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二  

2010-04-11 01:4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马天民进来,旁边人都跟他打招呼 – 前边说了,北京站俩派出所,这边是铁路的,马天民是治安的。他来,属于兄弟单位来人 – 虽然这兄弟单位没事儿一天来三回,赶上聚餐说不定还带来俩联防,那毕竟也是兄弟单位,跟自己内部的不一样。

这一不一样,那位“安书记”误会了 – 他以为来的是领导。

只见这位呼一下站起来,对着马天民扑通就跪下了,当当当磕头,嘴里说什么却是含糊不清,大意是警察同志求你了,帮我把钱找回来吧,把姐夫他们都抓起 来。。。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三

马天民赶紧扶他,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 以他的经验,这人要是哭,问题还有的商量,最怕的就是这种不哭,车轴汉子看着你两眼冒火似的,一磕头满屋子闹地震的主儿。
马天民进来,旁边人都跟他打招呼 – 前边说了,北京站俩派出所,这边是铁路的,马天民是治安的。他来,属于兄弟单位来人 – 虽然这兄弟单位没事儿一天来三回,赶上聚餐说不定还带来俩联防,那毕竟也是兄弟单位,跟自己内部的不一样。 这一不一样,那位“安书记”误会了 – 他以为来的是领导。 只见这位呼一下站起来,对着马天民扑通就跪下了,当当当磕头,嘴里说什么却是含糊不清,大意是警察同志求你了,帮我把钱找回来吧,把姐夫他们都抓起 来。。。 马天民赶紧扶他,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 以他的经验,这人要是哭,问题还有的商量,最怕的就是这种不哭,车轴汉子看着你两眼冒火似的,一磕头满屋子闹地震的主儿。 他丢了什么?马天民问所里的民警。 那女民警轻声说:“他丢了一台拖拉机。” “啊?”马天民下意识地往门口看,北京站口丢什么都有,但是丢拖拉机¥%##¥#¥#这种玩意儿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这位安书记,是黑龙江勃利县的一个大队书记 – 这个地方当时地势辽阔,人口稀少,你别看老安只是一个大队书记,他管的地盘要在日本不比一个市小,在当地也是一跺脚四方响应的人物。这块地方土地还特别 好,后来侦破此案的一名侦察员回忆说:“去了才知道,难怪当初小日本那么想要东北这块地方。这儿实在太肥沃了。搁谁谁都喜欢,东北大馒头太好吃了,香!” 这地方的庄稼地,种什么长什么,一个人能摊几百亩地,照当年的标准娶不上媳妇的也能划地主。 就是因为土地太多,太好了,出问题了。 因为土地虽好,人不够,庄稼收不过来。八十年代初期,农业开始搞承包,大伙儿种地都有积极性,众乡亲一合计,最后有人出招了 – 咱们凑钱买个康拜因吧,那玩意儿一开起来你就可以睡觉了,睡醒了调回头来接着睡,一天的活儿,睡两觉就干完了,晚上回家跟老婆乐和一宿不用打盹。 说完了有人问 – 你哪儿有老婆啊? 回:俺直接把康拜因当老婆。 瞧,能跟康拜因乐和一宿,东北人是不是个个有赵本山的素质? 慢着,那位说了,啥叫康拜因阿? 东北农民问了 -- 酱紫你知道是啥吗?走召弓虽你知道是啥吗?嘿嘿,这回也轮到俺们教你咋说话了 – 康拜因阿,就是Combine的意思。。。 嗯?这还是八十年代的东北农民吗?好像当时农
他丢了什么?马天民问所里的民警。

那女民警轻声说:“他丢了一台拖拉机。”

“啊?”马天民下意识地往门口看,北京站口丢什么都有,但是丢拖拉机¥%##¥#¥#这种玩意儿还是第一次听到。
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三
这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这位安书记,是黑龙江勃利县的一个大队书记 – 这个地方当时地势辽阔,人口稀少,你别看老安只是一个大队书记,他管的地盘要在日本不比一个市小,在当地也是一跺脚四方响应的人物。这块地方土地还特别 好,后来侦破此案的一名侦察员回忆说:“去了才知道,难怪当初小日本那么想要东北这块地方。这儿实在太肥沃了。搁谁谁都喜欢,东北大馒头太好吃了,香!” 这地方的庄稼地,种什么长什么,一个人能摊几百亩地,照当年的标准娶不上媳妇的也能划地主。

就是因为土地太多,太好了,出问题了。
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三
因为土地虽好,人不够,庄稼收不过来。八十年代初期,农业开始搞承包,大伙儿种地都有积极性,众乡亲一合计,最后有人出招了 – 咱们凑钱买个康拜因吧,那玩意儿一开起来你就可以睡觉了,睡醒了调回头来接着睡,一天的活儿,睡两觉就干完了,晚上回家跟老婆乐和一宿不用打盹。

说完了有人问 – 你哪儿有老婆啊?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

回:俺直接把康拜因当老婆。
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
瞧,能跟康拜因乐和一宿,东北人是不是个个有赵本山的素质?

