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 一 三野正阳作 萨苏译  

2010-04-26 19:00: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中国从广西和云南两线,向越南发动了“自卫反击作战”,这是中国陆军自1960年中印边界作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这场战争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兴趣。日本军事记者三野正阳等当时随越南人民军行动,战后写出了《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一文,成为日本自卫队的参考文献。由于此文涉及对中越军队的若干内部评价,虽然文学性高于专业性,仍然直到发表后十年(1990年3月)方被解密,并在国外刊物部分刊载。现将这份自卫队解密文件入手部分翻译如下,并不表示支持或证实其观点,仅供对这场战争有兴趣的朋友参考。本文翻译前已经咨询日本有关部门,证明此文确属解密资料,进行翻译和公开发表与当地法律并无抵触。316A师仓促撤出战斗,老街周围部署的部队大多“全灭”。 原文插图:双方在老街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16A师的解围路线(带有荆棘状的包线表示越军部队被歼灭的地点,实心黑色粗箭头为中国军队机动方向,细箭头为越军机动方向,细箭头带叉表示越军部队撤退途中被追及歼灭,白色空心箭头为越军国防要塞) 高平方面越军的主力为346师,预备队为338师。这一地区东,北两面均与中国接壤,所以遭到两路夹攻,战斗中346师师参谋长被俘,是越军在战斗中被俘的最高人员。 但是,高平方面的抵抗给中国军队造成了大量杀伤。其原因在于这里山地地形复杂,对于节节抵抗的越南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缺乏山地战斗经验。同时,炮兵支援不足,也是中国军队的重要教训。 原文插图:双方在高平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46师参谋长被俘的标志,此图表明越军246团在高平方向被歼,但文中又提到此团团长在老街阵亡,必有一为误记 中国炮兵实力雄厚。在老街取得的战果,和炮兵火力的强大有直接关系。但是,中国军队的炮兵仅仅一天时间就打光了所有炮弹。第二天,炮兵支援能力大大减弱。而下一次炮弹补给要到4天以后,且只有一个当量。 中国军队的炮兵主要使用牵引式火炮,放列所需时间较长,严重影响了进攻的速度。这大概是中国军队在此战中学得的最大教训之一了。 [待续] 中越战争之真 相1979二三野正阳作萨苏译

值得一提的是,从文中判断,三野正阳是1979年2月26日到达越南的。因此,他的文章主要集中于对此后战局的分析。对2月26日前的战争,例如越军苦守老街之战和中国军队奇袭磅同(? 日文为ポント)全歼守军等战斗,三野仅作了简略介绍。不过,从文章编号和三野的描述看,还有一名日本记者或军事分析家写了另一篇文章谈2月26日前的战斗,称为《中越战争最初的十日》,萨已同时在着手寻找这篇文章。1979年,中国从广西和云南两线,向越南发动了“自卫反击作战”,这是中国陆军自1960年中印边界作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这场战争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兴趣。日本军事记者三野正阳等当时随越南人民军行动,战后写出了《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一文,成为日本自卫队的参考文献。由于此文涉及对中越军队的若干内部评价,虽然文学性高于专业性,仍然直到发表后十年(1990年3月)方被解密,并在国外刊物部分刊载。现将这份自卫队解密文件入手部分翻译如下,并不表示支持或证实其观点,仅供对这场战争有兴趣的朋友参考。本文翻译前已经咨询日本有关部门,证明此文确属解密资料,进行翻译和公开发表与当地法律并无抵触。 值得一提的是,从文中判断,三野正阳是1979年2月26日到达越南的。因此,他的文章主要集中于对此后战局的分析。对2月26日前的战争,例如越军苦守老街之战和中国军队奇袭磅同(? 日文为ポント)全歼守军等战斗,三野仅作了简略介绍。不过,从文章编号和三野的描述看,还有一名日本记者或军事分析家写了另一篇文章谈2月26日前的战斗,称为《中越战争最初的十日》,萨已同时在着手寻找这篇文章。 --- 译者 1979年3月7日午后5时许,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记者高野功氏在谅山市内遭到中国军队的枪击而遇难,当时25岁。作为这场战争中死亡的唯一一名日本人,今天在谅山还可以找到他的纪念碑。 -- 三野正洋 第一部分:三个方向的攻势 -- 3月26日前的战斗推移简述 原文插图:越方为防卫中国空军的攻击,部署在鸿基的SA-3果阿防空导弹阵地 类似的防空导弹基地,在越北有七个被中国攻占 1979年2月17日晨五点,中国军队第41军,第42军合计六个师,向越军阵地发起突然攻击。攻击的主要方式采用了传统的“人海战术“。越军则以346 师,354师,316甲师,188炮兵师,独立第677团迎击,双方在越北全线展开激战。 2月18日,苏联宣布进入战备警戒体制。 2月19日,老街成为

