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刑警队长有个不靠谱的丈母娘 事儿 十二  

2010-11-27 01:05: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钱?!”萨承认,对这种案情的高速变化我有点儿不适应。 “对,点钱。”冯队笑笑,点了一支烟,“要不我干吗麻烦老太爷呢?我们自己破案子不就得了?按照上面的推测,用交管的录像对着察,总能把那个时间段跑了这 段路的车找出来吧?那能有几辆啊,对着牌子找,这案子最后大概也能破。不过,要是我们破的话,查车要时间,查车主要时间,查到车主,能不能找到人,还得要 时间,然后,你还得把车主拿下审吧?我跟你说,这车,多半是属于那同伙的,人就说不知道,只是拉趟朋友,不犯法吧?你还得做工作抓主犯。那钱,估计就这时 间里,也被花得差不多了。淑娟那娘,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是这个理儿啊。不过,老太爷,用的难道不是这个路数? “他?拿到资料想都没想,打了两个电话,就把事儿办妥了 – 这小子的同伙,肯定是有过案底儿的,这种人老太爷就装在他脑子里,所以他办这种案子轻车熟路,无有不破。他说试试看,那是自己留个退步,万一这小子一出门就把钱用光点钱?!”萨承认,对这种案情的高速变化我有点儿不适应。

“对,点钱。”冯队笑笑,点了一支烟,“要不我干吗麻烦老太爷呢?我们自己破案子不就得了?按照上面的推测,用交管的录像对着察,总能把那个时间段跑了这 段路的车找出来吧?那能有几辆啊,对着牌子找,这案子最后大概也能破。不过,要是我们破的话,查车要时间,查车主要时间,查到车主,能不能找到人,还得要 时间,然后,你还得把车主拿下审吧?我跟你说,这车,多半是属于那同伙的,人就说不知道,只是拉趟朋友,不犯法吧?你还得做工作抓主犯。那钱,估计就这时 间里,也被花得差不多了。淑娟那娘,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是这个理儿啊。不过,老太爷,用的难道不是这个路数?了呢?” “六十万,几个钟头?!除非他买房……” “你可不能这么说阿,现在可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说着冯队低头一阵找,拿几张不干胶贴了贴,递给我一份案卷来。看时,当事各方的名字都被盖住了, 但案情却十分清晰。“XX,河北省顺德县人,35岁,无业……对其犯罪情节供认不讳”云云,总体来说没有什么特色,看看案子吧,交待了十五起,基本都是小 偷小摸或者入户抢劫,唯独一次,抢了一家公司的财务室,获赃款一百零五万元(后来知道是本日应该械送的银子,因为某种情况延迟,结果便宜了贼)。三个小时 后,该犯被警方抓获。 然而,身上确实没有钱。 冯队坚信其有问题,几次突审终于使其招供,原来,所有的赃款都被他交给了一个盲聋哑儿童基金会。 偷钱交给基金会!只能说这贼太有性格勒。 只是这位见义勇为的贼,却给当事双方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公司拼命地追款,但对方好不容易发了一笔横财,不紧不慢,坚决不肯退出来。从逻辑上说,公司应该受到更

“他?拿到资料想都没想,打了两个电话,就把事儿办妥了 – 这小子的同伙,肯定是有过案底儿的,这种人老太爷就装在他脑子里,所以他办这种案子轻车熟路,无有不破。他说试试看,那是自己留个退步,万一这小子一出门就把钱用光了呢?”

“六十万,几个钟头?!除非他买房……”

“你可不能这么说阿,现在可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说着冯队低头一阵找,拿几张不干胶贴了贴,递给我一份案卷来。看时,当事各方的名字都被盖住了, 但案情却十分清晰。“XX,河北省顺德县人,35岁,无业……对其犯罪情节供认不讳”云云,总体来说没有什么特色,看看案子吧,交待了十五起,基本都是小 偷小摸或者入户抢劫,唯独一次,抢了一家公司的财务室,获赃款一百零五万元(后来知道是本日应该械送的银子,因为某种情况延迟,结果便宜了贼)。三个小时 后,该犯被警方抓获。了呢?” “六十万,几个钟头?!除非他买房……” “你可不能这么说阿,现在可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说着冯队低头一阵找,拿几张不干胶贴了贴,递给我一份案卷来。看时,当事各方的名字都被盖住了, 但案情却十分清晰。“XX,河北省顺德县人,35岁,无业……对其犯罪情节供认不讳”云云,总体来说没有什么特色,看看案子吧,交待了十五起,基本都是小 偷小摸或者入户抢劫,唯独一次,抢了一家公司的财务室,获赃款一百零五万元(后来知道是本日应该械送的银子,因为某种情况延迟,结果便宜了贼)。三个小时 后,该犯被警方抓获。 然而,身上确实没有钱。 冯队坚信其有问题,几次突审终于使其招供,原来,所有的赃款都被他交给了一个盲聋哑儿童基金会。 偷钱交给基金会!只能说这贼太有性格勒。 只是这位见义勇为的贼,却给当事双方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公司拼命地追款,但对方好不容易发了一笔横财,不紧不慢,坚决不肯退出来。从逻辑上说,公司应该受到更

