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刑警队长有个不靠谱的丈母娘 十五  

2010-12-05 01:3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太爷这句话说出来,估计储蓄所所长也是一愣。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要求怎么看也不违规,那就……念呗。 念完,老太爷说:“谢谢。” 十七个人的电话里头,有一个就是老疙瘩的。后来知道,他办了一张卡,分两次,存了五十八万在帐上。 老太爷说直觉接应的这个应该是有案底的,如果是我接触过的,一般他们的电话我都能记着。后来我给老疙瘩打电话,也没把握,不过一听他说的话,就知道找对人了 -- 没事儿,他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啊? 冯队说老太爷厉害不仅仅厉害在他脑子里有上万个电话号码,还因为他断定,来存钱的这个人,一不会用假身份证,二不会留个假电话。因为越是有经验的犯人,越明白没必要的花样不要耍,省得节外生枝。 我问冯队,说咱们要是真要名单,银行能不给嘛?冯队说最后,也得给,可是走手续得花时间,闹不好一拖延,那钱,就不在帐上了。可我们也没有先封人家账户的道理。 不过,冯队说,最后发现这属于杞人忧天,等我们查到,那账户上,已经就剩下十块钱了。 其他的钱呢?都被贼取走了?! 没有,都让老疙瘩那小子给转到他自己另一个账户上去了。 原来,这案子的主犯,也就是顺子,是河北香河老太爷这句话说出来,估计储蓄所所长也是一愣。
老太爷这句话说出来,估计储蓄所所长也是一愣。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要求怎么看也不违规,那就……念呗。 念完,老太爷说:“谢谢。” 十七个人的电话里头,有一个就是老疙瘩的。后来知道,他办了一张卡,分两次,存了五十八万在帐上。 老太爷说直觉接应的这个应该是有案底的,如果是我接触过的,一般他们的电话我都能记着。后来我给老疙瘩打电话,也没把握,不过一听他说的话,就知道找对人了 -- 没事儿,他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啊? 冯队说老太爷厉害不仅仅厉害在他脑子里有上万个电话号码,还因为他断定,来存钱的这个人,一不会用假身份证,二不会留个假电话。因为越是有经验的犯人,越明白没必要的花样不要耍,省得节外生枝。 我问冯队,说咱们要是真要名单,银行能不给嘛?冯队说最后,也得给,可是走手续得花时间,闹不好一拖延,那钱,就不在帐上了。可我们也没有先封人家账户的道理。 不过,冯队说,最后发现这属于杞人忧天,等我们查到,那账户上,已经就剩下十块钱了。 其他的钱呢?都被贼取走了?! 没有,都让老疙瘩那小子给转到他自己另一个账户上去了。 原来,这案子的主犯,也就是顺子,是河北香河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要求怎么看也不违规,那就……念呗。

念完,老太爷说:“谢谢。”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

十七个人的电话里头,有一个就是老疙瘩的。后来知道,他办了一张卡,分两次,存了五十八万在帐上。
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
老太爷说直觉接应的这个应该是有案底的,如果是我接触过的,一般他们的电话我都能记着。后来我给老疙瘩打电话,也没把握,不过一听他说的话,就知道找对人了 -- 没事儿,他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啊?

冯队说老太爷厉害不仅仅厉害在他脑子里有上万个电话号码,还因为他断定,来存钱的这个人,一不会用假身份证,二不会留个假电话。因为越是有经验的犯人,越明白没必要的花样不要耍,省得节外生枝。

我问冯队,说咱们要是真要名单,银行能不给嘛?冯队说最后,也得给,可是走手续得花时间,闹不好一拖延,那钱,就不在帐上了。可我们也没有先封人家账户的道理。
的另一个户头上了,然后才优哉游哉带着打印的存款记录和磁卡给顺子。 可以想象顺子在外地发现卡上只有十块钱,会是怎样的歇斯底里。 他自己说这是因为对顺子有了怀疑,决定把他的钱扣住,以免给自己惹麻烦。 冯队说这小子就是要黑吃黑!他知道顺子到了外地,带着案子不敢跟他来硬的。 顺子不是他大哥么?我问。 “黑道上,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冯队冷然说。 忍不住沉默半晌,附近,不知道是谁在放《水浒传》的录像,一曲“风风火火闯九州”唱得正火爆。 后来。。。我问。 后来我就赶到东兴楼去了,不到一个钟头。 那,老疙瘩准时到东兴楼了吗?我问。 没有。冯队说。 [待续]
不过,冯队说,最后发现这属于杞人忧天,等我们查到,那账户上,已经就剩下十块钱了。

