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四 十八里店飞毛腿 十一  

2010-02-12 09:30: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到了这两个一追一跑的。当时虽然没有什么见义勇为的奖励,但碰上抓小偷普遍十分踊跃 -- 中国人喜欢凑热闹,当时小偷少,大伙儿看着新鲜。转眼间,就有四五个人加入了追赶的行列,有人还抓了铁锨棍子,一边追一边喊:“抓小偷啊!” 这一喊不要紧,前面那人立即加速。 退伍军人一边追一边暗挑大指 -- 行啊,这速度,侦察兵的水平阿! 附近是个居民点,有些下夜班的工人正好回来,一看这个情形,也纷纷边喊边跟了上来,一时竟然凑了百十来人。 一个跑,百十来人在后面追,在当时的京郊堪称壮观。 这一场大赛跑,到几十年后老孙提起来还津津乐道,印象极为深刻。 追的人一边追一边在喊:“抓小偷!”“站住!”“狗X的还跑!”。。。 眼看追出去五六百米,可能是嫌喊的话太单调,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 “抓流氓啊!” 前面那主儿噌一下,跟踩了油门似的,跑得更快了! 退伍军人看得乍舌,也顾不上细琢磨,只能继续跟着追吧。 跑的那个蹿小道,跳矮墙,进树林,哪儿难走往哪儿走。架不住这退伍军人也是本地人,寸步不让。 可是,跑了有两三千米,退伍军人忽然觉得自己这边喊声弱了。回头一看 – 好么,刚才那一百多人,稀稀拉拉的在后面拖着,拉长了足有一里多地,自己身后也就剩下四五个年轻后生,跑得呼哧带喘,也都顾不上喊了。 又追出去两三千米,那小子连减速都没有。 退伍军人再一回头 – 这回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了。 全让那小子给跑趴下了! 其实,路上不断有人听见“抓小偷”的喊声,加入进来,但都跑不过这小子的两条飞毛腿。 这退伍军人一琢磨,说不行啊,就剩我一个了,这么追上去,他要是有刀呢?我不是要吃亏? 当过兵的一般反应都不慢。想到这儿,退伍军人慢慢收住脚步,开始左右踅摸 – 好,旁边有个石头矮墙,退伍军人跑过去,从墙头上卸下一块大砖头来。 回头一看,周围一马平川,那小子还没跑太远。 “你给我站住!”退伍军人一边喊,一边举着这块砖头追上去了。 这一追,就追到了一万多米(老孙有材料,双方京城十案之四 十八里店飞毛腿 十

飞毛腿被抓的经过十分吊诡。

话说北京通县梨园有一个退伍军人,那天家里没盐了,去供销社买盐。

供销社这个玩意儿,年轻的朋友可能都没印象了。想当年,它就是一个社区的经济中心。百货商店不能到处都开,每个社区里头总得有一个买东西的地方吧,这就是 代销店。它不但卖东西,订奶订报,居委会发通知,甚至法院枪毙人贴布告,都围绕着供销社转。这种商店没有竞争对手,也无须打广告,所以连个名都不需要。

题外话,那时候大伙儿钱少,东西更少,所以小时候供销社售货员的地位和今天外企白领相似。因为她们总能提前知道什么时候有出口转内销的处理品卖,或者私分 硌窝鸡蛋 – 这不是我说的,柯云路老师练功之前写过一本《新星》,里面有个土包子书记,给高干子弟,县长小蜜开的条件就是“干得好明年调你去供销社当售货员。”
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这种要买东西得走后门的现象,足以让今天的商店老板们羡慕到翻白眼。

有趣的是,如今走在日本街头,看见24小时营业的Lawson连锁店,老觉得它像供销社。

供销社的确有点儿像连锁店,因为它里面东西从吃到用什么都有,当然品种你不能计较,糖就是黄油球和话梅糖两种,零食就是榆皮豆加杏话梅,肥皂是灯塔的,漱口缸子是红星的,代销店要多了一种货,周围居民有奔走相告的可能。
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从这个角度说,供销社又似乎脱胎于部队的小卖部。