然而,身上确实没有钱。
了呢?” “六十万,几个钟头?!除非他买房……” “你可不能这么说阿,现在可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说着冯队低头一阵找,拿几张不干胶贴了贴,递给我一份案卷来。看时,当事各方的名字都被盖住了, 但案情却十分清晰。“XX,河北省顺德县人,35岁,无业……对其犯罪情节供认不讳”云云,总体来说没有什么特色,看看案子吧,交待了十五起,基本都是小 偷小摸或者入户抢劫,唯独一次,抢了一家公司的财务室,获赃款一百零五万元(后来知道是本日应该械送的银子,因为某种情况延迟,结果便宜了贼)。三个小时 后,该犯被警方抓获。 然而,身上确实没有钱。 冯队坚信其有问题,几次突审终于使其招供,原来,所有的赃款都被他交给了一个盲聋哑儿童基金会。 偷钱交给基金会!只能说这贼太有性格勒。 只是这位见义勇为的贼,却给当事双方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公司拼命地追款,但对方好不容易发了一笔横财,不紧不慢,坚决不肯退出来。从逻辑上说,公司应该受到更
冯队坚信其有问题,几次突审终于使其招供,原来,所有的赃款都被他交给了一个盲聋哑儿童基金会。

偷钱交给基金会!只能说这贼太有性格勒。

只是这位见义勇为的贼,却给当事双方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公司拼命地追款,但对方好不容易发了一笔横财,不紧不慢,坚决不肯退出来。从逻辑上说,公司应该受到更多舆论支持;但是,考虑到这笔“善款”对那些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官司;至今还没有打完呢。

丢了钱,又砸了牌子,这家公司闹了个赔本赚吆喝。

不过,破案还是尽量不考虑这样离奇的结果。所以,这一次的侦破,还是围绕案犯具有正常思维来实施的。

“老太爷的电话,是给两个抢劫犯一人一个吧。”看看周围的人,我推测道,“我瞎猜。“

“不是,“冯队说。一个他是打给府右街储蓄所的,另一个,是打给一个黑道上快当大哥的小子……了呢?” “六十万,几个钟头?!除非他买房……” “你可不能这么说阿,现在可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说着冯队低头一阵找,拿几张不干胶贴了贴,递给我一份案卷来。看时,当事各方的名字都被盖住了, 但案情却十分清晰。“XX,河北省顺德县人,35岁,无业……对其犯罪情节供认不讳”云云,总体来说没有什么特色,看看案子吧,交待了十五起,基本都是小 偷小摸或者入户抢劫,唯独一次,抢了一家公司的财务室,获赃款一百零五万元(后来知道是本日应该械送的银子,因为某种情况延迟,结果便宜了贼)。三个小时 后,该犯被警方抓获。 然而,身上确实没有钱。 冯队坚信其有问题,几次突审终于使其招供,原来,所有的赃款都被他交给了一个盲聋哑儿童基金会。 偷钱交给基金会!只能说这贼太有性格勒。 只是这位见义勇为的贼,却给当事双方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公司拼命地追款,但对方好不容易发了一笔横财,不紧不慢,坚决不肯退出来。从逻辑上说,公司应该受到更

[待续]
点钱?!”萨承认,对这种案情的高速变化我有点儿不适应。 “对,点钱。”冯队笑笑,点了一支烟,“要不我干吗麻烦老太爷呢?我们自己破案子不就得了?按照上面的推测,用交管的录像对着察,总能把那个时间段跑了这 段路的车找出来吧?那能有几辆啊,对着牌子找,这案子最后大概也能破。不过,要是我们破的话,查车要时间,查车主要时间,查到车主,能不能找到人,还得要 时间,然后,你还得把车主拿下审吧?我跟你说,这车,多半是属于那同伙的,人就说不知道,只是拉趟朋友,不犯法吧?你还得做工作抓主犯。那钱,估计就这时 间里,也被花得差不多了。淑娟那娘,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是这个理儿啊。不过,老太爷,用的难道不是这个路数? “他?拿到资料想都没想,打了两个电话,就把事儿办妥了 – 这小子的同伙,肯定是有过案底儿的,这种人老太爷就装在他脑子里,所以他办这种案子轻车熟路,无有不破。他说试试看,那是自己留个退步,万一这小子一出门就把钱用光
老太爷说了,周末了,咱们都休息休息。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