,就是当年老黑手下的。 只是,他们的推测,比网友要更进一步 – 他们认为,必有一个案犯的同伙,开着车,在附近等他。 为何有这个结论呢?老萨问。 那位老大耸耸肩膀 – 你可以分析阿。那嫌疑人拿了黑皮包,出了后门不加停顿就沿着马路走向十字路口,他是去干什么的?毫无疑问,他是去与同伙会合的。 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得手后,罪犯最大的愿望和最合理的行动就是尽快离开发案现场。而这名嫌疑人从房子后门出来,连走了五分钟,去过马路,这本身就有点儿特别 – 他为何不在路上拦截出租车呢? 看过大楼后门周边情况,侦察员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 他是要到十字路口对面的街道,去和同伙会合,那名同伙正开着车停在那里等他。 原因? 第一, 案犯为了尽快逃离,乘车是最好的手段。不乘出租车,必然是有预定的汽车在等待。 第二, 那个房地产公司后门的街道是单行,而且颇为狭窄,路

“能,太能了!” 为了工作,厄,也为了自己家不要闹革命,冯队长连声回答,“怎么样,老太爷,有戏吗?要带多少人?”
边无法停车,两侧也没有停车场。所以,案犯的同伙只能把车停放在十字路口东边,等待嫌犯会合逃走。 会不会罪犯只是把车停在那里,而没有同伙,是个独行大盗呢? 侦察员们认为也不大可能,在十字路口对面,案犯走去的方向,是一条林荫道,虽然路边有停车的空间,但并非正式泊车位。那名嫌疑人此前一直和老冯的丈母娘在 一起,把老太太弄得五迷三倒的,他不可能把车好几个小时停在这里。如果在这儿停一辆车司机不见了,闹不好交警会来干预,真让警察叔叔把车拖走,可是足以让 案犯哭天抢地的事情。 所以,推测是他的同伙按约定时间在这里停车等候,人不离车,自然也就没人管他了。 侦察员认为,这显然比把车开到大楼后门接他更可靠,因为那样时间掌握稍有差池,就会形成阻塞,至少让人对这辆车产生较深刻的印象。 不过,这些结论是在掌握了很多细节后才得出的,“他怎么就知道有一个同伙呢?”习惯审问犯人的侦察员对这位网友的能耐百思不得其解。 一瞬间,转了一下心眼 – 侦察员想到的,冯队显然也会想到。 嫌疑人有一个同伙 + 案犯颇有反侦查经验 –〉他的同伙是惯犯的可能性较大 + 赵老太爷是熟悉惯犯的反黑专家……我忽然发现,这个案子冯队一定要拉赵老太爷下水,恐怕并非盲目崇拜,而是有的放矢! 我后来问冯队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冯队含笑不语,状似坐佛。 有侦察员背后说,冯队,爱玩悬念,爱……ZB…… 冯队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老太爷干吗说“好”,想了想,又打电话给老黑 &nd
“就你一个够了。人,没多大把握,钱,八成能给你找回来。”老太爷答道。

[待续]ash; “老太爷有什么新发现么?” 老黑回答:“调了五个储蓄所的监视录像,案发两小时内的,让我们查有没有人或包出现。” “哪五个?”冯队眼睛一亮,一边听着回答,一边在地图上标了起来。 五个储蓄所,曲曲弯弯挂在地图上,用一支铅笔一串,正好形成一条从案发地点到府右街的弧形。 冯队长的眼睛更亮了,问:“出现了没有?” “没有,人也没有,包也没有。” 他放下电话,若有所思,把案发地点,府右街用一把尺子连在一起,在地图上顺着尺子向前一看,前面赫然是三个字 -- “北京站”。 冯队刚愣了愣神,电话又响了。 接起来,是老太爷的。赵老太爷问:“一个小时,能赶到东兴楼饭庄不能?” “能,太能了!” 为了工作,厄,也为了自己家不要闹革命,冯队长连声回答,“怎么样,老太爷,有戏吗?要带多少人?” “就你一个够了。人,没多大把握,钱,八成能给你找回来。”老太爷答道。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