其他的钱呢?都被贼取走了?!的另一个户头上了,然后才优哉游哉带着打印的存款记录和磁卡给顺子。 可以想象顺子在外地发现卡上只有十块钱,会是怎样的歇斯底里。 他自己说这是因为对顺子有了怀疑,决定把他的钱扣住,以免给自己惹麻烦。 冯队说这小子就是要黑吃黑!他知道顺子到了外地,带着案子不敢跟他来硬的。 顺子不是他大哥么?我问。 “黑道上,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冯队冷然说。 忍不住沉默半晌,附近,不知道是谁在放《水浒传》的录像,一曲“风风火火闯九州”唱得正火爆。 后来。。。我问。 后来我就赶到东兴楼去了,不到一个钟头。 那,老疙瘩准时到东兴楼了吗?我问。 没有。冯队说。 [待续]

没有,都让老疙瘩那小子给转到他自己另一个账户上去了。

原来,这案子的主犯,也就是顺子,是河北香河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的另一个户头上了,然后才优哉游哉带着打印的存款记录和磁卡给顺子。 可以想象顺子在外地发现卡上只有十块钱,会是怎样的歇斯底里。 他自己说这是因为对顺子有了怀疑,决定把他的钱扣住,以免给自己惹麻烦。 冯队说这小子就是要黑吃黑!他知道顺子到了外地,带着案子不敢跟他来硬的。 顺子不是他大哥么?我问。 “黑道上,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冯队冷然说。 忍不住沉默半晌,附近,不知道是谁在放《水浒传》的录像,一曲“风风火火闯九州”唱得正火爆。 后来。。。我问。 后来我就赶到东兴楼去了,不到一个钟头。 那,老疙瘩准时到东兴楼了吗?我问。 没有。冯队说。 [待续]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的另一个户头上了,然后才优哉游哉带着打印的存款记录和磁卡给顺子。

可以想象顺子在外地发现卡上只有十块钱,会是怎样的歇斯底里。

他自己说这是因为对顺子有了怀疑,决定把他的钱扣住,以免给自己惹麻烦。

冯队说这小子就是要黑吃黑!他知道顺子到了外地,带着案子不敢跟他来硬的。

顺子不是他大哥么?我问。
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
“黑道上,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冯队冷然说。

忍不住沉默半晌,附近,不知道是谁在放《水浒传》的录像,一曲“风风火火闯九州”唱得正火爆。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

后来。。。我问。
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
后来我就赶到东兴楼去了,不到一个钟头。

那,老疙瘩准时到东兴楼了吗?我问。的另一个户头上了,然后才优哉游哉带着打印的存款记录和磁卡给顺子。 可以想象顺子在外地发现卡上只有十块钱,会是怎样的歇斯底里。 他自己说这是因为对顺子有了怀疑,决定把他的钱扣住,以免给自己惹麻烦。 冯队说这小子就是要黑吃黑!他知道顺子到了外地,带着案子不敢跟他来硬的。 顺子不是他大哥么?我问。 “黑道上,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冯队冷然说。 忍不住沉默半晌,附近,不知道是谁在放《水浒传》的录像,一曲“风风火火闯九州”唱得正火爆。 后来。。。我问。 后来我就赶到东兴楼去了,不到一个钟头。 那,老疙瘩准时到东兴楼了吗?我问。 没有。冯队说。 [待续]

没有。冯队说。
县人,曾和老疙瘩一块儿劳改。当时老疙瘩偷了其他犯人的东西,要被“看金鱼”(把脑袋塞进马桶的一种私刑),幸好被顺子所救,从此成了他的铁杆跟班。 老疙瘩出来以后不久,顺子也出来了,两个人见面后,老疙瘩一直把顺子叫大哥,两人交情更加深厚。这次到北京,顺子也没说是干什么,就让老疙瘩来车接他一次。 要说老疙瘩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他肯定是脑袋进水了。 对啊,老疙瘩后来对老太爷表白就是 – “我那时候脑袋进水了,死活想不到他是去干什么……” 然后,自然是一路前行,走到府右街看见一个储蓄所,顺子拿出两万块钱来,一万甩给了老疙瘩,一万自己带在身上了,说随时要花钱,存存取取的麻烦。然后他说你去,用你的开个异地通存通取的账户,把卡给我。 老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就去存了,回来把存款凭条和卡都给了顺子,然后送他去了火车站到外地。 顺子是躲风去了,老疙瘩却强调:“我以为他是生意上和朋友闹了别扭,或者跟相好儿的打架了,所以要去外地躲躲。就是没想到他是犯了法到外地躲风!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冯队说脑子进水的老疙瘩,那天可一点儿都不糊涂,他存完钱,顺手就转到自己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