                                                                                                                                ---    译者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

1979年3月7日午后5时许,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记者高野功氏在谅山市内遭到中国军队的枪击而遇难,当时25岁。作为这场战争中死亡的唯一一名日本人,今天在谅山还可以找到他的纪念碑。    -- 三野正洋
 
第一部分:三个方向的攻势 -- 3月26日前的战斗推移简述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

原文插图:越方为防卫中国空军的攻击,部署在鸿基的SA-3果阿防空导弹阵地 类似的防空导弹基地,在越北有七个被中国攻占316A师仓促撤出战斗,老街周围部署的部队大多“全灭”。 原文插图:双方在老街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16A师的解围路线(带有荆棘状的包线表示越军部队被歼灭的地点,实心黑色粗箭头为中国军队机动方向,细箭头为越军机动方向,细箭头带叉表示越军部队撤退途中被追及歼灭,白色空心箭头为越军国防要塞) 高平方面越军的主力为346师,预备队为338师。这一地区东,北两面均与中国接壤,所以遭到两路夹攻,战斗中346师师参谋长被俘,是越军在战斗中被俘的最高人员。 但是,高平方面的抵抗给中国军队造成了大量杀伤。其原因在于这里山地地形复杂,对于节节抵抗的越南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缺乏山地战斗经验。同时,炮兵支援不足,也是中国军队的重要教训。 原文插图:双方在高平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46师参谋长被俘的标志,此图表明越军246团在高平方向被歼,但文中又提到此团团长在老街阵亡,必有一为误记 中国炮兵实力雄厚。在老街取得的战果,和炮兵火力的强大有直接关系。但是,中国军队的炮兵仅仅一天时间就打光了所有炮弹。第二天,炮兵支援能力大大减弱。而下一次炮弹补给要到4天以后,且只有一个当量。 中国军队的炮兵主要使用牵引式火炮,放列所需时间较长,严重影响了进攻的速度。这大概是中国军队在此战中学得的最大教训之一了。 [待续] 中越战争之真 相1979二三野正阳作萨苏译

1979年2月17日晨五点,中国军队第41军,第42军合计六个师,向越军阵地发起突然攻击。攻击的主要方式采用了传统的“人海战术“。越军则以346 师,354师,316甲师,188炮兵师,独立第677团迎击,双方在越北全线展开激战。
1979年,中国从广西和云南两线,向越南发动了“自卫反击作战”,这是中国陆军自1960年中印边界作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这场战争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兴趣。日本军事记者三野正阳等当时随越南人民军行动,战后写出了《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一文,成为日本自卫队的参考文献。由于此文涉及对中越军队的若干内部评价,虽然文学性高于专业性,仍然直到发表后十年(1990年3月)方被解密,并在国外刊物部分刊载。现将这份自卫队解密文件入手部分翻译如下,并不表示支持或证实其观点,仅供对这场战争有兴趣的朋友参考。本文翻译前已经咨询日本有关部门,证明此文确属解密资料,进行翻译和公开发表与当地法律并无抵触。 值得一提的是,从文中判断,三野正阳是1979年2月26日到达越南的。因此,他的文章主要集中于对此后战局的分析。对2月26日前的战争,例如越军苦守老街之战和中国军队奇袭磅同(? 日文为ポント)全歼守军等战斗,三野仅作了简略介绍。不过,从文章编号和三野的描述看,还有一名日本记者或军事分析家写了另一篇文章谈2月26日前的战斗,称为《中越战争最初的十日》,萨已同时在着手寻找这篇文章。 --- 译者 1979年3月7日午后5时许,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记者高野功氏在谅山市内遭到中国军队的枪击而遇难,当时25岁。作为这场战争中死亡的唯一一名日本人,今天在谅山还可以找到他的纪念碑。 -- 三野正洋 第一部分:三个方向的攻势 -- 3月26日前的战斗推移简述 原文插图:越方为防卫中国空军的攻击,部署在鸿基的SA-3果阿防空导弹阵地 类似的防空导弹基地,在越北有七个被中国攻占 1979年2月17日晨五点,中国军队第41军,第42军合计六个师,向越军阵地发起突然攻击。攻击的主要方式采用了传统的“人海战术“。越军则以346 师,354师,316甲师,188炮兵师,独立第677团迎击,双方在越北全线展开激战。 2月18日,苏联宣布进入战备警戒体制。 2月19日,老街成为
2月18日,苏联宣布进入战备警戒体制。

