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淞沪前线日本兵的造反 下  

2010-12-15 21:0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骨气”的评价,如果逆来顺受,那 会认为“不成器”而越发受到欺压。而这种对于弱者的压迫,别人也会认为是对其的“鞭策”而给与理解。 这种文化战后受到严厉抨击,但仍然死而不僵,在日本的公司等处不时可见,可想而知在战时的日军中又是何等强势了。 所以,杉浦在松村手下,也就成为最受气的中队长、。 但是,这个最逆来顺受的部下,却成了给松村大队长招魂的角色。 富泽在书中记述道:“和田所属的中队,指挥杉浦中尉是一名坚决执行命令,但懂得体恤部下的军官, 因此深得军心。因为他执行任务没有怨言,松村大队长认为其老实好指挥,所以总给他最不好完成的任务。在连续的作战任务之后,杉浦率部刚刚归队,大队长连一 句‘辛苦了’这样的问候都没有,又派该中队出发,– ‘杉浦中队,即时对XX地中国军阵地搜索攻击。’ 考虑到部下的状态,杉浦中队长恳求道道: ‘大队长,能不能略作休整再出发作战呢?‘ 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顿训斥:‘你,没听到长官的命令么?要拒绝执行军令吗?’ 这种事在松村部队属于家常便饭,在部下中也有人经常会说:‘这个松村大队长,好像和我们中队长有仇似的,老是这样。中队长的处境真是不好啊。’ 集合出发的时候,杉浦中队长向疲惫不堪的部下致歉,说:‘真是不好意思,可命令就是命令,诸君奋发努力吧。’“ 富泽书中对于这段战斗应该说,富泽对于松村大队长会在最前线指挥战斗,以至于中弹身亡有看法,显示了他作为一名军人对军事的了解。按照日军建制,一个大队兵力一千余人,要在日本战国时代堪称大军,打一个桶狭间大战绰绰有余。大队长如果自己去冲锋,的确有置全军于不顾的轻率。
有骨气”的评价,如果逆来顺受,那 会认为“不成器”而越发受到欺压。而这种对于弱者的压迫,别人也会认为是对其的“鞭策”而给与理解。 这种文化战后受到严厉抨击,但仍然死而不僵,在日本的公司等处不时可见,可想而知在战时的日军中又是何等强势了。 所以,杉浦在松村手下,也就成为最受气的中队长、。 但是,这个最逆来顺受的部下,却成了给松村大队长招魂的角色。 富泽在书中记述道:“和田所属的中队,指挥杉浦中尉是一名坚决执行命令,但懂得体恤部下的军官, 因此深得军心。因为他执行任务没有怨言,松村大队长认为其老实好指挥,所以总给他最不好完成的任务。在连续的作战任务之后,杉浦率部刚刚归队,大队长连一 句‘辛苦了’这样的问候都没有,又派该中队出发,– ‘杉浦中队,即时对XX地中国军阵地搜索攻击。’ 考虑到部下的状态,杉浦中队长恳求道道: ‘大队长,能不能略作休整再出发作战呢?‘ 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顿训斥:‘你,没听到长官的命令么?要拒绝执行军令吗?’ 这种事在松村部队属于家常便饭,在部下中也有人经常会说:‘这个松村大队长,好像和我们中队长有仇似的,老是这样。中队长的处境真是不好啊。’ 集合出发的时候,杉浦中队长向疲惫不堪的部下致歉,说:‘真是不好意思,可命令就是命令,诸君奋发努力吧。’“ 富泽书中对于这段战斗
淞沪前线日本兵的造反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有骨气”的评价,如果逆来顺受,那 会认为“不成器”而越发受到欺压。而这种对于弱者的压迫,别人也会认为是对其的“鞭策”而给与理解。 这种文化战后受到严厉抨击,但仍然死而不僵,在日本的公司等处不时可见,可想而知在战时的日军中又是何等强势了。 所以,杉浦在松村手下,也就成为最受气的中队长、。 但是,这个最逆来顺受的部下,却成了给松村大队长招魂的角色。 富泽在书中记述道:“和田所属的中队,指挥杉浦中尉是一名坚决执行命令,但懂得体恤部下的军官, 因此深得军心。因为他执行任务没有怨言,松村大队长认为其老实好指挥,所以总给他最不好完成的任务。在连续的作战任务之后,杉浦率部刚刚归队,大队长连一 句‘辛苦了’这样的问候都没有,又派该中队出发,– ‘杉浦中队,即时对XX地中国军阵地搜索攻击。’ 考虑到部下的状态,杉浦中队长恳求道道: ‘大队长,能不能略作休整再出发作战呢?‘ 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顿训斥:‘你,没听到长官的命令么?要拒绝执行军令吗?’ 这种事在松村部队属于家常便饭,在部下中也有人经常会说:‘这个松村大队长,好像和我们中队长有仇似的,老是这样。中队长的处境真是不好啊。’ 集合出发的时候,杉浦中队长向疲惫不堪的部下致歉,说:‘真是不好意思,可命令就是命令,诸君奋发努力吧。’“ 富泽书中对于这段战斗
淞沪战役中国守军在街垒中顽强抵抗日军进攻

