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太太,女儿和没心没肺  

2010-05-16 00:45:00|  分类: 育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 。。。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
太太,女儿和没心没肺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 。。。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爸谈的前奏。 我又该怎样回答她呢? 小小魔开口了 – 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你。。。你说什么?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小小魔重复道,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看看老爸一脸茫然,小姑娘解释道 – 浅浅上小学啦。她妈妈不让她吃肥肉,我要是上学,是不是也不能吃肥肉了?那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啊? 嗯?你,你刚在就在想这个? 对阿!小小魔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满心期待。 这个。。。这个。。。问你妈妈去吧。 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去缠她妈妈了。 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的,全是不相干的事情,小鬼子与否,对这小姑娘而言,并不比吃肥肉更重要。 这小小魔,也是跟她妈妈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有什么不好呢? 不觉间,萨看了一下街边的玻璃橱窗,发现原来自己在笑。 [完]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 。。。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爸谈的前奏。 我又该怎样回答她呢? 小小魔开口了 – 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你。。。你说什么?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小小魔重复道,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看看老爸一脸茫然,小姑娘解释道 – 浅浅上小学啦。她妈妈不让她吃肥肉,我要是上学,是不是也不能吃肥肉了?那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啊? 嗯?你,你刚在就在想这个? 对阿!小小魔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满心期待。 这个。。。这个。。。问你妈妈去吧。 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去缠她妈妈了。 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的,全是不相干的事情,小鬼子与否,对这小姑娘而言,并不比吃肥肉更重要。 这小小魔,也是跟她妈妈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有什么不好呢? 不觉间,萨看了一下街边的玻璃橱窗,发现原来自己在笑。 [完]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 。。。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

。。。
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 。。。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爸谈的前奏。 我又该怎样回答她呢? 小小魔开口了 – 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你。。。你说什么?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小小魔重复道,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看看老爸一脸茫然,小姑娘解释道 – 浅浅上小学啦。她妈妈不让她吃肥肉,我要是上学,是不是也不能吃肥肉了?那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啊? 嗯?你,你刚在就在想这个? 对阿!小小魔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满心期待。 这个。。。这个。。。问你妈妈去吧。 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去缠她妈妈了。 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的,全是不相干的事情,小鬼子与否,对这小姑娘而言,并不比吃肥肉更重要。 这小小魔,也是跟她妈妈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有什么不好呢? 不觉间,萨看了一下街边的玻璃橱窗,发现原来自己在笑。 [完]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爸谈的前奏。

我又该怎样回答她呢?爸谈的前奏。 我又该怎样回答她呢? 小小魔开口了 – 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你。。。你说什么?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小小魔重复道,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看看老爸一脸茫然,小姑娘解释道 – 浅浅上小学啦。她妈妈不让她吃肥肉,我要是上学,是不是也不能吃肥肉了?那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啊? 嗯?你,你刚在就在想这个? 对阿!小小魔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满心期待。 这个。。。这个。。。问你妈妈去吧。 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去缠她妈妈了。 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的,全是不相干的事情,小鬼子与否,对这小姑娘而言,并不比吃肥肉更重要。 这小小魔,也是跟她妈妈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有什么不好呢? 不觉间,萨看了一下街边的玻璃橱窗,发现原来自己在笑。 [完]

小小魔开口了 – 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爸谈的前奏。 我又该怎样回答她呢? 小小魔开口了 – 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你。。。你说什么?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小小魔重复道,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看看老爸一脸茫然,小姑娘解释道 – 浅浅上小学啦。她妈妈不让她吃肥肉,我要是上学,是不是也不能吃肥肉了?那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啊? 嗯?你,你刚在就在想这个? 对阿!小小魔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满心期待。 这个。。。这个。。。问你妈妈去吧。 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去缠她妈妈了。 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的,全是不相干的事情,小鬼子与否,对这小姑娘而言,并不比吃肥肉更重要。 这小小魔,也是跟她妈妈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有什么不好呢? 不觉间,萨看了一下街边的玻璃橱窗,发现原来自己在笑。 [完]
你。。。你说什么?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小小魔重复道,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 。。。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