2月19日,老街成为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1979年,中国从广西和云南两线,向越南发动了“自卫反击作战”,这是中国陆军自1960年中印边界作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这场战争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兴趣。日本军事记者三野正阳等当时随越南人民军行动,战后写出了《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一文,成为日本自卫队的参考文献。由于此文涉及对中越军队的若干内部评价,虽然文学性高于专业性,仍然直到发表后十年(1990年3月)方被解密,并在国外刊物部分刊载。现将这份自卫队解密文件入手部分翻译如下,并不表示支持或证实其观点,仅供对这场战争有兴趣的朋友参考。本文翻译前已经咨询日本有关部门,证明此文确属解密资料,进行翻译和公开发表与当地法律并无抵触。 值得一提的是,从文中判断,三野正阳是1979年2月26日到达越南的。因此,他的文章主要集中于对此后战局的分析。对2月26日前的战争,例如越军苦守老街之战和中国军队奇袭磅同(? 日文为ポント)全歼守军等战斗,三野仅作了简略介绍。不过,从文章编号和三野的描述看,还有一名日本记者或军事分析家写了另一篇文章谈2月26日前的战斗,称为《中越战争最初的十日》,萨已同时在着手寻找这篇文章。 --- 译者 1979年3月7日午后5时许,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记者高野功氏在谅山市内遭到中国军队的枪击而遇难,当时25岁。作为这场战争中死亡的唯一一名日本人,今天在谅山还可以找到他的纪念碑。 -- 三野正洋 第一部分:三个方向的攻势 -- 3月26日前的战斗推移简述 原文插图:越方为防卫中国空军的攻击,部署在鸿基的SA-3果阿防空导弹阵地 类似的防空导弹基地,在越北有七个被中国攻占 1979年2月17日晨五点,中国军队第41军,第42军合计六个师,向越军阵地发起突然攻击。攻击的主要方式采用了传统的“人海战术“。越军则以346 师,354师,316甲师,188炮兵师,独立第677团迎击,双方在越北全线展开激战。 2月18日,苏联宣布进入战备警戒体制。 2月19日,老街成为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316A师仓促撤出战斗,老街周围部署的部队大多“全灭”。 原文插图:双方在老街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16A师的解围路线(带有荆棘状的包线表示越军部队被歼灭的地点,实心黑色粗箭头为中国军队机动方向,细箭头为越军机动方向,细箭头带叉表示越军部队撤退途中被追及歼灭,白色空心箭头为越军国防要塞) 高平方面越军的主力为346师,预备队为338师。这一地区东,北两面均与中国接壤,所以遭到两路夹攻,战斗中346师师参谋长被俘,是越军在战斗中被俘的最高人员。 但是,高平方面的抵抗给中国军队造成了大量杀伤。其原因在于这里山地地形复杂,对于节节抵抗的越南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缺乏山地战斗经验。同时,炮兵支援不足,也是中国军队的重要教训。 原文插图:双方在高平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46师参谋长被俘的标志,此图表明越军246团在高平方向被歼,但文中又提到此团团长在老街阵亡,必有一为误记 中国炮兵实力雄厚。在老街取得的战果,和炮兵火力的强大有直接关系。但是,中国军队的炮兵仅仅一天时间就打光了所有炮弹。第二天,炮兵支援能力大大减弱。而下一次炮弹补给要到4天以后,且只有一个当量。 中国军队的炮兵主要使用牵引式火炮,放列所需时间较长,严重影响了进攻的速度。这大概是中国军队在此战中学得的最大教训之一了。 [待续] 中越战争之真 相1979二三野正阳作萨苏译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316A师仓促撤出战斗,老街周围部署的部队大多“全灭”。