但事情也不可一概而论,在淞沪战役中,日军不要说大队长,连加纳治雄,仓永辰志这样的联队长都被打死了好几个。其原因,或者是日军指挥部遭到袭击或炮击,或者是其指挥官到前线观察中方阵地或者鼓舞士气的时候被某个中国神枪手盯上。要是松村大队长因此而死,也并非奇怪的事。

只是这位大队长并非以上任何一种情况。

他的死,和部下的杉浦中队长颇有关系。应该说,富泽对于松村大队长会在最前线指挥战斗,以至于中弹身亡有看法,显示了他作为一名军人对军事的了解。按照日军建制,一个大队兵力一千余人,要在日本战国时代堪称大军,打一个桶狭间大战绰绰有余。大队长如果自己去冲锋,的确有置全军于不顾的轻率。 淞沪战役中国守军在街垒中顽强抵抗日军进攻 但事情也不可一概而论,在淞沪战役中,日军不要说大队长,连加纳治雄,仓永辰志这样的联队长都被打死了好几个。其原因,或者是日军指挥部遭到袭击或炮击,或者是其指挥官到前线观察中方阵地或者鼓舞士气的时候被某个中国神枪手盯上。要是松村大队长因此而死,也并非奇怪的事。 只是这位大队长并非以上任何一种情况。 他的死,和部下的杉浦中队长颇有关系。 以前,我曾经采访过一个日本老兵重信,他提到当年日军中有些军官依仗权势,凶恶横暴,经常把部下的生命视若草芥,但普通日本兵在“皇军”中被《战阵训》束缚,根本不敢对其不满,只有到战后,才一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位松村大队长就是这样一个重信口中的“混账马鹿”。 而杉浦中队长,却是一个性格温和,略有点儿窝囊的军官。 这两个人配合在一起,在日本的文化背景下,不用说也可以猜到会发生什么 – 日本社会至今仍有以强凌弱的文化遗存,这种文化的特点是在弱者面前强者会越发凶狠嚣张。假如弱者敢于反抗,还可以得到“

以前,我曾经采访过一个日本老兵重信,他提到当年日军中有些军官依仗权势,凶恶横暴,经常把部下的生命视若草芥,但普通日本兵在“皇军”中被《战阵训》束缚,根本不敢对其不满,只有到战后,才一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位松村大队长就是这样一个重信口中的“混账马鹿”。
有骨气”的评价,如果逆来顺受,那 会认为“不成器”而越发受到欺压。而这种对于弱者的压迫,别人也会认为是对其的“鞭策”而给与理解。 这种文化战后受到严厉抨击,但仍然死而不僵,在日本的公司等处不时可见,可想而知在战时的日军中又是何等强势了。 所以,杉浦在松村手下,也就成为最受气的中队长、。 但是,这个最逆来顺受的部下,却成了给松村大队长招魂的角色。 富泽在书中记述道:“和田所属的中队,指挥杉浦中尉是一名坚决执行命令,但懂得体恤部下的军官, 因此深得军心。因为他执行任务没有怨言,松村大队长认为其老实好指挥,所以总给他最不好完成的任务。在连续的作战任务之后,杉浦率部刚刚归队,大队长连一 句‘辛苦了’这样的问候都没有,又派该中队出发,– ‘杉浦中队,即时对XX地中国军阵地搜索攻击。’ 考虑到部下的状态,杉浦中队长恳求道道: ‘大队长,能不能略作休整再出发作战呢?‘ 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顿训斥:‘你,没听到长官的命令么?要拒绝执行军令吗?’ 这种事在松村部队属于家常便饭,在部下中也有人经常会说:‘这个松村大队长,好像和我们中队长有仇似的,老是这样。中队长的处境真是不好啊。’ 集合出发的时候,杉浦中队长向疲惫不堪的部下致歉,说:‘真是不好意思,可命令就是命令,诸君奋发努力吧。’“ 富泽书中对于这段战斗
而杉浦中队长,却是一个性格温和,略有点儿窝囊的军官。