退伍军人是上午去供销社的,这时候人都上班去了,那里比较冷清。走到供销社门口,正看见里面出来一个人,见了他神色一滞,停了一下又往前走。退伍军人有点儿好奇,对这个人看了一眼,那人也还了一眼,两人擦肩而过。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刚要进门,忽见供销社的女营业员从门里探出头来,看到退伍军人,马上大声喊:“他抢我钱!”
意到了这两个一追一跑的。当时虽然没有什么见义勇为的奖励,但碰上抓小偷普遍十分踊跃 -- 中国人喜欢凑热闹,当时小偷少,大伙儿看着新鲜。转眼间,就有四五个人加入了追赶的行列,有人还抓了铁锨棍子,一边追一边喊:“抓小偷啊!” 这一喊不要紧,前面那人立即加速。 退伍军人一边追一边暗挑大指 -- 行啊,这速度,侦察兵的水平阿! 附近是个居民点,有些下夜班的工人正好回来,一看这个情形,也纷纷边喊边跟了上来,一时竟然凑了百十来人。 一个跑,百十来人在后面追,在当时的京郊堪称壮观。 这一场大赛跑,到几十年后老孙提起来还津津乐道,印象极为深刻。 追的人一边追一边在喊:“抓小偷!”“站住!”“狗X的还跑!”。。。 眼看追出去五六百米,可能是嫌喊的话太单调,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 “抓流氓啊!” 前面那主儿噌一下,跟踩了油门似的,跑得更快了! 退伍军人看得乍舌,也顾不上细琢磨,只能继续跟着追吧。 跑的那个蹿小道,跳矮墙,进树林,哪儿难走往哪儿走。架不住这退伍军人也是本地人,寸步不让。 可是,跑了有两三千米,退伍军人忽然觉得自己这边喊声弱了。回头一看 – 好么,刚才那一百多人,稀稀拉拉的在后面拖着,拉长了足有一里多地,自己身后也就剩下四五个年轻后生,跑得呼哧带喘,也都顾不上喊了。 又追出去两三千米,那小子连减速都没有。 退伍军人再一回头 – 这回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了。 全让那小子给跑趴下了! 其实,路上不断有人听见“抓小偷”的喊声,加入进来,但都跑不过这小子的两条飞毛腿。 这退伍军人一琢磨,说不行啊,就剩我一个了,这么追上去,他要是有刀呢?我不是要吃亏? 当过兵的一般反应都不慢。想到这儿,退伍军人慢慢收住脚步,开始左右踅摸 – 好,旁边有个石头矮墙,退伍军人跑过去,从墙头上卸下一块大砖头来。 回头一看,周围一马平川,那小子还没跑太远。 “你给我站住!”退伍军人一边喊,一边举着这块砖头追上去了。 这一追,就追到了一万多米(老孙有材料,双方
抢劫啊!~ 退伍军人回头一看,刚才那人已经跟兔子一样跑了起来。

退伍是退伍了,部队受的教育可没搁下,这退伍军人一转身,一边喊“站住!”“抓住他!”,一边就追了出去。

这边他追出去,那边女营业员扯开嗓子叫起来 – “快来人啊,抓小偷啊!”
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听到喊声,周围的路人也都注意到了这两个一追一跑的。当时虽然没有什么见义勇为的奖励,但碰上抓小偷普遍十分踊跃 -- 中国人喜欢凑热闹,当时小偷少,大伙儿看着新鲜。转眼间,就有四五个人加入了追赶的行列,有人还抓了铁锨棍子,一边追一边喊:“抓小偷啊!”