原文插图:双方在老街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16A师的解围路线(带有荆棘状的包线表示越军部队被歼灭的地点,实心黑色粗箭头为中国军队机动方向,细箭头为越军机动方向,细箭头带叉表示越军部队撤退途中被追及歼灭,白色空心箭头为越军国防要塞)

高平方面越军的主力为346师,预备队为338师。这一地区东,北两面均与中国接壤,所以遭到两路夹攻,战斗中346师师参谋长被俘,是越军在战斗中被俘的最高人员。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

但是,高平方面的抵抗给中国军队造成了大量杀伤。其原因在于这里山地地形复杂,对于节节抵抗的越南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缺乏山地战斗经验。同时,炮兵支援不足,也是中国军队的重要教训。


原文插图:双方在高平方向的战斗 – 可以看到越军346师参谋长被俘的标志,此图表明越军246团在高平方向被歼,但文中又提到此团团长在老街阵亡,必有一为误记1979年,中国从广西和云南两线,向越南发动了“自卫反击作战”,这是中国陆军自1960年中印边界作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这场战争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兴趣。日本军事记者三野正阳等当时随越南人民军行动,战后写出了《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一文,成为日本自卫队的参考文献。由于此文涉及对中越军队的若干内部评价,虽然文学性高于专业性,仍然直到发表后十年(1990年3月)方被解密,并在国外刊物部分刊载。现将这份自卫队解密文件入手部分翻译如下,并不表示支持或证实其观点,仅供对这场战争有兴趣的朋友参考。本文翻译前已经咨询日本有关部门,证明此文确属解密资料,进行翻译和公开发表与当地法律并无抵触。 值得一提的是,从文中判断,三野正阳是1979年2月26日到达越南的。因此,他的文章主要集中于对此后战局的分析。对2月26日前的战争,例如越军苦守老街之战和中国军队奇袭磅同(? 日文为ポント)全歼守军等战斗,三野仅作了简略介绍。不过,从文章编号和三野的描述看,还有一名日本记者或军事分析家写了另一篇文章谈2月26日前的战斗,称为《中越战争最初的十日》,萨已同时在着手寻找这篇文章。 --- 译者 1979年3月7日午后5时许,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记者高野功氏在谅山市内遭到中国军队的枪击而遇难,当时25岁。作为这场战争中死亡的唯一一名日本人,今天在谅山还可以找到他的纪念碑。 -- 三野正洋 第一部分:三个方向的攻势 -- 3月26日前的战斗推移简述 原文插图:越方为防卫中国空军的攻击,部署在鸿基的SA-3果阿防空导弹阵地 类似的防空导弹基地,在越北有七个被中国攻占 1979年2月17日晨五点,中国军队第41军,第42军合计六个师,向越军阵地发起突然攻击。攻击的主要方式采用了传统的“人海战术“。越军则以346 师,354师,316甲师,188炮兵师,独立第677团迎击,双方在越北全线展开激战。 2月18日,苏联宣布进入战备警戒体制。 2月19日,老街成为

