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六  

2010-05-11 11:1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 原 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好,言归正传。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迹象。因为影响甚大,各方人马纷纷出动。二处当然也 不例外,少华亲自带队出现场,而且到得最快。 勘查,检验,十五分钟后,少华说,走。 看守现场的警察问:文处,X局长已经在路上了,要不要等等他,汇报完了再走? 文处撇撇嘴 – 这也能叫案子?一个性窒息事故而已。还有别的案子,不等了。 牛气吧? 可是X局长听了一点儿也不生气,连门儿也没进就走了,丢下一句话 – 少华定的案子,没必要看。 事后查证果然如此,事情十分简单,以暴病卒报,家属默然而已 南端木北少华,中国警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交到他们手上的案件,几乎每个都象福尔摩斯探案一样精彩,自然看不上教授出事故这样简单到没有拐弯的案子了。 可惜天寿不予,未能一识英豪,如今,若是怀念二人,只能对着端木的铜像感慨一番了 – 这铜像不是组织上给铸的,是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偶然听说端木去世了,特意赶来,送了一笔钱,就是请求给老爷子塑个像。 上海八零三里面,端木的铜像,大多数警察没有这样的际遇,比如少华,连个像,也是没有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信然。 不过大多数时候,二处下去接待级别比较高,是因为他们到任何一个案子的现场,都意味着这个案子是“重案”。自己管界出了重案,当地的警界老大当然要出面 了,还带有向二处学习一下的意思。这跟跋扈是没有关系的。 然而,教授却觉得这小警察除了恭谨之外,还带三分飘飘然,一问之下才明白 – 人家把安书记当成二处关押的逃犯了! 能从二处跑出来的人,让我给抓住了,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卖艺的打翻了少林寺方丈的感觉嘛。 听说安书记不是二处跑出来的,而是二处的客人,小警察俩肩膀顿时就塌下来了。 安书记被抓,竟然是因为盗窃。 在地安门商场,有一对小两口正买被面呢,发现有人偷自己钱包。那女的当时就急了,手里正拿着一个雨伞,当时把小偷打一个满头是包,然后硬生生给揪到派出所 来了。这小偷 – 也就是什么也说不清,一搜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教授的名字和二处的电话,小警察就联系过去了。 这案子,还真没什么冤枉的。 你好好一个党员干部,哪儿能偷东西呢?教授赶紧让把安书记叫进来,问他。 原来,安书记是着急急的。钱没了,跟乡亲们没法交代,警察没消息,自己又什么也干不了,整天吃饱了看太阳落山,把个安书记急得颠三倒四,人已经有点儿魔怔 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这人整天直勾勾的心里发憷,出了个馊主意让安书记去地安门商场溜达溜达,逛逛街散散心。 逛商场散心,这对跟服务员一个年龄的小姑娘是个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五 几天没把案子写下去,老萨跑哪儿去了呢? 广东。 老萨去广东干吗?事儿不少呢。比如说吧,昨天见着了行走四十国老兄,准备跟这老哥联手干点儿啥。 这照片昨晚给一个当地MM看到,第一句话说行走老兄比我帅,第二句话问柱子上那只鸡哪里有的买? 老萨很郁闷,估计,行走老兄知道了也会郁闷一下。 真实的行走四十国老兄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已经走了六十三个国家,估计,联合国秘书长都没他走的多。 (行走四十国的博客 链接出处) 谈案子,说人家行走兄干啥?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昨晚,为了核实林海雪原一案中朝鲜警察追狗一段的细节,和北京处理此案的一位老侦察员通电话。说到中间,顺口提起行走四十国老兄的事情,以及 他怎样瞒天过海轻取各国签证,因势利导糊弄非洲农民等种种情形,说完之后电话那端半晌无语。 就在老萨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那边说话了,似乎也很郁闷 – “这人可别作案 -- 太不好抓了。” 放下电话想想,林海雪原这个案子,到东三省抓人已经把侦察员们玩得跟杨子荣似的了。要是碰上这流窜六十三国的主儿,警察同志估计得挠墙。 还好行走兄就是一个驴客,倒没听说他有意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真我国警察之幸也。 好,言归正传。 安书记被抓起来了?! 难道此人是骗子? 简直没有天理了,办这个案子的侦察员,警龄加一块儿超过一百年,连审带查半个月,没一个脑子里想过安书记是骗子。要是让这看着老实巴交的主儿给骗了,大伙 儿出门都得跟穆斯林媳妇似的把脑袋包起来 – 这种事儿还能看走眼,没脸见人呐。 教授急三火四带了一个侦察员,奔地安门派出所去了。 到地方进院一看,正瞅见安书记 -- 可不是他,在墙角那儿蹲着呢,脸涨得跟红布似的,看见教授以后一言不发,双手抱头,赶紧把脸遮上。 看这意思,安书记也是个没脸见人的架势。 这怎么回事儿呢? 处理案子的小警察迎面而来,十分嚣张地冲着安书记一指,喝道 – “你,蹲好!”一转头就换了一副面孔,很殷勤地请教授进门上座,神态极为恭敬。 二处的,当年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管局,都是这个待遇。哪怕是一个小警察,对方的所长局长也会来亲自接待。 听说这种待遇,老萨第一个印象就是二处太跋扈 – 这明显是北宋时代禁军欺负厢军嘛,再怎么着,人家那儿也有级别摆着呢。 二处还真不怎么在乎级别。 听过二处老处长少华的一段轶事 – 北京某著名大学一个学者的家人下班回来,忽然发现他已经吊死家中。此学者声望甚隆,没有任何自杀理由和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好主意,对安书记,绝对是个馊主意,您想,安书记又没钱,心里又有火,他上商场去,这心能散得了吗? 不但心散不了,而且看见那么多人掏钱买东西,更刺激他。一来二去,安书记头脑就不太清醒了,竟然想去偷人家的钱给乡亲们作补偿。用教授的话说,他哪儿会偷 东西阿,那可是个技术活儿 – 一出手就让人给抓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教授动了恻隐之心,跟小警察商量,说他这是初犯,又是情有可原,能不能从轻处理? 小警察悻悻道那得跟事主商量,是人家扭送来的 – 很明显,这回跟“慧眼识破二处出逃巨盗”之类的心理期待相差太远,小警察有点儿积极性不高。 事主倒是通情达理,听了安书记的事儿很感慨,那女的还掉了几滴眼泪,主动提出不难为安书记。这样,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教育释放。 当然,教授让下面的侦察员好好把安书记训了一顿 – 侦察员的岁数只有安书记的一半大,这一顿训安书记却受得服服帖帖,那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一场风波平息,可是教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老让安书记这样在招待所呆着,就算他不出去偷东西,早晚也得憋出病来。怎么办呢? 有个侦察员出了个主意 – 叫一个警察跟着安书记,在北京繁华地段到处转悠,美其名曰寻找案犯,让他有点儿事儿干,不就安生了? 这是个好主意。教授击节赞叹。 果然,一个女警察陪着安书记出去溜达,老头儿情绪似乎稳定多了。 可是,教授他们刚安生两天,又出事儿了 – 女警察来电话,说安书记在北京站和人打起来了。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