这一喊不要紧,前面那人立即加速。

退伍军人一边追一边暗挑大指 -- 行啊,这速度,侦察兵的水平阿!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 飞毛腿被抓的经过十分吊诡。 话说北京通县梨园有一个退伍军人,那天家里没盐了,去供销社买盐。 供销社这个玩意儿,年轻的朋友可能都没印象了。想当年,它就是一个社区的经济中心。百货商店不能到处都开,每个社区里头总得有一个买东西的地方吧,这就是 代销店。它不但卖东西,订奶订报,居委会发通知,甚至法院枪毙人贴布告,都围绕着供销社转。这种商店没有竞争对手,也无须打广告,所以连个名都不需要。 题外话,那时候大伙儿钱少,东西更少,所以小时候供销社售货员的地位和今天外企白领相似。因为她们总能提前知道什么时候有出口转内销的处理品卖,或者私分 硌窝鸡蛋 – 这不是我说的,柯云路老师练功之前写过一本《新星》,里面有个土包子书记,给高干子弟,县长小蜜开的条件就是“干得好明年调你去供销社当售货员。” 这种要买东西得走后门的现象,足以让今天的商店老板们羡慕到翻白眼。 有趣的是,如今走在日本街头,看见24小时营业的Lawson连锁店,老觉得它像供销社。 供销社的确有点儿像连锁店,因为它里面东西从吃到用什么都有,当然品种你不能计较,糖就是黄油球和话梅糖两种,零食就是榆皮豆加杏话梅,肥皂是灯塔的,漱口缸子是红星的,代销店要多了一种货,周围居民有奔走相告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说,供销社又似乎脱胎于部队的小卖部。 退伍军人是上午去供销社的,这时候人都上班去了,那里比较冷清。走到供销社门口,正看见里面出来一个人,见了他神色一滞,停了一下又往前走。退伍军人有点儿好奇,对这个人看了一眼,那人也还了一眼,两人擦肩而过。 刚要进门,忽见供销社的女营业员从门里探出头来,看到退伍军人,马上大声喊:“他抢我钱!” 抢劫啊!~ 退伍军人回头一看,刚才那人已经跟兔子一样跑了起来。 退伍是退伍了,部队受的教育可没搁下,这退伍军人一转身,一边喊“站住!”“抓住他!”,一边就追了出去。 这边他追出去,那边女营业员扯开嗓子叫起来 – “快来人啊,抓小偷啊!” 听到喊声,周围的路人也都注
附近是个居民点,有些下夜班的工人正好回来,一看这个情形,也纷纷边喊边跟了上来,一时竟然凑了百十来人。

一个跑,百十来人在后面追,在当时的京郊堪称壮观。

这一场大赛跑,到几十年后老孙提起来还津津乐道,印象极为深刻。

追的人一边追一边在喊:“抓小偷!”“站住!”“狗X的还跑!”。。。

眼看追出去五六百米,可能是嫌喊的话太单调,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 “抓流氓啊!”意到了这两个一追一跑的。当时虽然没有什么见义勇为的奖励,但碰上抓小偷普遍十分踊跃 -- 中国人喜欢凑热闹,当时小偷少,大伙儿看着新鲜。转眼间,就有四五个人加入了追赶的行列,有人还抓了铁锨棍子,一边追一边喊:“抓小偷啊!” 这一喊不要紧,前面那人立即加速。 退伍军人一边追一边暗挑大指 -- 行啊,这速度,侦察兵的水平阿! 附近是个居民点,有些下夜班的工人正好回来,一看这个情形,也纷纷边喊边跟了上来,一时竟然凑了百十来人。 一个跑,百十来人在后面追,在当时的京郊堪称壮观。 这一场大赛跑,到几十年后老孙提起来还津津乐道,印象极为深刻。 追的人一边追一边在喊:“抓小偷!”“站住!”“狗X的还跑!”。。。 眼看追出去五六百米,可能是嫌喊的话太单调,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 “抓流氓啊!” 前面那主儿噌一下,跟踩了油门似的,跑得更快了! 退伍军人看得乍舌,也顾不上细琢磨,只能继续跟着追吧。 跑的那个蹿小道,跳矮墙,进树林,哪儿难走往哪儿走。架不住这退伍军人也是本地人,寸步不让。 可是,跑了有两三千米,退伍军人忽然觉得自己这边喊声弱了。回头一看 – 好么,刚才那一百多人,稀稀拉拉的在后面拖着,拉长了足有一里多地,自己身后也就剩下四五个年轻后生,跑得呼哧带喘,也都顾不上喊了。 又追出去两三千米,那小子连减速都没有。 退伍军人再一回头 – 这回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了。 全让那小子给跑趴下了! 其实,路上不断有人听见“抓小偷”的喊声,加入进来,但都跑不过这小子的两条飞毛腿。 这退伍军人一琢磨,说不行啊,就剩我一个了,这么追上去,他要是有刀呢?我不是要吃亏? 当过兵的一般反应都不慢。想到这儿,退伍军人慢慢收住脚步,开始左右踅摸 – 好,旁边有个石头矮墙,退伍军人跑过去,从墙头上卸下一块大砖头来。 回头一看,周围一马平川,那小子还没跑太远。 “你给我站住!”退伍军人一边喊,一边举着这块砖头追上去了。 这一追,就追到了一万多米(老孙有材料,双方