这两个人配合在一起,在日本的文化背景下,不用说也可以猜到会发生什么 – 日本社会至今仍有以强凌弱的文化遗存,这种文化的特点是在弱者面前强者会越发凶狠嚣张。假如弱者敢于反抗,还可以得到“有骨气”的评价,如果逆来顺受,那 会认为“不成器”而越发受到欺压。而这种对于弱者的压迫,别人也会认为是对其的“鞭策”而给与理解。的描述 虽然部队刚刚经过苦战,但因为杉浦平时对部下比较好,又作为军官难得地向部下道歉,杉浦中队的士兵们很受感动,也就勉力接受任务出征了。 但是,这次任务应该说确实颇为轻率 – 派杉浦中队出击的时候,日军大队部显然对攻击目标到底有多少中国军队一无所知。 “于是,杉浦中队长率部向其有宿命之缘的江湾出发了。江湾是中国军队主力集结的要点之一,我军仅仅用一个中队去攻击,想一想也是无谋之举,但这就是松村大队长给杉浦中队的命令。 中国军队方面,显然对日军的攻击严阵以待。杉浦中队直接冲向了中国军队的正面阵地,让人想起了投火的飞蛾。 结果,一交手杉浦中队就陷入了中国军队的交叉炮火之中,整个队形被打得一塌糊涂,士兵们成片地倒了下去。“ [待续]

这种文化战后受到严厉抨击,但仍然死而不僵,在日本的公司等处不时可见,可想而知在战时的日军中又是何等强势了。

所以,杉浦在松村手下,也就成为最受气的中队长、。

但是,这个最逆来顺受的部下,却成了给松村大队长招魂的角色。有骨气”的评价,如果逆来顺受,那 会认为“不成器”而越发受到欺压。而这种对于弱者的压迫,别人也会认为是对其的“鞭策”而给与理解。 这种文化战后受到严厉抨击,但仍然死而不僵,在日本的公司等处不时可见,可想而知在战时的日军中又是何等强势了。 所以,杉浦在松村手下,也就成为最受气的中队长、。 但是,这个最逆来顺受的部下,却成了给松村大队长招魂的角色。 富泽在书中记述道:“和田所属的中队,指挥杉浦中尉是一名坚决执行命令,但懂得体恤部下的军官, 因此深得军心。因为他执行任务没有怨言,松村大队长认为其老实好指挥,所以总给他最不好完成的任务。在连续的作战任务之后,杉浦率部刚刚归队,大队长连一 句‘辛苦了’这样的问候都没有,又派该中队出发,– ‘杉浦中队,即时对XX地中国军阵地搜索攻击。’ 考虑到部下的状态,杉浦中队长恳求道道: ‘大队长,能不能略作休整再出发作战呢?‘ 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顿训斥:‘你,没听到长官的命令么?要拒绝执行军令吗?’ 这种事在松村部队属于家常便饭,在部下中也有人经常会说:‘这个松村大队长,好像和我们中队长有仇似的,老是这样。中队长的处境真是不好啊。’ 集合出发的时候,杉浦中队长向疲惫不堪的部下致歉,说:‘真是不好意思,可命令就是命令,诸君奋发努力吧。’“ 富泽书中对于这段战斗

富泽在书中记述道:“和田所属的中队,指挥杉浦中尉是一名坚决执行命令,但懂得体恤部下的军官, 因此深得军心。因为他执行任务没有怨言,松村大队长认为其老实好指挥,所以总给他最不好完成的任务。在连续的作战任务之后,杉浦率部刚刚归队,大队长连一 句‘辛苦了’这样的问候都没有,又派该中队出发,– ‘杉浦中队,即时对XX地中国军阵地搜索攻击。’

考虑到部下的状态,杉浦中队长恳求道道:

‘大队长,能不能略作休整再出发作战呢?‘

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顿训斥:‘你,没听到长官的命令么?要拒绝执行军令吗?’的描述 虽然部队刚刚经过苦战,但因为杉浦平时对部下比较好,又作为军官难得地向部下道歉,杉浦中队的士兵们很受感动,也就勉力接受任务出征了。 但是,这次任务应该说确实颇为轻率 – 派杉浦中队出击的时候,日军大队部显然对攻击目标到底有多少中国军队一无所知。 “于是,杉浦中队长率部向其有宿命之缘的江湾出发了。江湾是中国军队主力集结的要点之一,我军仅仅用一个中队去攻击,想一想也是无谋之举,但这就是松村大队长给杉浦中队的命令。 中国军队方面,显然对日军的攻击严阵以待。杉浦中队直接冲向了中国军队的正面阵地,让人想起了投火的飞蛾。 结果,一交手杉浦中队就陷入了中国军队的交叉炮火之中,整个队形被打得一塌糊涂,士兵们成片地倒了下去。“ [待续]

这种事在松村部队属于家常便饭,在部下中也有人经常会说:‘这个松村大队长,好像和我们中队长有仇似的,老是这样。中队长的处境真是不好啊。’
有骨气”的评价,如果逆来顺受,那 会认为“不成器”而越发受到欺压。而这种对于弱者的压迫,别人也会认为是对其的“鞭策”而给与理解。 这种文化战后受到严厉抨击,但仍然死而不僵,在日本的公司等处不时可见,可想而知在战时的日军中又是何等强势了。 所以,杉浦在松村手下,也就成为最受气的中队长、。 但是,这个最逆来顺受的部下,却成了给松村大队长招魂的角色。 富泽在书中记述道:“和田所属的中队,指挥杉浦中尉是一名坚决执行命令,但懂得体恤部下的军官, 因此深得军心。因为他执行任务没有怨言,松村大队长认为其老实好指挥,所以总给他最不好完成的任务。在连续的作战任务之后,杉浦率部刚刚归队,大队长连一 句‘辛苦了’这样的问候都没有,又派该中队出发,– ‘杉浦中队,即时对XX地中国军阵地搜索攻击。’ 考虑到部下的状态,杉浦中队长恳求道道: ‘大队长,能不能略作休整再出发作战呢?‘ 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顿训斥:‘你,没听到长官的命令么?要拒绝执行军令吗?’ 这种事在松村部队属于家常便饭,在部下中也有人经常会说:‘这个松村大队长,好像和我们中队长有仇似的,老是这样。中队长的处境真是不好啊。’ 集合出发的时候,杉浦中队长向疲惫不堪的部下致歉,说:‘真是不好意思,可命令就是命令,诸君奋发努力吧。’“ 富泽书中对于这段战斗
集合出发的时候,杉浦中队长向疲惫不堪的部下致歉,说:‘真是不好意思,可命令就是命令,诸君奋发努力吧。’“
应该说,富泽对于松村大队长会在最前线指挥战斗,以至于中弹身亡有看法,显示了他作为一名军人对军事的了解。按照日军建制,一个大队兵力一千余人,要在日本战国时代堪称大军,打一个桶狭间大战绰绰有余。大队长如果自己去冲锋,的确有置全军于不顾的轻率。 淞沪战役中国守军在街垒中顽强抵抗日军进攻 但事情也不可一概而论,在淞沪战役中,日军不要说大队长,连加纳治雄,仓永辰志这样的联队长都被打死了好几个。其原因,或者是日军指挥部遭到袭击或炮击,或者是其指挥官到前线观察中方阵地或者鼓舞士气的时候被某个中国神枪手盯上。要是松村大队长因此而死,也并非奇怪的事。 只是这位大队长并非以上任何一种情况。 他的死,和部下的杉浦中队长颇有关系。 以前,我曾经采访过一个日本老兵重信,他提到当年日军中有些军官依仗权势,凶恶横暴,经常把部下的生命视若草芥,但普通日本兵在“皇军”中被《战阵训》束缚,根本不敢对其不满,只有到战后,才一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位松村大队长就是这样一个重信口中的“混账马鹿”。 而杉浦中队长,却是一个性格温和,略有点儿窝囊的军官。 这两个人配合在一起,在日本的文化背景下,不用说也可以猜到会发生什么 – 日本社会至今仍有以强凌弱的文化遗存,这种文化的特点是在弱者面前强者会越发凶狠嚣张。假如弱者敢于反抗,还可以得到“
的描述 虽然部队刚刚经过苦战,但因为杉浦平时对部下比较好,又作为军官难得地向部下道歉,杉浦中队的士兵们很受感动,也就勉力接受任务出征了。 但是,这次任务应该说确实颇为轻率 – 派杉浦中队出击的时候,日军大队部显然对攻击目标到底有多少中国军队一无所知。 “于是,杉浦中队长率部向其有宿命之缘的江湾出发了。江湾是中国军队主力集结的要点之一,我军仅仅用一个中队去攻击,想一想也是无谋之举,但这就是松村大队长给杉浦中队的命令。 中国军队方面,显然对日军的攻击严阵以待。杉浦中队直接冲向了中国军队的正面阵地,让人想起了投火的飞蛾。 结果,一交手杉浦中队就陷入了中国军队的交叉炮火之中,整个队形被打得一塌糊涂,士兵们成片地倒了下去。“ [待续]淞沪前线日本兵的造反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富泽书中对于这段战斗的描述