看看老爸一脸茫然,小姑娘解释道 – 浅浅上小学啦。她妈妈不让她吃肥肉,我要是上学,是不是也不能吃肥肉了?那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啊?
詹姆斯就是小鬼子。小小魔女做了个鬼脸,跑了。 詹姆斯,是小家伙班上一个黑人小孩儿,人很不错的,看他们在一起玩,一直很和谐,这小怪物怎么这样说话?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要找她谈谈,小东西已经跑没影 了。 还好,虽然有思想问题,到了北京,小家伙几天就顺顺利利地讲起京腔来 -- 看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比大人厉害得多。 不过,刚才,恐怕是有点儿不愉快。 和浅浅跑着玩,可能是太激动了,一不留神小小魔女忽然冒出一句日语来。 浅浅很吃惊地站住,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你不是中国人! 小小魔当然不干了 – 我是中国人啊! 不对,浅浅说,你是小鬼子! 哎,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抗议。 你是小鬼子,我不和小鬼子玩。浅浅说。 我不是小鬼子阿,小小魔提出严重抗议。 你真的不是小鬼子?浅浅问。 那当然!小小魔气鼓鼓地说。 那你怎么会说外国话? 我不但会说外国话,我还会学狼叫呢,噢~~~~欧~~~~ 。。。 不知道外交问题怎样交涉的,反正两个小姑娘又唧唧咕咕地玩起来了。 难道这件事让小小魔受了刺激,所以忧郁如此。 萨不禁有点儿担心,这样的话,将来她的认同。。。 该下车了,手背忽然一凉,原来是小小魔象个小巴狗一样凑了过来,用凉凉的鼻子在我的手背上蹭来蹭去 –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是有话要和爸
嗯?你,你刚在就在想这个?

对阿!小小魔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满心期待。

这个。。。这个。。。问你妈妈去吧。

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去缠她妈妈了。

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的,全是不相干的事情,小鬼子与否,对这小姑娘而言,并不比吃肥肉更重要。[夏普杯全球手机小说大赛参赛作品,链接在链接出处,这活动是朋友办的,老萨被邀了嘉宾,也期望有兴趣的朋友参加,活动搞得挺红火的。] 女儿小小魔女有点儿忧郁地看着窗外,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若有所思。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读手中的报纸。 我们坐在一辆北京的出租车里,我们俩在后排,孩儿她妈小魔女坐在司机的副座上,没心没肺地和司机侃大山,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哄笑。 小魔女是个“老外”,而且是个能用地道北京话侃大山的老外。 老外这种人。。。无论年龄,多半没心没肺。 可小小魔女不一样,五岁的小家伙,好象已经满有心事的样子呢。 什么心事儿呢?我揣测着,心里很不希望是那件事。 女儿一直生长在国外,回来,可能会不适应吧。 刚才,在游戏场里碰上个叫浅浅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令人头大,两个小姑娘加倍令人头大。唧唧咕咕之后两个小姑娘开始疯跑和嗷嗷怪叫,在游戏场引发了一场小 小的风暴。 平时在家,总是和小小魔女说中文,她能听懂,但是在日本的幼儿园总是要用日语的,所以她平时说话,总是用日文。 放假带她回国的时候,和她约定 – 小魔阿,到了中国,你可得说中国话啊,不然,大家要把你当小鬼子了。 什么是小鬼子啊爸爸?小家伙摸着头问。 就是。。。就是外国人的意思啊。 爸爸你说的不对,小鬼子就是小妖怪,嘻嘻,我们班那个

这小小魔,也是跟她妈妈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有什么不好呢?

不觉间,萨看了一下街边的玻璃橱窗,发现原来自己在笑。爸谈的前奏。 我又该怎样回答她呢? 小小魔开口了 – 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你。。。你说什么?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小小魔重复道,爸爸,我要是饿瘦了,那可怎么办啊? 看看老爸一脸茫然,小姑娘解释道 – 浅浅上小学啦。她妈妈不让她吃肥肉,我要是上学,是不是也不能吃肥肉了?那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啊? 嗯?你,你刚在就在想这个? 对阿!小小魔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满心期待。 这个。。。这个。。。问你妈妈去吧。 小姑娘不情不愿地去缠她妈妈了。 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想的,全是不相干的事情,小鬼子与否,对这小姑娘而言,并不比吃肥肉更重要。 这小小魔,也是跟她妈妈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有什么不好呢? 不觉间,萨看了一下街边的玻璃橱窗,发现原来自己在笑。 [完]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