前面那主儿噌一下,跟踩了油门似的,跑得更快了!

退伍军人看得乍舌,也顾不上细琢磨,只能继续跟着追吧。

跑的那个蹿小道,跳矮墙,进树林,哪儿难走往哪儿走。架不住这退伍军人也是本地人,寸步不让。

可是,跑了有两三千米,退伍军人忽然觉得自己这边喊声弱了。回头一看 –

好么,刚才那一百多人,稀稀拉拉的在后面拖着,拉长了足有一里多地,自己身后也就剩下四五个年轻后生,跑得呼哧带喘,也都顾不上喊了。

又追出去两三千米,那小子连减速都没有。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退伍军人再一回头 – 这回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了。
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全让那小子给跑趴下了!

其实,路上不断有人听见“抓小偷”的喊声,加入进来,但都跑不过这小子的两条飞毛腿。

这退伍军人一琢磨,说不行啊,就剩我一个了,这么追上去,他要是有刀呢?我不是要吃亏?
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当过兵的一般反应都不慢。想到这儿,退伍军人慢慢收住脚步,开始左右踅摸 – 好,旁边有个石头矮墙,退伍军人跑过去,从墙头上卸下一块大砖头来。

回头一看,周围一马平川,那小子还没跑太远。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你给我站住!”退伍军人一边喊,一边举着这块砖头追上去了。

这一追,就追到了一万多米(老孙有材料,双方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 飞毛腿被抓的经过十分吊诡。 话说北京通县梨园有一个退伍军人,那天家里没盐了,去供销社买盐。 供销社这个玩意儿,年轻的朋友可能都没印象了。想当年,它就是一个社区的经济中心。百货商店不能到处都开,每个社区里头总得有一个买东西的地方吧,这就是 代销店。它不但卖东西,订奶订报,居委会发通知,甚至法院枪毙人贴布告,都围绕着供销社转。这种商店没有竞争对手,也无须打广告,所以连个名都不需要。 题外话,那时候大伙儿钱少,东西更少,所以小时候供销社售货员的地位和今天外企白领相似。因为她们总能提前知道什么时候有出口转内销的处理品卖,或者私分 硌窝鸡蛋 – 这不是我说的,柯云路老师练功之前写过一本《新星》,里面有个土包子书记,给高干子弟,县长小蜜开的条件就是“干得好明年调你去供销社当售货员。” 这种要买东西得走后门的现象,足以让今天的商店老板们羡慕到翻白眼。 有趣的是,如今走在日本街头,看见24小时营业的Lawson连锁店,老觉得它像供销社。 供销社的确有点儿像连锁店,因为它里面东西从吃到用什么都有,当然品种你不能计较,糖就是黄油球和话梅糖两种,零食就是榆皮豆加杏话梅,肥皂是灯塔的,漱口缸子是红星的,代销店要多了一种货,周围居民有奔走相告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说,供销社又似乎脱胎于部队的小卖部。 退伍军人是上午去供销社的,这时候人都上班去了,那里比较冷清。走到供销社门口,正看见里面出来一个人,见了他神色一滞,停了一下又往前走。退伍军人有点儿好奇,对这个人看了一眼,那人也还了一眼,两人擦肩而过。 刚要进门,忽见供销社的女营业员从门里探出头来,看到退伍军人,马上大声喊:“他抢我钱!” 抢劫啊!~ 退伍军人回头一看,刚才那人已经跟兔子一样跑了起来。 退伍是退伍了,部队受的教育可没搁下,这退伍军人一转身,一边喊“站住!”“抓住他!”,一边就追了出去。 这边他追出去,那边女营业员扯开嗓子叫起来 – “快来人啊,抓小偷啊!” 听到喊声,周围的路人也都注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确实追逐了一万多米)。退伍军人心中佩服,说这小子别是练过吧,跑一万多米全程冲刺阿! 那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回身摆个架子,好像要鱼死网破。 退伍军人上去,一砖,就把这小子拍那儿了。 。。。 然后,退伍军人就在那儿喘,喘了半天以后追兵跟上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这小子就被作为抢劫犯“扭送当地公安机关”。还真不错,居然有二三十人是从梨园一直跟着追过来的。有个小伙子说了 -- 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跑到顺义去?! 到了当地公安机关一说,人家讲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了。 为什么,他抢钱了啊,你们怎么处理不了? 他在北京抢的钱,我们得跟北京警方联系,让他们处理。 嗯,同志,这是哪儿啊? 三河,同志,俺们这儿是河北,三河县,我的同志。。。 %¥·!!·!·#¥¥% 说到这儿,不用多讲,这个被一砖拍倒的,就是北京警方十年追捕的“十八里店飞毛腿” – 李宝城! 全程冲刺一万米,“飞毛腿”果然名不虚传。 李宝城被移交北京市公安机关。 这跟公安局整党有关系吗? 您别急啊,听老萨慢慢道来,要知道,他这次抢劫,一共才抢了九十块钱,根本不够刑事处理的。 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双桥老流氓”阿。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二