虽然部队刚刚经过苦战,但因为杉浦平时对部下比较好,又作为军官难得地向部下道歉,杉浦中队的士兵们很受感动,也就勉力接受任务出征了。

但是,这次任务应该说确实颇为轻率 – 派杉浦中队出击的时候,日军大队部显然对攻击目标到底有多少中国军队一无所知。
应该说,富泽对于松村大队长会在最前线指挥战斗,以至于中弹身亡有看法,显示了他作为一名军人对军事的了解。按照日军建制,一个大队兵力一千余人,要在日本战国时代堪称大军,打一个桶狭间大战绰绰有余。大队长如果自己去冲锋,的确有置全军于不顾的轻率。 淞沪战役中国守军在街垒中顽强抵抗日军进攻 但事情也不可一概而论,在淞沪战役中,日军不要说大队长,连加纳治雄,仓永辰志这样的联队长都被打死了好几个。其原因,或者是日军指挥部遭到袭击或炮击,或者是其指挥官到前线观察中方阵地或者鼓舞士气的时候被某个中国神枪手盯上。要是松村大队长因此而死,也并非奇怪的事。 只是这位大队长并非以上任何一种情况。 他的死,和部下的杉浦中队长颇有关系。 以前,我曾经采访过一个日本老兵重信,他提到当年日军中有些军官依仗权势,凶恶横暴,经常把部下的生命视若草芥,但普通日本兵在“皇军”中被《战阵训》束缚,根本不敢对其不满,只有到战后,才一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位松村大队长就是这样一个重信口中的“混账马鹿”。 而杉浦中队长,却是一个性格温和,略有点儿窝囊的军官。 这两个人配合在一起,在日本的文化背景下,不用说也可以猜到会发生什么 – 日本社会至今仍有以强凌弱的文化遗存,这种文化的特点是在弱者面前强者会越发凶狠嚣张。假如弱者敢于反抗,还可以得到“
“于是,杉浦中队长率部向其有宿命之缘的江湾出发了。江湾是中国军队主力集结的要点之一,我军仅仅用一个中队去攻击,想一想也是无谋之举,但这就是松村大队长给杉浦中队的命令。
的描述 虽然部队刚刚经过苦战,但因为杉浦平时对部下比较好,又作为军官难得地向部下道歉,杉浦中队的士兵们很受感动,也就勉力接受任务出征了。 但是,这次任务应该说确实颇为轻率 – 派杉浦中队出击的时候,日军大队部显然对攻击目标到底有多少中国军队一无所知。 “于是,杉浦中队长率部向其有宿命之缘的江湾出发了。江湾是中国军队主力集结的要点之一,我军仅仅用一个中队去攻击,想一想也是无谋之举,但这就是松村大队长给杉浦中队的命令。 中国军队方面,显然对日军的攻击严阵以待。杉浦中队直接冲向了中国军队的正面阵地,让人想起了投火的飞蛾。 结果,一交手杉浦中队就陷入了中国军队的交叉炮火之中,整个队形被打得一塌糊涂,士兵们成片地倒了下去。“ [待续]
中国军队方面,显然对日军的攻击严阵以待。杉浦中队直接冲向了中国军队的正面阵地,让人想起了投火的飞蛾。

结果,一交手杉浦中队就陷入了中国军队的交叉炮火之中,整个队形被打得一塌糊涂,士兵们成片地倒了下去。“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