中国炮兵实力雄厚。在老街取得的战果,和炮兵火力的强大有直接关系。但是,中国军队的炮兵仅仅一天时间就打光了所有炮弹。第二天,炮兵支援能力大大减弱。而下一次炮弹补给要到4天以后,且只有一个当量。
越南第一个陷入中国军队手中的重要城市,恶斗中,越军第246团(所属师不详)团长战死,团参谋长被中国军队俘虏。到2月20日晨, 开战仅仅三天多一点的时间,越军伤亡已经超过一万名,并有七座导弹基地被摧毁。。。 中国军队的全面进攻在2月21日达到一个高峰。这一天,中国军队开始对谅山外围发动攻势。由于在前面的战斗中损失较大,中国军队的进攻显得比较仓促。但是,在援军到达后中国军队立即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并打得十分坚决。这次攻击给越军带来大量伤亡,防御体系出现动摇。 但是,2月22日,越军及时出动了预备队第345师(原文为师团 – 译者注),重新稳定了谅山一线的形势。双方围绕谅山外围展开激战。 23日,越军主力第3师(或近卫第3师)出现在战场上,这支生力军一度将中国军队截为两段。从23日到25日,两军主力在谅山周围反复厮杀。25日越军地面部队在飞机支援下发动反攻。但是,实际战场形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意识到无论如何战斗中国军队都在取得上风,谅山的居民25日开始撤离,向南方疏散。 就在这一天,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战果,称在此前的一周中,共计歼灭中国军队两万名,击毁中国军队战车220辆。 这一阶段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主要从三个方面攻入越南境内,即西侧的老街方向,中部的高平方向和东部的谅山方向。 原文插图 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三个方向 – 1为老街 2为高平 3为谅山 在老街,越南人民军遭到河口方面中国军队毁灭性的火力打击,但曾经一度顽强守住阵地。 老街方向是中国军队“入侵”的预期方向,因此越军部署了较多兵力,力图死守。在老街市区防御的主力为第254团,在其向南延伸的铁路线和公路线方向部署了第121团,在老街西侧则部署了第148团和第192团。此外,还在河口北侧部署了第95团作为侧翼部队。但是战斗开始后第95团就率先被歼灭,其他部队中有的团放弃阵地沿铁路向南方后退,被中国军队追击后分散成小队作战,失去建制。因此,尽管越军第316A师奋勇从西侧赶来解围,在两路中国军队的夹攻下突破前进了十公里,最终老街仍然落入中国军队手中。第
中国军队的炮兵主要使用牵引式火炮,放列所需时间较长,严重影响了进攻的速度。这大概是中国军队在此战中学得的最大教训之一了。

[待续]
 

1979年,中国从广西和云南两线,向越南发动了“自卫反击作战”,这是中国陆军自1960年中印边界作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这场战争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兴趣。日本军事记者三野正阳等当时随越南人民军行动,战后写出了《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一文,成为日本自卫队的参考文献。由于此文涉及对中越军队的若干内部评价,虽然文学性高于专业性,仍然直到发表后十年(1990年3月)方被解密,并在国外刊物部分刊载。现将这份自卫队解密文件入手部分翻译如下,并不表示支持或证实其观点,仅供对这场战争有兴趣的朋友参考。本文翻译前已经咨询日本有关部门,证明此文确属解密资料,进行翻译和公开发表与当地法律并无抵触。 值得一提的是,从文中判断,三野正阳是1979年2月26日到达越南的。因此,他的文章主要集中于对此后战局的分析。对2月26日前的战争,例如越军苦守老街之战和中国军队奇袭磅同(? 日文为ポント)全歼守军等战斗,三野仅作了简略介绍。不过,从文章编号和三野的描述看,还有一名日本记者或军事分析家写了另一篇文章谈2月26日前的战斗,称为《中越战争最初的十日》,萨已同时在着手寻找这篇文章。 --- 译者 1979年3月7日午后5时许,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记者高野功氏在谅山市内遭到中国军队的枪击而遇难,当时25岁。作为这场战争中死亡的唯一一名日本人,今天在谅山还可以找到他的纪念碑。 -- 三野正洋 第一部分:三个方向的攻势 -- 3月26日前的战斗推移简述 原文插图:越方为防卫中国空军的攻击,部署在鸿基的SA-3果阿防空导弹阵地 类似的防空导弹基地,在越北有七个被中国攻占 1979年2月17日晨五点,中国军队第41军,第42军合计六个师,向越军阵地发起突然攻击。攻击的主要方式采用了传统的“人海战术“。越军则以346 师,354师,316甲师,188炮兵师,独立第677团迎击,双方在越北全线展开激战。 2月18日,苏联宣布进入战备警戒体制。 2月19日,老街成为中越战争之真 相 1979   二 三野正阳作 萨苏译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