慢着,那位说了,啥叫康拜因阿?

东北农民问了 -- 酱紫你知道是啥吗?走召弓虽你知道是啥吗?嘿嘿,这回也轮到俺们教你咋说话了 – 康拜因阿,就是Combine的意思。。。
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三
嗯?这还是八十年代的东北农民吗?好像当时农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村小学一般不教英语。 还真不是吹的,虽然网上今天说康拜因很少有人明白,当年的东北农民对它却耳熟能详。 当年叶永烈先生写过一部脍炙人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面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 小灵通在未来市的大田里,看见一个怪物拉着宽宽的犁铧一路行来,后面的田地就自动插满了秧苗。眼看这家伙慢吞吞地直奔田埂而去,小灵通大惊,喊话无效之后 上去一阵乱扳乱拉,终于把这个“危险”的机器停了下来。 小灵通当然错了,这种怪物是带自动驾驶仪(估计是GPS)的,自己会拐弯。。。 所谓康拜因,是一种大型农业机械,耕地,插秧,播种,洒药,收割,除了没有GPS以外,一切都和这种怪物差不多,是东北农民干活的好家什儿。 当年美国红色农业专家韩丁到中国,推动的三件农业大杀器 – 康拜因,喷灌和免耕法,此物排名第一。 说来神秘,其实这东西的构造并不复杂,前面是一个拖拉机,后面带着播种机就能干播种的活,带着收割机就能干收割的活,和玩具市场流行的变形金刚异曲同工, 可以极大程度代替农民的手工劳动。现在有的材料把康拜因只称为“联合收割机”,好像是有点儿片面化了它的能耐。 多说一句,既然如此好,康拜因怎么只在东北使用得多呢? 这不奇怪,康拜因虽好,但也有缺点 – 第一,它横行无忌,故此只适用于大块农场,碰到小地块或者梯田这种地貌,它就无能为力了;第二,它需要在田间预留行进通道,对于惜土如金的中国农民来说, 这是个令人心疼的浪费;第三,它毕竟是机械化作业,比不得我国农民的传统精耕细作,是要有点减产的。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
老萨怎么知道这些?很简单,萨娘当年就是干农机的嘛!那时候萨娘刚调回北京不久,三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差不多。虽然十年浩劫让大多数人 生疏了业务,但一旦投入工作,这帮中国人的本事即便是作为朋友的韩丁也没想到。比如韩丁带来的脱粒机,核心部件是个满身是刺的钢辊,这边进去老玉米,上面 的玉米粒立即被钢辊上的尖刺抓住,那边出来就是玉米豆 – 和“剥光”了的玉米秸,端的神奇,不过售价也让人吃不消。这种带钢刺的辊子我国没有生产设备,看来不得不进口美国的了。结果萨娘他们弄了个黑铁轴,叫个焊 接青工不断对着上面电焊,一点就是一个尖刺,一会儿功夫就把美国带专利技术的玩意儿给做出来,造价等于进口的千分之一。韩丁先生抱着这铁辊转了三圈,差点 儿拿那狼牙棒似的玩意儿砸自己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三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三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马天民进来,旁边人都跟他打招呼 – 前边说了,北京站俩派出所,这边是铁路的,马天民是治安的。他来,属于兄弟单位来人 – 虽然这兄弟单位没事儿一天来三回,赶上聚餐说不定还带来俩联防,那毕竟也是兄弟单位,跟自己内部的不一样。 这一不一样,那位“安书记”误会了 – 他以为来的是领导。 只见这位呼一下站起来,对着马天民扑通就跪下了,当当当磕头,嘴里说什么却是含糊不清,大意是警察同志求你了,帮我把钱找回来吧,把姐夫他们都抓起 来。。。 马天民赶紧扶他,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 以他的经验,这人要是哭,问题还有的商量,最怕的就是这种不哭,车轴汉子看着你两眼冒火似的,一磕头满屋子闹地震的主儿。 他丢了什么?马天民问所里的民警。 那女民警轻声说:“他丢了一台拖拉机。” “啊?”马天民下意识地往门口看,北京站口丢什么都有,但是丢拖拉机¥%##¥#¥#这种玩意儿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这位安书记,是黑龙江勃利县的一个大队书记 – 这个地方当时地势辽阔,人口稀少,你别看老安只是一个大队书记,他管的地盘要在日本不比一个市小,在当地也是一跺脚四方响应的人物。这块地方土地还特别 好,后来侦破此案的一名侦察员回忆说:“去了才知道,难怪当初小日本那么想要东北这块地方。这儿实在太肥沃了。搁谁谁都喜欢,东北大馒头太好吃了,香!” 