[待续]
京城十案之四十八里店飞毛腿十 飞毛腿被抓的经过十分吊诡。 话说北京通县梨园有一个退伍军人,那天家里没盐了,去供销社买盐。 供销社这个玩意儿,年轻的朋友可能都没印象了。想当年,它就是一个社区的经济中心。百货商店不能到处都开,每个社区里头总得有一个买东西的地方吧,这就是 代销店。它不但卖东西,订奶订报,居委会发通知,甚至法院枪毙人贴布告,都围绕着供销社转。这种商店没有竞争对手,也无须打广告,所以连个名都不需要。 题外话,那时候大伙儿钱少,东西更少,所以小时候供销社售货员的地位和今天外企白领相似。因为她们总能提前知道什么时候有出口转内销的处理品卖,或者私分 硌窝鸡蛋 – 这不是我说的,柯云路老师练功之前写过一本《新星》,里面有个土包子书记,给高干子弟,县长小蜜开的条件就是“干得好明年调你去供销社当售货员。” 这种要买东西得走后门的现象,足以让今天的商店老板们羡慕到翻白眼。 有趣的是,如今走在日本街头,看见24小时营业的Lawson连锁店,老觉得它像供销社。 供销社的确有点儿像连锁店,因为它里面东西从吃到用什么都有,当然品种你不能计较,糖就是黄油球和话梅糖两种,零食就是榆皮豆加杏话梅,肥皂是灯塔的,漱口缸子是红星的,代销店要多了一种货,周围居民有奔走相告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说,供销社又似乎脱胎于部队的小卖部。 退伍军人是上午去供销社的,这时候人都上班去了,那里比较冷清。走到供销社门口,正看见里面出来一个人,见了他神色一滞,停了一下又往前走。退伍军人有点儿好奇,对这个人看了一眼,那人也还了一眼,两人擦肩而过。 刚要进门,忽见供销社的女营业员从门里探出头来,看到退伍军人,马上大声喊:“他抢我钱!” 抢劫啊!~ 退伍军人回头一看,刚才那人已经跟兔子一样跑了起来。 退伍是退伍了,部队受的教育可没搁下,这退伍军人一转身,一边喊“站住!”“抓住他!”,一边就追了出去。 这边他追出去,那边女营业员扯开嗓子叫起来 – “快来人啊,抓小偷啊!” 听到喊声,周围的路人也都注京城十案之四 十八里店飞毛腿 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