这地方的庄稼地,种什么长什么,一个人能摊几百亩地,照当年的标准娶不上媳妇的也能划地主。 就是因为土地太多,太好了,出问题了。 因为土地虽好,人不够,庄稼收不过来。八十年代初期,农业开始搞承包,大伙儿种地都有积极性,众乡亲一合计,最后有人出招了 – 咱们凑钱买个康拜因吧,那玩意儿一开起来你就可以睡觉了,睡醒了调回头来接着睡,一天的活儿,睡两觉就干完了,晚上回家跟老婆乐和一宿不用打盹。 说完了有人问 – 你哪儿有老婆啊? 回:俺直接把康拜因当老婆。 瞧,能跟康拜因乐和一宿,东北人是不是个个有赵本山的素质? 慢着,那位说了,啥叫康拜因阿? 东北农民问了 -- 酱紫你知道是啥吗?走召弓虽你知道是啥吗?嘿嘿,这回也轮到俺们教你咋说话了 – 康拜因阿,就是Combine的意思。。。 嗯?这还是八十年代的东北农民吗?好像当时农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马天民进来,旁边人都跟他打招呼 – 前边说了,北京站俩派出所,这边是铁路的,马天民是治安的。他来,属于兄弟单位来人 – 虽然这兄弟单位没事儿一天来三回,赶上聚餐说不定还带来俩联防,那毕竟也是兄弟单位,跟自己内部的不一样。 这一不一样,那位“安书记”误会了 – 他以为来的是领导。 只见这位呼一下站起来,对着马天民扑通就跪下了,当当当磕头,嘴里说什么却是含糊不清,大意是警察同志求你了,帮我把钱找回来吧,把姐夫他们都抓起 来。。。 马天民赶紧扶他,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 以他的经验,这人要是哭,问题还有的商量,最怕的就是这种不哭,车轴汉子看着你两眼冒火似的,一磕头满屋子闹地震的主儿。 他丢了什么?马天民问所里的民警。 那女民警轻声说:“他丢了一台拖拉机。” “啊?”马天民下意识地往门口看,北京站口丢什么都有,但是丢拖拉机¥%##¥#¥#这种玩意儿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这位安书记,是黑龙江勃利县的一个大队书记 – 这个地方当时地势辽阔,人口稀少,你别看老安只是一个大队书记,他管的地盘要在日本不比一个市小,在当地也是一跺脚四方响应的人物。这块地方土地还特别 好,后来侦破此案的一名侦察员回忆说:“去了才知道,难怪当初小日本那么想要东北这块地方。这儿实在太肥沃了。搁谁谁都喜欢,东北大馒头太好吃了,香!” 这地方的庄稼地,种什么长什么,一个人能摊几百亩地,照当年的标准娶不上媳妇的也能划地主。 就是因为土地太多,太好了,出问题了。 因为土地虽好,人不够,庄稼收不过来。八十年代初期,农业开始搞承包,大伙儿种地都有积极性,众乡亲一合计,最后有人出招了 – 咱们凑钱买个康拜因吧,那玩意儿一开起来你就可以睡觉了,睡醒了调回头来接着睡,一天的活儿,睡两觉就干完了,晚上回家跟老婆乐和一宿不用打盹。 说完了有人问 – 你哪儿有老婆啊? 回:俺直接把康拜因当老婆。 瞧,能跟康拜因乐和一宿,东北人是不是个个有赵本山的素质? 慢着,那位说了,啥叫康拜因阿? 东北农民问了 -- 酱紫你知道是啥吗?走召弓虽你知道是啥吗?嘿嘿,这回也轮到俺们教你咋说话了 – 康拜因阿,就是Combine的意思。。。 嗯?这还是八十年代的东北农民吗?好像当时农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脑袋。 不过,别的东西可以因陋就简,康拜因最关键的部件 – 拖拉机却不能,这东西只能买正牌子的。 要说现在,如果需要,只怕卖豆糕的都能兼营拖拉机 – 商品经济之中,什么赚钱大伙儿做什么,天经地义。但是在八一年,拖拉机绝对属于供不应求的商品。那玩意儿有钱买不到。 那时候你要买拖拉机,是要一机部批条子的。 农民们对买康拜因非常支持,纷纷表示可以出钱。身为党员干部,安书记最受信赖,负责去找门路,买拖拉机 – 不能不赞一句,81年的党员干部,还是有威信的。 安书记,工作勤奋,待人公平,在勃利这地方深孚众望,也是能人,但等到了牡丹江,可就心有余力不足了 – 走组织程序,那还不得猴年马月?当时的干部,腐败不是问题,僵化是问题,拖拉机在库里,审批手续不全,就是开不出来。 跑了牡丹江跑哈尔滨,一无所获,这拖拉机,上哪儿买去阿?安书记可就犯了愁。这时候,要真能拿俩钱润滑一下,未必不是好事儿呢。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人不免见人就叨唠。在去沈阳的列车上,安书记碰上一个姓齐的小伙子。听到安书记的苦恼,小伙子说你别急,我认识一个姓葛的兄弟,特有本 事,说不定,就帮你给解决了。 兄弟,那敢情好,可让我怎么谢你呢?安书记万分高兴。 成不成还两说呢。小伙子显得挺实诚。 到了沈阳,小伙子带来了他的朋友,一聊之下,这位姓葛的朋友说拖拉机有哇,直接去北京吧,我姐夫就在北京一机部工作,你们跟我走吧。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三
[待续]

马天民进来,旁边人都跟他打招呼 – 前边说了,北京站俩派出所,这边是铁路的,马天民是治安的。他来,属于兄弟单位来人 – 虽然这兄弟单位没事儿一天来三回,赶上聚餐说不定还带来俩联防,那毕竟也是兄弟单位,跟自己内部的不一样。 这一不一样,那位“安书记”误会了 – 他以为来的是领导。 只见这位呼一下站起来,对着马天民扑通就跪下了,当当当磕头,嘴里说什么却是含糊不清,大意是警察同志求你了,帮我把钱找回来吧,把姐夫他们都抓起 来。。。 马天民赶紧扶他,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 以他的经验,这人要是哭,问题还有的商量,最怕的就是这种不哭,车轴汉子看着你两眼冒火似的,一磕头满屋子闹地震的主儿。 他丢了什么?马天民问所里的民警。 那女民警轻声说:“他丢了一台拖拉机。” “啊?”马天民下意识地往门口看,北京站口丢什么都有,但是丢拖拉机¥%##¥#¥#这种玩意儿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这位安书记,是黑龙江勃利县的一个大队书记 – 这个地方当时地势辽阔,人口稀少,你别看老安只是一个大队书记,他管的地盘要在日本不比一个市小,在当地也是一跺脚四方响应的人物。这块地方土地还特别 好,后来侦破此案的一名侦察员回忆说:“去了才知道,难怪当初小日本那么想要东北这块地方。这儿实在太肥沃了。搁谁谁都喜欢,东北大馒头太好吃了,香!” 这地方的庄稼地,种什么长什么,一个人能摊几百亩地,照当年的标准娶不上媳妇的也能划地主。 就是因为土地太多,太好了,出问题了。 因为土地虽好,人不够,庄稼收不过来。八十年代初期,农业开始搞承包,大伙儿种地都有积极性,众乡亲一合计,最后有人出招了 – 咱们凑钱买个康拜因吧,那玩意儿一开起来你就可以睡觉了,睡醒了调回头来接着睡,一天的活儿,睡两觉就干完了,晚上回家跟老婆乐和一宿不用打盹。 说完了有人问 – 你哪儿有老婆啊? 回:俺直接把康拜因当老婆。 瞧,能跟康拜因乐和一宿,东北人是不是个个有赵本山的素质? 慢着,那位说了,啥叫康拜因阿? 东北农民问了 -- 酱紫你知道是啥吗?走召弓虽你知道是啥吗?嘿嘿,这回也轮到俺们教你咋说话了 – 康拜因阿,就是Combine的意思。。。 嗯?这还是八十年代的东北农民吗?好像当时农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 原 三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